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五章 再起变乱
    见慕紫轩横挡面前,杜如诲阴沉着脸,道:“慕公子何时与应师弟这般熟稔了?”

    慕紫轩笑道:“这便叫不打不相识,看道长方才的架势,莫非也是要与应师弟打上一架增进了解?”

    杜如诲冷道:“慕公子看差了,应师弟是我派贵客,我怎会对他动手?”

    慕紫轩道:“那便好,方才的事情,在下也听到了一些,那女子尚且昏迷不醒,事情的始末真伪尚未证实,道长应对令公子有些信心,不如稍等片刻,我们让这女子与令公子当面对峙。”

    慕紫轩口上随意,一时气机却如渊渟岳峙,令杜如诲不敢松懈,咬牙道:“罢了,你们去将她叫醒,将原委说清,若我儿真作下恶行,我定将他交由官府处理!”杜如诲说得似是大义灭亲的慷慨之语。实则无疑留下退路,纵然杜笃之真逼死了了歌妓,歌妓多为贱籍,依照唐律也判不上重罪,交由官府处置,反而能躲开红阁十二坊的报复。

    姬瑶玉听出他用心,冷冷看了他一眼,冷嘲道:“杜道长果然深明大义,若真能如此,我定替枉死的姑娘谢过道长。”说到“枉死的姑娘”,姬瑶玉目光转向杜笃之,杜笃之在美人凝视下本该色授魂与,此时却觉似有无形的鬼爪攥紧了他的心头,腿脚一软几欲跌倒。

    姬瑶玉随即走到雪莹身旁,搭上皓腕替她把脉,眉头却慢慢皱紧。

    “怎么样了?”应飞扬问道,姬瑶玉却白了他一眼,不予回答,直到慕紫轩问起时,她才摇头道:“雪莹她起了高烧,怕是暂时醒不来了。”

    杜如诲脸色一缓,如松了口气般道:“贫道尚有要事,无暇久候,既然如此,等她醒来再往上清派寻我们吧。”随后瞪了杜笃之一眼,道:“孽畜,还不跟我走?”

    正欲离开之际,突得姬瑶玉莲足一拧,衣衫飘逸,逼向杜笃之。

    杜如诲见状,急忙运起“焚玉天衍印”向姬瑶玉印去,却见慕紫轩向前轻轻踏出一步,却是恰好锁住杜如诲进路,,同时一掌迎向杜如诲,杜如诲的“焚玉天衍印”集他早年武技掌法和道家手印于一体,尽是毕生所学精华,哪知双掌相接,却觉对方掌劲玄奥浩瀚竟犹在自己之上。

    双掌劲力一吐,竟是杜如诲闷哼一声,被逼得倒退一步,此时看向杜笃之方向,发现他连带几个家仆都是垂到在地,不知死活。杜如诲大怒道:“你们要做什么?”

    姬瑶玉道:“放心,没事,只是中了我的迷罗天香。”说罢示意慕紫轩一眼。

    慕紫轩叹一声,道:“好吧,此处死了这么些人,又与妖鬼有关,应是交我司天台处理,便劳令公子在司天台呆上两日,查明前因后果了。”姬瑶玉令杜笃之昏迷,断绝了他销毁证据的可能,慕紫轩又借口调查将杜笃之带往司天台看管,杜如诲也无可奈何,长叹道:“随你们吧!但那女子醒来前,你们若敢伤我儿一丝一毫,上清派定向你等讨个说法。”杜如诲袖袍一挥,转身离去。

    应飞扬将杜笃之和几个家丁一并扔上马背,牵马而行,又小声问慕紫轩:“师兄,瑶玉姐好像在生我气,我做错什么了吗?”

    慕紫轩道:“还记得她方才来时说得第一句话吗?”

    “劝君莫作这种危险的尝试?”应飞扬回忆起来。

    “你以为她此话是对杜如晦说的?”

    “难道是对我说的?”应飞扬面色一变。慕紫轩叹了声道:“你方才有意暗示杜如诲杀你灭口,确实是危险的试探,你非是无智之人,做此举动,是发现了什么吗?“

    应飞扬点头道:“方才在胡家,有个小鬼说‘上清派最爱拐带漂亮女子’。结合方才之事,我怀疑上清派内有人与杜笃之同谋,最有可能的便是杜如诲。”

    慕紫轩眉头一皱,自语道:“胡家人透露的讯息吗?上清派,胡家,失踪女子,司马承祯之死,事情近乎是同时发生,莫非之间有何关联?”

