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七章 阴阳易转
    “九阳昊天剑诀!”

    一时上至诸位首座长老,下至各派弟子,无不色变,“怎有可能?”无可置信的惊呼一时起落不停。

    凌霄剑宗立剑为尊,门规虽是苛刻,但却从不藏私,门中绝大多数剑诀,只要弟子们觉得学有余力,都可以随意借阅修炼,少数例外的剑诀中,《万道引归天剑诀》作为镇派剑典,情形特殊,日后再表。

    此外便是《万剑天裁诀》,《四相神剑》,《阴阳逆乱诀》,《心意剑殛》《广寒凌虚剑》和《九阳昊天剑诀》六大剑诀,此六大剑诀皆以其他剑法为基础,九阳昊天剑诀脱胎于纯阳剑诀,却是威力更为雄浑,招式更为精巧,其中万千变化,远非纯阳剑诀所能想比,是也是最考验根基的剑法,若是不将纯阳功练到至上正阳之境,便贸然修炼九阳昊天剑诀,只会引火**,走火入魔。

    但真气的修行不同与剑法。若说学剑,如应飞扬、任九霄这般天生便是学剑的材料,不但一学就会,一点就透,还能举一反三,融汇贯通,这样的人才练剑几年,对剑的领悟就能胜过庸人学剑一生。

    而修炼真气虽有根骨之差,体质之别,但这些差别却不是天地悬殊的,任你根骨如何绝佳,也不能少了年岁的积累。

    纯阳功作为纯正浩然的道门心法,讲究顺性自然,循序渐进,所以能在三十岁之前修到至上正阳之境的便已是罕见,像明烨这般未到二十,便已能修炼九阳昊天剑诀的更是前所未有。

    “清夷,你到底对这孩子做了什么,他小小年纪,怎能修炼九阳昊天剑诀?”想及此处,商影清雅面容已现怒意,戟指清夷怒道。

    清夷则是满不在乎打着哈哈道:“怎么不能,我这徒儿可是万中无一的天生纯阳体,生下来就是练纯阳功的。”

    商影斥道:“信口胡说,玄离师伯是也是纯阳之体,却到了三十二岁才练到至上正阳之境,你这徒儿,难道是打娘胎里就练功么?”

    “这我倒是不知,你若有机会见到他娘,可以替我问一句。”清夷睁着眼睛说瞎话,倒是将商影气的双颊赤红。

    顾不得众人诧异,擂台之上,激斗依然继续,明烨剑一引,九个火球绕身半圈后随即疾射而出,应飞扬气息不畅之际,无法硬接,随即施展星罗奇步闪避为先,却见九个火球前五后四,暗合九宫之妙,尽封他之退路,从头顶轰然降落。

    情急之下,应飞扬猛运真元以剑驻地,霎时一朵冰莲自应飞扬周身绽放,厚实冰壁护住身躯。

    “冰魄寒光剑在他手上使出,威力竟不在我之下,只是。。。。。。”在擂台下围观的谢灵烟见九个火球来势汹汹,本已花容失色,见到她拿手的冰魄寒光剑在应飞扬手中绽放神采,神情才稍稍舒缓,但眉宇间一抹忧色却怎么也消不去。

    “想以冰克火,可惜你终究不是冰属功体。”窥破应飞扬用意,明烨剑势却丝毫不停,应飞扬的玉虚纳神真气本身并无属性,却可化为水火风雷等各类功体,此时便是将玉虚纳神真气转换为冰寒属性,但真气转换总要需些时间,哪怕只是一瞬滞碍,都足以决定胜负。

    天火降下直缨冰壁,霎时水火交攻,震响轰然不绝,化作蒸腾水雾笼罩应飞扬周身,明烨欺身向前,趁应飞扬换气间隙催使强招,倏然数道锋寒剑气撕破水雾疾射而来,“怎会这么快?”明烨心头一惊,急忙剑式一扫,荡开射来的剑气,

    却见蒸腾水雾陡然打着旋向中间凝聚,雾团急速缩小,应飞扬周身毛孔竟如吸水的长鲸一般,将高热的水雾纳入体内,而手中之剑平递,凝出一把巨大冰剑,每吸纳一分水雾,凝出的冰剑就坚实一分,待雾气吸尽的同时冰剑也化作巨刃,直贯明烨。

    明烨不甘示弱,举剑直劈,无匹高热瞬间将冰剑融为水雾,再由水雾化作不可见的水汽。平分秋色一招,却因冷热之气交逼,在擂台中形成了一个气流漩涡,劲风激荡吹的二人衣袍同时向后猎猎翻飞。

    “哈哈哈哈,吸劲入体,转阴易阳,玉虚纳神真气竟然能这样用!果然论教徒弟的心狠,他也不输我半分。”这次惊异的换做了清夷真人,只是惊异外更多了几分嘲弄,竟哈哈的怪笑了起来。

    听闻这道人开口,应飞扬心中一惊,自那日试探明烨修为后,他便一直闭关苦思应对之法,明烨最难缠之处在于一身狂烈雄浑的纯阳元功,越是试探,越觉深不可测。

    苦思破法不得之际,便将念头动到了清苦所留的《玉虚经》上,应飞扬曾将他所练的《破风斩云剑法》和《玉虚经》与凌霄剑道的原本对照之后,发现比之原本,二书皆是有八分相同,二分变化。

    破风斩云剑的二分变化,使这一基础剑法脱胎换骨,衍生出无尽的可能。而《玉虚经》的变化,因为他此前无法动用真气,所以一直没深入琢磨。这几日应飞扬便赌注此书也另有玄奇,时而依循原版《玉虚经》走正脉,时而按照清苦所留的《玉虚经》走奇脉,拼着走火入魔的风险两相对照比较,竟被他发现了一种用法。

    寻常的玉虚功是卸力散力的道家法门,可以将击入体内的真气卸力、引导、分化甚至借力反击,是凌霄剑宗最重防身护体的真气之一。而清苦所传玉虚纳神真气却反其道而行,舍弃了卸力化力的防御功能,而将借力反击发挥到极致。可将主动将周遭余劲吸纳入体,再裹挟着自身真气一道打出,两相加成下威力定是倍增。

    应飞扬方才便是依循此法,将周遭火劲吸纳入体,再由阳入阴分走阴阳两脉,人体阴阳两脉正合阳极阴生,循环变化之道,再加上玉虚功本有的转换功体属性的功效。阳脉纳入的火劲至烈至阳,转至阴脉后瞬间化作至冷至阴的冰寒之气,再无滞碍。借着以冰制火之道,虽真气略逊一筹,却也能与明烨斗个旗鼓相当。

    本以为此法匪夷所思,没想到方使出就被清夷真人看破,应飞扬心中暗骂一声“这贼道士,眼光倒是挺毒的,不过听他话意,是误认为这个法子是我师傅教的,不知他跟我师傅有什么过节。”

    口中却道:“那边的道长,虽然不知你在说些什么,不过这法子可是我自己想出的,你可别随便替我归功他人。”

    清夷冷笑道:“随你怎么说,用这转阳易阴之法,真元上确实能与我徒弟一时抗衡,不过剑招呢?你师傅有没有传授你什么独到的剑法,能抗衡九阳昊天剑决?”

    “哈!”应飞扬朗声一笑,扬剑道:“若说独到的剑法,师尊倒是真传了我一套破风斩云剑决,道长既然想要见识,那我今日便掀风弄云,一蔽九阳天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