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章 生杀之战
    震耳杀声陡然消失,天地间只存在一声拔剑声。“锵”,声音虽轻,却如石破天惊一般震慑人心。

    昏暗地宫随之乍然一亮,一道剑光突起,璀璨瑰丽,耀眼夺目,仿佛地宫中生起一轮白日,灼得人眼珠生疼,无法直视,贺孤穷也被这剑光逼得侧开双眼,却仍能感觉空气中弥漫着摄人剑意,倒竖的寒毛,颤栗的肌肤,用最直观的方式告诉他方才那剑的恐怖。

    似是过了很久,实则不过一瞬,剑光消散无形,顾剑声方才站立之处已无人影,只余拔剑声那悠长尾音在石室内回荡。

    敌人依然扑击而来,法宝依然如雨落下。

    似乎方才一切都没发生?

    因为方才发生的终结了一切!

    剑声若二胡的尾音,一叠三颤,最后颤声消散,便换做惨烈哀嚎声此起彼伏响起。

    剑气陡然暴发,繁密如网,倾泻如雨,连绵不绝,往复交错,在四周墙壁地面犁出无数深浅不一的剑痕,尚保持半空扑击姿态的皇世星天之人,正是身处剑网核心,尚不及反应已遭万剑戮身,肉躯之上炸开血痕,人影,血花,失色的法宝如苍蝇一般纷纷掉落。构成一幅令人心骇的图景。

    “原来不是我们和他一起冲杀,而是他为护我们而放慢了脚步!”贺孤穷嗔目结舌道。

    贺孤穷是凌霄七剑中的小师弟,年岁比顾剑声小上不少,他学剑初成时,顾剑声已名满天下,鲜少再有出手,他曾几次想找顾剑声论剑,却皆被大师兄清岳阻止,“如有可能,我希望你这辈子都见不到顾师弟的剑。”清岳曾这样说过。

    而在剑光消散的刹那,贺孤穷终于明白了清岳当时的话意,也知晓了为何清岳师兄身为凌霄剑宗的下任掌门,却早已弃剑不用。

    贺孤穷大脑空白了半晌,但随之,剑身一抖,甩去黑剑上附着的血滴,杀人积攒的戾气涌上心头,化作一股无名火,暗道:‘你们遇上高山便驻足不前,我却不然,不攀越眼前高山,如何登临剑道顶峰。”

    贺孤穷道了一声:“清岳师兄,顾师兄一人前往恐怕有失,我去助他一臂之力。”说着,不待清岳应允便化作一抹黑电冲杀而去。

    皇世星天之人绝非庸手,贺孤穷深陷其中,四面环抵,却凭一身桀骜争强之心,硬是杀出一条血路,剑上染血越多,心头杀意越重,黑剑竟是更加威力无穷,仿佛能从收割的生命中汲取力量。

    贺孤穷忽得心有所感,自己竟临阵突破,又上了一层台阶,随即长啸一声,手中之剑一化百十化千,最后千百死寂黑沉的剑气汇成一条滚滚洪流,如传说中的冲刷亡灵的冥河一般向前奔涌,带着贺孤穷冲入石宫深处祭台。

    方入祭台,便见一副炼狱之景,骇人心魂。

    百数婴儿双目圆睁,肢体死灰而干枯,竟是被抽干了全身之血,地上无数血红暗渠结成一道道奇诡邪异的咒文,将婴血汇入一个血池之中,血池中,那最纯洁也是最邪恶液体仍在荡着涟漪。

    饶是贺孤穷方从血堆中杀出,仍感此出血腥味浓得令人昏厥,贺孤穷睚眦欲裂,却是愧疚得不敢再看周遭死尸,直直往高台走去,却见高台之上,面色疲惫的顾剑声强挤出笑脸,正手忙脚乱的抱着一个婴孩,向来整洁的衣衫上,被婴孩的小脚蹬出带着血印的皱痕。

    “顾师兄,怎会这样?”贺孤穷问道。

    顾剑声露出黯然之色,道:“晚了一步,仪式已经完成了。”

    “竟然。。。。。那宣君盛呢,莫非被他跑了!”贺孤穷咬牙切齿道,杀意陡然暴发,血池中的血水也受到感应一般翻涌起来。

    顾剑声摇头道:“他被我重创,跌下高台,随后受百婴怨气噬咬,尸骨无存。

    “这样倒是便宜他了。”贺孤穷狠狠道,又指着顾剑声怀中道:“这婴孩呢,便是他们的天命圣主,紫薇帝子?”

