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九章 杀神再现
    应飞扬方从三清殿走出,便迎面遇上玉真公主,玉真公主双眉紧蹙,急急火火的走来,大失往日慵懒从容气度,直截了当的问道:“怎么样了?”

    “吕道长已被革除道籍,驱逐出派,司马真人心意已决,我身为外人也无法多加置喙。另外白马寺的僧人已约定明日与司马真人在殿前公开论道讲法,到时肯定少不得拿洛阳花会的事借题发挥,此事道门理亏在先,还没论法就已先输一阵了。”

    “吕知玄被革除道籍?”玉真公主双目圆睁,但随即恢复常态,道:“也好,这风口浪尖的时候,少了他也少些麻烦。”

    应飞扬又问道:“公主师姐,你说要找人从中缓颊,人可找来了?”

    玉真公主揉着太阳穴,疲惫道:“莫提了,本想找那王维王摩诘代我出面的,他与师尊文坛上并称仙宗十友,算是忘年之交,又喜参禅悟理,与佛门之人相交甚笃,哪知他偏在这时候出游访友,令我遍寻不得。”

    二人商谈一阵,但佛道交恶的大势如此,人力也无可奈何,终还是各自散开回房了。

    应飞扬回返住处,盘膝坐在榻上,收敛心神,一身真气游走周天,突得双目猛睁,手捏剑印道:“天隐剑界,开!”

    ——然而周遭却没丝毫反应。

    “果然是方才是凭借了司马道长和枯明大师的力量,只靠我自己还远不能张开剑界。”虽知修炼不能操之过急,但应飞扬仍是心生失落之感,躺在榻上睡下,随之今日种种不快涌上心头。

    司马真人传授他《上清含象剑鉴图》的事暴露,吕知玄因此与他交恶,却反被逐出师门,上清派弟子对他又妒又恨,又阴差阳错卷入佛道之争的大漩涡,麻烦事一桩接一桩,看来之后在上清派的日子难有情净了。

    “反正呆不下去,干脆一走了之。”烦闷至极时,应飞扬自暴自弃般的嘟囔,但此念头一出,随即在心中生根发芽,“没错,《上清含象剑鉴图》我已领会差不多,只是功力不够无法使用而已。佛道之争的事本就与我无关,我也不用瞎掺和,呆在上清派本来只是躲一下贺孤穷贺师叔,现在过了一个月,他还没有找来,应该是寻不到我了,明天就向司马真人告辞,回到凌霄剑宗请罪,总好过在这被争名夺宠的烦心事纠缠。”

    主意一定,应飞扬竟是越想越心热,在榻上辗转反侧却仍是无法睡去,索性起了身子,提起星纪剑步入院中,练起了剑招。

    一轮孤月,宛若蛾眉,银辉映洒在院中荷花池中,残破凌乱的花塘在月色映照下,竟显出凄美之感,应飞扬心有所感,剑法随心挥洒,任意而为,竟是愈加优美,水光粼粼,月光皎洁,映得剑光流泻如银,美不胜收。

    此时,一只蝴蝶飘飘扬扬,翩飞而来,毫不畏惧的冲入应飞扬剑圈之内,应飞扬剑势一敛,任蝴蝶轻轻停在他剑尖上。

    “这个时间,还有蝴蝶飞舞,司马真人说我命犯桃花我还不信,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招蜂引蝶了。”应飞扬正随意的自我调侃,忽然面色一变,盯上剑尖上的蝴蝶。

    小小翅膀,胖大身子,这奇异的样子却是倍感熟悉,“寻香蝶?”应飞扬惊疑之下,猛然回头,朝蝴蝶飞来的方向望去,但见冷月之下,屋脊之上,一道萧索身影,立身在月光未能照及的黑暗中,与沉寂的夜色融为一体,竟是消失已久的“物盛当杀”贺孤穷!

    应飞扬浑身一激灵,苦笑道:“师叔,好久不见了,难怪我上次躲在公主马车里都能被你寻到,原来师叔是有寻香蝶在手。”

    贺孤穷未言语,突得身形一闪,如鹰掠食般从屋脊上飞纵而下,并指如剑,气凝指端,在指尖化现出一把寂灭之剑,直点向应飞扬眉心。

    剑未临头,已感凌冽刺骨,杀气逼人,应飞扬如何敢怠慢,扬剑直缨其锋,起手就是最强之招——不知顷刻风云改。

    剑指对剑尖,一声金铁交击声,霎时劲力四溢,锐风四射,应飞扬力屈之下,连退七步,贺孤穷却是从容收身而立,左手轻抬胸前,那寻香蝶颤颤巍巍的飞到了贺孤穷手上。

    “一月不见,你剑法竟又有大进,令人刮目相看。”贺孤穷道。

    “彼此彼此,一念随心,收发自如,恭喜师叔破除魔障,得证剑中大道。”应飞扬收起戒备之意,抱剑行礼道。

    方才一剑,应飞扬仓促之下,忘了剑端上还立着一只寻香蝶,但交击之时,剑气乱走,寻香蝶身处风暴中心,却是全然无事,显然是贺孤穷凭借对剑气的精准把握,逼退应飞扬之际,还能力保寻香蝶无失。

    只此一剑,便能以剑知心,应飞扬分明感觉出,贺孤穷剑上杀意犹在,却非是酷厉暴虐的滥杀,而是如天道一般无情无私无我,正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之意,正是似是无情又有情的境界。

    贺孤穷将蝴蝶收起,冷冷道:“竟还要靠你小子指点帮忙,算我欠你一次人情。”

    应飞扬见他神志清明,重拾道心,心中也替他欢喜,问道:“师叔,这一个月来,你跑到哪里去了?”

