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三章 凶案伊始
    厅内又只剩两人,姬瑶玉将两条长腿伸展,换了个舒适的坐姿,慵懒随意中又显风情万种,正与慕紫轩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看似是闲话家常,所谈的内容却是波流暗涌。

    “过往一直以为贺孤穷只是个莽夫,没想到他竟还有这些心思,可惜仍逊你一筹,若我所料不差,你在凌霄剑宗的暗桩,应该不止应飞扬一个吧?”

    慕紫轩道:“瑶玉果然是我知己,没错,我那师弟惊才艳艳,不管在哪都是引入注目的角色,用他作暗桩虽然能更快接近门派机要,但早晚有被人发现的一日。”

    “所以还有另一个人,若你师弟是太阳一般光华绚烂,吸引了其他人怀疑的目光,那个人便如萤火虫一般,在阳光下几不可见,贺孤穷自以为得计,却也让你另一个暗子藏得更深。”

    “可上清派的这局,还没开始就被师叔扰乱了。”慕紫轩摇头道。

    “若无上清派这道门第一显宗支持,你重建“皇室星天”的路定是难上加难,应飞扬那边既然用不上,你可还有其他后手?“

    “一个字,等。”慕紫轩道。“等?”姬瑶玉轻蹙柳眉,若有所思。

    慕紫轩笑道:“佛道之争日益激烈,而五年一届的佛道大会也将在洛阳举行,洛阳局势现在就如浇了油的干草一样一点就着,而上清派定是首当其冲,只要等下去,总有一把火会烧到上清派头上,到时我只要帮忙将火灭去,何愁得不到上清派支持。”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匆匆忙忙从厅门小跑着进入,赫然是那‘十卦九不灵’的方士策天机,策天机面上泛红,气喘吁吁,轻扫了姬瑶玉一眼,便边喘粗气边对慕紫轩道:“门主,最新消息,司马承祯被杀了!”

    “什么?”慕紫轩和姬瑶玉同时失声喊出,满脸惊异的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道:“是你做的?”

    说完,又同时一笑,姬瑶玉眼光盈盈道:“不是你,不是我,那你猜会是谁?你要等的火,没想到这么快就烧起了,而起还是焚天大火。”

    “哈,但愿不会引火烧身。”慕紫轩豁然起身,双目炯炯若有火光跳动。“策师叔,帮我准备一下,传圣旨的应该马上就来了!”

    即使到了现在,应飞扬仍无法相信眼前所见景象,昨日还与他谈笑风生的司马承祯,如今竟被钉死在皇帝御赐匾额上,四肢无力的下垂,玉石般晶莹的肌肤也成了干枯的死灰,白色道袍的胸襟被鲜血浸透,半凝固的血流顺着创口蜿蜒而下,若一条条暗红的小蛇,张口吞噬着道袍上的星辰。简直像一场荒诞离奇的梦境,直到杜如晦摇动他的肩膀,他才反应过来。

    应飞扬回身望去,杜如晦,张守志,孙长机三人站立在他身后,杜如晦眼眶泛红,双目含泪,张守志眼神空洞,失魂落魄,而孙长机披头散发,朝司马承祯方向跪倒,看不清面貌。

    杜如晦声音颤抖道:“听道真说,是你第一个发现师傅身亡的?”

    应飞扬点点头

    “那应师弟可还记得是什么时候?”

    应飞扬心知此时不是伤心的时刻,强提精神道:“我发现尸体时,正好报晓鼓敲响,应是五更二点。”

    报晓鼓一响,便是新的一天的开始,宫门,城门,以及各市坊的坊门都在此刻次第开放,洛阳城内寺院道观也都会在此时敲响晨钟,应飞扬初见尸体时还在愣神,直到激昂跳动的鼓声和深沉悠远的钟声一道传入他耳中时,他才如梦初醒般走出院落,拉住了一个路过的小道士,告诉了他里面的情形。

    杜如晦将目光瞥向孙长机道:“孙师弟,师傅向来早起,往往五更未到就已起床诵经,过往都是你侍奉他洗漱更衣的,可今次最早发现师傅遇害的人,为什么不是你!那钟响时你又在哪里。”孙长机说道最后,目光已是明亮逼人,大异往常唯唯诺诺的模样。

    孙长机是司马承祯仆从出身,自幼就照顾司马承祯起居,即便之后被收做弟子,身份地位提高,这点也依然未改,而司马承祯亦早习惯他的侍奉,所以也不曾安排过其他道童代替他的工作。

    孙长机猛一站起身子,道:“杜师兄,听你口气,是在怀疑我了?”孙长机俊脸上涕泪纵横交错,颇是狼狈,但眼中却有着阴寒的冷芒。

    “师傅死的蹊跷,我自然不能放过任何异常之处。”

