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一章 道法天地
    "原来师傅在洛阳有故人,更有仇人。”应飞扬心中暗道,还未答话,便听玉真公主冷道:“我倒不知你这般狗奴,何时与顾师叔有了仇怨?”

    那孙长机阴阳怪气道:“公主殿下说笑了,谁不知顾剑声是殿下的座上宾,榻前客,若传到公主耳中,那还了得?我与他的仇怨,又哪能让你知晓?”

    玉真公主一听“榻前客”三字,气得娇躯发抖,银牙咬碎,应飞扬也心有所悟,暗道:“原来公主是对师傅有些情意,难怪对我这么好,只是不知她若看到师傅现在的德行,又会作何感想。"

    李含光怒道:“孙师弟,你又口无遮拦,还不给公主道歉。”

    孙长机却斜着眼打量着李含光,道:“道歉就够了吗,不用三拜九叩,跪地求饶吗?师兄,自来到洛阳,你就变得越来越无聊了,可惜我奴才当久了,好不容易挺起腰杆,就不想再弯下了,除了师傅,孙长机此生谁也不拜!”

    应飞扬嗤笑道:“道长若与我师傅有仇怨,大可去凌霄剑宗缥缈峰寻他一较长短,何必在此装英雄豪杰。”

    孙长机呸了一口道:“我一区区狗奴,哪是英雄豪杰?这辈子只会以强击弱,那顾剑声比我强,我自然便寻他徒弟晦气。”

    应飞扬也笑道:“好,恰逢今天迁了新居,依循传统也要去污洗秽,今日我便以剑为帚,一扫晦气!”应飞扬说罢,战意昂扬的抖起长剑,做出了个请战的姿态。

    李含光苦笑着却阻道:“应师弟,莫要冲动。”应飞扬一愣,才发觉他方才痴性又犯了,见到有高手可以试剑就不管不顾了,却忘了他方来上清派不到一天,便要当着李含光的面与他师弟大打出手,这岂不成了恶客欺主。

    心中迟疑之际,却听孙长机阴阴的道:“嘿嘿,战又不战,剑冠徒弟忒不爽利,劝你学你师傅一样早离此地,否则洛阳城的名缰利索,迟早缚得你再拔不出剑来。”

    又冲李含光摆摆手告别道:“既然师兄替他撑腰,那今日便算了,改天他孤身一人时我再给他好看吧。”说着,怪笑着扬长而去。

    “孙长机,本宫迟早活剐了你!”玉真公主这才一口气喘平,恶狠狠道。

    这一番折腾,应飞扬竟在一日间将司马承祯五大弟子认了个遍,李含光沉稳厚重,淡泊无争,修为也最高深,是司马承祯大弟子,二弟子张守志和三弟子吕知玄因他受伤,日后定也该探望一番,四弟子陆真吾是观前接应他们的矮胖道士,虽看着唯唯诺诺毫不显眼,但传闻他年轻时是纵横西北的塞外游侠。至于五弟子,也就是方才的孙长机,是司马承祯的仆从出身,虽排行最低,跟随司马承祯却是最久。

    玉真公主气稍歇,叮嘱几句,便同李含光一同离开了,前脚方迈出门,应飞扬便如饥似渴的打开了《上清含象剑鉴图》,钻研其中剑理。但此剑法中包含司马承祯一声道学精要,什么“龙虎”“姹女”“阴珠”“坤炉”之类术语看起来颇为吃力,好在住处藏经丰富,应飞扬便翻阅些道家典籍,逐句解析剑鉴图中所包含的剑法,若遇上司马承祯讲经,便在后排寻个没人位子偷偷听讲,每次听完,都有许多问题迎刃而解。效果远好过自己闭门独学。

    转眼一月已过,一月内,只玉真公主常来探望,言语中总不经意问及顾剑声的近况,应飞扬倒是要紧了牙关,没有忍心告诉她,那个令她一见倾心的顾剑声如今已变成个嗜酒成性的糟老头子,除却玉真公主外,便再没人来他院中打扰。

    应飞扬落得清静,一月之内已将此剑法解析的七七八八,此剑法精要尽在开篇“天地含象,日月贞明,写规万物,洞见百灵。”这十六字上,若将剑法修炼到极致,可像司马承祯一般,张开一道介于虚实之间的天隐剑界,天隐剑界之内,万物奉其号令,皆可为剑,可以说只要身在剑界中,便是立足于不败之地。

    然而,此剑法需要雄浑的真气支撑,此时的应飞扬还远没这能耐,只得舍本求末,从御万物降格到御一剑,在卷中寻得一个御剑的法门加以修习。

    御剑之术,许多传奇中已有记载,传奇中的剑仙可以以气御剑,横越山河,百里猎首,杀人无形。《上清含象剑鉴》图中虽不像传奇那般带着神话色彩,却同样非比寻常。

    但见应飞扬背负长剑,孤立院中,身后花树飘洒,柔嫩花瓣落在他单薄肩头,颇有几分飘然若仙的出尘之气,然而下一刻,应飞扬双手一捏剑诀,落在肩头的花瓣陡然被锐利剑风割成数段,同时伴着一声龙吟,星纪剑脱鞘而出,直冲牛斗。

