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九章 侵门踏户
    应飞扬嘴上不说,但心里对清苦向来敬重,口中冷道:“怎么猜随你,信不信随我,师叔想必是推及及人,才会觉得他人用心也都个个险恶,却不知我师傅可不是你这般人。”

    清夷哈哈大笑,露出张狂之态,反问道:“那你师傅是哪种人?你对他了解几分?你知道他以前做过什么?知道他收过什么徒弟?知道他因何被禁锢功体驱逐出门?知道他为何要《太易玄经》?........."

    清夷一语接过一语,脸上带着狰狞的恶意,每问一句,应飞扬气势就衰弱一分,眼中泛起疑惑的迷雾,想要反驳却无从答起,竟生出一种莫名恐惧,相处多年,他对清苦竟仍如陌生人一般一无所知!

    ”。。。。。。。呵呵,他的秘密多的远超乎你想象,我怕到现在,你连他的真实身份也不知晓!“清夷语带鄙夷接续道,应飞扬却如抓住救命稻草,眼睛一亮,朗声道:

    “如何不知,我的师傅是物盛当杀贺孤穷!”

    清夷面色一变,吃惊道:”你方才说什么?你师傅是谁?“

    ”听不清楚吗?我的师傅是物盛当杀贺孤穷!”应飞扬倔强回视道。

    清夷道人愣了一下,随即——

    “哈哈哈哈哈!”竟如听到最可笑的笑话,笑得前仰后合,笑声中尽是透骨的讥嘲。

    笑了半晌,才抓着应飞扬肩头,欲将他提起:“哈哈,走,带路吧,让我见识下你师尊,大名鼎鼎的贺孤穷!”

    应飞扬却是再强运真气,双脚若扎了根似得黏在地上,清夷方才随手的一提竟未将他提起。“嘿,小子,你倒倔强。”清夷道人眼一冷,一道真气打入他体内,清夷的真气若吞噬生机的黑河闯入应飞扬筋脉,霎时只觉体内气血如枯萎了一般,说不出得难受。

    但应飞扬也被商影“折磨”过一年有余,对痛苦的忍耐异于常人,竟是一声不哼,痛苦之下,思维反而更加明朗,想起了几日前清苦对他特意的叮嘱。

    “我若真有对他找上你,你尽管带他过来,或许你将有幸,见识到物盛当杀贺孤穷的厉害。”

    “师傅既然敢这么说,应该是也想好了对策,我便将他带去交师傅处理吧。”应飞扬心中正想着,突然觉得清夷的劲力又重了几分,随即顺势惨嚎一声,道:“师叔,饶了我吧,我这就带你去见师傅。”

    清夷狐疑的扫了他两眼,缓缓收劲道:“我还许多手段没用,你倒突然乖巧了,可莫要耍什么花样。”

    应飞扬一副无奈模样叹道:“师叔,你都能舍下颜面以大欺小了,我又如何不能舍下颜面,识时务的早些投降,师傅住在齐云镇白石街竹柳胡同东侧,还要我带路吗。”

    “这倒不必,我还认得路,你既然识时务,师叔也不亏待你。”清夷怪笑两声,提着应飞扬飞纵下山。

    手中提了一人,清夷不便御剑,但脚程仍是飞快,而纵跃的同时,还分出一股真气,源源不断递入应飞扬体内替他治疗内伤,不过片刻,应飞扬就感觉体内火热滞涨之感已消散,刚才暴发出的暗伤已渐渐被压制下来。应飞扬心中暗自比较,论起真气修为,这位清夷道人竟然比商影还隐隐强上几分。

    不过片刻,便已道了齐云镇,清夷脚步不停,提着应飞扬在房顶起跃,好在齐云镇之人见多了凌霄剑宗之人的飞上飞下,对此早已见怪不怪,还有大胆的民户高声叫骂。

    清夷道人转了几转,已到清苦宅子前,“我已没事了,将我放下吧。”应飞扬道。

    清夷也不怕他逃跑,手一松,放他自由,应飞扬抖了抖被抓皱的衣服,隔着大门朗声道:“师傅,有个道号清夷的师叔想见你一面,你可准备好茶水啊!”应飞扬仍担心清夷是上门寻仇,大声吆喝,清苦万一真与清夷是敌手,也能尽快躲起。

    清夷眼睛半眯,冷哼一声,身不动,一股凌锐犀利气劲自身上散发,好似平地掀起一阵飓风,沛然莫御的气劲笔直向前,“嘭”得一声,正门被这凌厉气劲冲开,厚实的门板被撞的开合不定,门上浮灰带着剥落的门漆纷纷飘落,气劲却仍无止无歇,穿庭而过,又是砰得一声,直将堂屋之门也撞开。

    堂屋开启,正位之上,稳坐一人,清苦道人对门而坐,手中还捏着酒杯,剑风却陡然临头,吹得清苦苍白须发飘扬飞舞,衣衫猎猎倒飞,应飞扬心中一紧,不禁惊呼一声,劲风却在临头霎那,消散于无形。

    清苦道人眼光一闪,堂屋之内为之一亮,即使在大门之外看去,仍觉清苦目光炯炯,大异往日。清苦目光从屋**向门外,先扫过应飞扬,最后停顿在清夷道人身上,语带无奈道:“一念随心,收发自如,你的修为又精进了,清夷师弟,物盛当杀——贺孤穷!”