    应飞扬道:“我也有这样的猜想,所以才试探杜如诲。”

    “你想冒险试探,何必拉上我妹子,若他真下了杀手,你教月儿怎么办?”姬瑶玉声音冷冷传来,发觉自己的话语皆被她听去,应飞扬面上一红,随即道:“我也是察觉你们到来,才敢放心试探的,况且杜如诲真下杀手,我拼去性命也定护姬姑娘周全。”

    “呸,谁要你保护!”姬瑶月柳眉一竖冷语道,姬瑶玉倒是冷脸消散,如放晴一般笑道:“不愧是一个师傅教出来,说漂亮话哄女人的功夫果然都是一流,这次便信你了,下次再敢冒险,我绝不轻饶你!”

    一行人入了洛阳城,慕紫轩先将杜笃之等人交给前来接应的司天台之人,命他们严加看管,之后又将三位女子送到红阁十二坊,叮嘱道:“雪莹姑娘的遭遇若真有上清派之人参与,那此事必不单纯,或许还将是解决司马真人死亡之谜的关键,瑶玉你小心看顾她,先莫走漏消息,以免旁生枝节。我和师弟还需再回上清派一遭”

    姬瑶玉也深情款款道:“上清派乃是非之地,你又得罪了杜如诲,此去可千万小心.”

    互道一声告辞,师兄弟二人又往上清观进发,方踏入观门,便见张守志舒展着筋骨从侧旁出来。见应飞扬二人回来,便问道:“二位回来了,出去了大半天,可有什么收获。”

    慕紫轩道:“说来惭愧,一无所获,不知几位道长看守端法大师时,可曾从他口中探问出什么?”

    张守志道:“莫提了,这和尚便只会念经,一副假慈悲的样子,现在观内也就他既有动机又有能力杀害我师傅,照我看来,凶手定是他无疑,慕公子直接将他定罪便是,何必再费心寻些旁证?”

    此时应飞扬悠悠道:“张道长,先前说凶手定是贺孤穷似乎也是你,道长急于找出凶手的心思我们理解,但,是不是太急了?”

    听闻应飞扬意有所指的话语,张守志面色微微一变,随即正色道:“师傅惨死,确实令贫道方寸大乱,失了沉稳,多谢应师弟提醒,否则贫道恐怕真会急则失智,误了事情!”

    应飞扬打个哈哈,不再接话,慕紫轩又道:“不知现在端法大师在谁看守之下?”

    “现在轮到孙师弟了,孙师弟受过黑教的折辱,只望他不会不识轻重,借此时机报复端法那和尚。”

    又带着试探之意的说了一阵,天上积蕴了一天的黑云终于攒足了水分,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加上已到了饭时,张守志便将二人带入饭堂用晚膳,上清派一直有同堂而食的习惯,除却玉真公主和服侍她的女冠,其他人无论尊卑皆在饭堂吃着同样的饭食,只是今日,孙长机和杜如诲并未前来,吕知玄被逐出墙,此时只能与应飞扬慕紫轩一起居于客座,在加上应做在首席上的司马承祯已身亡,少了几个重量级的人物,厅堂顿时显得空旷许多。

    方拿起筷子,突闻一阵笛声传来,声音缥缈不定,令人捉摸不透来处,起先众人尚未在意,但笛声声调却越来越尖利,宛若万鬼吟唱,冤魂哀嚎,令人的心脏竟随着音调不停拔高再拔高,音调到最高处,突然戛然而止,一些修为浅薄的弟子竟有心血翻涌之感,在场几个高手也察觉不对,此时再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音凄厉无比。

    “是孙师弟!”张守志和李含光对视一眼,齐齐冲出,应飞扬和慕紫轩二人也紧随其后,向孙长机的住处飞奔去。

    与孙长机的住处仍有一段距离,忽然看到孙长机房间的屋顶破碎,一个身穿僧袍的人影将房顶撞开了个洞冲出,之后便向着旁边的房子滑去,那房子正是先前为端法和尚安排的客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