    贺孤穷皱皱眉头,终究还是娓娓道来。那日贺孤穷心神失守,沦为嗜杀魔人,却被应飞扬吸纳龙气为剑将他击退。龙气是皇朝气运所化,威而霸道,纯正浩瀚,辟易万邪,正是邪念杀意的天生克星,贺孤穷身中龙气之剑负伤而逃,却是因祸得福,体内龙气与杀意相冲相抗,彼此都有衰损,贺孤穷趁机重夺本心。

    之后贺孤穷寻得一孤僻无人之处修养伤势,将体内龙气余劲逼出,并趁此时机潜心悟剑,有道是不破不立,有了这次入魔经历,让他对自身杀气有多了几分体悟,道心也更为坚定,再加上先前应飞扬的指点,终使他剑法再上一层,已然近乎于道。

    “恭喜师叔,贺喜师叔,不知师叔来找弟子,又是为了什么?”

    “少给我装傻。”贺孤穷道:“贺孤穷言出必行,说带你见你师兄,就一定把你送到他面前。”

    应飞扬苦着脸道:“方才还说欠我人情,这时怎么又要强逼我了?”

    “事有先后,我先偿诺,再还情!”

    “师叔,这都入夜了,你让我歇上一晚解解困,明天再见我那劳什子师兄好么?”

    “入夜不睡,还跑出来练剑,我看你也挺精神的,怎现在又喊起困了,好了,你是自己走,还是我动手?”贺孤穷说动手,一身真气竟真的就蓄势待发。

    应飞扬连忙喊停,道:“知道了知道了,别老喊打喊杀的,这里是司马真人的地盘,你也不怕惊动了他。”

    “司马老儿若来,我正好拿他试剑,莫废话,走吧。”贺孤穷抓住应飞扬肩头,腾跃而起,轻飘飘的越过上清观高耸墙头,但落地瞬间,二人面色却齐齐一变。

    眼前景致,与应飞扬居住的院子一般无二,他们竟从院落,又跳回了院落。

    “怎么回事?”应飞扬问道,贺孤穷却不答,抓着应飞扬换了堵墙再次跃出,竟依然落在了这个院子中。

    贺孤穷冷笑几声,也不停下,直将东西南北四墙都翻越一遍,才道:“横绝八门,遍落九宫,好个司马承祯,竟然将剑界和阵法合二为一,唯一的生门,就在你这老道居住的潜心殿,想要出阵,就要先去潜心殿打败你吗?”

    贺孤穷说着,目光灼灼,竟跃跃欲试,突然转念道:“我若真去了潜心殿打杀你,岂不是随你起舞?今天我偏不走这生门,就只以力破巧,出了你的剑界。”

    说罢,贺孤穷提气纳元,足下一顿,分明无形无质,应飞扬却清楚的感觉到,一股荒芜之气自贺孤穷身上散发,以他为圆心,一道凋亡之圈扩散开来,圈中茵绿草木毯转做枯黄,郁郁花树如雨飘零,塘中荷花还未开苞放蕾,粉里透白的花瓣就蜷缩成团,秫秫得往下落,竟成万物衰败之景。

    然而司马承祯的天隐剑界又岂是简单能破,剑界取道家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之理,有化死为生之能,故而花败又开,草吹复生,荒芜之后,转眼盛景又现。

    贺孤穷也不认为这剑界能一击及溃,所以眼前变化也在他预料之中,其身稳立不动,再催功力,这生死之力彼此僵持,庭院之内竟是花开花落,叶绿叶黄,短短片刻,已似经历无数春秋,突得贺孤穷沉喝一声,劲风狂走,眼前景致竟如镜子碎裂一般,“喀嗤”一声,化作无数斑斓碎片消散无形,天隐剑界应声而破。

    贺孤穷双目微闭,似是回味着这场无形的交锋,片刻后睁眼,遗憾道:“司马老儿这剑界覆压整个上清观,虽有阵法加持,但终究力分则弱,这次败他也算不得本事,来日定跟他面对面的全力比斗一番。”

    贺孤穷转身要离去,忽地又不甘心似的回过身子,寂灭之剑再次化现而出,不顾应飞扬的错愕,贺孤穷起手扬剑,剑气挥洒纵横,捭阖交错,伴随着石屑纷飞,数丈外的院前上被刻下嚣张狂傲的一首诗:

    贺孤穷到此一游,

    白云子难问去留。

    待闲暇故地重返,

    再取尔项上人头!

    注释:白云子是司马承祯道号,后文若出现正一先生的称谓也是指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