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章 拒之门外
    夕阳渐沉,余晖遍洒,将万里云天染的赤红,青青树木被拖曳出长影,投射在宽阔的官道上。官道之上,二人踩踏这树影前行,正是应飞扬与贺孤穷。

    应飞扬身形消瘦,衣衫褴褛,一身风尘仆仆,精神却是健旺,不见半分疲色,此时踱着方步,故作悠闲之态十步一停,五步一顿,双目环顾,似是浏览周遭风光。前头贺孤穷脸色却是越来越黑沉,终忍不住道:“再磨磨蹭蹭,我便给你配上辔头,拿鞭子抽你走。”

    “师叔,走得太急,可是会忽略沿途风景,如今春华正浓,生机盎然,多看上两眼,有助于你平复杀心的。”

    “一剑捅了你,我的杀心自然就平复了。”贺孤穷冷道。

    “只一剑,师叔怕是捅不到我了,若要伤我,现在可要十招之后了,反正今日也到不了洛阳了,师叔若有兴致,咱们再比上一次如何?”

    “哼,小子讨皮痛,我却没兴致与你撕闹,洛阳就在眼前,任你再怎么磨蹭,明天也定能进城。”贺孤穷手指前路,青石铺就的宽阔官道直达远方,道路尽头,城廓影子已隐隐绰绰。

    自离凌霄剑宗已有月余,终于入了都畿道,再行不久就到东都洛阳了,对常人来说,这速度还是正常,但对着两位天道修者,实在慢得跟爬得没两样。

    应飞扬与贺孤穷一路同行,与约定一样,每隔三日贺孤穷就会给应飞扬一个逃跑机会,而应飞扬也抓着机会逃跑,若有可能,还会再想法毁去《太易玄经》。

    无奈贺孤穷技高一筹,任应飞扬如何隐藏行踪,贺孤穷总能将他找到,而被发现总计的应飞扬,却从不乖乖束手就擒,每次都要顽抗加挑衅,非逼得贺孤穷使出《杀神剑章》不可。

    每一此交锋都是赌命,这种生死交关的搏命战斗,让应飞扬进步神速,初时只要贺孤穷祭出寂灭之剑,应飞扬就得乖乖饮败。之后挡下二剑,三剑,四剑。。。。。到现在,便是贺孤穷使出全力,应飞扬也能跟他战上十个来回。不过短短月余,应飞扬竟如脱胎换骨一般,外表虽仍轻浮,神气却是日益内敛,一双眸子如潭水一般,既清澈,又深沉,已隐隐有高手风范。

    贺孤穷虽总是被应飞扬气得要杀人,但每次揍过应飞扬后,心里总是难得的畅快,好似发泄了继续多年的戾气一般,对应飞扬的态度也稍缓和了些。连他汲汲于《万道引归天剑诀》的原因也被应飞扬套去了。

    《万道引归天剑诀》是凌霄剑宗镇派至高剑典,号称“万道渊源,万剑本宗”。但却极少有人以这套剑法闻名,只因这套剑法实在异于寻常。

    此剑法不重根基、不重见识,只重“悟性”二字,有悟性,初入剑途的少年都可一夕得悟,没悟性,剑界耆老也只能摇头。

    而更邪的是,这套剑法有个破而后立,先忘后悟的过程,但绝大多数人,都只到达“先忘”这一步,却并没因此得悟,以至于看了剑谱,多年修为被忘得一干二净,实力不进反退。偏偏修行者总是自视甚高,所以纵然无数有无数前例,修行此剑的人仍是多如过江之鲫。甚至曾因修行的人太多,导致凌霄剑宗的一次没落。

    无奈之下,便有掌门立下规矩,此剑谱只有在试剑大会中取得优胜的少年人才能参阅,这样,若是能练成那便最好,若练不成,也不过是损失短短几年的修行而已,于门派大体无损。

    贺孤穷是半途入门,进了凌霄剑宗时已过了参加试剑大会的年纪,所以与《万道引归天剑诀》无缘,贺孤穷本也没有在意,但自从他创出《杀神剑章》后,功力和杀心都是与日俱增,性情越来越乖戾,竟有数次险些失控,实在令他苦不堪言。

    于是他将最后希望放到《万道引归天剑诀》上,想要借此忘却恼人的《杀神剑章》,并一举攀上剑道更高峰。

    也因此他便用酷烈的手段培养明烨,自然是寄望明烨夺得试剑大会头名,将《万道引归天剑诀》带回供他翻阅。

    洛阳看着就在眼前,但真走起来,却仍相隔甚远,眼见天色已晚,知晓宵禁之前是进不了城了,恰巧视线之出现一寺庙。贺孤穷道:“罢了,又让你小子拖过一天,白马寺就在前面,今晚你我就在那借宿吧。

    “原来那是白马寺。”应飞扬说着,心向往之。白马寺是佛教传入后的第一所寺院,素有“释源”称号,“马寺钟声”是更是洛阳八景之一,去洛阳,不去白马寺游历一番等于白行一遭。

