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章 递送拜帖
    洛阳城西一角,一座四层高的玲珑高阁静悄悄的耸立,楼体虽高但布置精巧,所以丝毫不显雄威,反在雕梁红柱的点缀下生出一股静如处子的婀娜秀气,而梁前牌匾上以娟秀字体书写出“红阁”二字。

    红阁十二坊,顾名思义便是有十二座这般规格的楼阁,分布在长安,洛阳,扬州,益州等十二名城中,而此楼便是位处洛阳的红阁,红阁女子虽多为无依无凭的歌姬舞妓,但拧成一股后,再加上背后的势力,洛阳城内也无人再敢小觑,任哪家大户想请红阁的姑娘们献上歌舞都需备齐了彩头红绡后以礼相请。

    而红阁之中,除却些奉足银钱上门学习歌舞技艺的官家小姐,外人——尤其是男人皆难以进入,但如今,应飞扬却高坐在红阁凭轩临风的位置,听着楼下袅袅传来的音乐声,看着刚刚苏醒恢复生机的洛阳城,惬意的将杯中绿蚁酒一饮而尽道:“师兄说要带我一闯龙潭虎穴,我只道是什么九死一生之地呢,没想到竟是来这么个好地方。”

    姬瑶玉眼波盈盈,似笑非笑的看向慕紫轩,道:“是吗?轩郎,我倒不知在你眼中,这间红阁是这般凶险之地。”

    慕紫轩狠狠瞪了应飞扬一眼,道:“你莫听他胡说,他是在故意曲解我的意思,这等温柔香窝,怎么可能是我所指的龙潭虎穴。”

    姬瑶玉柳眉一挑:“那不知你口中的龙潭虎穴,又是指什么?”

    慕紫轩正色道:“龙潭虎穴也未必,还是说狐狸窝更恰当,瑶玉,在洛阳何处,能寻得青丘狐族之人?”

    姬瑶玉神色一变,道:“寻他们作甚?莫非你要与狐族掀牌,现在恐怕还不是时候。”

    慕紫轩道:“非也,只是有些问题想要寻他们一问罢了。”

    “到底是何事,竟使你不惜提前暴露与我的联系?”姬瑶玉疑惑道。

    “司马承祯死了,或许与青丘狐族有关?”慕紫轩沉声道。

    “什么?”姬瑶玉轻呼一声,难掩惊异之色,之后手托香腮低头蹙眉,豆蔻般的指尖在皮肤上轻轻弹击,做思考之状,一会才抬头道:“告诉你也无不可,只是你既然没打算撕破面,那最好还是按着他们的规矩,以礼相待,青丘胡家是妖中望族,若冒冒失失直接闯上门去反生事端,还是先在今日递上名刺拜帖,明日再登门造访吧。”

    慕紫轩眉头紧皱,道:“这帮狐狸,其他的没学到,倒把人族的臭规矩学了个通透。”

    “我让你明日再去,也不是全然为了守他们的规矩,你这一身暗伤不轻,总要先将伤势稳定,否则真与狐族撕破脸,我看你怎么脱身?”姬瑶玉说到最后,双目已现嗔怪之意。

    慕紫轩讷讷道:“你都看出来了。”

    姬瑶玉扬着脸冷笑道:“你慕紫轩慕大英雄昨日为阻佛道争端,连挫白马寺和上清派两派,一夜成名,洛阳城中哪个不知?小女子我虽目光短浅,识不得你的长远大计,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看得出你打掉了牙还往肚子里咽,硬接白马寺明王一拳,很不好受吧?”

    姬瑶玉口中说着,一双美目含威带煞的看向慕紫轩,慕紫轩额上竟浮出汗珠,应飞扬却是饶有兴味的端着酒杯看戏,突然慕紫轩手指向他,道:“白马寺那群和尚不值一提,反倒是我师弟的那一剑来得厉害,虽未伤到皮肉,但一股剑气却是直摧心肺,我至今仍是胆战心惊。”

    一招祸水东流,让看戏的应飞扬面色一僵,觉察到姬瑶玉眼波向他扫来,应飞扬突得感觉背后丝丝泛凉。忙道:“师兄你可别随便编排我,我那一剑收得沉稳,绝没伤到你分毫!”

    “便是伤了也无妨,师兄弟间比武过招,怎么可能从未受伤。”姬瑶玉道,听她并无责怪,应飞扬方松了口气,却听姬瑶玉又道:“只是还有一事想请应公子相助,紫轩他受了伤,这上门递送拜帖的事,就劳烦应公子了。”

    应飞扬心头一跳,满怀恶意的腹诽道:“坏了,这娘们不会是见我伤了她姘头,想要让我跳火坑吧。”随即道:“本来师兄若不便,代劳自然无妨,只是我对洛阳不熟,怕是寻不到地方,还是换个人去吧。”

    “无妨,月儿正有闲暇,我让她领你前往,你们正可好好相处一下。”姬瑶玉捉弄般的笑道。

    姬瑶月领着应飞扬出了洛阳城后,顺着洛水一路向西行进,一路上姬瑶月一言不发,只管在前带路。

    初时犹在城中,两侧人来人往不便交谈也就罢了,此时身处近郊,只余他们二人,这静悄悄的气氛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应飞扬虽然上次挨了她一脚,但心中想着身为男子汉大丈夫,在这种尴尬情况下没话找话正是他的责任,便抱着一颗不计前嫌之心凑上前去搭话道:“月儿姑娘,真是巧,咱们又见面了。”

    姬瑶月突得驻足,冷眼看向他,道:“你叫哪个月儿姑娘?”

