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九章 旧事重提
    已过五更,天却仍未亮,低垂的黑云压在头顶,令人感觉说不出的郁闷,孙长机简单洗漱后,穿戴整齐步出屋门,却见慕紫轩负手站在院中,头发上还沾了晨露,似是等待多时了。

    孙长机视若无睹,正要从慕紫轩面前走过,慕紫轩伸手一挡,阻在前面,道:“孙道长,司马真人已经仙逝,道长不必再侍奉他洗漱,怎么还起得这么早?”

    “多年习惯,岂是说改就改,慕公子连这也要过问吗?”孙长机皱眉道。

    “岂敢,只是既然不必再侍奉司马真人,孙道长可否将这点时间留来给我问几个问题?”

    “我若是说不可,又会怎么样?”

    慕紫轩眼一冷,道:“孙道长何必拒人千里之外,若觉得此处说话不方便,我可在司天台下秘密地牢中给道长留个雅间,到那里说也可以。”

    “哼,在上清派拿我,也要你有那能耐。”孙长机不耐,左手一按,将慕紫轩横挡在前的手压落,哪知慕紫轩的手竟如无骨一般缠上,反扣孙长机左肩肩头,孙长机未料慕紫轩真的说出手便出手,先机已失,当下一扭肩头,使出一个“解锁扣”的身法摆脱束缚,同时再起右掌向慕紫轩胸前拍去,以求解围。

    奈何孙长机所擅长是符咒术法,近身格斗功夫却不及慕紫轩,但见慕紫轩化掌为爪,如龙探江,擒,锁,扣,缠并用,招招都意图制敌,孙长机自不愿以短击长,急欲脱身拉开距离,哪知慕紫轩如牛皮糖一般,紧黏着不放,孙长机脱身不成反受其制,竟是双手被慕紫轩单手扣住脉门。

    慕紫轩拿住孙长机,笑道:“现在道长可愿一谈。”

    孙长机道:“慕公子既然执意听我说,那我可就说了。”说着嘴唇轻启说了些什么。

    慕紫轩听不真切,身子微微向前倾,突见孙长机被扣住的双手掐了两个道诀,随即他头顶浮现出一个镜子,镜子中探出一条腕子有小树粗细的大手,一掌向慕紫轩天灵印下,慕紫轩举掌迎上,“砰!”双掌相击,慕紫轩竟是被击退数步。

    孙长机也是借力跃出院子,口中道:“伤势在身,还敢来来寻衅,简直不自量力。”交击之时,孙长机觉察对方真气浮动,果然是在昨日与巨佛对掌时留下了暗伤。

    孙长机正得意时,却突闻背后有轻不可察的破风之声,“还有其他人在?”孙长机急欲躲闪,但身在空中周转不便,不过慢了一瞬,便有数道剑气没入他后背穴道。身子一僵,已从天上坠下。

    “古有守株待兔之说,今日才知故人诚不欺我,只是随便站在外边,就有傻兔子往我剑尖上撞。”应飞扬脸上挂着得意的嘲讽从外走来。

    孙长机俊秀面容上青筋暴起,道:“这是上清派的地界,二位是客,难得这就是你们的为客之道吗?”

    应飞扬笑嘻嘻指着慕紫轩道:“我是客,他却是官,官者,管也,上清派发生命案,自然就归他管,道长如好好回答问题也就罢了,若否,便趁着现在还没开市,我将你扒光了挂在东市市门口,让天下人瞻仰下孙道长的风采。”

    应飞扬被孙长机恶心了几次,心中一直不快,今日难得占了上风,立时气焰大盛,口中说着,已动手去解孙长机衣服了,但方扒开外袍,应飞扬便愣住了。

    但见孙长机身上暗红皮肉外翻,看着便觉狰狞,一条条丑陋的疤痕如树根般盘结交错,全身几无一块好肉,应飞扬看着就觉心惊,随后心生怜悯,暗道:“果然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受过此等折磨,也难怪他性子这般招人厌恨。”心中想着,应飞扬再无心捉弄他,将孙长机衣衫拢上,默默推倒一边。

    孙长机双目怨毒的盯着应飞扬一阵,但也无可奈何,终是服了软道:“想问便进去问吧。”

    三人在屋中坐下,孙长机穴道一解,又恢复了几分主人家姿态,扬着脸道:“想问什么?问吧?”

    慕紫轩道:“昨日端法和尚所说,司马真人是血罗刹所杀,孙道长可相信吗?”

