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八章 辟邪皇龙
    凡顺天而生的王朝,皆有龙气护佑,龙气上应天命,下通地脉,是天地间至圣至正之气,天生便是凶戾之气的对头,洛阳作为大唐两都之一,正是龙气汇聚之处,而大唐此时国力强盛,如日中天,正是飞龙在天之势,龙气自然也充沛磅礴,李含光虚指画符,龙气为李含光符咒所聚,符虽未成,已有惊人威势。

    贺孤穷似有所感,身上凶气不甘示弱,亦是黑光大作,在他背上凝出一对剑翼,剑翼挥旋,带出更雄烈的罡风,双翼横扫下,将应飞扬的剑气如稻草一般掀飞。随后如同一只巨枭,振翼掠飞而来。

    贺孤穷背生双翼,速度比方才御剑时还快上几分,眼看方拉开的距离又逐渐缩小,应飞扬一咬牙,道:“公主,李道长,你们先走,我阻挡他。”随后一挥剑,斩断一匹马的缰索,白马少了马车拖累,嘶昂一声,撒开蹄子奔出。

    李含光心领神会,随即抱着玉真公主跳入马上,二人共乘一骑,玉真公主突然脚下一空,就被带到了马上,初时惊恐羞怒,但好在她本不是什么贞妇烈女,再加上李含光虽然年纪大些,卖相却着实不坏,索性倚着他胸膛也任由他搂抱了。

    少了一马拉乘,马车速度慢下不少,应飞扬剑气连发,却阻不了贺孤穷的接近,但见一道黑影掠上马车顶部,贺孤穷已然逼邻面前,一剑递出,开始了最凶险的短兵相接。

    甫一接剑,便觉一股摄人心魄的力量从剑端传来,令他心血鼓荡翻涌,异常难受。贺孤穷虽然杀意染心,但也因此人剑合一,杀心,杀剑浑然一体再无缺隙,实力竟是犹胜往日。

    好在应飞扬遇强则强,强敌压迫下潜力催发,种种妙招纷繁呈现,前所未有的招式被他信手拈来,却招招都切合剑中真谛。

    马车上,两柄剑,两道人影,一来一往,进退交错。“蹭蹭”剑声不绝于耳,转眼已过十招,应飞扬终究难以再支撑,剑法散乱,心中念道:“怎么还未好?”

    ———————————————————————————————————

    李含光策马而奔,一手拥着公主,另一手画符不停,每行进一步就在空中留下一个金黄符字。转眼符字已绵延千米,汇成一线,天地间风云聚变,带出一股无可言喻的尊皇之气,九天皇龙呼之欲出!

    “符咒未成,便是天地变色,此符定是不简单!”玉真公主感受这威压之气,花容丕变,心中暗暗赞叹。

    符咒只余最后一笔,李含光猛一勒马缰,白马双足立起,李含光借着马力,一指点落!

    然而——

    仿佛有一层无形壁障挡在前头,任他满头大汗,手指依然难以寸进,最后一笔仍迟迟无法点落。“此地终究还不是洛阳城内,龙气杂而不纯!”想明原委,李含光对玉真公主道:“贫道斗胆,借公主血一用。”

    玉真公主也非凡女,道:“自家师兄妹,师兄何必客气。”说话间,已从怀中掏出一把精美小匕,划破洁白皓腕,汩汩鲜血自伤口渗出。

    “太多了!”李含光略皱眉头,手一引,只取一滴鲜血凝在了他指尖,随后一拍马背从马上纵起,雷霆一指,为龙点睛!

    ———————————————————————————————————“你分心了!”贺孤穷冷然一语,手中之剑一引一带,抖出一个利落剑圈,应飞扬只感一股黏力缠身,重心已然失衡,星纪剑脱手而出,人也跌落在马车顶。贺孤穷眼中杀机大作,只一剑就要了解应飞扬性命。

    忽然!平地乍起风雷,万里晴空下几声闷厚雷鸣。贺孤穷心有所感,剑式一停,向前望去。

    但见不远处,绵延成一线的符字极速收缩,汇于李含光之前,化作一个无形纸符,下一瞬,小小纸符中窜生出七条金光粲然皇龙,皇龙张牙舞爪而出,尊贵威压,每一片鳞甲都折射着日光,带出一片耀眼的光海。

    七条皇龙感受到贺孤穷身上凶煞之气,不必李含光指引,已摇头摆尾的迎向贺孤穷,所经行之处,皆带一股难以言喻的威压。

    “哼,又来了几只长虫!”贺孤穷身上凶气也是皇龙之气为天生对头,看到皇龙便心生厌恶,舍弃了应飞扬,再化两对剑翼,纵身天上如黑凤一般迎向皇龙。

    剑凤,皇龙,在天上激烈对撞,每一次撞击,都如晴空响起一道惊雷,焕发出耀目光彩,转眼已交锋千百记,黑色凶戾之气,黄色皇龙之气随交击散逸,周遭云彩皆被散落的气劲割碎。

