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三章 人妖混战 一
    虽只是赢了一场游戏,姬瑶月却似颇为开心,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应飞扬迟疑一下,还是问出了他颇为介怀的问题:“那个。。。姬姑娘,方才他们说,你也是妖?”

    “是啊,怎么?莫非你这凌霄剑宗弟子要斩妖除魔,诛杀我这妖女。”姬瑶月自称妖女,轻轻一拢秀发,清丽妩媚的容颜竟使阴暗的天空明亮起来一般。

    “真是,妖女啊。。。。。。”应飞扬眼神发痴,心中念道,在他口中,此妖女倒非彼妖女,忽见姬瑶月目光不善,忙正色道:“怎么会,人有好坏,妖也分善恶,我就曾认识一对侠妖夫妇,姬姑娘修得是天华道,不噬血食,自然也是好妖。”

    姬瑶月冷嗤一声,道:“食人的便是坏妖?不食人的就是好妖?那人只要不吃人,是不是个个都是好人?”

    应飞扬皱眉道:“这怎么能混为一谈?”

    “有何不同?,人比兽强时,可以将他们拆骨扒皮,兽修成妖时又比人强,为何就不能吃人。若是妖类吃人是恶,那你们人类吃些鸡鸭鱼肉,在那些鸡鸭鱼眼中,人族岂不是个个该死?”姬瑶月又轻声道一句,“前日洛阳花会上,听你解说牡丹,还道你有些不凡见识,想不到也只是个无趣的人族而已。”说罢,也不再理会应飞扬,转头就要走去。

    “说得好,女娃儿这一句,便值得我分你一只膀子!”此时,一语突兀的插入二人对话,便见身后树上不知何时坐了一名男子,男子身材魁伟,两颊微鬓,目光如电,甚是彪悍。身旁枝桠上还挂着一个窈窕女子,女子如刚从水里捞出来般,不知死活,湿漉漉的长发海草般垂落遮住头脸,白色的衣襟被水浸过后近乎透明,衣料下细嫩的肌肤和玲珑的身材都若隐若现。

    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身后,足见对方身法异常高明,应飞扬如临大敌,按剑挡在姬瑶月道:“你是什么人?不对,是什么妖?”觉察道对方后,这才闻道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淡薄,却精纯,来者必是血戮道的高手。

    男子伸手啪啪身边那不知死活的女子后背,如同屠夫炫耀自己的肉食一样,看也不看应飞扬,对着姬瑶月道:“女娃儿,方才你的话深得我心,咱们交个朋友,瞧,这是我新到手的活肉,这两条嫩白膀子,随你选哪一只?”

    “我修得是天华道,不吃血食。”姬瑶月冷道

    那男子大手一摆,道:“女娃儿这次说差了,吃人是吃人,修炼是修炼,管你是天华道还是血戮道,就该想吃便吃,若为了修炼才吃人,怎么能享受到人肉的美味?像人族的诸葛昂、高瓒等人,连妖都不算,不是照样可以大口吃人?”

    应飞扬只听这话便几欲作呕,随即便是怒火上心,道:“邪魔妖孽,掳人妻女也要有命去消受!”,锵然一剑出鞘,斩向那男子,男子却快了一步,将女子拦腰抱起轻飘飘跳开。

    “哗啦!”一声,背后树木被剑斩断,折倒在地,男子却稳落地上,瞪眼道:“先说好,这块肉不是老子抢来的,而是捡回来的,老子见她在洛水中沉沉浮浮眼看就淹死,心想若是真死了,肉质口感便要差上许多,所以把她捞了上来,她溺在水里被鱼吃是吃,被老子吃也是吃,怎么单单就老子成了邪魔妖孽?”

    听闻他一口一个老子的说着歪理,应飞扬也不言语,提剑便要再攻,姬瑶月突然将他拦住,兀自上前打量着昏迷的女子,男子见状,随即一副热情邀约的模样,“|女娃儿是不是来了胃口,得,我在大方一些,你看上哪块好肉随你挑,谁让女娃儿你看着就招人喜欢呢。”

    “我若全都看上了,你会不会把她整个给我?”姬瑶月撩开女子遮住脸的发丝,露出一张虽非绝艳,却纤细柔媚,惹人怜惜的俏脸,“虽然本不想管,但我既然入了红阁十二坊,就得遵循她们的规矩,这女子是红阁十二坊的雪莹姑娘,你动不得。”

    姬瑶月语音方落,双袖各滑出一柄晶莹的柳叶刀,向男子的手臂削去,逼使他撤手,男子浓眉拧成一团,面上露出狰狞之意,道:“老子好心请你吃肉,你却连汤都不愿给老子留,小丫头未免太贪。”

