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四十五章 殿内争执
    凌霄殿,凌霄剑宗主殿,此殿居于睨天峰正中,统御群山。重檐复阁,气势恢宏,古朴中暗藏庄严肃穆之气。

    殿中极为宽敞,装饰却简单至极,只有青砖铺地,铜柱撑梁。

    但在此时,任谁也不会觉得殿中空旷,因为派中名号最响的大人物都齐聚一堂,正中主位端坐的威严道者正是当今掌门清岳真人,商影,谢康乐等众首座长老分坐两侧。人虽不多,逼人的气势将大殿塞得满满当当。

    而此时,这些赫赫有名的人物,讨论的焦点却是一个少年。

    谢康乐回味着方才一战,啧啧赞道:“今年试剑大会可真是人才辈出,前四名弟子任挑一名,都有在上届大会中轻松夺魁的实力吧,从那小子叛出山门后,好久没有令人惊艳的人物,没想到今年竟然同时出现了四个。”

    宿沫峰掌座杜如晦随即附和道:“也是仰赖掌门厚德,才令门中人才频现,这是我派再兴之兆,掌门弟子任九霄,谢掌座的女儿,商掌座弟子谢灵烟个个都是非凡,只可惜老道的宿沫峰门人寥落,无一大器,只怕作古之后,宿沫峰一脉就一厥不振。”

    杜如晦前几句仍是赞叹,再往后用心就是昭然若揭了。应飞扬天资绝伦,日后很可能会成为门派中顶梁柱般的人物,杜如晦若能将他收入门墙,日后地位定是水涨船高。

    但杜如晦修行近百年,早已人老成精,此话自然不会明说,而是暗指掌门有了任九霄,谢康乐和商影有了谢灵烟,也该将应飞扬让与他人。再以观云台一脉人丁最是单薄做文章,以宗脉传承为胁,虽是未明说,但心思也昭然若揭。

    却闻谢康乐冷笑一声,道:“杜师兄何必这么说,任九霄现在虽拜入掌门师兄门下,但也是宿沫峰出来的,他的亡父更是宿沫峰前任首座,整个宿沫峰谁拿他当过外人。”随后,摆出一副无奈模样,道:“反倒是我那不孝女,现在还没嫁人,就大半年也不回我洞玄峰一次,若是日后嫁人了,更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与我洞玄峰再无关系,后继无人这种问题,要担忧也该由我担忧吧。”

    “谢康乐,你又要与我争夺弟子?”杜如晦与谢康乐向来不和,见他搅局,随即也不再遮掩,怒目相对。

    “错了,非是我要跟你争,若说人丁单薄,凌霄剑宗人丁最单薄的一脉可是那里,若收徒弟,也该由他先挑。”谢康乐信手向后一指,杜如晦面色随之一凝,谢康乐所指方向,正是当世十大高手之一,凌霄剑宗第一名剑,“剑冠”顾剑心所在的飘渺峰。

    “顾剑心么?可是他。。。。。。”杜如晦话说一半,突然面色大变,道了声:“难道!”

    谢康乐带着嘲意笑道:“才想明白吗?”

    杜如晦一咬牙。道:“哼,说这么些也没有,试剑大会第一名若是还没拜师的殿前弟子和外门弟子,可以自行挑选一个师傅,究竟谁会是他师傅,终究还得应飞扬他自己说了算。”

    “你知道便好,所以还是收起无用唇舌,安静等应飞扬来吧。”

    说曹操曹操到,一名弟子快步入堂报道:“启禀掌门,此次试剑大会头四名,应飞扬、谢灵烟沐浴净身完毕,现在殿外等候,明烨、任九霄伤重,无法前来拜谒。”

    清岳闻言眉头一凝,若说明烨伤重,这是有目共睹,不容置疑的,他若不来无可厚非。但任九霄伤势远较明烨轻,又休养了数日,理应无甚大碍。他不来的真正原因,众人皆心知肚明。

    清岳掌门按下心头不满,道:“传他二人进来吧。”

    大殿之外,步入两道年轻身影,男的英姿勃发,器宇轩昂,女的灵动俏丽,亭亭玉立。此时并肩走来,大殿之内顿时一亮。

    谢灵烟自幼生长在此,凌霄殿虽是寻常弟子难以进入之地,但对她来说却早已轻车熟路,先冲着师傅吐了舌头,又无视掉谢康乐饱含怒意的眼神,笑嘻嘻的走进来。

    应飞扬却是头遭进入,一入殿便觉殿内众人面目僵硬,气氛紧张,还未摸出个所以然,周遭目光齐刷刷的聚集在他身上,好似是一堆老饕盯上了美食一般,倒令他惴惴不安。

    “弟子谢灵烟,拜见掌门和诸位长老。”谢灵烟大大方方一礼,应飞扬也有样学样,恭谨行礼。

    但听清岳真人道:“谢师侄,往日我总说你天资极佳,却少了专注执着,但今次你表现不错,相信你师傅和父亲也定感欣慰。”

