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九章仙佛际会
    “朱雀浴火,苍龙转生!”吕知玄一声令下,上清派弟子听从号令剑决再变,剑羽朱雀被砸落的深坑中突得无火**,变成一个火舌吞吐的大火坑,而火光缭绕下,突得一声高亢龙吟响彻九霄,剑阵组成龙形直上云天,正是二十八星宿阵中的苍龙形态。

    剑光森然,威势凌人,吕知玄却知只凭此阵难以抗衡天上巨佛,随即手拈剑指反手一戳,正戳向自己心口,再拔出时指尖多了一滴琥珀般粘稠透澈的心血。心血离体,吕知玄如全身血液都被抽干一般,脸色霎时变作惨白。

    可他却毫不在意的屈指一弹,心血高飞上天,正弹在居于剑阵阵眼的那柄蛟剑之上,蛟剑感受到主人心血,剑身鸣颤不已。

    而此时吕知玄再掐法决,催动全身真气,口颂法诀道:“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心血受到感召,晕散开来,蔓延出无数道纤细血管,不过一点点血液,却将整个“剑龙”包裹在内,血管之后,又滋生出筋络、骨骼、肌肉、鳞甲。。。。。若方才的“剑龙”不过是二十八把剑拼凑聚拢成粗糙的龙形,那现在就是一条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真龙。獠牙可怖,头角峥嵘,每一片鳞甲上都折射出森然剑光,昂首怒吼着迎向天上巨佛。

    吕知玄所修的《龙蛇变》,初练时剑化青蛇,后化巨蟒,恶蛟,练至极致可化作神龙,以吕知玄修为,原本只能招出恶蛟形态,但此时以心血催化,结众人之力,在加上星宿剑阵苍龙形态为基,竟使《龙蛇变》的顶级形态——神龙再现尘寰!

    神龙只一摆尾,便激起一阵劲风,割得空间“哧啦”作响,见此威势,白马寺众僧心生戒备,所谓相由心生,慈眉善目的巨佛瞬间换做怒目扬眉的明王相,肌肉如小山的臂膀猛然抬起,拳头攥紧,带爆炸性的力量轰然击落。

    神龙没有直撄其锋,而是翻转身子屈身一缠,龙尾将手臂紧紧缠住,同时龙爪探出,按在明王胸膛,誓要将他开膛破肚,挖出心肺。

    而明王也再起变化,金色云团由内而外,化出一层金色铠甲,明晃晃的护心镜正挡住龙爪,武甲护身,明王再无顾忌,双臂齐上撕扯神龙,而神龙也不甘示弱,爪牙并用,与明王缠斗做一团,一时胜负难分。

    正难解难分之际,“阿弥陀佛!”突得一阵佛号传来,声如黄钟大吕,响彻四野,声音源头之处,枯明大师和端法和尚稳步走来,一者如苦陀行者,干枯瘦朽,一者如护法金刚,高大威猛。枯明大师每颂一声佛号,声音震荡下,神龙的龙鳞就跟着秫秫的一颤,气势也随之枯萎几分。

    天上明王趁机反击,一手锁住龙喉,一手钳住龙尾,成明王擒龙之相。

    “阿弥陀佛,吕道长昨日扰乱佛门清净之地,打伤大福先寺护寺弟子,已是有错在先,今早又下重手,伤了我白马寺的僧人,佛道虽非同途,却皆讲究修养心性,还请吕道长束手就擒,只消在我佛座前向受伤弟子道歉认错,我等绝不为难。”枯明大师此话虽有替佛门立威的心思,但也是见吕知玄为抗衡众生愿力强催功体,不忍他拼得太过伤损寿元。

    但吕知玄这几日憋了一肚子火,如何听得进去枯明大师这半带威胁意味的话语。狠狠道:“错了,我已不是道门中人,何必在受道门戒律限制,你们白马寺僧人寻我晦气,就别怪被我打回,现在想让我低头,也要你们有那本事!”吕知玄功力摧上极端,本无开口的余力,但此时心头有火,也顾不得那么多,而这一口话说尽,竟是止不住的又呕了一口血。

    “嗔乃焚智之火,皆因心有偏执,老僧无奈,只得相助道长放下执着。”枯明大师叹了一声,又一步向前踏去,朝吕知玄方向行进。

    吕知玄感受枯明压力,气息登时紊乱,天上神龙也随之有瓦解之象,忽然,又传出一道清和声音自天上传来,“佛门素以宽容著称,以德报怨方见佛之大气量,大师此时咄咄逼人,强要他人认错,又如何不是执着?”

