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十五章 意外结果
    “剑气!”众人又是齐齐惊呼,一个试剑大会,竟然出现了第三个剑气离体的弟子!

    对比众人的惊奇,当事二人却是一派平静,谢灵烟自诩资质不比任、应二人差上多少,年岁又比他们长上半岁,实际上还要早他们半步摸到剑气离体的门槛,本该是少年弟子中第一个突破的,只是因少了份任、应二人那般对剑道的执着,所以始终欠了临门一脚。

    待应、任二人抢先一步后,谢灵烟方才自省,今日才会舍弃少女百般玲珑心,一念专精追求剑道进境,而应飞扬感应她的决心,才会全力出手再无保留。

    应飞扬方入剑气离体之境,感触犹新,正是最佳的引导者,而谢灵烟舍弃生死胜负之念,终于在如雨倾泻的剑气中,踏出了睽违已久的那一步。

    一剑既出,风愁云惨,谢灵烟所修真气是阴寒属性的玄月冰羽功,所发出的剑气也是森寒清冷,擂台之上都沿着剑气轨迹结出一道白痕,“谢便谢了,何必还要送谢礼?”应飞扬嘴上苦笑,眼中却带出跃跃欲试之意,剑锋一转,挥出一道剑气迎上。

    剑气相撞,周遭空气迅速凝华出细小冰粒,随着爆裂之声四散而去,打的周遭围观之人头脸生疼,应飞扬正当其冲,更是被气劲震退数步,气血翻涌。“这妮子,下手这么重!”应飞扬心中暗骂。

    而空中的谢灵烟方降下身子,身形晃了几晃便软到在地,四仰八叉的躺下了。第一次施放剑气,谢灵烟尚无法把握分寸,真气冲卡关窍如暴洪破堤一般,会将所剩不多的真气都激射得涓滴不剩,如今她气空力尽,莫说再战,连翻个身的力气也没了。

    “比剑结束,胜者,应飞扬!”

    应飞扬朝谢灵烟行一礼,道:“恭喜了,师姐。”

    平躺着的谢灵烟面带得意,却硬是装作不屑的撇撇嘴道:“秦师妹的账,下次跟你算。”说完,眼睛一闭兀自睡去,几个与她相熟的女弟子急忙上台将她抱走,顺便狠狠瞪了应飞扬一眼,显然,践踏秦梅声的情意在前,将谢灵烟打的重伤“昏厥”在后,应飞扬和这帮少女的梁子可算结大了。

    应飞扬硬吃了谢灵烟一记剑气,也是受了暗伤,但心里却是一阵畅快,谢灵烟在可算是他功力恢复以来战胜的第一个真正意义的对手,剑胜强敌的快感,比喝下一坛香醇美酒还要痛快,令他几乎想放声大笑,随之涌起一片豪情。

    “谢灵烟已败在我的剑下,接下来轮到你了,任九霄,你挡得住我问鼎夺魁之路吗?

    应飞扬锐眼眺望远方双子南峰,心中默念。

    “结束了!南峰的结果出来了!”一位弟子从山下飞奔而来,未到山顶,就已吆喝了起来,山顶众人齐刷刷的将目光移到了那名弟子的身上,只等他吐出结果,可那弟子跑到了跟前,却又是岔了气,憋红着脸喘着大气,就是吐不出一个字来,众人皆是被吊足了胃口,连应飞扬也伸长脖子盯着他,唯恐漏了一个字。

    待半饷,那弟子气喘平了,仍涨红的脸带着仍无法置信的表情道

    “任九霄。。。。任九霄败了,败给了外门弟子明烨。”

    明烨?!!

    人群如炸了锅一般,一片哗然,明烨,这个名字虽不至于无人知晓,但也仅限于知晓名字,细细回想一下,他的剑法,所修真气,乃至身形相貌相貌都似是模糊不清,从一开始,他受到的关注就是寥寥无几。

    遇到的对手也是平平无奇,比剑过程更是毫无出彩之处,简直完全没有人能察觉他的存在。直到遇上了夺冠热门之一嵇櫆,他才作为陪衬进入众人的视线之内,虽然最后取了胜,但在他人眼中仍是侥幸成分居多,若不是嵇櫆顾及颜面不愿再战,哪轮得到他进入四强。

    当然,若换做往年,他一个外门弟子一路杀入四强,也定会引起不小轰动,但偏生今年有个应飞扬横空出世,声名鹊起,将他的光彩完全遮蔽。

    所以四强之中,他是最不被看好的,甚至所有人都一至认为他与四强其他三人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而他却突然异军突起爆了个大冷门,击败了夺冠希望最大的任九霄,这令在场众人一时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你快说说,怎么回事,明烨他是怎么赢的?”“天,真的假的,任九霄输了,我不是赔光了?你快说是清楚!”“明烨赢了,那岂不是说晋身决赛的皆是外门弟子,这可是立派以来从未有过的!”

    “任九霄,你真败了么?”应飞扬也在心中一叹,应飞扬会参加试剑大会,多半还是出于与任九霄的意气相争,尤其是向南霁云许诺要以星纪剑击败任九霄后,更成了他心心念念的目标,如今惊闻任九霄败了,竟有心头陡然一空的失落感,好似心头有一团火因无处发泄,反烧了己身一般,轻叹过后,接着朗声问道:“这位师兄,可否告知任九霄是怎么败的?”

