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七章 众生愿力
    “走了?他们嫌疑在身,你怎么就任由他们走了,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了吗?”张守志气恼非常,却仍是压低声音说。

    “可。。。杀师祖真人的不是贺孤穷吗?”道真委屈道。

    张守志看他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道:“跟你说不明白,把观中的弟子都叫上,一定要在他们回白马寺前拦住他们!”

    “这。。。。。”道真迟疑,却不见动作。张守志狐疑道:“又怎么了?”还未等道真回答,张守志已发现异常,观中只少数亲信弟子知晓司马承祯身亡,把手在养心殿四周,防止他人进入,而其他弟子都被勒令留守在前殿,而如今看来,本该留在前殿的吕知玄的弟子,竟然一个也不在!

    “屋内可少了不少人,他们去了哪了?”张守志阴着脸志责问道,道真迟疑了些许,终于在张守志目光逼视下开了口,“他们听闻吕师叔和白马寺的僧人打起来了,便前往相助去了。”

    道真被逼着说出真相,白马寺和大福先寺的僧人从昨日吕知玄闹了洛阳花会后,便一直搜寻他的下落,终于在今早寻到了他,一番交手下,吕知玄修为虽高,但只孤身一人,而佛门之人却是越打越多,幸好有同样在寻找吕知玄的上清派弟子发现,及时回观中报告。

    吕知玄往日待后辈不错,颇得人心,所以凡他一脉的弟子都前往相助,而其他弟子也都乐于替他们遮掩,张守志师兄弟三人竟被他们瞒骗过去,毫不知情。

    “啪!”张守志气得一个巴掌甩在道真脸上,道:“都这当口了,他们还去惹事,你怎么不拦着他。”

    道真捂着脸上指印,委屈道:“他们说了,我若再拦阻他们,他们便要一起去见师祖,可师祖。。。。师祖的事情又不能让他们知晓,我没法子,只能任由他们去了。”

    杜如诲劝道:“好了,师兄你也不必冲弟子发脾气,道真,我问你,你们谈论吕师。。。。吕知玄的事情时,可曾让那两个和尚听到?”

    “这个绝对没有!”道真斩铁截钉的道:“我们又不傻,说这种事时,自然瞒着他们了。”

    “不傻!”张守志又恼得凿了道真个爆栗,道:“那枯法老和尚修得就是苦行功,佛门六神通中的天耳通怎么可能不会,你们坦坦荡荡的说还好,越是鬼祟的商量,他越是起疑。听得就越详细!还敢说你不傻!”

    杜如诲道:“莫再拖延了,那两个和尚,不管是畏罪潜逃,还是听到风声去擒捉吕知玄,既然事发时他们在寺中,就有义务回观中自证清白,至于吕知玄,他最有杀师傅的动机,也具备在师傅不防备下偷袭的可能,嫌疑同样不小,也需一并带回观中受审。”

    张守志点点头,道:“没错,道真,你点清弟子,将所有不需要看守养心殿的弟子都叫来随我出去,再焚道符传讯给你大师伯,让他从阳台观的本宗回来后先别回上清观中,直接去找寻吕知玄!”

    孙长机耸耸肩,道:“要去你们去,我还想再陪陪师傅.”说着,自行走回养心殿。孙长机性情歹怪,门中除却李含光,没有其他人能与他相处融洽,这番举动也在意料之中。

    而应飞扬则趁此时小声对公主道:“公主师姐,方才多谢你替我解围了。”

    “无妨,你是我带来上清观的,我自然相信你,你昨晚做了什么,不需对外人说。”玉真公主打断道。

    “你若要谢我,就随他们一起去吧,省得他们又捅出什么篓子。”玉真公主看着聚集的弟子,高傲的冷笑道。

    洛阳近郊,喧嚣闹动,一僧一道两方人马拼斗成一团。

    僧人人多势众,个个出手雄浑刚猛,大有金刚伏魔之态,逼得道人那方步步后退。

    道人不过二十八人,为首者正是吕知玄,其余皆是来助他的弟子。吕知玄所传弟子,修得自然也是剑术,此时二十八把利剑同时腾空,在天上盘旋飞舞,轮回往复,围出一个剑圆,将道人们罩入其中,剑光虽是锐利夺目,剑意却是巍然不动,稳守八方,像一个倒扣龟壳,又像无法攻破的堡垒。

    今早之时,吕知玄在洛阳城外游荡,却被几个白马寺僧人撞见行踪,吕知玄被他们纠缠的心烦,下重手打伤了两人想要趁机逃脱,却哪知僧人间彼此呼唤传讯,越聚越多,竟将他逼得无处可逃。