    远远望去便见内中宝塔高耸,殿阁峥嵘,长林古木,庄严肃然,却有千年古刹的气象,应飞扬也来了精神,却带着忧虑道:“师叔,你这身道士打扮,入了佛寺,不会被人赶出来吧。”

    “怎有可能。”贺孤穷嗤之以鼻,“佛道同为正道,又不是水火不容,且我与法相寺的枯明大师有过几面之缘,那老和尚佛法精深,见识广博,若有机会能与他秉烛夜谈,也算快事。”贺孤穷这几句倒是真心实意,他心中戾气太重,道家的无为之心已难化解,佛道虽有别,但也有共同互补之处,佛家消人戾气的手段远在道家之上,或许能从枯明大师那里,寻得些许帮助。

    走近白马寺,阵阵梵音从寺门传来,只听这诵经声,应飞扬疲惫消退,神清气朗。贺孤穷上前拜了山门,方要报出名号,却见守门小沙弥面带惊奇,奔逃便喊道:“师傅,不好了,牛鼻子找打上门了!”

    “妄语!竟口出嗔言,罚抄《十善业经》百遍!”洪亮一声,若雷霆狮子吼,随着声音,一个身形魁梧硕大,宛若怒目金刚的中年和尚来至门前,和尚步伐沉稳,一身气劲威而不霸,竟也是天道高手。小沙弥沮丧着脸,道:“是,端法师叔。"垂头丧气的走开。

    那端法合行礼道了声佛号,礼数虽恭谨,双眼却露出戒备之意。对贺孤穷道:“阿弥陀佛,不知道长来此有何用意?”

    “天色将完,欲借宿一宿。”贺孤穷看出对方敌意,竟也少有的恭谨起来。

    “阿弥陀佛,你我信不同法,念不同经,拜不同像,共处一地,恐有不便吧。”

    应飞扬道:“大师此言差了,寺门尚开,怎先闭了方便之门,佛眼之下,皆为众生,大师因何起了分别心。”

    端法和尚道:“佛门虽开,红尘却不得入,道门之人一来,寺中怕难在平静,还请二位见谅。”

    贺孤穷道:“我与贵寺枯明大师有过数面之缘,还请大师通报一声,就说贺孤穷求见。”

    端法一听贺孤穷名字,戒备更甚,道:“原来是物盛当杀,久仰大名,非贫僧不愿,只是枯明师叔不在寺中。”此时,“咚咚咚!”庄严宏穆的鼓声响起,端法如蒙大赦一般,道:“暮鼓已响,贫僧需做晚课了,告辞。”

    贺孤穷难得这般有礼,竟还被拒绝,不由火从心起,“咚咚咚!”本是平缓肃穆的鼓声似乎感受杀气,变得急促起来。应飞扬劝慰道:“师叔,你这样子哪像求宿的,还是让我来吧。”

    “哼”贺孤穷杀气收敛,侧身冷眼。

    应飞扬拂下发丝,挂着一抹亲和笑容向前,然后突得拉着端法衣袖:“大师,我不是道士,跟他也不是同路的,哦,不对,我根本就是被他抓来的,大师,你赶他走,把我留下好不好。”

    ————————————————————————————————是夜,应飞扬和贺孤穷二人栖身野外。

    “这些和尚,跟道士有仇怎的?连门都不让入,真是没半点慈悲心,罢了,反正入了佛寺,可吃不上这么好味的烤兔子了。”应飞扬啃着一个吱吱冒油的兔腿,含糊道。

    “哼,离神都近了,世俗之气沾的也重了,怕是和道门因在皇帝面前争宠而闹僵了。”贺孤穷冷语道,天道众门,半数分布在远离尘嚣的通天道内,呈南多北少之态,而南北派门间差异也不小,南方派门无论佛道,大多清修避红尘,北方的派门则因靠近政治中心,总与俗世权争扯上千丝万缕关系。

    凌霄剑宗虽是以道家派门立派,但历经数百年,宗教色彩已淡去不少,原有的丹鼎符篆之术皆已没落,只剩下剑术,门中弟子对剑的尊崇犹在三清之上,而贺孤穷这杀胚作为派中异类,更没有半分道家无争无为之风。平日他虽着道服,却鲜少以道士自居,不想如今却因此这道士身份引来不便,心中对这些被皇权所左右的派门不禁多了几分鄙夷。

    那边应飞扬吃干净兔腿,抹抹嘴,道:“既然如此,未免被世俗之气染身,这神都洛阳我就不进了。我要回返凌霄剑宗了,咱们就此别过吧。”

    贺孤穷一愣,之后不禁眼角抽搐,甚至怀疑他最近对应飞扬太好,让那小子忘了他“犯人”的身份。“我没拿绳子绑住你,你就忘了你是被我擒来的么?你以为说走就能走!”

    应飞扬诚恳点头道:“是,师侄我之所以迟迟未走,是想将《太易玄经》毁去,现在看来是没机会了,我只好知难而退,自行回去了。”

    贺孤穷寒声道:“好啊,逃吧,看你这次能逃得了多远,接得了我几招!”

    应飞扬摇头,自信道:“错了,这次我一步不逃,一招不出,就要从师叔眼前从容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