<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十二章 破局时刻 一
    黑衣人影眼神慌乱之色一闪而逝,随即化作狠戾之光,身形一闪,厉掌索命而至,

    “直接动手灭口吗?也好!”应飞扬卓立如剑,神态泰然,背后星纪剑自行出鞘,剑芒急扫,直迎厉掌,

    来人真气浑厚,掌威猛烈,剑掌相接,被击得星纪剑打着旋倒飞,然而应飞扬矫然而至,单手接剑,数道剑气呼啸而出,身形却比剑气更快一步,使出一招“一字惊电剑”中的“电闪雷逝”,直取黑衣人侧肋。

    黑衣人左掌一掐,一道无形壁垒在身前张开,尽挡剑气,右掌纳雄浑之力,如墙般压来,为隐藏身份,所使皆是无名之招,但威力却仍是骇人。

    应飞扬见对方手段高超,暗赞一声,面上却沉稳如常,波澜不惊,手中长剑瞬间由至快转作至慢,电闪雷逝之招转作《柳风剑法》中的“杨柳依依”。变招圆融,不见丝毫滞碍。杨柳依依招意取依依惜别,恋恋不舍之意,虽是守势,却也最为缠人,让敌手脱身不得。

    交手数招,黑衣人不愿再纠缠,双掌聚合,身形陡然箭射向前,无惧绵密剑网直取应飞扬脑门,竟是搏命之招。应飞扬浑然不惧,也不变招,但长剑触身瞬间,黑衣人的身形却幻化成一缕青烟,同时掌风呼啸,竟是一掌自脑后逼来。

    应飞扬如背后生眼一般,脚踏罡步,反手一剑此处,掌风剑影交错,二人彼此擦身而过,看似厉掌锐剑皆是差之毫厘,但应飞扬左手四指已被扳断,紧攥在掌中的伏蛇丝已在擦身瞬间被那人夺走,而星纪剑斜指向天,剑刃上多了一块染血的面巾。

    黑衣人夺取伏蛇丝后,头不转,脚步不停,纵飞而去。

    应飞扬却不追,星纪剑回归鞘中,右手将左掌的断指扳回接好,道:“师兄,你再不出手,可就让他跑了!”

    突闻天外一声朗笑传来,“你自己逞能要独战他,现在留不住他时倒想起我了。”话音同时,一道紫色气掌挟带磅礴气流轰然压下,黑衣人身形受阻直直坠下,跪倒在地,而慕紫轩潇洒身形亦飘然降落。

    “唉,受了伤,又不用原本功法,结果还这么难对付,看来两年之内,我还是赢不了你,孙道长!”应飞扬剑尖一抖,面巾随风飘落,同时身子一转,道出黑衣人身份。

    少了面巾遮掩,黑衣人形貌暴露无遗,白皙面容上多出了一道深刻剑骨的剑痕,令他半边面上狰狞可怖,另外半边却仍带着不输于少年人的俊逸秀气,正是上清派司马承祯五弟子——孙长机!

    此时,又有两道脚步从左右迈出,李含光和张守志也同时来到,李含光摇摇头,痛惜道:“孙师弟,相交二十余载,即使如今亲眼所见,我仍不相信眼前之人竟会是你!”

    孙长机见身陷,索性盘膝坐下,道:“大师兄小题大做了,我不过是在晚上随便转转,就要来这么多人来拿我吗?”

    张守志叱道:“孙长机,你杀害师傅和端法和尚之事已经暴露,竟还要狡辩吗?谁会半夜三更遮头遮面的乱逛?”

    孙长机也不抬眼看他,道:“我就会,如何?”随后转过头对李含光道:“大师兄,你若认为我杀了师傅和端法和尚,总需说个清楚明白。”

    “还是由我说吧。”慕紫轩上前一步,道:“就从司马真人身亡的那天开始说起吧。司马真人身死,墙上满布剑痕,皆是有人刻意刻下,那刻下剑痕时发出的声音,周围之人怎会毫无察觉?”

    孙长机道:“此点不是说过了吗?若有人要在上清派内杀师尊,应会事先布下静音结界。”

    “未必然,司马真人是当世术法大家,若有人在养心殿布置静音结界,他定会有所察觉心生戒备,这不无疑增添了偷袭他的难度?”

    孙长机道:“那或许是杀害司马真人后,再布置结界,伪造剑痕。”

    慕紫轩摇头道:“凶手杀人后,养心殿占地不小,若要制造个掩盖住整个养心殿的静音结界,总需费上些时间,而李道长,张道长,杜道长皆住在司马真人四周,孙道长住得则更近,皆有可能察觉结界产生的灵气异动前来寻视,试想下,凶手杀人之后皆会想着如何用最简单的方法伪造现场,然后尽早离开,冒着拖延时间被人发现的危险施放结界只为伪造剑痕,这可能性似乎不大。”

    “可能性只是不大,并不是没有。”孙长机冷冷道。

    “既然如此,我来说一个可能性更大的猜测,如何?”应飞扬上前一步,道:“是我最早发现司马道长尸体并通报他人的,当时晨钟已经响过,试想一下,若是有人杀害司马真人后,并趁着晨钟响起,在钟声遮掩下在墙上刻下剑痕,之后回到房中换去沾血的衣衫,这可能性是不是大上许多?当然,司马真人有早起的习惯,这样做得风险,就是可能会撞上侍奉司马真人起床的孙道长。”

    随后握拳槌掌,装出恍然大悟状道:“还好,本来数十年如一日,准时在钟鸣之前侍奉司马真人的孙道长,那日却偏偏晚起了,竟然凶手侥幸逃过一劫,我该说巧还是不巧呢?”

