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二章 了结?开端?
    “你做了什么?”贺孤穷既然将书交给慕紫轩,心中自然早已做好准备,哪怕慕紫轩当场从书中又召唤出一个紫薇帝子,他都能等闲视之,但慕紫轩看都没看便将书毁去,却是完全出乎他意料,贺孤穷眯着眼,戒备道:“费劲心机寻来此书,为何又将它毁去?慕紫轩,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或许我费劲心机寻来,就是为了亲手将它毁去。”慕紫轩翻手一张,将手中余灰撒落,任由它们随风飞散。“看吧,你们说《太易玄经》承载了万千人性命,但烧成灰后,也没什么不同,同样是轻的一吹即散。”

    “世间万物,皆有化作飞灰的一日,人生本就短暂,可幽凝那傻妮子她竟然因为这身外之物,陪上了自己性命,哈,值得吗?当年之事因此书而起,那我将这本书取来,烧了它来祭奠幽凝芳魂。”慕紫轩伸手,想要从飘散的飞灰中抓些什么,手中却空空如也,什么也抓不到。

    “幽凝已死了这么些年,你还对她念念不忘,真是情深意重,痴心不悔啊。”贺孤穷说着,话语中听不出是慨叹还是嘲讽,同时有意无意的向姬瑶玉瞥去,姬瑶玉却是神色如常,不见喜怒。

    带飞灰散尽,慕紫轩脸上落寞哀戚的神态也随之消散,又换回过往从容,诚挚拜谢道:“多年心结,一朝解开,多谢师叔成全。”

    贺孤穷起身道:“谢字省下,我只是履行承诺,你该庆幸你方才及时将书烧毁,否则,或许我现在已是开始夺书杀人了。”贺孤穷此话也不是危言耸听,他只说将《太易玄经》交到慕紫轩手上,却没说交予后不能再取回。

    “言出必行,一诺千金,师叔可能是凌霄剑宗唯一的真实之人了,也难怪被同门所不容。”

    贺孤穷道:“好了,别浪费唇舌在挑拨之上了,我这‘徒弟’先借你用上一段时日,你可要完好无损的将他交还给我。这洛阳我呆着不习惯,要先走了。”

    贺孤穷背身欲离开,拍了拍应飞扬,此时一丝细弱蚊声的话语传入应飞扬耳中:“盯住他,他若有危险动作,可往洛阳东郊十里竹意轩寻我。”

    说罢也不管应飞扬是否应允便自行离开。

    走不数步,慕紫轩突道:“师叔助我了结心愿,我也该投桃报李,不知师叔对《万道引归天剑诀》是否还有兴趣?”

    听闻此话,贺孤穷身形一滞,停下脚步,他昔日杀念扰心时,便一直寄望于靠《万道引归天剑诀》解脱,为得此书处心积虑,行事也因此越来越极端。如今虽然重新拾回道心,《万道引归天剑诀》对他意义已不大,但多年执念已成心结,让他如何能轻放?

    “你什么意思?”贺孤穷回身,语态虽仍平稳,但闪烁的目光难掩激动之心。

    “我手上恰有一份抄录版的《万道引归天剑诀》,虽最多只抄出原版三成精髓,但也少了原版那将曾修习的剑法遗忘的风险,正好可以一解师叔夙愿。”

    贺孤穷微微动容,上乘的剑法之所以大多都是孤本,便是因为抄录他们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这些剑谱往往都是浑然相合的一个整体,文字、图像、字的每一笔画,图像的每一根线条,甚至书卷上不起眼的细纹都可能藏着别样的剑意,抄录者需要高深的修为和对剑法透彻见底的把握才能将这剑意抄录出。

    凌霄剑宗每一代因强行抄录剑法而走火入魔者都不在少数,而能抄录《万道引归天剑诀》这一最顶尖剑法的更是从不曾存在过。慕紫轩称他手中抄录版抄出三成精髓,已经可说是惊世骇俗。

    贺孤穷内心虽震惊,面上却戒备道:“你有什么条件?”

    慕紫轩却从怀中掏出一轴书卷,大大方方得扔向贺孤穷道:“没什么条件,只是想帮你罢了,也不知怎的,第一眼看到师叔便觉得亲切,感觉就像许久之前曾被师叔救过一样。”

    虽仍有所怀疑,但多年所求之物,如今竟这么轻易就到了自己手中,贺孤穷再难掩激动之色,缓缓将书卷打开,但卷封都还未卷开,贺孤穷突得猛一合书卷,恢复惯有冷漠道:“若我所料不差,这卷是你的师傅,我那好师兄抄录的吧!”

    “不错。”

    “若是他人,能抄出三成精髓已算本事,但对我那师兄而言,便是抄录出十成精髓应也不难吧?”

