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二章 引弓落羽
    见到应飞扬出场,上清派三人同感眼前一亮,应飞扬的剑术修为上清派中只在吕知玄一人之下,若是论对剑道的悟性,吕知玄也得瞠目其后,况且他年纪甚轻,不像吕知玄成名已久,由他出战胜了自然最好,便是败了,也可拿他年纪轻,修为不足作为推托的理由,李含光当即道:“既然如此,便劳烦应师弟了,比试权且当做切磋,胜负不必萦心。”

    “李道长错了,剑乃百兵之首,自当逐胜争先,若胸中无这点锐气,未言胜便先言败,岂不辜负了剑道,你说不是吗?”应飞扬虽是与李含光说话,锐利眼睛却一直盯着慕紫轩,嘴角轻勾,似笑非笑。

    应飞扬不想卷入佛道纷争,本只打算作壁上观,此时却按捺不住要替上清派出头,倒也不是想偿还司马承祯恩情,而是想称量下他那师兄的修为到底有多深。况且看慕紫轩这么装腔作势抖威风,不给他使点绊子总觉得念头不通达啊!

    师兄弟两人权当做不认识,慕紫轩也颇无奈的道:“说得没错,应公子的这番话极有见地,只是听起来倒是颇为耳熟。”

    “正是家师所说,难得慕兄认同他的话,若是日后有缘,不如让小弟替你引荐一番?”

    “哈,总会有机会的,还是先了却眼前之事再说吧。”慕紫轩真气一提,周身沛然紫华再现。

    “说得也是,既然如此,起剑,结阵!”应飞扬发号施令道。

    然而,只有他一把剑孤零零的升上了天。。。。。。

    这次换慕紫轩恶意笑道:“我曾听闻修为练到绝顶,可以单剑成阵,一剑衍化万千,没想到应公子年纪轻轻也有此修为,佩服,佩服。”

    “咳咳”应飞扬感概的咳了两声,他倒是忘了,吕知玄因他被逐出师门,所得的《上清含象剑鉴图》又遭众弟子觊觎,这群弟子没拔剑追砍他已是幸运,又岂会听他号令。

    “不分轻重,还不听令!”垂坐一旁的吕知玄鼓起余力怒吼一声,众弟子才纷纷起剑结阵,众剑悬空,威势倒也骇人。

    “啧啧,原来是应公子这人缘够差的,也对,贤才总是。。。。。。。”慕紫轩正要说些挑拨言语,突得,数道比利剑更锋锐的剑罡成浪尖形状扑面而来。

    慕紫轩话语戛然而止,暗叫一声不好,猛吸一口气,身子闪电般的横移一丈,看看闪过这股势不可挡的凌厉剑罡,然而剑气擦身而过,竟感浑身散架了般剧痛。还未及喘息,剑气倏然又至。

    “慕兄,既已开打,还是少说话为妙,以免咬到舌头。”这下又换回应飞扬嘲弄道。

    慕紫轩暗骂自己一声大意,照他推算,方才这星宿剑阵加上吕知玄的《龙蛇变》,才与众生愿力结成的明王斗个旗鼓相当,如今没了吕知玄《龙蛇变》的加持,而是由应飞扬这根基不足的小子主持剑阵,照理来说威力应该无法再与明王抗衡。

    慕紫轩方接下明王一拳,两相比较下,自觉这阵会比上一阵好应付些,哪知竟然是同样棘手,以至于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其实他倒不知,二十八星宿剑阵的威力在于变化无端,针对的目标也是人,方才舍弃变化,与小山一般的明王硬悍,自然难以发挥它威力发挥到顶峰。

    而如今,众剑悬天,如星斗陈列,光华耀眼。霎时风沙为剑,草木皆兵,剑气如雨般倾泻而下。慕紫轩脚踏玄步,以玄门身法闪避,不时出手击破临头剑气,拳、掌、勾、爪,威势浩荡,尽是妙绝之招。

    但众剑也按照周天星斗轨迹自行运转,玄奥莫测,变化万千,牢牢困锁住慕紫轩。

    慕紫轩此时所使身法唤作“紫宸周天步”,源自于“皇室星天”,皇室星天观星望斗的本事天下无双,这套身法也是自天象中推衍而出,可谓精妙异常,自他学成以来,凭此身法便一直可立于不败之地。但二十八星宿剑阵同样是极星辰变化之妙,可谓与这身法出于同源,相生相克,一时间,剑阵伤不了慕紫轩,而慕紫轩也脱不出阵法桎梏,竟成僵持之局。

    但僵持片刻,慕紫轩便觉难以为继,剑阵虽现在伤不得他,但剑阵之中,二十八人真气连成一体,延绵不绝,而他以一己之力与二十八人抗衡,出招之间损耗却是极大,莫说一炷香时间,只需半柱香他会精疲力尽。

    再看阵外,应飞扬催动剑决,引领剑阵,他虽从《上清含象剑鉴图》学得这二十八星宿剑阵的精要,但还是初次使用,而且一开始便担任阵眼的角色,饶是他一贯高傲惯了,此时也不得不收敛心神,谨慎对待。

    但见他操纵剑决,指引他人应变,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如慢火煮青蛙一般消磨慕紫轩的锐气,过了半刻,慕紫轩额头已有虚汗,身形也不似初始时那般灵动,突得身子一晃,竟是一个踉跄。

    “好机会!”应飞扬方蹦出这个念头,但随即全身一个激灵,“不对,是陷阱!”

