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八章 夺书伤人
    出了山门,应飞扬缓步步下青阶,面色一派凝重。

    怀中书卷如有千斤之重,好似揣着这本《太易玄经》,便有千万条性命压在肩头,应飞扬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诸多疑问,“师傅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往,他取这本书又有何目的,我该不该将此书给他?”千头万绪萦绕,得胜夺魁时的意气风发早已不复存在。

    突得——

    一阵剑风自身后而至,尚未及身便已感后心生寒,此刻应飞扬正值心神恍惚,反应慢了一瞬,回击、拔剑、躲闪皆已来不及,危机之时,应飞扬身子微移,用缚在背后的星纪剑挡住这突如其来的一剑,剑虽挡下,劲力却透过剑鞘直入后心。

    应飞扬只觉气血翻涌,几乎要把心呕出来,却强忍痛楚,借力前飞,同时抽剑出鞘,划出数道不同轨迹的剑气,阻挡偷袭者的追击,偷袭者果然被剑气所阻。

    足方落地,应飞扬便回身反攻。此时才看到偷袭者。偷袭者身穿寻常凌霄剑道道袍,却在面上覆了层黑巾。

    “藏头掩面,是见不得光的老鼠么?”应飞扬喝道,同时使出一招真武荡魔,此招因怒气催发更显雄浑刚烈,自上而下划出一道厚重剑圈,似要将荡尽天下魔氛。

    “蹭。”来人举剑横挡,但刚接招就有力屈之势,被这一剑磕退三步,而应飞扬剑却未停,一剑方歇,另一剑又至,招式虽是简单至极,却如钱塘怒浪,一浪接过一浪,一浪强过一浪。

    “当当当”单调又厚重的剑击声不绝于耳,应飞扬单纯以力量压制,就将那黑衣人被击得连连后退,不觉间已向山门方向推了近百步。

    “这点微末实力,果然也只配偷袭了,莫再退了,可就要退回山门了!”应飞扬游刃有余,仍有开口余力。

    黑衣人剑路一转,随即换了路剑法,不再硬接,剑身一抖,钢制长剑变得如毒蛇一般,刁钻,狠辣,剑身弯成各种诡异的弧线,从任何难以预料的角度刺来。

    应飞扬脸色一凝,收起轻视之心沉稳以对,却是战了几回合,眉头便皱成一团,对手此时的剑法分明更为难缠,却似是少了灵性,奇诡剑招与使剑之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矛盾感。让人觉得方才以硬碰硬,大开大合的剑路才更适合他。

    又战上几招,应飞扬豁然开朗,随后气凝剑端,化作一把恢宏巨剑砸向黑衣人,巨剑之下,方才仍显诡异莫测的“剑蛇”登时变得如蚯蚓一般一触即碎,黑衣人难以抵挡抽身仓皇后退。

    却听应飞扬口中道:“今早殿上未曾见你,还道你是伤重难支呢,没想到你竟是藏头遮面,在这等着我呢,明兄!”

    黑衣人一怔,随即解开面巾,露出苍白无血色的面容,冷道:“将你的怀中卷册交出。”

    应飞扬受他偷袭,心里正憋着火,自是一口回绝道:“不交你又能如何,全力相搏,你仍败于我剑下,如今重伤未愈,你又能奈我何?”

    一言不合,明烨不再多言,没有半分的犹豫,剑一驻地,周遭气温陡升,两道炎龙和电蛇自地面蹿升,顺着剑身盘旋而上延烧到明烨身上,在身上带出交织雷火后又直冲头顶,明烨闷哼一身,五官痛苦的扭曲,头巾冲散,枯黄发丝化作赤红血发无风自扬,竟是毫无迟疑的再现入魔之姿。

    “你不要命了!”应飞扬一惊,他未曾想过明烨竟决绝到这等地步。前日同使三种真气已燃尽了他半条性命,如今伤势未愈,就又重施故技,究竟为了什么,让他浑然不将自身性命当回事。

    此时明烨七窍中都已有血渗出,分外骇人,眼神却回复沉冷,自周身散发出一股狂热与冷漠并存的气势,道:“我时间不多,快将卷册交出。”

    应飞扬一时踌躇,明烨有伤在身,他受伤也非轻,擂台之上能战胜全力的明烨,多半是侥幸,如今二度相逢,他仍是胜算寥寥。更何况明烨这般豁命,此战过后,无论胜败,明烨都必死无疑,让应飞扬全然失了剑诀的兴致。

    迟疑瞬间,变数又生,一道人影自山上极速飞逝而下,尚未看清他面目,便已逼邻明烨背后。

    明烨长吼一声,方才的气势随即如泄了气的皮球消散,身上赤火熄灭,飘扬红发也褪去血色无力低垂下去,遮蔽视线的发丝垂落,露出背后之人身影,黑发黑须,高颧长脸,正是清夷真人。

    “无用废物,只会多事。”清夷真人鄙夷道,说话同时,双手连点明烨背后几个穴位。

    明烨跪倒在地,无力道了一声:”师傅."明夷抬眼望天,冷冷回应道:“当不起,你现在是凌霄剑宗正式弟子,与我已经没有瓜葛了。”