    孙长机冷笑道:“呵呵,师傅方死,你们便想方设法针对我了么?也不怕告诉你,昨日我对吕师。。。吕知玄他施放了号神咒,你们应也知晓,号神咒这种东西极耗心神,我心力交瘁下,不知不觉就睡的沉了一点,知道钟鸣时才醒。”

    “什么,你对贺师兄施放号神咒?贺师兄被逐出师门,果然与你有关,孙长机,待师傅之事了解,我定要你付出代价。”杜如晦厉声道。

    “得了吧,师傅死了,难道就轮到你发号施令了?”孙长机擦把鼻涕和眼泪,手指满墙满地的剑痕道:“你有功夫责备我,还不如去怀疑吕知玄,莫忘了师傅是死在剑下,指不准就是他因不满师傅责罚,心生怨恨,趁夜回返上清派杀害师傅!”

    杜如晦面色一变,但旋即否定道:“吕师兄一身本事都是从师傅,如何杀得了师傅?”

    “贺孤穷,定是贺孤穷!”一直沉默的张守志此时忽地开口,声音中带着说不出的怨毒,“天下间能以剑法胜过师尊的人屈指可数,宇文锋和顾剑声这剑界两大顶峰自然在内,仅在两大顶峰之下的剑皇越天穹也算一个,但他们都与师傅无怨无仇,剩下的人物已实在不多,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贺孤穷了。”

    此话一说,杜如晦和孙长机二人眼睛一亮,贺孤穷追杀公主,击伤吕知玄和张守志,与上清派结下了梁子,之后追缉贺孤穷时,上清派出力最多,若论嫌疑确实是贺孤穷最大。

    “不好!”应飞扬突得在心中叫道,就在此时,一名弟子来到,对杜如晦三人道:“三位师叔,我们方才在这位应。。。。。应小师叔院内的墙上,发现有人用刻下一首诗,我已抄录下来。”

    “念!”杜如晦简单了当道。那弟子面露迟疑,嗫嚅道:“这。。。。弟子念不出,还请师叔自行过目。”说着,弟子将一张纸递到杜如晦手中。

    孙长机和张守志也凑上头,“贺孤穷到此一游,白云子难定去留。待闲暇故地重返,再取尔项上人头。”挑衅的诗篇落入眼帘,三人齐齐色变,杜如晦一握掌,将纸张震成碎片,睚眦欲裂的仰天喝道:“贺孤穷!你该死!”声若猛虎悲嚎,老猿啼血,肝肠寸断的凄切下,又有一股摄人心魄的杀意。

    而此时张守志看向应飞扬,面色阴沉道:“应师弟,这刻字留在你的院落,你难道毫无察觉吗?”

    应飞扬张口结舌,却无法应答,他见到司马承祯尸体后,心神剧震,神思恍惚,一时竟忘了贺孤穷留诗一事,直到方才提起贺孤穷的名号他才想起,而此时这首诗,却已成坐实贺孤穷杀害司马承祯的证据。

    张守志追问道:“怎么了,应师弟,看你目有血丝,眼眶虚肿,昨日应是没睡好吧,不知你昨夜做了什么?”

    饶是应飞扬心思敏捷,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若是坦诚以告,莫说贺孤穷由道入魔,又由魔入道的经历太过诡异,难以取信于人,即便信了,贺孤穷刺杀公主的罪名也无法轻轻揭过,到时他定被指控与贺孤穷勾结作戏,上演苦肉计混入上清派中,图谋不轨,若是不承认,但此时却无法想出好的借口,解释张守志的问题。

    见应飞扬不答,三人对望一眼,同时有了动作,杜如晦突发一掌,一个赤红的大手印从他掌中发出,带着灼人的高热,直击应飞扬,应飞扬匆忙之下未及反应,身子却本能的抽剑,施展一招傲寒剑诀,霎时面前结出一蕊寒彻冰菊,层层绽放,但手印却直将冰菊拍得粉碎,余劲犹未止歇,应飞扬被轰得连退数步。

    早有传闻道杜如晦是豪侠出身,将早年武道经验与仙法相结合,自创出一道“焚玉天衍印”,故入门虽晚,但在司马承祯弟子中,修为只在李含光一人之下。这手印古朴质拙,却如魏碑刻字一般入石盈寸,击得应飞扬气血翻涌,方止住退势,他背后又凭空出现一个黄巾力士,一招背扣制住应飞扬臂膀,应飞扬手臂被制住,星纪剑却脱手而出,在空中调转个方向刺向黄巾力士面目。

    却在此时,一道人影欺身于前,孙长机手拈一张符纸,贴在了应飞扬身上,霎时符纸上碧光流映,无数枝蔓从符纸上长出,结作绳索将应飞扬紧紧捆住。

    这三人每个修为都在应飞扬之上,如今突袭加联手之下,不过眨眼功夫,就将应飞扬制住。

    “住手!”就在此时,一道女声从院外传来,“他昨日是在我房中!”来人身姿丰丽,气度威仪,正是玉真公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