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四章 刀舞乐扬
    花王将现,众人眼中皆是期冀,但在薄纱揭开,颤风娇露出庐山真面目时,却同时嘘声大作,颤风娇色泽艳红,花瓣柔嫩,颇有娇媚羞怯之态,但每一瓣花都紧抱成一团,分明是含苞未放之态!

    众人疑声大起,安禄山扯着嗓门喊道:“什么颤风娇,还未开放就被选成花王,是不是你看她是你徒弟,给她开了便道?”

    面对众人质疑,姬瑶玉面色不变,解释道:“颤风娇花期比寻常牡丹晚二十日,此时含苞待放,已有不俗姿容,他日盛放之时定是惊艳洛阳。诸位不信,二十日后再看,便知花王之名绝对属实。”

    安禄山咧嘴笑道:“嘿,说得轻巧,我们又怎么看得到,难道二十日后还要专为它再举办一场洛阳花会吗?”

    姬瑶玉淡然道:“那又如何,牡丹花开,只为自己绽放,何时需要迎合他人的眼光,武后号令尚不能让牡丹屈从,更何况是小小洛阳花会?”

    姬瑶玉话中带着一股倨傲之意,一语道出,众人更是激愤,纷纷叫嚷。安禄山道:“姬姑娘,你也看到了,你虽是此次评判,判决却不能服众,依我看,还是该改选此次花王。”

    底下群众纷纷借机起哄,喊道:“没错,改选花王,改选花王!”

    姬瑶玉哼了一声,道:“好,你们要服众,那我就让你们信服,牡丹天生傲骨,不可号令,但可恭请。”接着转头对杨小姐道:“四娘,今日既有机会,我便考较下你琴艺进境,你我合奏一曲《迎花神》,恭请颤风娇开苞放蕾。”

    此语一出,又是一片哗然,应飞扬也不可置信,“昔年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引得白鸟齐鸣朝凤,如今姬大家莫非真能再现弦上神艺?”

    但杨小姐却只轻轻一诺:“谨遵师命。”

    姬瑶玉向大痴和尚借来两架古琴,与杨小姐分坐两侧。

    清幽古寺,繁花似锦,两个身材玲珑的女子抚琴而坐,未成曲调,已生画情。

    清越一声,琴曲奏响,二人嫩乳青葱的手指抚弦而动,挥洒之间琴声如流水一般流泻而出。

    琴声轻悦灵动,生机盎然,一股生命的律动弥漫开来。原本群众犹在质疑起哄,颇为喧杂,但琴韵所至,竟慢慢平静下来,几千人心跳随琴声起伏,竟是物我两忘。

    师徒勾挑抚按,分力合奏,却是配合无间,宛若二人同生一心,姬瑶玉奏低音,若轻风穿林,碧水跃涧,韵味悠然。而杨小姐抚琴之时,一扫先前羞怯之态,此时奏起高音,琴声时如鸣金溅玉,清跃冲天,时如金玉满堂,华丽万方。

    无形音波四散开来,寺中千株牡丹受琴声引动微微摇颤,若虽琴声起舞一般,而此时却闻一声轻呼:“快看!”

    但见那株颤风娇似受琴曲中盎然生趣感召,原本紧抱一团的花瓣慢慢舒展开来。。。。。。

    伴着众人惊疑,乐曲也进入高亢,正在此时,寺门突然一阵喧闹,伴着数声惨嚎,守门的僧人被震得倒飞出去,同时传来一阵怒吼:“应飞扬,将《上清含象剑鉴图》还来!”。

    一道人影挟带剑光自寺门箭射而来,从众人头顶极速掠过,一句话未完,便已逼临应飞扬眼前,应飞扬沉浸音乐,尚未完全反应过来,身子却本能的动了,一扬手,星纪剑自行出鞘,竟不自觉使出《柳风剑法》中的“万条丝绦”之招。

    伴着生机盎然的琴曲,剑光如春风吹柳,绵绵不绝,抵住迎面而来的剑光。

    来人身影被挡下,才看清面貌,竟是怒气冲冲的吕知玄。

    应飞扬对吕知玄印象不差,开口问道:“吕道长,有话好说,何必动刀动剑?”

    吕知玄怒容不减,喝道:“废话少说,将图还来!”

    应飞扬道:“此图乃司马真人所赠,吕道长虽为司马真人徒弟,但这般强行索要,也不合适吧。”

    “你若不还,我便自行来取了!”吕知玄不再多言,全力鼓荡起真气,头发无风自动,衣衫飘扬,真气如大河奔腾,海潮狂啸一般涌出,便是普通人都能看见他周身磅礴的气劲风暴。长剑向前进逼,星纪剑渐渐格挡不住。

    应飞扬在吕知玄运劲那一瞬间,就感到铺天盖地的气势朝自己挤压而来,心知真气不敌,应飞扬剑诀再催,星纪剑自行如车轮般旋转起来,旋转之间将吕知玄真气化消散尽,同时自身也缓缓后退,每退一步,都在青石板上留下深沉脚印。

    “不过片刻不见,吕道长为何变得如此咄咄逼人。”应飞扬缓过气来,开口问道,吕知玄见他竟有余力开口,不禁眼神一厉,冷道:“问你自己吧!”

