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四章 踏月论凶
    又没赶上,规矩同昨日,诸位先睡,我再改改,

    李含光道:“可是此人太过神秘,天下竟无人能道出她的相貌和姓名,有人说她是一个人,有人说她是一个组织合用的名号,还有人说她是妖怪,是魔鬼,但近十数年来,随之她渐渐销声匿迹,越来越多人传闻她已经死了.。说她突然再现,杀了师傅,未免。。。。。。”

    “她不会死,她也从未活过,她以生命为饵食,将会将死亡带给所有人,呼唤她的名字,她便将再临!”端法和尚轻声自语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竟是发狂的大叫,似是唤醒了内心深处的梦魇。,

    ——————————————————————————————————————

    调查暂无结果,天色却已将黑,安排晚膳过后,便将众人安置休息,有意无意的又将端法和尚和枯明的住所一东一西分别安放,显然是存了将他们分割开了以便于监督控制的心思,二僧虽能看破这些机心,却也没什么不满,倒是应飞扬,颇觉不痛快。

    “啧啧,这便是贺师叔留下的字迹?真是杀意腾腾,昂扬露骨啊,我若是上清派之人,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慕紫轩欣赏着墙上的字迹,啧啧赞叹道。

    应飞扬觑着眼道:“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大模大样呆在我的院子里,不知扰人清净几字怎么写吗?”

    慕紫轩道:“难得我们房间相隔只有一道墙,来找师弟你叙叙旧,你又何必拒人千里之外。”

    “喂喂喂,虽然我们称作师兄弟,但我昨天晚上才算认识你,跟你可没什么旧好叙。”

    慕紫轩一扬眉,道:“既然不叙旧,那就来谈今吧,夜还早,不如带我游览下上清观的园林,咱们且游且谈?”

    “游览可以,只是不知师兄想谈些什么?”应飞扬眯着眼问道。

    “上清派中,谁最可疑?就聊聊这个,师弟你看如何?”

    上清派园林,不但宽敞雅致,布局亦是清幽,园林院落浑然成一,花林掩映,水石为衬,而以回廊假山贯穿分隔,又令园林高低曲折,虚实相生,显出了几分先天道韵。

    此时堪堪月初,一弯弦月遥遥半悬,银河流泻,漫天繁星璀璨。师兄弟并肩同游,本事一桩美事,但所谈的话语,却是另这夜色变得诡谲阴冷了。

    应飞扬道:“在我看来,每一个人都很可疑,不知师兄不知想从谁聊起?”

    “谁都可以,若觉得麻烦,便按排序从下往上说吧。”

    “从孙长机开始吗?”应飞扬啐了一口,一脸嫌恶道:“这人性情乖张,行为举止处处透着挑衅味道,似是天下人都欠了他一般,这等人物,做出任何逆伦恶举都有可能,况且本来该由他侍奉司马真人起床洗漱,最早发现司马真人身亡的本也该是他,可却偏偏在今日睡过了头,说是巧合,也未免太巧,是了,师兄,他似乎对师傅颇有敌意,你可知晓师傅是否与他结过梁子?”

    “师傅仇家遍布天下,我也算其中之一,叫我如何一一知晓?”慕紫轩没好气应道,“只是听闻他是家仆出身,若一开始就这般脾性,能活到今日到真是奇迹,若要将他了解透彻,还需弄明白究竟何事让他性情变化。”

    应飞扬道:“再说吕知玄,此人性情看似粗豪易怒,极好捉摸,但却是所有事情的关键,不过一日之间,就两次与佛门发生冲突,真的只是他怒极失智吗?而且若以动机论之,他动手的理由最是充分。”

    “有谋,假作无谋,他若是凶手,那倒真是可怕了。”慕紫轩认同道。

    “杜如诲我所知不多,只觉他平时唯唯诺诺,今日却是咄咄逼人,不知哪一个才是他真面目。”

    “此人我倒是有所耳闻,听闻他本事纵横西域的游侠,既然是江湖之人,一身牵涉必然最多,为恩为情,为仇为义,都有可能做出违心之举,但目前,他却并无太多疑点”

    “张守志这人,最是简单,也最是复杂,上清门徒中,他最不像道士,清心寡欲与他无半点关系,权力,地位,名望,女色,只要对他有好处的,他全都需要,所以他的需求一目了然,也最错综复杂,我虽不关心上清派内部之事,却也知道他在内与李含光道长争夺下届掌门之位,在外则引王公贵族为外援.