    孙长机面色一变,咬牙切齿道:“这些只是你的猜测,并无半点实证,况且就算师傅之死可以强加于我,端法那黑教邪徒身亡时,我仍在上清派中昏迷,如何能杀他?”

    慕紫轩一指孙长机掌中伏蛇丝,道:“这就是孙道长手法精奇之处了,杀人的方式,不就在道长掌中吗?这能拉伸千米的伏蛇丝就是你杀人的工具”

    “端法和尚嫌疑在身,被封住筋脉交由你们轮流看管,到晚膳之前轮到了你,伏蛇丝也是在那时移交到你手上,你便趁着无人,将端法带到他原来房间,顺着事先挖好的地道来到上清观外不远的人苑,之后,将这伏蛇丝固定在池塘底,再在端法和尚的脖颈上缠上两圈。。。。。。当然了,这过程中可能用了些小花招,比如在缠绕他脖子的伏蛇丝上附上一层冰,以免他当场被伏蛇丝割死。然后顺着地道,一路将伏蛇丝拉回你的房间。”

    孙长机哼道:“信口开合?端法和尚击伤我逃走,这些大师兄和众弟子都看到了!”

    慕紫轩道:“确切的说,他们是看到一个端法和尚打扮的人从你房中逃出,孙道长莫要打断,我很快就说到此处了。孙道长只需扎个草人,替他穿上端法的僧袍僧帽,入夜又逢阴雨天便不会有人看清。端法和尚既然事先咬定是血罗刹杀死司马真人,你便将计就计,将事情推到血罗刹身上,你在黑教被囚禁过两个月,期间《大往生曲》应听得多了,模仿出来对你不难,你将穿上端法衣服的草人系在伏蛇丝尾端,之后吹动《大往生曲》引来弟子目光,然后击伤自己,惨嚎一声松开伏蛇丝。。。。。”

    应飞扬此时贱兮兮的嘲讽一句“孙道长为了骗过众人,对自己下手还真狠啊,这一掌至少用了七成力吧,真是光想想就觉得疼!”

    孙长机脸上立时现出怒容,慕紫轩则不管二人,继续道:“伏蛇丝拉伸力的作用下,道长一松手,伏蛇丝连着草人自然破顶而出,直向端法的房间飞去,因速度太快一闪而过,众人皆为看清他形貌,却也都将他当做端法了。端法房内,伏蛇丝经过的毕竟之路上,早已备好了找罩上灯罩的烛火和火油,草人打翻烛火火油自然燃烧起来,之后更点染了整个房子,替你阻挡了我等追查的脚步,而大火一烧,就将所有线索都烧得干干净净,此手法之巧妙,简直令人拜服。”

    “而伏蛇丝则沿着地道一路继续收缩,这急剧收缩下带来的切割力,啧啧,总之保护端法脖子的冰层一瞬间就被隔成碎片,端法的大好头颅自然也离了体,之后热血和雨水一浇,冰层也自然融化,依然毫无痕迹,而伏蛇丝则一路收缩到这池塘底端。至此,道长完美在上清观内杀死了端法和尚,并制造出了端法击伤你逃遁,反而血罗刹所杀的假象,若非两个破绽意外出现,怕是所有人都被孙道长瞒骗过去了。”

    孙长机道:“哪两个破绽?”

    慕紫轩掏出半条半干的蛇身道:“第一个破绽,有只小蛇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伏蛇丝收缩时经过,结果陪着端法一起送了性命,也因为此,才让我起了怀疑,发现了道长第二个破绽。”

    “继续说下去。”

    “这第二个破绽就是当时的天气,因为晚膳时候才下了雨,所以下雨之前,端法和尚已经被禁锢穴道扔在地上,而不是下雨之后,端法才倒在那里。”

    “这又代表什么?”孙长机皱眉道。

    “代表你蠢呗,还不明白吗?”应飞扬不耐的接口道,他过往被孙长机恶心过,如今似乎是要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嘲讽回去“端法在下雨之前就躺在了地上,所以阻挡了雨水的浇灌,使得他身下的土壤被雨浸透的比其他地方少,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但挖地半尺后还是露出了端倪。这点,还是由李道长来说吧。”李含光的威望最足,又是少数得孙长机礼遇的人,由他说出,自然更有说服了。

    李含光长叹一声,道:“端法半尺之下土是干的,而周遭依然是湿润的,挖得越深,干燥区域越大。孙师弟,看来是连天也不愿替你遮掩罪恶。”

    ps:好吧,字数爆棚了依然没写完,,只能强行断章,明天继续名侦探二人组剧情。布了这么久的局,终于到了收盘时刻,那还不得高潮迭起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