    “是啊。”顾剑声抖着肩,晃着身子,却怎么都不自在,“这孩子怎么该怎么抱,师弟你来帮我抱一下。”

    贺孤穷接过婴孩,突觉肩头一沉,险些没有抱起,怀中似有百名婴儿的重量,愣了一下,发觉那只不过是他错觉。

    贺固穷盯向那婴孩,新出生的婴儿,一般都算不上可爱,这孩子也不列外,浑身通红,小猴子一般四肢蜷缩,脑袋若一个皱巴巴核桃,紧闭双眼哭也不哭一声,贺孤穷抖动肩膀,却见婴儿冲着他诡异笑了一下。

    一笑之下,贺孤穷心头一悸,已置身虚无幻象,幻象中,森森白骨,堆积如山,汩汩鲜血,流淌如河。山上端立一个白骨砌成的王座,这个婴儿头戴琉冕,坐于王座之上,一手按着王座上的头骨扶手,一手举着刻成黑龙盘踞之形的玉玺。

    婴儿发出桀桀怪笑,山下无数惨白手骨应声如林立起,摆动摇曳,做拜谒之状。

    贺孤穷猛一哆嗦,将婴孩掷于地上!

    顾剑声眼疾手快,身形一闪,将孩子接到怀中,怒喝道:“贺师弟,你在做什么。”

    贺孤穷厉声道:“此子生下来就以百婴性命换来神龙飞升之身,日后兵戈也将因他而再起,留他存世,定将尸横遍野,血流漂杵,不知多少人为他丧命。”

    顾剑声剑眉一挑,朗目含威,怒斥道:“天命之说,难以预料,况他不过稚子,有何罪孽?”

    贺孤穷冷道:“现在杀了他,才是了断罪孽。”

    “满口胡言,你这般行径,与皇世星天的邪魔有何差别?”顾剑声怒道。

    贺孤穷斩铁截钉道:“若杀一婴能救天下,贺孤穷愿为邪魔!”说着,抽剑直指顾剑声,犹在滴血的黑色剑刃,发出一阵欢快鸣动,好似比起天下大义,万民生死,眼前这一战才是它真正渴求的。剑未发,一股若有实质的杀意已锁定顾剑声。

    “若日后天下烽火因他而起,自有顾剑声一剑平狼烟,但是此刻,任谁也不能动他分毫!”顾剑声手一招,晶莹长剑倒插面前,耀目光华彰显护生决心。

    双方既各有坚持,那赢到最后的人,就是对的!

    为杀为护,二人同时动手,一黑一白两道剑光同时闪现。

    便在方才杀人之时,贺孤穷感到自身剑法又进了一个层次,现在的他,有信心和与顾剑声一较高下,任谁阻挡在前,他也可以一剑贯之。而顾剑声怀抱婴儿,如渊渟岳峙,八风不动,平平一剑递出,却有合乎天道的剑意。

    没有华丽的剑法,没有炫目的剑气,二人皆是化至繁为至简,同时向前刺出一剑,这一剑,是剑术之争,是剑理之争,更是彼此信念之争!

    两剑交击,并无半分声响,祭台内却以交击之处为界划分为黑白两色,光影对立,壁垒分明,诡异的静止片刻,但随即就是气劲轰然炸裂,横扫开来,如台风一般席卷整个大殿,足下高台龟裂开来,石块碎屑纷飞,暗器一般打在地宫周遭石壁上,留下雨点般的坑洞。

    光影化作诡异的形态,彼此吞噬,而剑尖相对的二人也互不相让。

    僵持中,感受对方杀意自剑尖传来,顾剑声心头一凛,喝道:“好重杀气,心意剑诀是以剑意化剑,不是以杀意化剑,师弟你再不回头,终有一日会被杀心侵染剑心,变成嗜杀的凶魔。”

    “杀了他,我自然回头!”贺孤穷森然一语,祭台内,众婴死后怨气似有感应,凄厉鬼吟之声响起,竟是百鬼哭号,阴森寒气登时大作,助长贺孤穷凶煞剑威,霎时黑影大盛,如同扭曲怪兽,张牙舞爪,大有吞噬光明之势。

    却在这时,“哇哇哇!”传来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方才婴儿不哭,若换做老练稳婆,定知道是这婴儿呼吸不顺,然后及时的拍打婴儿,知道他苦为止,否则婴儿必然缺氧而死。但顾剑声和贺孤穷皆是男子,如何知晓这道理,只当这孩子天生不哭不闹,定是非比寻常。

    如今二人交锋,婴儿被顾剑声抱在怀中,正是身处飓风风眼,虽有顾剑声已真气护住他周身,但也被凌锐剑意刺痛稚嫩肌肤,终于发出了第一声啼哭。

    高亢,响亮,充满生命力的一声啼哭,落入贺孤穷耳中却不啻黄钟大吕,贺孤穷滔天杀气一散,而这一瞬间,胜负立分!

    贺孤穷吐出一道血箭,倒飞出去,直撞到墙壁停下,软软滑落于地,而顾剑声却是抱着婴儿不动不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