    但东方“亢”宿和西方“奎”宿已有两柄飞剑自行飞出,向慕紫轩电射而去。上清派弟子各怀心思,又皆对应飞扬不服,一直听他号令已是憋了一肚子火,此时见有机会可奏奇功,那还忍得住。

    两道飞剑拖着湛蓝的残影迅疾而来,一前一后分袭慕紫轩,却见慕紫轩踉跄的身形突得稳住,脚似于大地黏在了一起,而上身则弯成了一股不可思议的桥型,两道剑光堪堪贴着的前胸和后背驰过,还未及远去,便见慕紫轩身子一翻,双手袖袍一卷,将那两柄剑裹住,再一甩袖子,两柄剑打着旋飞出,撞碎了满天“星辰”。

    而同一瞬间,慕紫轩的身子腾跃而起,如困龙出渊自剑阵的缺口破出,直冲上天。

    “蠢材!”应飞扬心中狠狠骂了那两人一声,同时双手拇指勾叠,四指曲张做翅翼状,霎时剑阵随他指挥再度重组,结成朱雀剑形,急急追赶慕紫轩。

    朱雀剑阵在四象之中最为灵动迅捷,而慕紫轩同样如风驰电掣,比斗竟演变成一场竞速之战,一人一鸟身形起落,时而冲霄而起,时而俯地低掠,所经行之处皆如狂风肆虐过一般徒留一片狼藉。

    “慕兄逃跑功夫确实一流,但慕兄难道没听说过,用腿跑得,快不过用翅膀飞的。”应飞扬颇有余暇的开口道。

    慕紫轩终究逊了一筹,在一阵“捉迷藏”后,已渐渐被朱雀追上。

    可他却是从容一个翻转,鹞子翻身一般避开了俯冲的朱雀,而身子轻飘飘的落在白马寺前驮经的白马雕像上,这雕像雕成与东汉,乃为纪念印度高僧白马传经而刻,白马寺便是因此得名,千百年来受人供奉之下,雕像已积蕴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充沛灵气。

    “那应小兄弟难道没听过,再善快的飞鸟,也逃不过猎人的弓箭。”

    但见慕紫轩一脚踩踏马鞍,一脚搭上马头,灵气便由足下涌泉穴源源不断灌向周身,双手虚搭做开弓状,身上紫气凝成一对弓箭,箭尖直锁定振翼掠下的剑羽朱雀!

    手托山河,怀抱满月,随着慕紫轩将弓弦搭满的动作,他周身气势也绷到了极点,如箭在弦,不发不快,恍惚间脚下俯首驮经的白马似也成了扬蹄长嘶的战马,要驮着背上的帝王弯弓射落星辰。

    “嗖”,一声霹雳弦惊,长箭脱弦而出,化作一道惊电贯向朱雀,接着一声轰鸣,剑羽朱雀竟应声解体散落!长剑如羽毛一般向下抖落。

    眼看朱雀被射落,应飞扬心血也是一时翻涌,但随之涌上的是一阵暗恼,他会出阵此战,本就是存了较劲之心,想要衡量借机衡量下与师兄间的差距,哪知测出的结果却令他难以接受,他借着剑阵之力与慕紫轩比斗,竟然还是屈居下风!

    眼看香炉上的香即将燃尽,而慕紫轩仍是毫发未伤,应飞扬眼神一厉,剑诀再变,剑阵组成了最凶戾的白虎形态!

    白虎属金,主杀伐兵争,与同样属金的飞剑倒最是相合,所以白虎形态也最能发挥剑阵威力,但也因为此,最是凶险难御,云从龙,风从虎,剑阵一结成,便如猛虎啸动山岗,一股劲风便挟裹凛然杀气四散开来。

    慕紫轩化去那对弓箭,挺身傲立马上,面上却露出凝重之色。朗声赞道:“好个应飞扬,竟然连贺孤穷的杀气也被你化用去,与这剑阵倒是最是搭配!”

    “兵凶剑利,杀阵无眼,接下来,还请慕兄自行珍重!”应飞扬抬眼,眸间已是尽是杀机和冷芒!

    Ps:换了个新简介,感觉逼格高了好多,点击也多了起来,果然好的简介是成功一半,不过简介最后几句用电脑看好像显示不出来,无法理解啊。

    另外难得又上推荐了,各位该收藏收藏,该给票给票,就不要再吝啬了。

    再然后,白马寺门前那两匹马好像是宋朝才有的,不过别在意这些细节,主要还是觉得踩着白马射朱雀颇有画面感,就拿来给慕紫轩刷刷时髦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