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八章 变化之术
    “这。。。。。。难道是计谋,她与司马真人先前是作戏,待取得黑教上师信任后再反戈一击?”应飞扬问道。

    端法和尚苦笑道:“你将她想得简单了,若这是她的计划,那虽然意外,却终归是有迹可循,但事实上,她却完全没有任何目的,不过想做便做了,我等凡人,要如何捉摸她的心思?若真要找个目的,那目的便如她那时所说一般。”

    端法和尚捏起嗓子,如同被女子附了身般道:“那道士被我杀了能复活,你应该也可以的,千万加把劲,信你那什么神的可千万别输给信三清的!”端法和尚粗大身材做出女子的模样,还握住拳头做出鼓舞的样子,看上去荒诞可笑,但在场之人却皆笑不出来,反而感觉一股透骨的寒意。

    “上师身亡,令军心大乱,桑提军趁机反攻,我的几个师兄见情势不利,急忙引领军队撤退,但撤退途中,死亡阴影却如影随形,每一晚,便有一个师兄死去,依次是被剥皮,抽肠,拆骨、,三位师兄的死法,与他们掌管的献祭方法都是相对应的,血罗刹还用他们的血在帐篷上留字,说上师没有复活,一定是祭品不够丰盛,所以要拿我们做献祭。剩下的两个师兄都害怕极了,调集军队团团围住他们的营帐,守了个水泄不通,而我,却选择了另一个方法,我同样调军守卫着我的营帐,自己却舍弃军队,舍弃信仰,带着伏蛇丝逃走了。”

    “说来可笑吧,我以为在大黑天指引下我无所畏惧,但那只是我没有遇见真正的恐惧,我能拥有虔诚的信仰,仅仅因为我不用作为祭品。所以我逃了,一路逃出西域,逃到中原,又为了隐藏身份在一座寺庙里剃度成了僧人,开始吃斋念佛,最后辗转到白马寺挂单。”

    端法和尚抬头,双目迷惘道:“我曾经也是满手血腥,但见识过血罗刹的杀人手法后,却是再也不敢动杀,甚至只要看到血腥,就会想起那个被血染红的女人。我在佛门躲了二十多年,念了多年的经,却仍未舍下贪嗔之心,至今仍是市侩,易怒的脾性,算不上一个好和尚,但只要呆在佛门之中,我就不用再杀生了,不用杀生教派,就算是好教派,只要想到这些,我便能得片刻心静。。。。。。”

    端法和尚说完,长吐一口气,皱在一起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道:“压在心里多年,如今说出来竟有轻松之感,我决计没杀害司马真人,此时你们信便罢,不信也尽管取我性命,就当为我早年罪业赎罪,虽然不甘,但总好过死在血罗刹手中。”

    说罢,端法和尚不再辩解,双手合十,垂目诵经,呢喃佛音传起,满手血腥的假和尚竟显得宝相庄严。

    端法一番说辞,虽不知有几分可信,却使本就模糊的事情更加扑朔迷离,上清派之人商讨一番,却也无实质性进展,最后在枯明大师倡议下,将端法和尚仍视为最大嫌疑之人,禁锢功体囚于客房,由上清派五道子轮流看管把守,至于血罗刹的事,若是假的便不必防备,若是真的防备也无甚用,索性不予理睬了。

    商定之后,也已过二更,心知仍要养精蓄锐应变之后的事,众人各自回房休息。

    返回路上,慕紫轩与应飞扬同行,边走边随意聊道:“师弟,方才我们已讨论过上清派五道子的嫌疑,不如将话题继续,你看着端法是否可疑,他方才的故事,又能信几分?”

    “血罗刹取命?不过是毫无凭据的臆测罢了,照我看来,分明是端法和尚被血罗刹吓破了胆子,所以但凡有个风吹草动,都会以为是血罗刹所为。”应飞扬说着,撇了撇嘴,又继续道:“不过,端法和尚神情真挚,不似作伪,况且若真是他杀害司马真人,也大可用别得方式狡辩,何必偏坦承过往罪业呢?所以总觉得凶手不是他。”

    慕紫轩冷笑道:“佛者,能化众生相,可算是作假的行家,你看他言辞真挚,焉知不是被他表相迷惑?至于坦承旧事,或许也只是以退为进,只这般简单,就让你相信了吗?”

    “事情未定之前,我只相信自己眼睛,况且我这么简单相信他,是因为还有一个更值得我怀疑的目标?”