    抬头望去,一位符纸折成的小指鹤卖力的挥舞小小翅膀,正载着一名道人飞来,道人足尖轻点在纸鹤上,面如白玉,三绺美髯随风飘舞,气态若仙人一般,正是司马承祯的大弟子,李含光。

    犹在半空中,李含光就一提身从纸鹤上飞落,纸鹤无火自燃,化作一抹明红落在神龙身上,这一点符火瞬间如点燃了神龙生命力一般,神龙眼睛一亮,身上鬓毛也似燃烧起来,昂然一吼,震脱明王的擒扣,重整旗鼓再度攻上。

    而李含光则如羽毛一般混不着力,轻飘飘的落在枯明和端法二僧之前。司马承祯领奉皇命,居于洛阳城中以便皇帝随时招请,李含光便大多时间都留在王屋山阳台观的本宗,代替司马承祯主持上清派大局,今早听到恶讯便一直加急赶来,恰好在此时挡住了两位僧人。

    端法和尚见李含光只以一道符便让神龙重现生机,凭此一点,便知他修为比吕知玄还要高上不止一筹,司马承祯最得意的弟子,盛名之下果然无虚士,此时却也不惧,上前一步喝道:“李含光,听闻吕知玄已被革除道籍,你竟仍不忘庇护他,上清派的惩处,难道只是装装样子吗?”

    突闻背后人声喧嚣,杜如诲和张守志也领着一波弟子恰巧同时赶到,当然,应飞扬也夹杂在人群中,杜如诲道:“上清派戒律有我执掌,端法大师若有疑虑,不妨随我回观中,便可知我派惩处是不是只装装样子?”

    端法和尚浓眉一皱,道:“杜如诲,你这话什么意思,是要拿我治罪吗?”

    张守志上前道:“大师误会了,只是两位大师来去匆匆,都未及得与师傅道个别,师傅责备我们这些当徒弟的失了礼数,特命我将两位大师请回,大师,上清观内已备好茶水,还请移动法驾。”

    枯明大师道:“今次听闻司马真人身体突然抱恙,我等怕打扰真人休息,才先行离开,若说失礼,那也是我们失礼,几位道长还是先请回,替我转告司马真人,望真人早日康复,届时白马寺之门为司马真人常开。”

    张守志阴着脸一笑道:“师命难违,这些话大师还是随我回观中亲自说吧。”说着,身后弟子扩散成一个半圆,将二僧半包围住。

    “嗒!”一滴汗从端法和尚头上滴落地面,这次吕知玄大闹洛阳花会,道门理亏在前,佛门自然想紧抓这小辫子不放,将此事小题大做,趁机打压道门声望,哪知吕知玄弟子,白马寺僧众、枯明大师和端法和尚、李含光、杜如诲、张守志,两方人马竟似约好了一般接迭而来,不断在己方的天平上增加新的砝码,白马寺门前,洛阳佛道两门精英竟半数聚集于此。

    小题大作的目的是达到了,但似乎,大的有些难以收拾了,如今,佛道双方话已说僵,但真动起手来,却都无必胜把握,而在外围远远观望的香客信众越聚越多,饶有兴味的观视这场“仙佛打架”,任一方落败,都将成为看客的话资,被压得抬不起头。

    在场气氛登时诡谲,数百人群彼此对峙,竟静的没有一丝声音,连天上撕斗的明王和神龙也收拢攻势,一个不动如山,一个盘旋环绕。

    正当谁也不敢轻动时,“再来比过。”吕知玄大喝一声打破僵局,他没了上清弟子身份,行事已再无顾及,此时一声令下,他的弟子也配合着施展法诀,二十八人同心协力,神龙再度张牙舞爪迎上明王。

    一石掉落,激起满塘涟漪,众人再度动作,白马寺僧人吟诵佛号,催动众生愿力,而端法和尚欲釜底抽薪,浑然一掌化作一个金色大手印,向着施展剑阵的弟子们轰去,却见青袍一闪,杜如诲矮胖身影横挡在前,回身一掌,“焚玉天衍印”击出,一道赤红掌印与金色掌印相撞,发出轰然一声,两人皆齐齐后退一步。

    天际之上,明王神龙再开恶战,明王全身肌肉虬结,拳头紧握,摆出一个猛然出击的拳势,攥紧的拳头中似握住了世间所有威猛张扬的气质,带着降魔辟易之威再度击落。

    而神龙以强捍强,全身伸直,一道利箭一般直射向拳头,森然巨齿已要噬咬到明王的拳头。

    两股雄浑巨力尚未交锋,周遭云朵已被劲风吹散,只留下一片碧澄蓝天,好似无人敢打扰的擂台,供他们分出胜负。

    就在此时,一道紫色人影从天降落,若流星天坠般正落到擂台的中心!

    ps:给几个道士起名时基本是一拍脑壳就一秒决定,之后老觉得杜如晦的名字熟悉,今天才突然想到,“房谋杜断”,杜如晦不是那位果决明断的开唐贤相的大名吗?于是悄不做声的将杜如晦改成杜如诲,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