    好在正当他即将被擒时,突然他的弟子们突然杀出,布下了二十八星宿剑阵,替他解了围。

    二十八星宿剑阵是司马承祯亲手创下,阵法以剑催动,暗合天文之理,星宿之行,当真玄妙高深,变化莫测,而施展之时,又可借助诸天星斗之力,增强剑阵威势,可谓穷极司马承祯毕生所学,故弟子们修为虽不算高深,但结成剑阵,足以匹敌当世一流高手。此时剑阵结出四象中的玄武之象,玄武善守,剑阵自然也是密不透风,对方僧众虽多,却也无隙可乘。

    但交手一阵,上清派道人们也个个生疑,对方僧众久攻不下,却也不见丝毫急躁,只不紧不慢的步步推进,显然仍有余力。而上清派这方虽暂时守住,但却无法突围,个个咬紧牙关仍只能且战且退。

    “师傅,再退就退到白马寺的地界了,他们是有意逼我们至此。”一个弟子觉察到,开口道。白马寺已近在眼前,往来上香的善男信女也察觉到这里的打斗,远远的围观,还在不时议论。

    “莫叫我师傅,我已跟上清派没关系,你们赶紧离开,若不是你们碍手碍脚,他们根本留不住我!”吕知玄冷道,但看他披头散发,胸口还沾着片片血迹的狼狈样,便知他所说的话没几分可信。

    弟子自然也知晓吕知玄是不想牵连他们,无奈道:“师傅,你就别嘴硬了,现在我们被困死,想走也走不了。”

    似是验证弟子所说,白马寺僧人突然停止攻势,齐声诵佛,恢宏佛音响彻四野,白马寺内,钟声如共鸣一般无人敲动便自行响起,声音宏大震撼去不刺痛耳膜,宛若大佛说法,威严超然中又带着慈悲。

    伴着清圣梵音,无数金色卍字凭空从寺中诞生,汇成数百股河流流向空中,每一股卍字合力都流淌一股极度美好的气息,纯洁,珍贵,虔诚,祥和似乎包含天地间众生的祈祷。

    上清派弟子见对方不再紧攻,正喘出一口气,却突见吕知玄脸色一变,道:“不好,是众生愿力!”

    “众生愿力!”上清派弟子齐齐一惊。天下间洞天福地甚多,个个灵气充溢盈沛,皆是修行的上佳场所,如凌霄剑宗就将派门立在最大的洞天“通天道”中。与之相比,红尘之中灵气便淡薄许多,更兼物欲横流,扰人清净,非是清修之所,但天下派门中,仍有半数将门派立在红尘之中,便是因为在红尘之中,可吸纳更多众生愿力。

    众生愿力,源自于教徒们虔诚的供奉膜拜,是天地间最神秘的力量之一,信徒越多,供奉越诚,这力量就越浩瀚,也正因为此,所以俗世的派门总是要与皇室打好关系,否则被人间皇权定为异教邪说,无人供奉信仰,众生愿力便将枯竭,教派的衰落也就不远矣!

    众生愿力妙用无穷,御敌不过是其中一项功能,但见无数卍字上浮,浮到云层之中,洁白云朵被映成绚烂的金黄,之后云朵急速汇聚一处,化作一尊金色大佛,慈眉善目,端坐虚空,带着一股神秘的禅意拈花而笑,尽显宝相庄严。

    “快,剑走南火,变朱雀七宿!”同一瞬间,吕知玄下令道,弟子同时响应,催动剑诀,北玄武换做难朱雀,霎时飞剑阵势改变,凝聚成剑羽朱凰,剑声鸣荡,宛若凤唳,空间强烈震荡,泛起一阵阵波纹,而凤凰羽翼扇动,振翅高飞,身上羽毛化作无边剑气,配合凤凰迎向天上巨佛。

    吕知玄本想趁巨佛尚未凝聚成形之际抢先进攻,却不想巨佛凝聚速度比他想象更快,转眼已变的厚重沉朴,让人无法相信他是由轻飘飘的云朵堆聚而成。而大佛拈花的手掌平平推出,如泰山压顶一般,带着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直压而下,剑气钻入巨佛掌心,却皆若泥牛入海,消散无形,而朱雀也如佛祖掌中的麻雀一般,任它怎样振翅,却也逃不出佛祖的手掌心。

    周遭远远观视的香客,看到此等异象,纷纷跪地参拜,口诵我佛,而因为他们虔诚的参拜供奉,众生愿力凝聚的更加迅速,佛像巨掌拍下,朱雀便如苍蝇一般被拍落地面,直在地上砸了一个深坑。而上清派诸多弟子也是齐齐色变,个个气血翻涌,几欲呕红。

    “难怪这般贼秃会把我们逼到白马寺。”吕知玄心中暗骂,将他们逼到白马寺,一则可借助存储于寺中的众生愿力,更轻易的将上清派众人降服,二则凭借这般声势浩瀚的神迹,可吸引更多善男信女的拜奉,更对道门的声望起了沉重打击。

    吕知玄虽已被革除道籍,但仍然以道家弟子自居,此时眼一冷,道:“岂能容你们如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