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七章 邪魔外道
    ”袁天罡?"应飞扬一惊,这个名字确实如雷贯耳,袁天罡是本朝初年赫赫有名的星相推命大师,凡其所观必是准确有据,铁口一开从无虚言,连太宗皇帝都对其盛赞有加,称他胜过汉代严君平。在相术史上可谓泰山北斗极的人物,以致到现如今都有人打着“袁天罡真传”的名头鱼目混珠。这样的人物竟是出身皇世星天?

    清岳掌门早已预料应飞扬的震惊,继续道:”不错,就是那个袁天罡。继续方才,袁天罡那时还像现在这般名震天下,而宣邱泽和皇甫会真才实学也不在他之下,这三人皆是一时之选,但门主之位却只有一个。既是人中之龙,岂会屈居人性,三人因此分为三派彼此争斗不休,导致门主之位一直空悬多年,门中血流不断,最后许是他人都厌倦了同门相残,众长老一致推举较为仁善的宣邱泽为门主,这才止住纷争。但加典之日,皇甫会不辞而别,远走西域。袁天罡也留下一封书信,声称誓讨此辱,之后再不见踪影。

    “其后乱世风云起,天发杀机,以致天象混沌,竟有五大帝星同耀天际,时局混乱,难分谁是真龙,皇世星天则在宣邱泽的带领下,暗中支持李建成。”

    听到这里,应飞扬嗤笑一声,”竟然选了那平庸无能的隐太子,看来这宣邱泽也不过尔尔,众长老怎会挑了他做掌门。“

    清岳掌门瞥了他一眼,道:”起兵太原,平定山东,收取西河,克长安,拒潼关,这样的人物若只算平庸,那当时天下也没几个值得称道的人物了,只是后来他身死玄武门,所以一声功绩,只得任由后人涂抹勾画了。”

    此些事迹应飞扬闻所未闻,却也知晓什么叫史家笔法,尴尬一笑,转而道:“如此的话,依据日后太宗皇帝对袁天罡的推崇,看来袁天罡是认定太宗皇帝为天命真主了。”

    清岳点头道:“不错,袁天罡入了太宗皇帝帐下,为他出谋划策,日后玄武门之事,也是他背后布局,李建成在玄武门一败涂地,皇世星天也因与李建成的牵连,被新皇判定为异端邪教。此时天下初定,在天下之争中作壁上观的诸多派门,自然不会放过这向新朝示好的机会,一时皇世星天遭众多派门围攻,宣邱泽力战身死,皇世星天也遭受重创,不得不弃守裂玄谷,自此化明为暗,袁天罡如他所言,向皇世星天讨回了耻辱。”

    “这袁天罡,真是凉薄啊,对师门竟也下得了狠手,平白辜负了这么大的名头。”应飞扬不禁嘟囔一句。

    清岳掌门似心有所感,道了一声:”或许越是优秀的人物越是骄傲,也或许袁天罡只是将这天下大局当作他们未完的比试,前人故事,几分真几分假也难为人知,总之这便是皇室星天的第一次大劫。“

    ”那第二次呢。”

    ”第二次大劫倒与我派有千丝万缕关系,说起此事,便要先提及一人,那便是宣邱泽之子,宣君盛。”

    “宣君盛亦是天资横溢之人,雄才大略不在其父之下,却少了他父亲的仁厚,少年时便遭灭门之灾,之后流离失所,遍尝人情艰险,因此使得他心性偏激,走上邪路。皇世星天因皇权而兴盛,也因皇权而倾覆,宣君盛因此不愿再一味依附皇权,而想出了一个前人不曾想过的疯狂计划——自己创造一个带着自己血脉的皇帝!“

    应飞扬吃了一惊:”这。。。这个也做得到么?”

    清岳点头道:”做得到,皇世星天推命望气功夫天下无双,集一派之人之力,推算出了一个未来的时辰方位,未来在那个时辰那个方位诞生之人,便是紫薇入命宫的天选之主,接下来只要确保自己的血脉在那个时辰那个地方便可了。“

    应飞扬疑道:“这也不是易事吧,生孩子的事,时辰拿捏哪可能这么准,若是差了半刻,岂不是就前功尽弃了。”

    清岳掌门难得露出笑意道:“你这孩子,也不知是聪明还是傻,只生一个可能有误差,那生上数百个不就好了,宣君盛可是准备了数百怀着他孩子的孕妇。”

    “数百人。。。原来夜御百女的传说是真的。”应飞扬顿感头昏脑涨,口上却说:“这宣君盛行事果然偏激,不是什么善类。”