    孙长机冷嗤道:“无凭无据,我为何相信,端法他杀了师傅后推得倒是干净,你们竟也真能信他的假话。”

    应飞扬道:“说到无凭无据,端法和尚的嫌疑不也是并无实证。”

    孙长机一拍桌子道:“怎么无实证,大黑天掌力不就是证据,上清派内除他谁还有这般阴毒狠辣的招式?”

    慕紫轩也不愿再此节上纠缠,道:“那孙道长看来,端法和尚说得二十三年前的旧事,与孙道长记忆可有出入?”

    孙长机哼了一声,不甘愿的承认道:“这便是那和尚高明之处,九真一假,虚中有实才最能迷惑人。”

    慕紫轩道:“但如此说来,当年故事中就有两个疑点耐人寻味了,一者便是孙道长身陷枯血牢中二十日,在牢中遭遇了什么?只看孙道长这一身伤痕,便知是在那时留下,但只是皮肉上的折磨,未免落了下成,我曾听刑部一个刑讯高手说过,精神上的蹂躏远强于肉体上的折磨,比如灌屎灌尿,或者将人阉割,额,像孙道长这样俊秀斯文之人,或许还会被爱好龙。。。。。。。”

    “啪!”孙长机一掌击碎桌案,面容扭曲狰狞的可怖,道:“慕紫轩,你到底想说什么?”

    慕紫轩收住话,道:“罢了,涉及道长隐私,这问题我就不深究了,但下个问题挺重要的,还请道长回答,胡不归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让垂死的司马真人复活?”

    “我不知道!”孙长机几乎是吼着说出,但话一出嘴,随即头顶似有一盆冷水浇下,令他心头一凉。

    却见慕紫轩眼一眯,眼中锋芒闪耀道:“原来端法所说的,从阵前将司马真人救回的果然是胡不归。”

    谁在阵前将司马承祯救回,司马承祯如何从垂死的伤势中痊愈,这本是两个问题,慕紫轩却他将对第一个问题推测的答案镶嵌其中,将两个问题合并成一个。孙长机只防备了他所问的问题,脱口便给出了“不知道”作为答案,却对问题中突然出现的‘胡不归’三字没有任何起疑,这就从侧面印证了慕紫轩的猜想。

    若是往日,以孙长机缜密心思也未必上当,但那师兄弟二人之前有意的对他羞辱撩拨,便是为了此刻准备,孙长机一时不查竟掉入圈套。

    但孙长机随即反应过来,装傻道:“你在说什么,我可不知道。”

    应飞扬和慕紫轩对视一眼,之后道:“孙道长何必亡羊补牢?此处并无他人,此间对话也不会传入第四人耳中,司马真人对我有恩,我只想查出他死亡的真相,至于伤及他名声之事,绝不外传。”

    孙长机咬咬牙,道:“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错,胡不归确实是师傅旧交,早在师傅还未修道,胡不归也未成万妖殿三尊时二人就相识,胡不归虽然是妖,但师傅交友从来不看身份,他们都是惊才艳艳的人物,所以一见如故,结为知己,之后游历天下时也曾有过命交情,后来二人一个成为道门高士,一个成为妖族栋梁,但故旧情谊一直没有忘却,师傅出行西域时,便有胡不归一路相陪。”

    虽然早有预测,但经孙长机承认,应飞扬二人仍有荒诞之感,却听孙长机继续道:“人妖和平已经百年,早已不再是水火不容,便像儒门的老乌龟不就与那帮酸丁相处的好好的,且我师傅与胡不归虽有私交,却从未因私废公,你们若想从这件事上做文章,那大可不必。更何况,出了这扇门,我所说过的话我自己都不会再承认。”

    应飞扬和慕紫轩心中猜想得到证实,随即又想打听司马承祯一夜复原的方法,但孙长机不知还真是假,咬死了口的说不知道,二人终也没套出话,早钟一响,便被孙长机轰出。

    路上,二人一路推敲

    慕紫轩道:“现在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司马真人被血罗刹重伤后,如何迅速痊愈,总感觉这个问题答案会成为案子的关键。”

    应飞扬接着他的思路接续道:“孙长机究竟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若真不知也就罢了,若是装作不知,那这背后究竟隐藏什么,他连司马真人结交胡不归的事都能坦承,却仍继续对此事遮遮掩掩?”

    “瞎猜总无用,还是找人得找人问问。”

    应飞扬瞥了他一眼,道:“端法不知,孙长机不说,胡不归和司马承祯都已死了,莫非你还要远走西域,找在当时桑提国王宫之中的人问个清楚?”

    慕紫轩神秘一笑,道:“当时之人虽已难找寻,,却还留有后人在,只是要劳烦师弟和我一闯龙潭虎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