    “还会是哪个,这不就只有你吗?两次见面,都未能得知姑娘名号,我便随姬大家对你的称呼,一起叫你月儿姑娘了。”应飞扬贱兮兮道。

    “无赖,月儿岂是你能叫的!”姬瑶玉眼露嗔意,白皙面上浮现一股红晕,虽是恼怒,却平添了几分风情。

    应飞扬看惯了她冷冰冰的样子,此时突见薄嗔羞恼之态,心神又是一晃,道:“那姑娘总需留下个名号,不然我怎么称呼你?”

    姬瑶月轻咬咬唇,狠狠瞪他一眼道:“我叫姬瑶玉,你最好莫搭理我,真若非叫我不可,便唤我作姬姑娘。”

    “姬瑶月?好名字,不过听这名字,姑娘与姬大家是何关系?”

    “她自然是我姐姐了。”

    应飞扬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难怪都生得这么漂亮。”但随即又疑道:“不过既然是姐妹,为何你要扮作侍女的样子。”

    “多管闲事,与你何干。”寻常女子被赞漂亮,就算面上不说,心中却多半都是欣喜,而姬瑶玉却异于寻常,眼睛一瞪,竟不在搭理应飞扬,转头道:“我要走了,你可跟上,走丢了我可不负责。”说罢,莲足一点,掠飞而去。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眼见这姑娘说翻脸就翻脸,应飞扬心头又暗骂了声,但一转眼功夫,姬瑶月的纤细身形已至十丈之外,应飞扬急忙拔足追赶。

    姬瑶玉身若飞花轻羽,看似轻飘飘的,身形却是极快,应飞扬心头有气,升起较劲之心,竟与她斗起了轻身功夫。

    但应飞扬并未学过什么高明身法,唯一拿得出手的只有“星罗奇步”。“星罗奇步”长于闪转腾挪,若论奔袭速度却是大有不及,初时仍能跟上,但时间一久,便渐渐被甩开。

    “小妮子,跑得到挺快,待过些年我学会御剑飞行,定让你在我身后吃尘!”应飞扬又嘟囔一句,狠狠盯向姬瑶玉,但注意力旋即又被姬瑶月腰腿吸引过去。姬瑶月身法优美,举步落足都如舞蹈一般尽显婀娜身姿。但应飞扬比斗心一起,这少女的曼妙身姿反成了次要,他竟在此时揣度起了姬瑶月的身法。

    “胡不归的星罗奇步我都能学会,小妮子想在我面前逞身法,最后只会便宜我。”应飞扬说着有样学样,虽不能知真气如何运行,但也先求学个形似。

    哪知方行了数步,突得左脚绊右脚,正腾跃的身子从空中跌下,竟摔成了滚地葫芦,向前连翻了不知多少圈,摔了个七荤八素,方晃去眼前金星,便见一只莲足出现眼前,顺着鞋子,裙裾往上看去,姬瑶月冷冰冰的面孔上罕见的浮出笑意,讥笑道:“臭小子不自量力,我家的‘花间游’岂是你这么简单就能学会。”

    应飞扬没搭理她,盘腿坐起,捻了根草茎在地上画了一阵,抬头道:“原来如此,这不光是步法,还掺杂了遁术。”

    姬瑶月脸色微微一变,随即道:“看出来又能怎样?步法能靠模仿学个形似,但遁术如何运转只靠眼睛看绝对看不出,若缺了指点,任你多大能耐也别想偷学。”

    “切,哪个稀罕学?”应飞扬兴致寥寥的扔开草茎,站起身子拍拍尘土道:“不是说我跟丢了你也不管吗?怎么又停下来等我了?”

    姬瑶月嘲笑道:“哪个等你了,是你本事不小,这一个跟头,便正好摔倒了地方。”

    应飞扬四下看去,眼前绿茵成毯,山花错落,只洛水在侧旁跃动,却并无建筑在旁,心中正疑惑,却见姬瑶月口中念念有词,抬起玉手往空处一掀。便见眼前空旷草野的景色如纸做得画一般,而姬瑶月这一掀就将这纸画撕开一个口子,从口子中看去,又是另一番情景。

    入目便是一座山庄,虽被高高院墙挡住,却也看得出内中高阁林立,古树成荫,又错落别致,虚实相掩,流露出一股簪缨世族的清贵风流。而两人高的朱门外,摆放着两只石雕而成的狐兽,形态虽不尽相同,却别具灵动之气。

    “此处也是洞天!”应飞扬惊异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