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章 路遇贵人
    应飞扬猛地一跳,脑门差点撞上马车顶,涨红着脸结结巴巴道:“道士姐姐,我,我昨日为了避雨,擅自闯入姐姐马车实属不该,唐突之处还请姐姐原宥!”

    应飞扬本意是道歉,但这么一动作,立时有三道无形气机锁定他周身。

    两道自车前而来,威烈凌厉,满是戒备,似乎应飞扬稍有异常动作,便回毫不迟疑的取他性命,另有一道真气来自车后辕处,虽没那两道气机犀利,却是如渊如岳,更加深沉厚重,好似是一堵厚墙砌在了女道士身前,保护她不被应飞扬伤害。应飞扬想了想,便知晓这三道气机来自昨天护卫在女道士周身的那三位道人。

    “道士姐姐,这称谓也是趣味。”女道扑哧一笑,全然无视周遭暗藏杀机的气氛。

    应飞扬心知遇上的不是凡人,不自觉的想运功抗衡那两道侵略性十足的气机,却发现丹田空空如也,真气竟被人制住,再一看,连星纪剑不在自己身边,而是落入了那女冠手中,女冠一边轻轻把玩这剑,一边饶有兴味的盯视着应飞扬,道:“昨夜风大雨大,为了躲雨也是人之常情,只是我这马车简陋,不知小郎睡的可还习惯。”

    不过睡了一觉,就惹上了**烦,应飞扬心中暗恼自己毫无警觉。同时收敛方才的慌张之态,谨慎道:“风雨中能得一地栖身已是万幸,何况道士姐姐这马车可算不上简陋,既然道士姐姐并不介怀,可否先将剑还我,剑是伤人器,不是玩耍的器物,姐姐可别划伤了手。”

    “怎么可能?”女冠笑道,“我也是练过的,不信你看!”话音方尽,女冠拔剑出鞘,马车内陡然一寒,女道士手腕一翻,抖出数朵剑花,光滑耀眼,绚烂非常。随后一气呵成的收剑回鞘,炫耀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只一招,他便看出女道士剑法虽是绚丽,但却是华而不实,流于表面,而且体内也无真气内力流转,纯粹是以腕力使剑,若论剑法,也只比门外汉稍强些许。但应飞扬却是面色一变,只因为,女道士所施剑法过于熟悉,竟是他自幼修习过无数遍,清苦独创的《破风斩云剑诀》。

    应飞扬沉声问道:“好漂亮的剑法,不知道士姐姐从哪里习来?”

    那女冠亲善一笑,道:“我还没问你,你倒先问起我来了,不知小郎姓甚名谁?哪里人士?以及------"

    "和顾剑声有什么关系?”

    女子笑时,应飞扬才注意她眼角已有细纹,真实年龄应比表面看上去大了些,待她提起顾剑声后,突然感到一股压迫感逼面而来,眼前女冠亲善面容下,有一种一语定人生死的上位者气度,若自己回答无法令她满意,只怕难有善果。

    应飞扬思索一番,女冠若要杀他,在他睡时就早有机会已动手,况且会师傅的剑法,应也与清苦有些关联,终决定据实以告,拱手道:“在下应飞扬,凌霄剑宗之人,正是剑冠顾剑声的徒弟。”

    女冠又笑了,若方才的笑标准规范的如同带着面具一般,那此刻的笑就是真心实意,如春风化雨一般将方才诡谲气氛一扫而空,道:“果然,兵刃是经凌霄剑宗以洗锋手法锻造出的,又识得我这手剑法,再加上——”女冠玉手指着应飞扬的酒葫芦道:“这醉里乾坤他从不离身,我几次向他讨来玩他都不允,又怎么会交给一般人,能拿着这醉里乾坤的,果然是他徒弟。”

    应飞扬心头一轻,知晓已过了一关,随即问道:“也请问道士姐姐是什么人,如何认得我师傅?”

    “我嘛。。。。。”女冠刚要回答,突然,伴着一阵马嘶声,马车陡然一停,车内瓶盏翻覆,咣当作响,乱成一团,女道士身子也向前倾倒,几乎摔在应飞扬怀里。

    应飞扬将她身子扶正,心中暗疑,那拉车之马训练有素,连昨日雷声都无法惊吓到它们,此时怎会突然受了惊以至于进退失度,难不成是沿路撞上了老虎?疑惑间,一道声音传来,解答了应飞扬疑问。

    “应飞扬,你给我出来!”来人比虎凶,比雷猛,杀意盈身,万物退避,正是贺孤穷!

    “怎么来得这么快!”应飞扬大吃一惊,他本以为贺孤穷需得领悟数日,谁知不过半日,他就再度出现,况且应飞扬行动路线何其诡异,前日大雨冲刷了痕迹,又阴差阳错下被连车带人被一并带走,应飞扬自己都不清楚他现在究竟身在何处,这贺孤穷又是如何找上他的?

