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一卷 竹林追逃
    竹林之内,叶摇影动,本是一片祥和幽静,却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音由远即近,踩在积满厚实落叶的泥地上,发出“沙沙”响声。竟是一脸仓皇的应飞扬,携着仆仆风尘闯入竹林中,打破这方宁静。

    应飞扬快步疾行时,仍不忘环顾四周,似是在躲避着什么人。

    此时,突闻半空响起如雷鸣般的一声,“找到你了!”一道人影御剑飞于天上,若黑电降落轰然而下,转眼已逼近应飞扬身边,正是物盛当杀贺孤穷。

    有道是地上跑的快不过天上飞的,应飞扬自知逃不过,停下脚步,咬牙抽剑道:“我与你拼了。”随即剑一划,几道剑气化直为曲,从不同角度围向贺孤穷,同时人剑合一化作一道锐影,以更快的速度射向贺孤面门。

    贺孤穷一手犹缩在袖中,屈指连弹,指风便化作更强烈的剑气,“砰砰砰”几声,与四周剑气撞作一团,同时另一只手结成掌印,便要空手接下应飞扬迎面一剑。

    应飞扬突得变招,一击星纪剑剑柄,人剑分离开来,剑去势更快三分,带着呼啸之声直指贺孤穷面门,人却双掌同出,袭向贺孤穷胸口。

    贺孤穷只意外半瞬,随即哼道:“雕虫小技。”招虽古怪,但怪招不等于好招,贺孤穷身经百战,一看应飞扬双手,便知他掌法稀松,不足为虑,弃剑用掌虽是出奇,却难制胜。

    若是修为差些,还可能挡不住这剑掌夹击,但贺孤穷何许人也,头不过一侧,就以最小动作躲过激射面门的一剑,同时手化一个弧线,改迎向应飞扬双手。

    正要将应飞扬拿住,突得背后有劲风窜动,“有陷阱!”贺孤穷随即明了,事实却如他所说,应飞扬掷出的一剑,表面上是针对他,实则是斩断了他身后一道细不可察的丝线。

    数道竹剑窜射而来袭向贺孤穷背心,贺孤穷眼一凛,脚下飞剑突得旋转,带的贺孤穷也如陀螺急旋,贺孤穷双袖轮甩,卷出一股旋风般的磅礴气劲。应飞扬连同身后竹箭皆被一同击开,摔在地上。

    “愿赌服输,乖乖跟我走吧。”贺孤穷站在飞剑上,居高临下道。

    原来,自贺孤穷与应飞扬离山后,应飞扬便一直伺机脱逃,诡计百出,奸猾无比,甚至连往食物里下泻药,与贺孤穷同吃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都用出了,饶是贺孤穷本领通天,也觉苦不堪言。而洛阳与通天道相隔万里,总不能一路绑着应飞扬过去,所以贺孤穷便与他约定,任应飞扬逃走三个时辰,三个时辰后若是被他抓回,就要乖乖跟他走三天。

    贺孤穷自以为胜券在握,却见应飞扬脸上泛红,显然被方才一掌击得气血翻腾,却仍挂着笑意道:“师叔莫急,且看这是什么。”说着将手伸出袖子,得意招摇几下。

    应飞扬手中持了册书卷,上头赫然写着“太易玄经”四字。

    贺孤穷面色一凝,“莫非他方才改而用掌,是为了夺我的书,可我记得他未曾触到书册。”心中还想着,手上已有了动作,从怀中也掏出一册书卷,突得脸色再变,暗道了声“不对!”。

    便在这瞬间,地面一阵震动,厚重落叶被激得飞起,数道炙热剑气蹿升而起,将竹叶点染成一把把着火的小剑,助长这剑气之威四面八方卷向贺孤穷,“他是诱我掏出书卷然后烧毁。”

    应飞扬表面仓皇而逃,实则是将贺孤穷引入自己陷阱,以准备好的假书卷来骗出真书卷。若寻得机会便将《太易数经》毁去,清苦的叮嘱他可一直记得呢。

    仓促之下,贺孤穷保自身无碍不难,但书卷搁置的久了,沾火即燃,要将它保全就要费些心神了,此时,却闻贺孤穷沉喝一声,竟从眉间化出一把剑。

    此剑通体幽黑,仿佛是吞噬光线的黑洞凝结而成,剑一出,天地陡然一凝,一道无形边界以剑为轴心向四周扩散,边界所经之处,万物瞬间被吞去原有色彩,只余下黑白两色。

    枯黄的叶子,明红的火光如被抽干生命一样,转变成死烬的灰色。

    当这黑白二色的领域将应飞扬囊括其中时,应飞扬亦感一阵心悸,好像生命力也被吞噬殆尽一般,浑身都失了力道,软坐在地。

    而这瞬间,剑再度收回贺孤穷眉心,黑白边界急速收缩,除了漫天火叶化作飞烟飘散,与方才再无不同。贺孤穷闷哼一声,摇晃了下身子后,御剑从空中降下。

    应飞扬生命力回流,恢复了气力,半是恭维半认真的赞道:“师叔果然神技,这就是那日擂台上将出未出的一剑吧,多谢师叔当时留情,若不然我哪能撑得过十招。”