    随后长剑冲霄,又化作剑雨倾斜而下,应飞扬握住剑柄,舞剑成伞,挡住漫天剑光,甫一接招,便觉腕上一阵挫痛,这剑威力竟比早晨较量时大了一倍不止。

    与早上交手时的青色剑光不同,此时的剑光带着淡淡金彩,更有一股凶霸之气。“他用的是蛟剑!”应飞扬及时察觉,蛟剑虽未化作蛟龙形态,但威力也远非灵力尽失的蟒剑可比,应飞扬错身剑雨间,且挡且退,竟渐渐被逼退至颤风娇之前。

    吕知玄虽无心伤害他人,但也不会怜惜一朵花的死活,剑雨有增无减,眼看娇花便被剑雨摧残。

    忽而一抹翠影从应飞扬眼前飞闪而过,未及辨清,就见一抹璀光向吕知玄脖颈削去,此招围魏救赵奏效,半空中蛟剑急速返回护主,挡在吕知玄之前,剑雨登时消散。

    此时才看清那抹翠影,竟是姬瑶月身边青衣婢女,那婢女眼一寒,口吐脆声,冷道:“小姐在弹琴,莫吵。”

    应飞扬先是一惊,不过是一个相貌平平的不起眼婢女,竟有如此身手,红阁十二坊果然非同一般,再分神看去,抚琴的二女犹静如沉渊,浑然忘我。无视周遭打斗,清澈琴声流泻而出,音符不见丝毫错乱。

    应飞扬亦道:“是啊,吕道长,在此动武惊扰他人实属不该,。。。。。。”

    “你也安静!”青衣婢女侧头冷冷打断他道。

    “呃?”应飞扬一愣,把话咽了下去。

    “有了帮手,又能如何?”吕知玄怒道,吕知玄手一化,蟒剑也在手中现形,双剑同使,分袭二人,全然不留半分情面。

    “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就知道打打杀杀,真当我没火么?”应飞扬暗道,几番忍让,吕知玄反而变本加厉,心头不禁也有了怒气,脚步擦着地面,如燕子过水般掠飞,迎向吕知玄。

    心知方学成的御剑之术在吕知玄这御剑大师面前不值一提,应飞扬岂会以短击长?吕知玄蛟剑方出,应飞扬就已蓦然加速,逼近吕知玄周身,同时剑光连闪,斩出连环九剑,剑光连绵,不绝如缕,连成纵横捭阖的一片,吕知玄虽自称只善御剑之法,不善剑击之术,但应飞扬岂会因他这自谦之语而懈怠大意,所以一上手便是强招,全然不给吕知玄脱身之机。

    果不其然,吕知玄脚踏禹步,剑指七星,长剑在手招招都如蛟龙出海,纵然不如御剑时那般出神入化,却也尽显大家之风,长剑连环交击,划出“刺啦”锐风,刺耳异常。

    “难听死了。”青衣婢女轻吐一语,身形瞬动,如幻蝶翩飞不惹尘埃,却有两道秋泓自袖间流泻而出,竟是两把精光四闪的柳叶刀。

    柳叶刀长约二尺有二,弧身薄刃,柄上镶有翠绿珠石,柄底端还有红绸流苏,相比杀人的兵器,更像供姑娘家把玩的精美装饰品,然而这对柳叶刀落入青衣小婢手中,却是寒光照眼,凌厉逼人,清冽锐利的刀芒化作不及眨眼的光影,若水银泄地般攻向吕知玄。

    刀剑交击,“叮叮”之声不绝于耳,带出一股独特韵律,竟如春雨打窗一般,与身后两位女子所奏《迎花神》的曲调暗暗契合。

    “确实难听,平白污了两位姑娘的琴声。”听闻青衣婢女的刀击声,应飞扬暗自惭愧,随即激起较劲之心,剑法一换,剑法转作轻柔,长剑抖落若流水轻淌,灵动无比,变化中带着勃勃生机,刺耳剑声也顺势一变,变得如溪流越涧,明珠出泉一般,泠泠淙淙,清脆悦耳。

    二人本是各自为战,以二敌一也不过与吕知玄难分高下。但随着应飞扬剑法一变,双刀一剑攻守交击间都与琴声切合,受着琴声指引,素不相识的二人竟展开了天衣无缝的配合。

    一进一退,一攻一守都暗合音律,不但将吕知玄压制住,更给琴声增添别致的乐感。

    应飞扬渐占上风,见那青衣婢女身形如魅似幻,变化万端,却犹如漫步花间,翩然起舞一般优雅动人,此时,与那女子贴着臂同时递出一刀一剑,女子柔顺发丝轻拂到他脸庞,传来一阵如兰似麝的幽香,应飞扬竟神使鬼差的起了绮思,暗道:“这女子相貌平平,身段却是上佳,打架都跟跳舞似的。”

    高手相争,岂容半点分神,吕知玄本已落了下风,见应飞扬突得心不在焉,随即反击,手捻剑诀往蛟剑上一抹,便闻一声嘶吼震慑云霄——

    口吐恶焰,张牙舞爪,长剑化作一尾恶蛟,携无匹凶威直袭应飞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