    明烨却如若未闻,道:“徒儿无能,无法在试剑大会取胜,名正言顺的将《万道引归天剑诀》带给师尊,好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师尊稍等片刻,我这就将它取来。”

    语方落,明烨立身而起,背后穴位中火舌窜动,竟是靠一身雄浑火劲冲破穴道封锁。

    清夷脸上闪过一丝惊叹,接着使出重手,立掌成刀斩向明烨后颈,明烨低哼一声,颓然晕去,清夷抓住明烨后颈,“蠢材,只会碍眼。”随手将明烨远远甩飞,跌入石阶两侧树林中不见身影。

    此时见应飞扬似笑非笑道:”晚辈前日还以为师叔冷血无情,现在看来,是晚辈错怪师叔了。“

    清夷拍拍手,掸去手上灰尘,道:”这话什么意思?“

    ”听方才明兄话意,便知师叔是为我怀中书卷而来,可是师叔没有先将我擒下,而是救了明兄,可见师叔似是无情却有情。“

    清夷阴冷一笑,”擒你,也得先问清楚再动手,不然岂不是跟那蠢货一样了。我问你,你怀中的是《万道引归天剑诀》还是《太易数经》?

    应飞扬将卷轴掏出,露出卷封上的篆字道:”师叔要的应该是《万道引归天剑诀》,可惜让师叔失望,怕是白跑一趟了。“

    清夷看清之后,仰天笑道:”哈哈,好师侄,这次看来是我输你了。“笑声中带着一股不详意味,惊飞山道两侧的栖鸟。

    ”不敢,只是未能让师叔如愿而已,哪敢称胜?“应飞扬戒备道。

    清夷却是话锋一转道:“可惜,我说的那个师侄,指的可不是你!《万道引归天剑诀》是我所求之物没错,但愿赌服输,《太易玄经》我也非取不可。”

    清夷话中有话,应飞扬也心中暗疑:“清夷所指的师侄不是我,那又是谁,莫非是他口中的师侄,要取这太易真经?”脸上却不改镇定,道:”晚辈若是不给,师叔便要以大欺小了么,那师叔方才没擒下我,而是先救徒弟就更不应该了,明兄方才显露极烈杀相,山上之人察觉定会来此观视,算起来也快到了,师叔还不走,一会就未必能走了。“

    清夷冷道:“莫非你以为我会怕了你的救兵?今日不管是谁,都拦阻不了我!”

    应飞扬沉稳道:“师叔真是豪气,,确实,寻常巡山弟子,怎能拦得住师叔,不过师叔难道没想到,《太易玄经》如此重要之物,掌门真人如何能放心我这修为浅薄的晚辈独自带下山。”

    应飞扬明亮眼睛闪烁,嘴角微扬露出得逞笑容道:”与其守着书卷提心吊胆,不如引蛇出洞,将有心之人引出一网打尽,希望师叔回头面对掌门师伯时,依然能不改方才豪语!“

    清夷道人闻言,神色陡然一变,猛然回头,背后却是空空如也!

    回头瞬间,风云陡然激荡,应飞扬出招了!

    “师叔你上当了!”应飞扬深知清夷真人修为高深,机会只有这一次,所以出手毫不留情,起手最强之招——”不知顷刻风云改”。

    不过是第二次施展此招,应飞扬就纯熟的似是施展了成千上万次,虽不知这剑法从何而来,但这集迅捷,诡变,雄浑,数种风格截然不同的剑路于一招的剑法甚合应飞扬胃口,人剑合为一体,气势惊人。

    “是谁上当了呢?”清夷转回头来,剑锋已逼邻他的眉心,但清夷却不闪不避,反而挂出狡黠笑容。

    此时,应飞扬突感真气蹿涌如怒马奔腾,“嗤”一道炎气从他期门穴射出,还未反应过来,又是“嗤嗤嗤”接连数声,一道又一道炎气自周身要穴迸射而出,应飞扬一身气血都虽炎气射出般,头脑晕沉,踉跄后退。

    清夷面露得色道:“你问我方才为何不先擒你,这便是答案,吸劲入体,转化己用,你用这法子打败明烨,却不知每吸一分真气,你便留了一分暗伤,明烨伤重,你其实比他还重,只是这伤势要过些时日,等你再全力催动真气时才能显现。呵呵,竟然将这么凶险的法子传给你,只为了让你取《太易玄经》,若把我称作‘倒是无情却有情’,你那师傅就是‘倒是有情却无情’”

    应飞扬气血翻涌,却仍怒道:“都说了,此法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与我师傅无关。”

    清夷冷笑道:“依他的修为阅历,想引导你想出这个法子可一点也不难,何须亲自开口教授,若我猜得没错,你修习的《玉虚经》应与凌霄剑宗的正本不同吧。”

    “那有如何,推陈出新,本就是常有的事,也只有庸才才会因循守旧。”

    清夷真人冷笑道:“剑法推陈出新是常有,毕竟只要创出的剑法不至于削去自己耳朵,就没有什么害处,但真气功法依循人体气血经络,先天五行五脏,容不得丝毫差池,岂是这么简单就能自创出一套教给他人,除非——。”

    清夷把面容靠近,贴着应飞扬耳朵轻轻道:“他想拿你先做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