    李含光道:“可是此人太过神秘,天下竟无人能道出她的相貌和姓名,有人说她是一个人,有人说她是一个组织合用的名号,还有人说她是妖怪,是魔鬼,但近十数年来,随之她渐渐销声匿迹,越来越多人传闻她已经死了.。说她突然再现,杀了师傅,未免。。。。。。”

    “她不会死,她也从未活过,她以生命为饵食,将会将死亡带给所有人,呼唤她的名字,她便将再临!”端法和尚轻声自语声音越来越大,最后竟是发狂的大叫,似是唤醒了内心深处的梦魇。,

    ——————————————————————————————————————

    调查暂无结果,天色却已将黑,安排晚膳过后,便将众人安置休息,有意无意的又将端法和尚和枯明的住所一东一西分别安放,显然是存了将他们分割开了以便于监督控制的心思,二僧虽能看破这些机心,却也没什么不满,倒是应飞扬,颇觉不痛快。

    “啧啧,这便是贺师叔留下的字迹?真是杀意腾腾,昂扬露骨啊,我若是上清派之人,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慕紫轩欣赏着墙上的字迹,啧啧赞叹道。

    应飞扬觑着眼道:“说起来你为什么会大模大样呆在我的院子里,不知扰人清净几字怎么写吗?”

    慕紫轩道:“难得我们房间相隔只有一道墙,来找师弟你叙叙旧,你又何必拒人千里之外。”

    “喂喂喂,虽然我们称作师兄弟,但我昨天晚上才算认识你,跟你可没什么旧好叙。”

    慕紫轩一扬眉,道:“既然不叙旧,那就来谈今吧,夜还早,不如带我游览下上清观的园林,咱们且游且谈?”

    “游览可以,只是不知师兄想谈些什么?”应飞扬眯着眼问道。

    “上清派中,谁最可疑?就聊聊这个,师弟你看如何?”

    上清派园林,不但宽敞雅致,布局亦是清幽,园林院落浑然成一,花林掩映,水石为衬,而以回廊假山贯穿分隔,又令园林高低曲折,虚实相生,显出了几分先天道韵。

    此时堪堪月初,一弯弦月遥遥半悬,银河流泻,漫天繁星璀璨。师兄弟并肩同游,本事一桩美事,但所谈的话语,却是另这夜色变得诡谲阴冷了。

    应飞扬道:“在我看来,每一个人都很可疑,不知师兄不知想从谁聊起?”

    “谁都可以,若觉得麻烦,便按排序从下往上说吧。”

    “从孙长机开始吗?”应飞扬啐了一口,一脸嫌恶道:“这人性情乖张,行为举止处处透着挑衅味道,似是天下人都欠了他一般,这等人物,做出任何逆伦恶举都有可能,况且本来该由他侍奉司马真人起床洗漱,最早发现司马真人身亡的本也该是他,可却偏偏在今日睡过了头,说是巧合,也未免太巧,是了,师兄,他似乎对师傅颇有敌意,你可知晓师傅是否与他结过梁子?”

    “师傅仇家遍布天下,我也算其中之一,叫我如何一一知晓?”慕紫轩没好气应道,“只是听闻他是家仆出身,若一开始就这般脾性,能活到今日到真是奇迹,若要将他了解透彻,还需弄明白究竟何事让他性情变化。”

    应飞扬道:“再说吕知玄,此人性情看似粗豪易怒,极好捉摸,但却是所有事情的关键,不过一日之间,就两次与佛门发生冲突,真的只是他怒极失智吗?而且若以动机论之,他动手的理由最是充分。”

    “有谋,假作无谋,他若是凶手,那倒真是可怕了。”慕紫轩认同道。

    “杜如诲我所知不多,只觉他平时唯唯诺诺,今日却是咄咄逼人,不知哪一个才是他真面目。”

    “此人我倒是有所耳闻,听闻他本事纵横西域的游侠,既然是江湖之人,一身牵涉必然最多,为恩为情,为仇为义,都有可能做出违心之举,但目前,他却并无太多疑点”

    “张守志这人,最是简单,也最是复杂,上清门徒中,他最不像道士,清心寡欲与他无半点关系,权力,地位,名望,女色,只要对他有好处的,他全都需要,所以他的需求一目了然,也最错综复杂,我虽不关心上清派内部之事,却也知道他在内与李含光道长争夺下届掌门之位,在外则引王公贵族为外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