    清夷道人双目眯成危险的一条线,脸上带着一股满是寒意的冷笑,道:”颜色憔悴,形容枯蒿,你倒是大不如往前了,清苦师兄,又或者,我该称呼你为,道门双秀之一,凌霄剑宗剑座,名满天下,剑冠群纶的顾剑声!"

    二人各出一语,应飞扬却感如被一股气劲掀飞到空中转了几百圈一样,一阵天旋地转。目光由清夷移到清苦,又由清苦移到清夷。

    “你才是物盛当杀贺孤穷?”应飞扬指着清夷,难以置信道。

    “没错,我就说你的师尊,物盛当杀贺孤穷,叫声师傅听听,我得好徒儿。”清夷满脸恶意的戏谑道。

    “而你不是贺孤穷,你是剑冠顾剑声。。。。。”应飞扬手臂挪了个方向,指向清苦道。

    “嘿嘿,当初可是你非说我是贺孤穷的,我不过顺了你的话意,怨不得我。”清苦干笑两声,装出一副委屈模样道。

    此事一揭破,反而显得顺理成章,应飞扬恍然大悟,难怪剑神会等待数日,只为一见清苦、难怪他每次一提起贺孤穷名字,商影就会露出古怪笑意、难怪门中长老会对清苦如此推崇,现在都有了答案。

    若非他先见为主的认定了清苦就是贺孤穷,恐怕凭他才智,也早能猜得到。只是心中又再添了新的疑问,清苦分明被放逐门外,为何凌霄剑宗仍要隐瞒消息,谎称顾剑声在缥缈峰闭关悟剑?

    清苦,或者说顾剑声斜着眼对贺孤穷道:“师弟,你来我这又是想做什么,叙旧吗?”

    贺孤穷得意笑道:“没什么,新收了个徒弟,打算带他出去游历一番,途经此地,总得带他拜见一下师伯,我徒应飞扬,还不拜见你大名鼎鼎的顾师伯。”

    “哪个是你徒弟!”应飞扬抗议道。

    “没大没小,方才还说我的师傅是贺孤穷,现在就不认了吗?”

    顾剑声皱着眉头插口道:“莫再欺负晚辈了,说吧,你到底打什么主意,要带他去哪游历?”

    贺孤穷道:“就先去洛阳吧,去见见他的师兄——慕紫轩!我打赌输了,欠了他一笔债,总得偿还。”

    慕紫轩三字一出,堂中瞬间笼罩着一股诡异氛围,清苦面色一寒,冷道:”我倒不知,你什么时候跟他这么熟稔了,当年要杀他的可是你啊。“

    “谁说不是呢,当年要害他的人,如今助他,当年助他的人,如今却要害他天道变化,事态弄人啊,哪个又能预料。”贺孤穷本是嘲讽,说着说着却起了唏嘘之意,叹道。

    顾剑声感慨一声,道:“罢了,我现在也无力拦阻你,年轻人出去见见世面也好,先让我跟应天命单独说几句吧。”

    贺孤穷眼露挑衅道:”也未必,你虽被咱们师傅封住功力,但依你能耐,未必不能破解。“说着,贺孤穷剑意自周身散发,在背后凝聚成千百把带着不祥气息的黑剑,堂屋瞬间变得满满当当,若罩了一层黑云,厚重气氛,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来吧,让我见识一下,沉寂多年的顾剑声,是否依然如往日一般冠绝天下。”

    顾剑声苦笑道:”怎样可能,你是多看轻咱们师傅,他的功力你又不是不知道,七魂剑封又哪是这么简单就能破解,如今我的七魂皆被他的念剑定在心窍,想要冲破剑封可是必死无疑。”

    贺孤穷满脸狐疑的审视着顾剑声,来回扫视几遍,袖子一挥,气劲收于无形,满屋的黑剑烟消云散,竟有乌云之后放晴之感。

    ”无味。“贺孤穷哼了一声,冷然转身步出门外,”有话快说,我只等你一刻钟。“

    贺孤穷立身大门之外,反手一挥,堂屋大门陡然关闭,屋内,只剩应飞扬与清苦师徒二人。。。。。。

    ps:第二卷明天就结尾了,准备养肥的可以开宰了。另外上一章的回目数错了,多谢书友指正,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也可看出我最近听疏忽的,自我检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