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四章 检验尸身 半成品
    果然又是连续加班的节奏,从办公室一直忙到酒场,我也是服了,果然什么时候有推荐什么时候来一堆杂事,周末好不容易存的稿子也用完了,勉强赶出来不到两千字,为了防止断更被拉进小黑屋,我必须先赶在十二点之前发了,各位先睡觉,等我熬熬夜把这章写好。

    搓揉了司马承祯僵硬的面皮,又看了看他胸前的血窟窿,慕紫轩终于确定,既非假死,也非替身,一代道宗传奇确实这般死了,看着眼前尸体,仿佛代表一个时代的终结。

    慕紫轩轻叹一声,收敛内心感慨。查验了一番尸体道:“如你们所推测的一般,在场剑痕确实都是之后伪造上的,非但如此,连心口这致命的伤口也是死后加上的。”

    前半句已得应飞扬等人验证,但后半句却不知慕紫轩如何得出结论,李含光问道:“慕公子如何得出这个结论?”

    慕紫轩却转过头有意考较般的向应飞扬道:“飞扬小弟?你觉得呢?”

    回来路上,慕紫轩便一直装模作样的与应飞扬交换情报,称谓也从最初的应小兄弟变成飞扬小弟,只是这称呼令应飞扬更不自在,应飞扬皱皱眉头,道:“莫叫我飞扬小弟了,我修行的是道家剑法,慕兄的似也有道家根基,咱们便已师兄弟称呼吧。”相比之下,还是师弟顺耳。

    慕紫轩似笑非笑,道:“也好,应师弟,你能看出剑痕是伪造,那能否看出这伤口有何诡异之处?”

    应飞扬摇头道:“我又不是仵作,对检验伤口一窍不通,如何看得出?”

    慕紫轩道:“应师弟是太瞧不起自己,也太瞧得起仵作了,光是武林中,便有十数种武功,可让人死得仵作都检验不出死因,若将范围扩展到修者界,这个数字还要扩大十几倍,所以在这种时候,外行人的灵感或许比任何精深仵作都又有,应师弟权且一试,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话说到这副田地,应飞扬也不好再推脱了,附身审视着司马承祯尸身,司马承祯胸前本插着剑,如今剑被拔出,只留一个血洞,本来属于心脏的位置,如今却是空荡荡的,甚是骇人。应飞扬却越看眉头越紧,最后出神道:“我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这伤口大了些。。。。。。。”

    慕紫轩赞许道:“应师弟一语中的,就是伤口大了,试想一下,偷袭讲究得不过是“轻”、“快”“利”三字,以司马真人的修为,即便是在毫无防备下被人偷袭,也很难确保一击得手,所以未防司马真人察觉,若用剑偷袭,凶手定然使用快的不带出一丝风声的剑招,所留下的伤口定也是薄薄一道,而不是使用这种雷霆万钧,将整个心脏都击成肉屑的横霸招式。”

    “原来如此,慕公子不但修为精深,眼力见识也是当世一流。”李含光赞道。

    “干这分差,吃这碗饭,见过得死人多了自然看得出,若有可能我倒宁愿不要这份眼力。”慕紫轩苦笑道。

    一旁玉真公主道:“你们说这些,我也不太懂,公子既然知晓师尊不是死在剑下,那应该也知晓他死在什么招式之下,不妨明说吧?”

    “若臣所料不差,应是死于拳掌之下,近身偷袭的时候,任何兵器都没有拳掌来得快,而拳掌的劲力总是比剑分散,所以整个心脏都留了拳掌劲,之后凶手为了掩饰真正伤痕,才会以霸道剑法,将司马真人整个心脏都轰碎。”

    玉真公主问道:“那可还有别的办法看出师尊的真正伤痕?”

    “公主既然有令,臣自当一试,只是轻原宥臣对司马真人无礼了。”

    “查明凶手为重,何需在意小节?”玉真公主道。

    慕紫轩点点头,将司马承祯的尸体翻了个翻,一把扯去他的衣衫,露出背后的皮肤,却见司马承祯腰上,赫然有一个朱红的痣印,而形状更是奇特,竟是生成太极的形状。

    慕紫轩一奇,道:“司马真人这痣印也是稀奇,是天生就有的吗?”

    张守志哭丧着脸道:“没错,师傅这痣印只我们这些亲近弟子见过,私下里都说,这是上天留给师傅统领道门的印记,没想到,唉!”

    “张道长莫再伤心了,还有事需你帮忙,劳烦你运动功力灌输司马真人的手少阴真经,杜道长,你来灌输手阙阴心包经。”

    二道人不解,却仍照做,则起手按住了司马承祯的背部,按摩一般搓揉,同时口中解释道:“人死之后,经络变灰变得僵硬,所以许多变化无法显露出来,这时若是用真气灌输,可以使经络短暂‘活转’过来,让那些变化继续发生。”

    似是为了印证他所说的话,随之慕紫轩的按摩,司马承祯背后伤口附近,蔓延出如数道如蚯蚓一般瘀痕,盘结错落,甚是骇目。

    “好阴柔的劲力!”在场高手互看一眼,惊叹道,刚猛的劲力会使筋脉暴裂寸断,而阴柔的劲力会使经脉积淤虬结,能一招间留下这么多暗劲,出手者果然非同一般。

    “不知上清派中可有如此阴柔的拳掌功夫?”慕紫轩问道,这言外之意,自然是怀疑凶手是上清派内之人。

    上清派之人一时面色颇为难看,李含光轻咳两声,道:“上清派以符篆,术法和剑法闻名,仅有的几套掌法,也大多是阴阳交济的,若说纯阴掌法

    一旁玉真公主道:“你们说这些,我也不太懂,公子既然知晓师尊不是死在剑下,那应该也知晓他死在什么招式之下,不妨明说吧?”