    清岳面色一凝,道:“这若是偏激,那接下来做的事,就是丧心病狂了,宣君盛成功诞下天命之子,却仍不满足。他深知命运者,命乃先天注定已入他掌控,运却是后天而成难以操纵,他父亲挑选的君主李建成就是有帝王之命而无帝王之运,才会功亏一篑。所以为保万无一失,他想出了一个补足后天运数的法子。

    ”什么法子?“应飞扬问道

    ”杀婴取运!其他数百婴儿出生时刻有了偏差,对他而言便是无用之物,所以他杀光这数百亲生骨血,以百婴之血补足一人运数!“

    “什么?”应飞扬眼神一锐,寒气乍生,一股气劲自他周身散开,震得两侧书架吱吱摇动,咬牙道:”此贼不诛,天理难容!“

    “没错,我凌霄剑宗得到消息,随即前往阻止,但仍晚来一步。”清岳掌门长叹一声,眼中闪过悲戚同情之色“那邪法已施展完成,数百连眼睛都尚未来得及张开的婴孩被摆出周天星斗的方位,将那天命之子拱卫在中间,稚嫩的手腕被割出一道口子,初生的纯净血液顺着地上凹槽汩汩流动化作道道鲜红的血流,最后汇集中央,供那天命之子浸浴。我赶到时,众婴皆是身躯灰白再无生息,全场一片死寂,我却似仍能听到那些婴孩临死前的悲哭,直到今日,哭声犹常在我耳中回响。”

    “宣君盛他人呢?”应飞扬狠狠问道。

    “死了,他方得偿所愿,就遇上我师弟顾剑心,葬于万剑戮身之下,可惜一代人杰,竟踏差如此。”

    ”什么人杰,不过是恶魔丧命而已,有何可惜!”应飞扬脸上愤恨之色仍未消退,却听清岳掌门道:“那你可知你要索要的《太易玄经》,和这恶魔有莫大关系,我等冲入祭台时,祭台上一片混乱,却唯独留存着这部书卷,所以我怀疑杀婴取运的邪法,便是从这书册中推衍而出的!”

    “此话当真?”应飞扬心神一摇。

    “这只是我的猜测,此书着实精要深奥,暗合天地至理,包罗世间万象,我也很难相信有人能从这书中推衍出杀婴取运的邪法,因此不忍将它烧毁,而是置于此地封存。如今你若将它取走,难保不会被有心人利用,甚至为天下带来一场大劫,即便如此,你也要取这本书么?”

    应飞扬低头思索片刻,仍是点头,道:“师傅也应知晓此书的重要,却仍让我取书,定然有他用意,掌门师伯莫非是信不过我师尊。”

    清岳掌门摇头道:”非是信不过,而是看不透,我那师弟的心思,天下间没几个能堪破。你与他师徒多年,又了解他几成?”

    应飞扬一愣,无言以对,若非一年多前胡不归设计,他恐怕到现在还只当清苦是个江湖骗子,而即便今日,他对师傅的过往依然知之甚少,除了个物盛当杀贺孤穷的名号外,其他过往依然在云遮雾绕中。

    “我那师弟功力被锁,被流放门派之外,难道你从未想过他犯了何等的过错才受到这种惩罚。”

    应飞扬又是愣着摇摇头。清岳掌门叹了一声,手一挥,旁边架上一册书卷飞入他手中,道:”你要取书那我便给你,不过你是外门弟子,而经阁之中的书被带出凌霄剑宗之外,还是立派以来头一次,此书重要意义我已说明清楚,望你妥善保管,及时归还,另外替我给你师傅带句话。。。。。。“清岳张着口,却半晌没说出只言片字。

    应飞扬催问道:”掌门师伯要我带什么话?“

    清岳叹了一声挥挥手道:”罢了,说了也没用,他要做的事,谁也阻止不了。你将书收好,就先离开吧。”

    应飞扬诺了一声,拱手告辞,走不几步,又问道:“对了,掌门师伯,弟子还有一疑问,方才故事中,那个集合百婴气运的天命之子最后如何了。”

    清岳掌门反问道:“若是有一婴孩,方生下来就断送了数百兄弟姐妹的性命,长大之后,又将引来皇权之争,使天下动荡,血流飘杵,这等出生就背负无数性命的孩子,你认为他还该存活下去吗?”

    应飞扬迟疑不过一瞬,随即斩铁截钉道:“稚子无辜,这罪孽本不该他来承担,况且天命之说弟子向来不信,若因此断定,他一人生,便将令千万人死,以此旗号取他性命,那与宣君盛又有何区别!”

    清岳掌门又是一叹,道:“那带着你方才的疑问,去问你师傅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