    “哦,不知师弟在怀疑谁?”慕紫轩脚步一顿,回身问道。

    应飞扬挑挑眉道:“何必明知故问呢?自然便是师兄你了。”

    “我?”慕紫轩一愣,随即摇头叹气道:“没想到,我的师弟竟然怀疑我,你可莫忘了,司马真人死时,我可是和你在一起。”

    应飞扬道:“师兄何等能耐,杀人何必亲力亲为,昔年智如胡不归,依然不明不白死在你算计中,只需在背后布局便可取人性命,这不正是师兄的拿手本事?便说你今日,分明能以更简单的方式阻止佛道两派相争,却偏偏要与佛道斗法比试,明面上是平定纷争,实则是借机成就自己的威名,这司马承祯的死,不是正帮了你大忙?只此一点,我就该怀疑你”

    慕紫轩笑道:“师弟未免太瞧得起我,胡不归那一局,我是靠着天时地利人和才侥幸得手,司马承祯在洛阳,可不比胡不归在蜀中那般孤立无援,我信息不足,手上又无棋子可用,如何能杀得了他。何况,今天你也是大出风头,照这么说,我岂不是也要怀疑你?”

    慕紫轩顿了顿,又皱眉道:“我也感觉,有人在背后操纵局势,不过这人绝不是我。”

    “哦,随你说吧,反正你作假的本事,肯定在端法和尚之上,你既然要我别轻易相信他,那我自然也不会随便相信你。”应飞扬满脸怀疑道,随后,迟疑一下,道:“对了,师兄,说到作假,你可知有什么方法可以假扮另一个人,做到天衣无缝?”

    “天衣无缝,这谈何容易,只说将外形模仿到一模一样就大不简单,论起变化之术,佛门的‘众生万相’虽能变化相貌,但因诸相皆泡影,所以变化的时效不长,道门的‘八九玄功’盛名在外,但如今正本已失传,所留只是半边残卷,功效自也不比当年,儒门那帮自诩君子的家伙,自然不喜矫饰,所以也无甚高妙变化之术。”

    “那师兄过往坑人时,都是用得哪种神通?”

    慕紫轩摇头道:“我不擅长变化之术,所以都是用五大异人中,号称‘妙手天工’墨非工所做的人皮面具进行易容,墨非工所做面具虽巧夺天工,但靠面具易容终究是依凭外物,所受的局限比变化术更多,若真要说天下最好的变化之术,还需数青丘胡族的天狐如意法中的变化篇。”

    “天狐如意法?我曾见胡不归使用过。”想起胡不归曾假装成莫云踪利用他,应飞扬心头不禁又有疙瘩。

    “没错,天狐如意法共分七篇,可谓各有各的妙处,皆是自商周时期起便传下的神通妙术,青丘狐族能作为妖族第一望族,地位千年不摇,凭借的就是此法,其中的变化篇练到极致的第九重,能达到‘圆转如意,幻化万物’之境,但这是只有昔年大妖妲己才达到过的境界,非寻常妖族所能及,近百年来,便是能将变化篇练到第八重的也不过区区两妖而已。”

    应飞扬问道:“胡不归可是其一?”

    慕紫轩否定道:“不是,便是巧智如胡不归,也不过将变化篇练到第七重,能练到第八重的,一个是胡不归的兄长,昔日的‘战狐’胡不为,只是他强修天狐如意法,虽是修成,却根基不稳,终于在一场战斗中走火入魔而死。”

    “另一个便是现今的胡家七姑娘胡媚,此女天赋异禀,天狐如意法的其他几篇都练得稀松平常,唯独对变化篇一触则通,若只论变化之术,当今天下应以她为首。但即便如此,依然难做到天衣无缝,就算外形一模一样,内里终究有所不同,记忆,举止,乃至不起眼的小习惯,都可能被人察觉异样,若无对变化目标的长期的观察和模仿,想瞒骗过身边之人一时不难,但久了总会露馅。”

    一番长篇大论说完后,慕紫轩反问道:“你怎么会突然对这些感兴趣,可是有什么发现?”

    “只是有些猜疑,还有待证实。”

    慕紫轩饶有兴味道:“不妨说来一听。”

    应飞扬嗤笑道:“你要我说,我便说啊,你可别忘了,你还是我怀疑的目标,要我说也行,只是你以后若有发现,也不能瞒骗我,咱们消息互换。”

    慕紫轩赞叹道:“这一年半来,你果然成长不小,总算不像以前那样被人卖了还帮忙数铜板了,好了,便答应你,对了口说无凭,要不要我立个誓,我可以以我最尊敬的师傅的名义发个毒誓。”

    应飞扬翻翻眼皮道:“别说这些没用的话了,要听就附耳过来。”

    慕紫轩依言,将头凑过去,听了几句,双目竟是越闪越亮,听完之后更是拍掌道:“师弟你倒是敏锐,这确实是个有用的发现,我心中的推测也有了依撑,看来这遮眼的迷雾,明日便能清上一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