    说罢,竟将女子当作武器挥舞而起护住周身,女子被使得似鞭,又似杵,身上的体香挟裹这未干的水珠一道激飞,姬瑶月不欲伤人,刀式顿时一滞,被逼得连连后退,应飞扬随即上前相助,剑圈一荡一卷,自生一股莫名吸力,散逸的水珠被收归一束,随后剑尖一指,化作一道水箭射向男子面门,道:“谁说不给你留汤了,新出锅的美人汤,请君品尝。”

    这一招角度刁钻灵巧,恰从男子“兵刃”的缝隙穿过,男子心头一惊,急扎了个“铁板桥”避开此招,但一瞬之间,应飞扬便已欺身他身后再出一剑,一剑迅疾精准,又不失正大堂皇,点向男子后脑,却见男子脖子突然如麻花般弯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形,差之毫厘的避开这一剑,随后旋个身子侧翻几步,赞道:“好剑法,老子敬你小小年纪剑法不凡,待会吃你时一定先从手臂吃起。”男子说着,把雪莹扛在了肩头,空出一掌横于胸前,只一掌横立,却有万仞山壁立于眼前之感。

    “好老饕,待会看下你头颅后,我也一定也先拿石头塞住你的嘴。”应飞扬冷冷回应,剑一扬,剑尖指向敌手,一股锐利之气已蓄势待发。

    而姬瑶月此时双刀收归袖中,在男子周身外绕了个大圆缓缓而行,步法袅袅似闲庭信步,但云淡风轻背后却大有山雨欲来之兆。

    一人二妖,一动二静,形成一种短暂的均势,一时气氛也如头顶黑云一般充满压迫之感。

    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阵人马喧腾之声,一阵尘飞沙扬间,一行人乘马赶至,扰乱场上均势。

    为首的黑马儿似乎也感受到压逼气氛,在离三人仍有十步之遥时突得刹住身子,昂立而起,将马背上人摔落,马背上的人在地上滚了两圈,随即爬起身子,撒气似的抽了黑马几鞭,怒斥几声畜生。

    再看此人年不过三旬出头,身形矮胖,面色黯淡,脚步虚浮,分明是个酒色过度的凡夫,而跟随他而来的其他人也纷纷下马,皆是一副家丁打扮。

    胖子三角眼一扫,先色迷迷的看了姬瑶月几眼,又将视线投在男子和雪莹身上,满脸阴婺道:“好啊,这娼货果然是被姘头拐带跑了,那汉子,现在将人还回来还来得及,否则大爷可要拿你见官了。”

    男子眼一眯,道:“怎么,莫非我捡到的这东西是你的?”

    胖子高昂头道:“不错,这是的我家的小妾,卷了我的家私逃了,看你也不知情,这娼货若不是你拐带的就赶紧将他留下,这点钱算是谢礼。”说着,胖子扔下两贯铜钱在地

    “这姑娘唤作雪莹,是个身有自由籍的歌女,几时成了你家小妾?”姬瑶月斜眼睥睨这胖子道。

    胖子一扬眉,道:“原来认识啊?看来是你们帮她逃跑的,罢了,这女的挺漂亮,别伤着她,抓来怎么也能顶个数,至于男的随便怎么都行。”说罢一挥手,一众家丁一拥而上。

    “又是个抢食的?还是。。。。来送食的?”男子两眼突放亮光,伸着长舌头舔了一圈嘴唇,竟使胖子没由的打个哆嗦,突得胖子眼前一花,便见男子满是瘆人笑意的面孔已出现在眼前,“就先拿你开胃!”说罢一抓朝他头顶抓去,胖子脚一软,一屁股摔倒在地。

    眼看胖子头顶要多出五个窟窿,应飞扬虽知胖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愿他丧身妖爪下,足一顿赶到侧旁,一脚将胖子踢开,举剑横挡下这一爪。“

    男子顺着剑势向后一退,顺手将一近身的家丁脖子掐断,登时颈血喷涌,溅了应飞扬一身,应飞扬看他下手狠厉,随即大怒,招式越加凌厉,但此时姬瑶月负手在旁,似是不愿相助这帮人,少了姬瑶月的压力,男子倒是游刃有余,躲避应飞扬剑招时,仍有余力取人性命。转眼又有数人丧命。

    “妖。。。。妖怪。”胖子做到在地,蹬着短腿向后挪动数步,突得从胸襟掏出一只纸鹤,一扬手,纸鹤竟自行向洛阳城中飞去。

    “这是上清派的传讯灵符,这胖子怎么会有?”应飞扬看在眼里,心头起疑,略一分神间,突得耳边劲风呼啸,杀招已然临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