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八章 七星镇魔
    张守志从殿侧走出,带着蔑视之意看着一干女子,除却姬瑶玉和姬瑶月二姐妹,其他女子皆是毫无修为在身,不过是些下贱的歌妓倡伶,不禁冷笑道:“只凭你们,就要决定我上清派的存留,未免可笑!”

    姬瑶玉道:“是吗?上清派若是今朝声名尽丧,我看之后如何存之于世?”

    “不过几个歌妓,也想辱没上清派么?”

    姬瑶玉笑了笑,不在例会他,而是开口发出一声清啸:“杜如诲,还不出来么?”声音虽响却不显聒噪,清脆如凤鸣鹤唳般,却又有一股荡人心魄之力,直让在场之人心头齐齐一颤。

    声音方落,便见一阵沉闷脚步声,杜如诲阴着脸一步步踏出,后头还跟着慕紫轩、李含光、和玉真公主,杜如诲眉头紧锁道:“又是你?你要如何?”

    “不如何,“雪莹姑娘醒了,贵公子的事情也该有个结果了,杜道长可愿同我一行?”

    张守志微微一愣,抢先问道:“你要杜师弟随你做什么?”

    姬瑶玉道:“我倒是愿意说,但也要看杜道长同不同意我在此说出。”说罢,嘲弄的看了杜如诲一眼,杜如诲面色愈加黑沉,却强忍怒火道:“好,我便在观门等你!”

    姬瑶玉又道:“小女子接下来要做之事,关乎上清派清誉,诸位若有兴致,不妨同去做个见证,也省却他人说我红阁姑娘信口开河辱人清白。”

    姬瑶玉虽未明说,但在场皆是聪明之人,见着一般红阁歌女气势汹汹的上门,自然也明白了大概,玉真公主上前道:“本宫与红阁之主公孙大娘颇有交情,既然此事与上清派和红阁有关,本宫便随你等前往。”

    应飞扬也笑嘻嘻冲玉真公主道:“公主殿下若去,我自然也该陪同,也好护殿下安危。”应飞扬此语一出,自然收到许多鄙视目光,连姬瑶月也连翻了个白眼。

    “你呢?不随我去吗?”姬瑶玉看着慕紫轩道。

    慕紫轩摇摇头,道:“结果都能知道大概的事,何必再去,况且今日还与青丘狐有约,无暇分身。”说着将取下腰牌扔向应飞扬,“杜公子仍在司天台做客,劳烦应师弟将他请出了。”

    孙长机重伤昏迷,李含光仍需留在观中照看,张守志则是思索一番,虽众人一同前去。

    待到观门口,便见一娇弱女子正扶着马车与杜如诲对立,虽面上带着苍白的病色,一双大眼却是冒着火的盯视着杜如诲,正是方醒转过来的雪莹,杜如诲则侧着身子看着天上的云,似是毫不在意雪莹的目光。

    “雪莹,先将事情大致与公主和张道长说下吧,也省得他们两位一头雾水。”姬瑶玉走上前道。

    雪莹作为一个身份低微的舞女,听闻公主名号,也颇为震撼,盈盈一礼后,道:“公主大人明鉴,民女雪莹,本是在锦绣楼的舞女,月初时方在红楼挂了名,身份虽然低贱,却也是卖艺不卖身,哪知七日之前,接到有人相请我与锦绣前往府上献艺,我看对方以礼想请,出手又阔绰,自然便去了,哪知献艺过后他却要强留我们,我们不肯,便遭他们囚禁,素琴皆因不屈他淫威,竟被他活活打死。。。。。。”雪莹说到此处,呜呜的哭出。

    玉真公主道:“说了这么许多,你还为说强迫你们的人是谁?”

    “原先我也不知那人名号,直到昨日,才知晓那人便是这位杜大道长的儿子,杜笃之!”雪莹指向杜如诲,狠狠道。杜如诲默然不语,张守志却道:“我当是何大事?杜笃之虽是杜师弟的亲子,但并未入上清派门墙,所做虽非善行,但交由官府处理便可,何需牵扯到上清派头上,惊扰公主大驾?”

    姬瑶玉道:“张道长莫急,听雪莹继续说下去便可。”

    雪莹一抹眼泪,道:“不止是我们,被关押的还有其他女子,其中有些是良家女,每日都会有一女子被送走,却再也没有人回来,红锦姐就是三日前被人带走,那时我偷偷看过。带走的红锦姐的人正是道士打扮!”

    姬瑶玉眯着眼睛笑问道:“与杜笃之有联系的道士,这下算是与上清派有关了吧?”

    虽道士未必就是出自上清派,但能与杜笃之联系密切的,除却上清派暂时还不做他派之想,张守志和玉真公主皆是微微变色。

    雪莹继续道:“我在昨日,趁他们防备松懈逃了出来,却被他们追上,坠入洛水之中,幸好瑶玉姐和月儿姑娘相救,才捡回一条性命,我能留得此命,便是上天让我替素玉姐伸冤,救回红锦姐和其他姑娘!”

    玉真公主道:“既然如此,你可能找到当时关押你的地方?”