    “哼,心思太多,这点不及你师傅。”贺孤穷险些吃了亏,感觉脸上挂不住,说话间,隔空一道气劲打入应飞扬体内,气劲如虫子一般,钻行在筋脉中,“略施薄惩,以示警戒。”

    应飞扬一阵剧痛,心中骂了贺孤穷十八辈,脸上却丝毫不显露,问道:“我及不上他是正常,不知师叔对上师傅,胜负又该是如何?”

    贺孤穷道:“应该是平手吧,二十三年前我接不下他一剑,如今他接不下我一剑。”

    “这算哪门子平手。。。。。”应飞扬低声道,没想到这个师叔看上去不苟言笑,竟然还有讲笑话的天赋。

    随后又对顾剑声的实力颇为震惊,道:“以师叔之能,竟也接不住师傅一剑?”

    “那日不是留时间给你了,二十三年前的事,难道他还没与你说过?”

    应飞扬笑道:“那日只顾喝酒了,没有细问,还请师叔给我讲一讲。”

    贺孤穷呸了一声,道:“把他一剑败我的光荣事迹留给我自己说么?他倒是好算计,算了,败便是败,我不怕输,难道还怕说吗?你细细听,之后所有变故的源头,都是从那一天开始。”

    -——二十三年前——————

    地下宫殿内,杀声震天盈耳。

    地宫位于江南道明州城地下,皇世星天门主宣君盛推演出帝命天子降生之地就在明州城内,自那之后,散落的门人就逐渐转移到明州,隐匿十年,终在明州城下,打造出了这个堪称雄奇的地宫,作为皇世星天新的据点。

    如今,紫薇帝子即将临时,凌霄剑宗却听闻了他们疯狂的计划,前来地宫阻止。

    贺孤穷本以为自上代门主宣丘泽身死,袁天罡火烧裂玄谷后,皇世星天就已没落,不想竟经宣君盛数十年忍辱负重磨牙砺爪,皇世星天竟隐隐有复兴之象,一路之上,他竟已遇上几个颇难对付的硬手。

    皇世星天一派之人皆聚集于此,而己方奇袭而来,未免打草惊蛇,只带了门中精英,所以人数反而居于劣势,但凌霄剑宗所有人,都是胜券在握,只因他们最前方有一人开道!

    即使在稍一分神就会身死命消的战场之上,那人依然吸引着大多数人的目光。

    他头戴象征道门第一剑者两仪戡天冠,发冠之下眉目分明,鼻梁挺直,英挺中又有少年人般的逼人锐气。阅尽世情般的沧桑双眼和眼角淡淡的皱纹,昭示着他没外表年轻。但魅力却随着年岁的增长而不断积淀。

    当年让无数少女沉醉痴迷的“道门双秀”之一,如今剑冠群纶的绝代剑者,剑冠顾剑声,无论何时都该是战场的主角。

    顾剑声双手负于身后,沉稳前行,若非他双眼中时而闪逝的慑人剑芒,和一身隐而不发的的低沉怒气,众人定只当他是在闲庭信步。

    皇室星天之人自是不肯放他轻过,四面围涌而来。顾剑声身不动,剑气自发,周遭剑气窜动,织出一道无形剑网,令近身者立亡当场。

    他走的缓慢,但一步一印,每前行一步,己方阵线就前移一分,皇室星天人数虽众,却无一人能阻他半瞬。

    贺孤穷紧随他身后,一柄黑剑勾魂索命毫不留情,不饮血不收锋。

    杀的人越来越多,但皇世星天之人却依然蜂拥蚁聚般的围在四周,脸上带着狂热神采迎击而来。见此情景,贺孤穷不禁心生一股戾气,皇室星天本以智慧著称,怎不过数十年,竟变得这般狂热痴愚,惹得贺孤穷直向将他们杀个干净。

    此时,居中侧应的清岳真人对顾剑声道:“顾师弟,时间紧迫,你先行一步,这里交给我们。”

    顾剑声面沉如水,点头应道:“是,师兄,你们小心。”

    顾剑声挺身前,皇世星天之人岂容他冲关,“哪里走!”几位长老互相一点头,合力出手,长老们连同弟子,或使用法宝,或亲身迎敌。一时,八卦盘,司南,算筹,明镜,各种闪着五颜六色的法宝和更多的人影扑击而来的,若一堵高高巨墙垮压而来。

    “能洞悉天机的皇世星天,却不能看透自己的命运吗?可悲!”

    顾剑声冷然一语,天地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