    传信弟子喘过气来,声音却仍是激动得发颤,道:“我也不清楚任九霄怎么败得,他们一共就交手了三招。”“三招?”应飞扬轩眉一挑,大感意外。

    “没错,前两招任九霄还是大战上风,第三招时,突然。。。突然好像有一道火云降到擂台,焰光太耀眼,我眼睛闭了不过一瞬,再睁眼便见任九霄已经是浑身焦灼的躺在擂台上了。”

    “天,一招就有这么大威力,这得多雄厚的修为才能做到,他是不是磕了什么灵丹妙药了。”“听描述,火云罩顶,倒像是传说中的九龙神火罩,难道这件神器在他手中?”“别瞎扯了,那种虚无缥缈的传说你也信,我猜,他是用了火药。”“你更是瞎扯,火药不就是你们丹房弟子炼出的药渣吗,做个炮仗也就算了,哪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众人众说纷纭,各展奇思妙想之际,应飞扬却悄然的下了山,有些事情,与其瞎猜,不如自己亲自验证。

    双子峰,左右两峰高度相差无几,外形也相似,但总有人觉得称之为双子峰,不如称为双雄峰更为贴切,因为双峰皆是雄奇伟阔,直上云天,分峙对立,无半分幼子相依相偎之态,而是如并世双雄一般,踏地凌云,遥相对峙,共争长短。

    双峰蜿蜒山道上,各有一人涉阶而下,两道小阶顺着山势逐渐靠近,最终在双峰交汇处会成一条宽阔坦途,而台阶上的两道人影也是越走越近,彼此脚步声都已是清晰入耳,最后同步踏上了中间的大路。

    就在二人由对立转为并肩的一瞬!

    完全没有任何预兆,二人背后双剑同时自行出鞘,双剑相击,发出清脆声响,一道剑气炎流交织而成的气圆自二人周身扩散开去,周遭花草,尽遭剑气斩碎,炎流焚灼。

    “这才是你真正的失礼,明烨!”应飞扬斩铁截钉道。

    双剑各自归鞘,二人并肩同行,好似方才的试探根本不存在一般。

    明烨生冷的回应道:“你该庆幸的是,今天我的对手是任九霄而不是你,不然你现在已无机会和我说话。”

    应飞扬心中一凛,却知晓他所言无错,应飞扬虽早知明烨隐藏功力,但明烨此时展露出的真实水平,仍远远超过他的预期,今日对上他的若不是任九霄而是自己,怕是也败多胜少。

    回想起来,明烨之前每一局都打的不温不火,展露的实力既不会高到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也不会低到让人起疑,单是这分寸的拿捏把控,就非是应飞扬能及。只是。。。。。。

    “连比个剑都这么束手束脚,这样使剑,有什么意思!”

    “所求不同,你求快意,不论胜负,我却只求胜果,第一名我非得不可,《万道引归天剑诀》也定是我囊中之物。”

    “说起来你前日伤重也只是故布疑阵,我竟有做了多余之事。”应飞扬两次相助明烨,却皆是做无用功,心中有种被愚弄的感觉,颇不是滋味。有想起当日明烨师徒间的话语,猜测道:“你是冲《万道引归天剑诀》来的,莫非是你师傅指使你的?

    明烨不答,只是说道:“前日相助,明烨记在心头,定有回报之时,只是非在你我剑决之日。在下非是值得你交陪的人物,莫要在我身上施舍你的善心了,你我道不同,便不该同路。”说罢,明烨身形一提,使出轻身功夫甩开应飞扬,先行下山了。

    “有句话你错了,我既求快意,也争胜果。”应飞扬注视着明烨远去身影,轻声自语道。“任九霄既然败给了你,那他欠我的剑决,就由你偿还吧。”

    清苦犹在床上酣睡,突然一道黑影罩住他的头脸,清苦起身一看,竟是一个包着胡饼的包裹,眼前是应飞扬似笑非笑的样子。

    应飞扬道:“师傅,你总算是醒了,跟你通知一声,这几日我要闭关,食粮和酒都提前给你储备足了,你这几天自己养活自己把。”

    “嗤,瞧你紧张兮兮的样子,不就是个任九霄吗,至于你搞什么闭关苦练那一套。”清苦闻言,不满嘟囔道。

    应飞扬摇头道:“错了,任九霄已经被打败了,我下面的对手是明烨。”清苦眉一皱,探起了身子,“掌门师兄的弟子竟然败了,明烨?是什么来头,你将他剑法路数跟我说说。”

    应飞扬见清苦罕见的有了兴致,随即把明烨的信息悉数说出,清苦却是眉毛越皱越紧,脸上疑惑越来越重。“纯阳功体,若是他教出得徒弟,倒有可能技压掌门师兄的弟子,不过功体对不上啊。”

    “罢了,不管了,你要闭关就闭关吧,我先补个觉再说。”说着清苦想了一阵,便宣告放弃,再度欲躺下。

    “对了师傅,我已进了决赛,按规矩比赛日会给你留个席位观礼,你要去看么?”

    清苦打着哈欠摇头道:“没兴趣,一大早就比剑,我可起不来。”

    应飞扬却突然皱眉问道:“师傅,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清苦一愣,问道:“怎么莫名其妙的问这个?”

    “你以前虽懒,却也不是这么大门不出,但自从剑会开始,你便一直闷在房内,连窗户都不开,再者难得你徒弟我争气,给你争得个耀武扬威的机会,你却一口回绝,莫非这次参会弟子的师傅中,有哪个是你的对头?若是这样,那我多加戒备一下,也省得他们寻你不得,反迁怒于我。”

    清苦笑道:“你也真能瞎想,我若真有对头找上你,你只管把他拉到这来,或许你将有幸,见识到物盛当杀贺孤穷的厉害。”

    “切,又自吹自擂,懒得理你,这几天你自己悠着些,我可没空搭理你。”应飞扬离身而去。

    “应天命!”走没几步,清苦开口叫住他,“方才的话,记在心头,莫忘却了。”清苦正色道。

    “有人要寻你,我便只管带他来是吧?晓得了!”应飞扬懒懒回应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