    “若臣所料不差,应是死于拳掌之下,近身偷袭的时候,任何兵器都没有拳掌来得快,而拳掌的劲力总是比剑分散,所以整个心脏都留了拳掌劲,之后凶手为了掩饰真正伤痕,才会以霸道剑法,将司马真人整个心脏都轰碎。”

    玉真公主问道:“那可还有别的办法看出师尊的真正伤痕?”

    “公主既然有令,臣自当一试,只是轻原宥臣对司马真人无礼了。”

    “查明凶手为重,何需在意小节?”玉真公主道。

    慕紫轩点点头,将司马承祯的尸体翻了个翻,一把扯去他的衣衫,露出背后的皮肤,却见司马承祯腰上,赫然有一个朱红的痣印,而形状更是奇特,竟是生成太极的形状。

    慕紫轩一奇,道:“司马真人这痣印也是稀奇,是天生就有的吗?”

    张守志哭丧着脸道:“没错,师傅这痣印只我们这些亲近弟子见过,私下里都说,这是上天留给师傅统领道门的印记,没想到,唉!”

    “张道长莫再伤心了,还有事需你帮忙,劳烦你运动功力灌输司马真人的手少阴真经,杜道长,你来灌输手阙阴心包经。”

    二道人不解,却仍照做,则起手按住了司马承祯的背部,按摩一般搓揉,同时口中解释道:“人死之后,经络变灰变得僵硬,所以许多变化无法显露出来,这时若是用真气灌输,可以使经络短暂‘活转’过来,让那些变化继续发生。”

    似是为了印证他所说的话,随之慕紫轩的按摩,司马承祯背后伤口附近,蔓延出如数道如蚯蚓一般瘀痕,盘结错落,甚是骇目。

    “好阴柔的劲力!”在场高手互看一眼,惊叹道,刚猛的劲力会使筋脉暴裂寸断,而阴柔的劲力会使经脉积淤虬结,能一招间留下这么多暗劲,出手者果然非同一般。

    真公主问道:“那可还有别的办法看出师尊的真正伤痕?”

    “公主既然有令,臣自当一试,只是轻原宥臣对司马真人无礼了。”

    “查明凶手为重,何需在意小节?”玉真公主道。

    慕紫轩点点头,将司马承祯的尸体翻了个翻,一把扯去他的衣衫,露出背后的皮肤,却见司马承祯腰上,赫然有一个朱红的痣印,而形状更是奇特,竟是生成太极的形状。

    慕紫轩一奇,道:“司马真人这痣印也是稀奇,是天生就有的吗?”

    张守志哭丧着脸道:“没错,师傅这痣印只我们这些亲近弟子见过,私下里都说,这是上天留给师傅统领道门的印记,没想到,唉!”

    “张道长莫再伤心了,还有事需你帮忙,劳烦你运动功力灌输司马真人的手少阴真经,杜道长,你来灌输手阙阴心包经。”

    二道人不解,却仍照做,则起手按住了司马承祯的背部,按摩一般搓揉,同时口中解释道:“人死之后,经络变灰变得僵硬,所以许多变化无法显露出来,这时若是用真气灌输,可以使经络短暂‘活转’过来,让那些变化继续发生。”

    似是为了印证他所说的话,随之慕紫轩的按摩,司马承祯背后伤口附近,蔓延出如数道如蚯蚓一般瘀痕,盘结错落,甚是骇目。

    “好阴柔的劲力!”在场高手互看一眼,惊叹道,刚猛的劲力会使筋脉暴裂寸断,而阴柔的劲力会使经脉积淤虬结,能一招间留下这么多暗劲,出手者果然非同一般。

    “不知上清派中可有如此阴柔的拳掌功夫?”慕紫轩问道,这言外之意,自然是怀疑凶手是上清派内之人。

    上清派之人一时面色颇为难看,李含光轻咳两声,道:“上清派以符篆,术法和剑法闻名,仅有的几套掌法,也大多是阴阳交济的,若说纯阴掌法

    一旁玉真公主道:“你们说这些,我也不太懂,公子既然知晓师尊不是死在剑下,那应该也知晓他死在什么招式之下,不妨明说吧?”

    “若臣所料不差,应是死于拳掌之下,近身偷袭的时候,任何兵器都没有拳掌来得快,而拳掌的劲力总是比剑分散,所以整个心脏都留了拳掌劲,之后凶手为了掩饰真正伤痕,才会以霸道剑法,将司马真人整个心脏都轰碎。”

    玉真公主问道:“那可还有别的办法看出师尊的真正伤痕?”

    “公主既然有令,臣自当一试,只是轻原宥臣对司马真人无礼了。”

    “查明凶手为重,何需在意小节?”玉真公主道。

    慕紫轩点点头,将司马承祯的尸体翻了个翻,一把扯去他的衣衫,露出背后的皮肤,却见司马承祯腰上,赫然有一个朱红的痣印,而形状更是奇特,竟是生成太极的形状。

    “不知上清派中可有如此阴柔的拳掌功夫?”慕紫轩问道,这言外之意,自然是怀疑凶手是上清派内之人。

    上清派之人一时面色颇为难看,李含光轻咳两声,道:“上清派以符篆,术法和剑法闻名,仅有的几套掌法,也大多是阴阳交济的,若说纯阴掌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