    二者天上斗至地下,有由地下斗至天上,只骇得在场众人张目结舌。

    皇龙角顶,牙咬,爪击,尾扫,全身上下皆可为凶器,虽无招式,但每一击都挟裹着君临万物的威压,每一击都足以开山裂石。而贺孤穷处身七龙合围下,竟不露丝毫下风,剑翼盘旋,剑气倾泻如雨,分不清是七龙诛一凤,还是一凤灭七龙。

    忽然,贺孤穷剑翼张开,长伸成剑,身形陀螺般的转动,剑翼随之而动,再天空中刮起一阵剑刃风暴。

    天空被这一团浓黑遮掩,宛若收割生命的死亡漩涡,阳光,云彩,连带皆被这风暴斩断,七条皇龙嘶吼盘旋而来,竟也难挡剑威,被这剑之风暴搅得寸寸断裂!皇龙未及惨嚎,便已化作金鳞片片坠落、

    贺孤穷剑翼也剥落,自空降下,呈单膝跪地,脸色虽然因耗宫过度而显灰白,仍保持一剑后斜剑挑青天姿态,见证他方才斩龙英姿。

    “怎有可能?”威势无匹的皇龙竟被诛杀,李含光和玉真公主脸上流露震撼之色,竟心生绝望之感。

    忽闻剑声啸动,又见剑光冲天而起,应飞扬双手举剑擎天,冲霄而起,在空中凝出一把金色巨刃,竟抓住片刻战机,再使破风斩云剑中的斩字诀!

    贺孤穷感受剑意,回身望去,从他那处望去,天日在上,洛阳城在下,而应飞扬脚踩神都,剑指金日,一人一剑连通天地。散逸龙气如受牵引,又化出七条细小皇龙围绕巨剑剑身,应飞扬被这金黄龙气染得灿若神人,自生一股凛然不可犯的高贵之气。贺孤穷竟也为气势所迫,只觉应飞扬如大日在天般耀目,逼得他无法直视。

    而视线稍一回避,却闻应飞扬轻吐一个“斩!”字,巨剑携浩荡皇威,直斩而下!贺孤穷聚集残力,同样凝出一把黑色巨剑,横挡而去,双剑相格,方圆尽裂,但闻一声脆响,黑剑应声崩碎,黄金剑气直向贺孤穷而去。

    贺孤穷被剑气激得如败絮一般,吐血倒飞出去,随后化作一抹剑光逃遁。

    片刻之间,战况几度变折,玉真公主和李含光竟有起死回生之感,长舒了一口气。

    应飞扬落在地上,神色疲惫,顺势盘膝而坐,收拢散乱真气。

    “好剑法”李含光驱马而来大声赞道,心中却是暗疑,少年究竟有何本事,竟能借九天皇龙之威为己用?

    待看清应飞扬面容后,心中又是一赞,瞬间有了答案,应飞扬神丰俊朗,器宇不凡,更有一对剑眉直插两鬓,这眉相是起于九渊,腾于九天的升龙之相,若得风云际会,定可直上青云,可谓贵不可言。

    有此等命格,难怪能驾驭住皇龙之气。剑法不凡,命数又奇,此子定然脱凡俗,李含光也起了结交心思。“小小年纪,造诣就不凡,不愧是剑冠之徒!“

    应飞扬睁开眼,起身致歉道:“不敢当,此番是我连累道长和玉真公主了。”

    玉真公主道:”有什么连累的,你是顾师叔的徒弟,那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是这次让贺孤穷逃了,实在可恨!“

    李含光亦摇头道:“可惜公主虽是金枝玉叶,却仍受限女子之身,只招出七条皇龙,若是此法借圣上施展而出,定能招出九条皇龙,那贺孤穷就断无生机了。”

    眼见二人对贺孤穷都起了杀念,应飞扬却暗自为贺孤穷忧心,贺孤穷虽性子偏激,但本心不坏,一路上对他打骂之余也有颇多照顾,岂料他竟然失心沦亡,化身凶魔。如今贺孤穷受伤沉重,短期内定是难以恢复,只能盼望他这段时间不会被皇家和上清派的人找到。

    有心结交,李含光又道:“张师弟和吕师弟此次受伤不轻,还请应小兄与我一道,将他们护送回上清派,并将此事来龙去脉一并向我师傅司马真人解说。”

    应飞扬本是为了不入洛阳城才逃离,没想到一番变故,那二人负伤与他有关,倒令他不得不去,点头应允:”这是应该,只是要叨扰公主和李道长了。“

    “你也未免太客气了,顾师叔和我师傅司马真人曾有一同论剑的交情,我唤他师叔,便唤你声师弟好了,你也只需以师兄师姐称呼我们,可不许叫我什么公主了。”玉真公主眼波盈盈道。

    “叫公主,师姐?”应飞扬过往见到郡尉都觉得是大官,如今突然与当朝公主攀上交情,不禁头脑晕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