    应飞扬侧着车窗,看到贺孤穷只身挡在官道上,却是头发蜷曲,一身焦黑,道袍也变得褴褛破烂,带出几分滑稽可笑,不知这半日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大胆!何人喧扰玉架。”车前的两位道士,见这般怪形怪状之人出现,立即有所戒备,跳下马车一左一右落在贺孤穷面前,呵斥道。

    贺孤穷眼一扫,冷道:“原来是司马承祯那老儿的弟子,我记得你叫吕知玄吧。”贺孤穷指了指左侧高大的虬髯道人。“正是贫道”左侧道人答道。

    “你,,你是叫陈守志吧?”贺孤穷又指向右侧之人。

    “是张守志。”右侧朱红面皮的道人戒备不减,冷冷纠正道。

    贺孤穷又盯视着马车道:“能让上清派门人亲自护卫,又称之为‘玉架’的,内中的是玉真公主还是金仙公主?”

    “公主!”应飞扬大吃一惊,若非贺孤穷在外面,他几乎要呼出来了,没想到方才让他枕着腿睡得女道士,竟是当今皇帝的同母亲妹,大唐最为尊贵的公主!

    那女冠理理散乱的鬓发,礼敬又带着威严的声音传出马车,道:”弟子李持盈,见过贺孤穷贺师叔,不知贺师叔此来所为何事?”

    “原来是玉真公主,许久不见了。”贺孤穷点点头道:“我的师侄应飞扬昨日走丢了,不知公主曾见到过他。”应飞扬心头一紧,带着求救的眼光望向玉真公主。

    玉真公主心领神会,对他一笑,捏了捏他的手心,示意他放心,然后道:“应飞扬?从未听闻,不知谁哪位师叔师伯的高足?”

    “没遇到过吗?既然如此,是我打扰了。”贺孤穷声音传入马车,似是要离去,忽然——

    “小心!”应飞扬突得将玉真公主扑倒,下一瞬间,一道剑气冲入车厢,翠玉屏风轰然炸裂,碎片自应飞扬头顶散开,竟将玉真公主头冠打落。

    再无屏风遮挡,应飞扬与贺孤穷已是四目交汇,只一眼,便如坠冰窟,遍体生寒,方才贺孤穷那一剑,若不是他反应的及时,玉真公主怕已被杀害,而此时看到贺孤穷眼神他更是确认,那黑暗,寒冷,毫无感情,只存无尽杀意的双眼,昭示着贺孤穷已道心沦丧,杀心附体。!

    “怎么会如此!”应飞扬心头大骇。昨日他留下那番话,凭贺孤穷的剑道修为定能又所体悟,将他的剑推向“道是无情却有情”的剑境,如今怎么适得其反,让贺孤穷反为剑所制,沦为一只为杀而存的剑中杀魔?

    其实应飞扬不知,昨日贺孤穷孤神坐在林中悟剑,正处天人交战,道魔相争的紧要关头,忽得天际天雷大作,暴雨倾盆。

    天雷本就是除恶辟邪的象征,许是贺孤穷一生杀孽盈身,戾气直冲苍天,终致天降神罚,竟有一道天雷竟自天劈落,灌顶而入。

    但贺孤穷根基深厚,硬受一记天雷竟仍未死,只是天雷加身时昏阙了一个瞬间,就在这昏阙时道心失守,杀意趁机逆袭心头,本是除恶的天雷反锻造出一位邪魔,贺孤穷就此沉沦。

    其间因果曲折,在场之人皆不知晓,但贺孤穷的出手,却令张守志和吕知玄二人大怒,同时喝了声“大胆!”便要出手降魔。

    张守志手捻灵符,口诵法决,灵符无火自燃,火光耀目瞬间,张守志身后出现了一个身高一丈有余的金甲神人,金甲神人虎目狮鼻,威仪不凡,身着金狮明光铠,金光闪闪,手持兽头大砍刀,杀气凛凛,举起手中巨刀,若黑云压顶般斩向贺孤穷。

    吕知玄所使是剑,但他的剑却与凌霄剑宗不同,而他的剑比起武器,更像是一种法器。但见他背一抖,背后双剑冲霄而起,随后一者化作恶蛟,口吐熊熊火焰,一者化为巨蟒,口吐剧毒黑水。

    应飞扬在凌霄剑道呆的久了,见识过的人大多都是用剑,而眼前这两位道士显然是术法上的高手,不禁眼界大开,心中暗自学习着贺孤穷如何应对,一时忘了身处险境。

    贺孤穷身处二人合围,却是稳立不动,冷哼一声,杀气涌现,贺孤穷左手一招,寂灭之剑随之幻现,一化十,十化百,黑色剑刃汇成一道剑流,与一蟒一蛟扭打撕缠。

    右手另持一剑,剑刃迎风而长,化作与压顶的砍刀一般大小,无惧无畏,逆迎而上。

    “铛!”两刃相交,一声雷鸣巨响,直激得劲风四荡,沙土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