    慕紫轩点头道:“确实不难,但师傅当时说了,《万道引归天剑诀》中只这三成值得入眼,其余七成皆不合他胃口。”

    听闻此话,贺孤穷一愣,脸上一瞬间换了无数表情,最后竟低下头轻笑了起来,笑声低沉抑郁,似是在自嘲一般,又有癫狂之意,声调也仿若钢针刮地般刺耳难听,应飞扬受到波及,只觉心脏如被一只无形大手抓住,狠狠捏了几下,不禁心血逆行,几欲吐血,急忙运功稳住翻腾的气血。

    但片刻之后,贺孤穷头颅渐渐抬高,由低头沉笑变做仰天大笑,笑声层层拔高,不断攀升,如苍鹰一般直上云霄,刺耳的音调也随之变得高亢豪迈,颇有直上云天后鸟瞰天下的淋漓快意。

    笑声止歇后,贺孤穷面上发出别样神采,连过往那一贯阴沉沉的气质都散了几分,道:“顾剑声他弃之如蔽履的东西,我竟然视之如珍宝,可笑,可笑,我既已走出自己的剑道,又何必再拾人牙慧。”说着,信手将卷书扔回,化出一柄长剑御剑呼啸而去,身形掩没于月夜之中。

    “贺老道修为大进,出乎你我预料,本就难以对付,你又助他解开心结,是有什么目的?”姬瑶玉见人已走远,幽幽问道。

    “都说了,看他觉得亲切而已,又不是所有事都必须有个目的。”

    姬瑶玉轻皱皱眉,不再言语,慕紫轩又把手中卷轴晃了晃,炫耀商品般的对应飞扬道:“师叔不要,那你要不要啊。”

    应飞扬用手指钻着脑门道:“又来,你是有多喜欢把剑招强塞给我啊。”

    “不识好歹,我自创的不知顷刻风云改别人想学都还没机会学呢,你竟然还有意见。”慕紫轩在应飞扬面前盘膝坐下。

    虽然只是第二次见面,应飞扬却丝毫感觉不到局促拘谨,好像和眼前这位师兄自幼便一起学艺一般,心中虽对他满怀戒备,交谈自然随意。“好了,师叔既然把我卖个了你,师弟我就听候师兄您差遣了,不知师兄有何指示?”应飞扬拍拍胸口道。

    “没,你从哪来回哪去吧?”慕紫轩随口道。

    “啊?”应飞扬吃了一惊,“‘无事一身轻’虽是好事,但总觉得被你看轻了啊。”

    “我要你去杀司马承祯,你杀是不杀?”

    “什么?”应飞扬又是一惊,戒备道:“你要杀司马真人?”

    慕紫轩没好气道:“打个比方而已,我又不是贺师叔那杀胚,怎么可能去招惹司马承祯那种道士中的皇帝。我原本的目的是趁着司马承祯寻找剑术上的传人,将根骨资质皆为一流的明烨送去给他当徒弟,运气好点或许能把明烨捧到上清派下任掌教之座,最不济也可在上清派留下个暗桩,哪知师叔竟把你这么个家伙送来给我,带你一人来,竟相当于同时拔了我在上清派和凌霄剑宗的两个棋子。”

    看着慕紫轩一脸嫌弃表情,应飞扬不禁恼道:“什么叫你这么个家伙?我在试剑大会上可是胜过了明烨的!”

    慕紫轩正色道:“不过实力问题,而是性情,明烨此人很简单,素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而我恰巧曾施恩予他,换做明烨的话,方才一定已经开始考虑如何替我杀司马承祯。而你不同,你心思本就比明烨多,再加上对我心有戒备,让你替我做事,哼哼,方才师叔让你监视我,有情况就向他报告,你还真当我没听到?”

    应飞扬心头一紧,但在短短一瞬就做下判定,“他在诈我!”,想到此节,应飞扬一拍桌子,义正言辞道:“你我可是师兄弟,虽没有同门习艺的经历,但前些时日听闻你的事迹,一直对你心生景仰之情,结果今日相见,却从你身上看不到半点真诚,真是另我这师弟寒心。”

    应飞扬话说完,姬瑶月蓦地起身,径直向门外走去。“月儿?你要去哪?”姬瑶玉问道。

    “这两个都太爱演,我实在看不下去,出去转转。”说着姬瑶月快步离开了大厅。

    应飞扬和慕紫轩面面相觑,对视一笑,应飞扬道:“好吧,既然师兄不需要我帮忙,那我也不再多留,就此告辞了。”

    慕紫轩笑道:“今日有缘相见,才知这一年间,师弟修为、见识、心性都有惊人进境,师兄见此也颇感欣慰,不过临别之前,我还要叮嘱你一句。”

    应飞扬也挑挑眉道:“正好,我也有一语相赠。”

    慕紫轩/应飞扬:“师傅非是善类/师傅绝非恶徒。”二人几乎同时,异口不同声的道。

    “看来我们是没什么默契了。”二人又默契极佳的同声说了这一句。

    ————————————————————————————

    翻墙跳回上清观,天刚蒙蒙见亮,少了夜色掩映,贺孤穷留在院墙上的四句诗显得格外刺眼,应飞扬长叹一声,寻思道:“司马真人素来起得早,趁还没人发现,先将这留书的事告诉他,也免得其他弟子小题大做,再之后便该向真人和公主辞行了。”

    在此地呆了一月,虽闹心之事很多,但将别之时,还是颇感伤怀,应飞扬步入司马承祯的居所养心殿,殿门已经大开,却不见内中有灯火,叫了几声,也没有侍童接引,应飞扬心头突得一跳,隐隐有不详之罩,也顾不得失礼,自行进入房中。

    方如房中,便见昏暗房内,剑痕密布,满目疮痍,瓶盏杯碟碎了一地,“司马真人,你在吗?”应飞扬轻轻唤道。

    “滴”一滴粘稠液体,滴在应飞扬鼻梁上,泛起一阵血腥起,应飞扬抬眼上望,看到最惊心骇人的一幕。

    “无上正道”,房梁牌匾上这四个大字是当朝皇帝亲笔所提,用以彰显对司马承祯的敬意,而如今,这四个鎏金大字被染成刺眼的血红。

    当朝国师,道门魁首,上清派第十二代掌教司马承祯,被一剑钉死在了御赐牌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