    星纪剑剑刃颤抖,好似这冲上云霄的快感令它激动不已,而应飞扬剑诀一变,星纪剑也随之而动,在空中舞弄出各种剑招,灵动飘逸,精妙非常,像是有一个仙人在云中持剑而舞一般,直在天上留下千百道绚丽剑光。

    “好剑法!”一声赞叹传来,应飞扬心神一收,拈了个收剑诀,长剑便如自空中坠下,擦着应飞扬的后脑坠入鞘中。应飞扬循声看去,一位道人击着掌步入院中,正是因他受伤的吕知玄。

    “果然名师出高徒,应师弟小小年纪,剑法就这般出神入化,看来十年之后,便轮到你剑冠天下了!”吕知玄便鼓掌便夸赞。

    “吕道长过奖了。”应飞扬也略带羞赧一笑,道:“道长现在可是恢复了?”

    “自然恢复了,若不是陆真吾陆师弟非拿我试他的新丹药,我早就下床了。”

    应飞扬叹了口气道:“全因在下,才连累道长卧床,在下却没多加探望,实在汗颜。”

    “没事,只可惜了我那辛苦祭炼成的蟒剑。”吕知玄脸色略暗,随后突得眼睛一亮道:“床上躺了许久,骨头都酸了,方才贫道看着应师弟练剑,一时心痒,想要切磋一番,不知应师弟可有雅兴相陪?”吕知玄蟒剑被毁,灵气尽失,若要重新炼起,便需以战养战,借他人之助磨砺剑锋,眼看应飞扬功力虽浅,剑法却是不凡,便起了以他为磨剑石的念头。

    而应飞扬剑艺初成,正愁无人试招,吕知玄主动邀战,分明是想打盹时遇上送枕头的。哪里会不应,当下道:“道长有幸,哪敢不陪,既然如此,那小子无礼,向道长请招了。”

    吕知玄抚须笑道:“不过贫道上了年纪,手脚不比你们年轻人灵活,这近身剑斗怕是比不过你,只有御剑之术勉强拿得出手,咱们便只比御剑,所以规矩与寻常比斗有所不同。”

    应飞扬颇有兴致,道:“原闻其详。”

    吕知玄指向满塘待放荷花道:“咱们就身子不动,站在这莲荷之上,只御剑对攻,谁先被逼得双足沾水,便算谁输,如此胜败一目了然,岂不痛快?”

    “确实有趣,那我便先来。”应飞扬纵身一跃,飘羽般轻轻飞起,稳稳落到一片荷叶之上,落足之轻,没有激起半分涟漪。

    “好身法!”吕知玄赞了一声,随即也腾身而起,但见黑影一闪,吕知玄已单足踩在一朵荷花之上,小荷不过才露尖尖角,稚嫩的骨朵若纤细的长矛挺立,吕知玄能借力处不过一点,却如蜻蜓一般立得沉稳。

    “道长才是好身法,只是相让太多,另小子汗颜了。”应飞扬道,比之他双足立在荷叶之上,吕知玄的站法难了何止一星半点。

    吕知玄哈哈笑道:“贫道年纪长你数旬,让些是应该。”

    应飞扬亦朗笑道:“我若推诿,便是看轻道长了,道长留神,我的剑来了。”

    声甫落,一道剑光疾射而出,迅若流星,快如惊虹,未及眨眼已逼邻眼前,“来得好!”吕知玄不急不忙,肩头一抖,长剑脱鞘而出,转了个弯挡在眼前,但闻“叮”得一声脆响,一股音波自交击处扩散开来,激得水面涟漪荡起,浮萍荷花皆随之而动。

    应飞扬剑诀变化,星纪剑也随之越行越疾,剑光缠绕吕知玄周身,如暴风骤雨般自四面八方打来,吕知玄的蟒剑在他身边盘旋环绕。护得严密。脚下小荷虽被剑风吹荡的摇曳不已,但吕知玄便如长在了荷花上一般,人与荷花成了一个不可分割,浑然如一的整体。

    “应师弟这剑使得急了!”吕知玄在连番攻击之下,仍有空暇开口,显然未尽全力,话音方落,便见蟒剑低吟一声,青光大作,冲破星纪剑的剑围。

    暴风骤雨虽急,但终有停歇,风雨过后,正是新荷吐艳之时,就在星纪剑攻势稍缓一霎那,反击随即而至,吕知玄整个人突然稳立,连带脚下荷花都变得如泰山一般难以动摇。而蟒剑也陡然锋锐,将星纪剑击得连连败退。

    眼看双剑交缠的战团一点点移到应飞扬身前,应飞扬同时剑诀一换,隔空使出太极缠丝剑的剑路,星纪剑毫无滞碍得由至快转至慢,快慢间的变化如流水一般自然。以柔化刚,以慢制快,稍稍将局势扳回,此时才有余暇开口回应道

    “第一次御剑,急着试招,确实躁进,让道长见笑了。”

    ps:今天又忘上传存稿,不过我实在无颜断更,毅然的又码了3000字,被自己感动了,写得匆忙,文笔有些粗糙,等我明日找到存稿再润色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