    “自然可以!”雪莹斩钉截铁道。

    从司天台将仍在昏迷的杜笃之放出后,便在雪莹指引下,一路出了洛阳城,洛阳城东郊之处,洛河沿侧便见一个庄园傍水而立,庄内林木丰茂,颇见清幽。可大白日的,庄门却是紧闭。

    “月儿,你却叫一下门。”姬瑶玉道。姬瑶月依言,款款上前,袖子双刀乍现,便是划出两道森寒刀芒,厚重木门竟如豆腐一般被斩成四段,轰然落在地上,接连发出四声巨响。

    “来了来了,谁敲门敲的这么大声。”内中一名仆从边嘟囔着边跑出,但看到被斩断的门板,神情陡然一变,待看到杜如诲,脸更是一苦,似是要哭出来了。

    “杜三,你怎么在这?”杜如诲问道。

    “老,,老爷。。。”那仆从神色慌乱,说不出话来,此时雪莹上前道,“就是他奉命上门邀请我们的。”随后又一指庄园内,道:“后面柴房下有个暗室,还有数名女子关押在内。

    暗室之内,换做杜三的仆从跪倒在地,噤若寒蝉,玉真公主则坐在搬来的胡椅之上,翻看着一本名册。方才入了石室,果然有女子被囚禁于此,个个神色憔悴疲惫,姬瑶玉简单问了些问题,便让随同的红阁女子将她们带回修养,而此时,则由玉真公主审问瘫倒成泥的杜三。

    玉真公主冷道:“一百一十人,短短三个月内,你们竟然这么多女子,倒真难为你们了。”杜三汗水直流,不敢应声,玉真公主又问道:“这些名姓上被朱笔划去的,又是什么意思?”

    杜三仍是不答,应飞扬一扬眉,长剑搭在杜三脖颈上,道:“公主殿下问你话,你也敢不答?”

    杜三哭道:“这。。。这些女子皆是不从,被公子打杀了的。”

    雪莹闻言,上前挠他道:“素琴姐,素琴姐的名字是不是也被划去了,你们这些天杀狗才!。。。。。。”

    姬瑶玉拉住了她,问道:“她们的尸身埋在了哪里?”

    “这,并没有埋,而是在洛水之中。”

    洛水自富庶繁华洛阳城流过,虽是仍显清澈,底下却不知积淀了多少欲望与罪恶,而流淌在庄前的洛水中,无端的竖起了七根木桩,看似是拦鱼用的,却并未缠绕渔网。

    “她们就在这木桩下。”杜三指着木桩畏缩道。

    “这木桩是按北斗七星的方位排列的。”张守志皱眉道。

    却见杜如诲迈步走向河岸,身上炎火蒸腾,似是燃烧着怒气,突得长啸一声,一掌击向河岸。

    掌虽击在岸上,气劲隔山打牛直入水底,钉在水底的木桩被巨力震得浮出水面,却显出令人骇然的一幕。

    七根木桩上,每一根都穿着一个女尸,女尸被水泡得浮肿,腐烂程度不尽相同,腐烂较轻的,由可依稀看出生前清丽模样,而腐烂程度较重的,全身如冲了气般肿胀,毛发已脱落,肌肤呈现令人作呕的暗红色,连眼珠也让鱼吃去一颗。

    在场皆是见过世面之人,此时也觉心底生寒,应飞扬更是怒不可遏,一把抓住杜三,道:“你们将她们穿在木桩底是做什么?”

    杜三恐惧道:“不是我,是公子指使的,他说这叫上清派的七星镇魔桩,将尸体镇在桩下,让流水冲散她们魂魄,她们便不会寻回来报仇了。。。。”

    雪莹面色当场变成惨白,哭着撕扯杜三道:“你们害死素琴姐还不够吗?还要让她魂飞魄散!好狠的心肠。”

    这次再没人拉她,直到雪莹打到没力,玉真公主才问已头破血流的杜三道:“还有其他女子呢,你可知她们被送往了何处,还有,红锦这个名字,前头被划了个红圈,又是什么意思?”

    “被送去哪了,我不知晓,而这红锦姑娘,数日前曾被送出去一次,却又不知怎得被送了回来,公子还令我们带她到客房好生看顾,莫让她受了委屈,直到三天前的晚上,才被再次送走,之后便没回来过。”

    玉真公主道:“你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却见应飞扬已将昏迷不醒的杜笃之从马车上拽下,道:“公主殿下何必舍近求远,有问题直接问他不就好了?”说罢,竟一把将杜笃之扔到洛水之中。

    杜笃之本中了姬瑶玉的天赋神通“迷罗天香”,此时坠入河中被冷水一激,当即醒转过来,一边呼号一边滑水,胖重的身子在河中蠕动一番才跪伏着爬上岸,方一上岸,便与一具腐烂的尸体大眼对小眼,杜笃之本还有几分迷糊,此时吓得一屁股有摔倒在水中,嚎了一句:“鬼啊!”

    杜如诲见状,上前一阵拳打脚踢,怒骂道:“逆子,畜生,你做了什么?还七星伏魔桩,我上清派镇魔之法被你拿去做了什么?你这丧天良的禽兽!”

    应飞扬冷冷道:“道长,先别急着将他打死,总要先问清楚他与上清派中的谁相互勾结?”

    “没错,还不快说,上清派中谁与你勾结,做出这种天理不容之事?”杜如诲又是一脚,蹬在杜笃之额角上,杜笃之额角破开,一股血液顺着头顶向下划去,留过眼睛时,竟似将他眼睛染红一般。

    杜笃之一瞬间爆发,方才还怯懦的面容上浮现出了凶戾之色,咬牙道:“谁与我勾结,你还不清楚吗?教我做这些事的不就是你吗!”

    ps过度线索章写得好无聊,不过总算快到高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