    “师傅就不提了,我阿爹可哪有半点欣慰的样子。”看着谢康乐喷火般的眼神,谢灵烟心中叫苦,转头可怜兮兮的望向商影,商影却是仰着脸盯着高高房梁,对她的求助视若无睹。

    清岳真人自然不知她的心理活动,继续道:“你已是商师妹亲传弟子,这拜师自可省下,今日便赠你一对月轮镯以为嘉奖,望你以后再加精进,莫坠了你师傅和父亲的颜面。”

    一盘弟子端上红木托盘,盘上放置一对非石非玉,玲珑透泽的秀气镯子,既美观又典雅,镯子上透着月华般的澈澄莹光,一眼看去,便知非是凡品。

    这般年纪女孩,哪有不爱美的,谢灵烟看着两眼放光,立马忘了方才苦恼,道了声谢便急不可待的将镯子套上皓腕。

    好在清岳早见惯了她的天真烂漫,也不苛责她的失礼,只告诫道:“此对镯子乃玲珑珍阁所赠法宝,可助你对敌时化消对手的力道,今日将它转赠与你,只是我凌霄剑宗讲究一剑破万法,借助外物终是偏道,此镯子只可做救急之用,断不可过于依赖。”

    谢灵烟满口应允,但看她模样,便知只把这镯子当作精美饰物,全不在意它有何功效妙用,这些叮嘱倒显得多余了。

    谢灵烟满心欢喜之际,清岳掌门又将视线投在应飞扬身上,道:“应飞扬,你能以外门弟子身份剑压众人,一举夺得今次剑魁,实属难得,依照门规,你可指定一人做你师长,你心中可有人选?”

    杜如晦近看应飞扬还是头一遭,越看越觉应飞扬锐气逼人,资质脱俗,正打算如何能使应飞扬开口败自己为师,突得听身边有人道道:“应飞扬,我看你天资聪颖悟性过人,我创了一套心识剑镜的功法,可以临阵学仿对手招式,以彼之道还诸彼身,不知你可有兴趣一学?”

    杜如晦回首一看,竟是门中长老赤松真人,赤松真人见杜如晦看来,也不躲闪他目光,面无表情的轻声道:“杜师弟,你可别见怪,想收他为徒的又不是只你一个。”

    话音方落,便听其他长老纷纷道:“我这套青元剑法可化木元长生之气为己用,我看你柳风剑法用的纯属,练起我的剑法定是事半功倍。”

    “要我说他就该学我的幻渺剑诀,你瞧他对明烨那一战展现的灵动身法,便可知他就是为我这剑法而生的。”

    杜如晦一时没拉下面皮,竟被别人抢了先,此时一拍案,指着方才说话的长老道:“就你那几下,莫要误人子弟了,他若拜入我门下,不出十年,凌霄剑宗十大高手定有他一席!”

    一时殿上庄严气氛当然无存,竟变得如市场一般,应飞扬突然想起了往年那那江湖方士策天机拉拢自己当他徒弟的情景,而眼前,策天机不但变成了数个,而且还在相互拆台争吵,顿时感觉头大无比。

    应飞扬当下说出从未动摇过的答案,堵住了众长老无休无止的争执:“启禀掌门,弟子应飞扬,愿奉清苦道人为师,侍于门下,不背不弃。”

    清苦道人四字一出,众长老竟是齐齐一叹,没了声音,各自回座上坐下。

    清岳掌门也叹一口气道:“也罢,清苦虽是待罪之身,但也是门派中人,你拜他为师,并无不可。”

    应飞扬拜谢之后,清岳又问道:“你既得魁首,经阁之内的卷籍,你可任挑一部研习,你可想好要挑哪一部了?”

    此问应飞扬亦是早有定见,恭谨答道:“弟子斗胆,请求一览《太易玄经》!”

    《太易玄晶经》四字一出,连带商影,谢康乐在内,在场之人齐齐色变,清岳掌门双目也是一寒,沉声道:“《太易玄经》借你倒也不难,只是你可想清楚了。经阁非是常人能进,在经阁任挑一本卷籍更是机会难得,你便是要借阅我派至高剑诀《万道引归天剑诀》也无不可,《太易玄经》虽精妙,却也只是星象易学,旁门左道,于剑道并无益处,你可莫要错失良机。”

    应飞扬也察觉场上气氛突变,清岳掌门更是显露不悦之色,顿感压力,只是曾与清苦有诺,所以坚持道:“弟子明白,但弟子只求《太易玄经》!”

    大殿上,只闻清岳真人悠长而凝重的呼吸声,一呼一吸间,竟似有一个世纪那么长,应飞扬竟觉呼吸也被他带动,不禁屏息凝神,暗暗抵御,待一口气吐出,清岳才面色如常道:“便如你所愿,随我来吧。”

    说着竟不在理会在座众人自行离开,应飞扬一愣,也亦步亦趋紧随其后。

    二人一路前行,直向门中要地经阁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