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八章 风云蔽日
    "我今日就以狂风乱云,一蔽九阳天威!”

    此言一出,又是一片哗然,破风斩云剑决是凌霄剑道最底层的剑法,因招式简单,变化粗浅,也不需要真元功底,门中至少有半数弟子修习的第一部剑法就是它,论威力变化,与六大镇派剑决的九阳昊天剑决相差不知凡几。若不是应飞扬先前所放的狂语皆成了事实,现在早不知多少人骂他胡吹大气了,饶是如此,场下众弟子依然议论纷纷,难以置信。

    清夷道人倒是平静,淡漠点点头道:“那便尽展修为吧。”

    应飞扬见他答得平淡,只感觉被看轻了一般,心头一恼,随即起手一招剑起风云,转瞬间,剑气暴起如风,剑光罩笼如云,已是风云交织之象,明烨方要接招,忽然风云密布之后,又是雷电交加,剑光若长电破空,惊雷电闪一般晃眼摄人,明烨为之心神一分,再定神,剑上冰寒之意已然临头。

    “怎会这么快?”明烨心头一惊,破风斩云剑法他亦有所了解,起手式“剑起风云”关窍在于积势而非竞速,但应飞扬竟能将这招用的迅捷如电,明烨心虽惊,却也不慌乱,起手一招“朝阳初升-破夜复明”,澎湃之气浩然而出,朝阳升腾一撄风云电闪,霎时擂台上如晴晦雨电交替一般变换非常。

    “用寒劲催动剑起风云,招中又化用‘忽然平地起惊雷’?”应招间,明烨看出端倪,略带惊奇道。单是剑起风云之招不可能这般迅捷快猛,转瞬即至。分明是应飞扬招行一半,便舍弃后续繁琐变化,将剑招换做一字惊电剑的起手式‘忽然平地起惊雷’。

    一字惊电剑精要尽在“唯快不破”四字,招招都要抢快争先,起手式自然也是如此,而将前半招所积之势以一字惊电剑的手法发出,速度更是迅捷了三分。

    招行一半突然变招也非稀奇,但奇就奇在应飞扬将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法一起使来,非但用的浑然天成、全无牵强附会之感,反而别出机杼,威力更胜从前。

    却听应飞扬道:“好眼力,再看这招如何?”应飞扬身形瞬动,步伐轻移,竟在明烨周身织出一道虚实变化的剑网,“是道云仙风之招。”明烨一眼认出来招,却觉剑式越来越快,剑网越收越紧,如陷云雾缭绕之中,分明是令人喘不过气的攻势,应飞扬却使得空灵飘渺,不带一丝急促,如闲庭信步,似神仙出游。

    “‘道风仙云’之招,加上了‘自使仙路不染尘’的剑意。难得,难得。”台上清岳掌门突然开口赞道,语气中竟是欣慰中带着些欢喜,同坐长老皆是一时错愕,清岳掌门虽非惜字如金之人,但也向来肃穆庄严,极少开口,今日竟然一开口就道了两个难得,可见他心绪波动。

    只少数与掌门相处已久的,知道他第一个“难得”赞叹的是他两种剑招同时,却能契合完美,第二个难得则是赞叹非但剑招契合完美,连剑意也是相得益彰,各添风采,风云密布增雷电迅猛之威,风缭云绕添仙人飘渺之态。若只第一剑,清岳还能视做是应飞扬机缘巧合下偶然为之,待看到第二剑时,便知此子确实超凡脱俗,再也按捺不住了。

    台下,明烨被剑光环绕,心生不耐,猛力提元,周身散发出沛然莫御的绚光,一瞬间,炎流爆发,冲破周遭剑网,明烨趁机纵身空中,炎光包裹之下,整个人皆如一个太阳,随之,炎流如阳光遍照一般,丝丝缕缕洒下。正是九阳昊天剑决之“烈阳当空-遍照万里”。不同于之前剑气宏大磅礴,威势莫犯,这次的剑气细而绵密,却也更为难防。

    见此招之威,一旁观战的的谢灵烟紧张的十指交扣在一起,关节都攥的发白,但转瞬脸上担忧消散,兴奋赞叹,毫无淑女风范的大叫了一声“好剑法!”

    但见应飞扬再度纳气入体,将明烨震散剑网时散溢的炎气吸入体内,随即挥剑指天,陡然连划数圆,由慢至快,环环相套,气机却连贯一线,剑光起处寒光满袖,若粼波水色。竟在头顶围出一池幽深碧波寒潭。场上高温陡然一低,竟有雨后清凉之意,绵密锐利的炎气,落到寒潭之上,却只化为细丝秋雨,在“寒潭”之上留下点点涟漪。

    一旁苗淼看得更是如痴如醉,喃喃道:“这次是‘秋风慕云’融合了弱水三千剑的‘一天秋雨洗清池’,没想到在我手中平平无奇的招式竟能被他用得这么美。。。。”

    明烨对惊叹之声恍若无闻,身一转,自空中直坠而下,此招唤作“夕阳西坠-红霞遍染”。炎气的热力小了几分,劲力却更加凝聚浑厚,雄力漫天笼罩,人尚未落到擂台,劲风却已压得应飞扬无处躲闪。

    却见应飞扬抖剑成丝,剑气竟是绵柔细长,但却难敌夕阳西坠的威压,触之即散,应飞扬也不慌乱,不紧不慢的继续抖剑,剑气随即如柳条吐新,竟是连绵不绝,生生不息,终于在剑锋临头一刻,明烨身形一摇,剑锋被应飞扬带歪,擦身直切入地面。

    “好招!”这次呐喊的不是早已看痴了的弟子,而是端坐一旁的商影,随之又示威般的瞥了清夷道人一眼,清夷道人瞬间满脸乌云密布。

    人群之中,章柳面色惨白,摇头凄笑道:“用轻风柔云的手法使出柳风剑法的春柳绵绵复有生,见此高妙变化之招,要我以后有何面目再用柳风剑法。”

    双方一正一奇,已是相交百合,难分胜负,单已场面论之,仍是明烨威势纵横,占尽上风,但喝彩声却多数落在了应飞扬的身上,在弟子们眼中,九阳昊天真诀虽高妙精绝,但作为凌霄剑宗六大剑诀之一,有此威力是理所当然。

    而应飞扬以一套平平无奇的破风斩云剑,却将门中大半剑法冗杂其中,又在他手中化为神奇。每当应飞扬使出他们熟悉的剑法,就不觉把自己代入应飞扬的视角,好像用着自己熟悉剑法,对抗九阳昊天真诀的是自己一般,心中自然生出同仇敌忾的畅快。

    但心中最畅快的,仍要数应飞扬,每一次剑锋交击,炎劲都顺着的手上筋脉逆流而上,但这炎流与他心头的那如脱缰野马般得狂热相比简直如一吹即灭的烛火。

    越是强敌,应飞扬就战得越兴奋,九阳昊天神诀越是威能浩瀚,他便越是奇招纷出。

    应飞扬不断将其他剑招融入破风斩云剑中,衍生出新的变化,有些招式他甚至想都未想便已使出,只是感觉这些剑招早已被他练习过千百遍,只是被遗忘到脑海深处,如今尘封的记忆盒子被打开,这些奇招如争着要再见天日一般,争先恐后的在他手中纷繁呈现,越战,越觉酣畅淋漓。

    眼看两人已从早晨激斗到将近正午,清夷真人再也无法忍耐,扬声道:“明烨,莫再与他拼招式,用剑气!”

    ps:晚上还有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