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七章 天榜题名
    “天榜题名”,既是外门弟子报名的必经程序,也是试炼的第一关,要求说来也简单,所谓天榜,不过是一块石碑,被悬在高约两丈的门楼之上,外门弟子们使用乌木无锋剑,在石碑之上刻下自己的名字,便算是成功,可细细看来,这规则却是暗藏机锋,门楼高达二丈,轻功不济者根本触碰不到。[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而能停留在空中的时间只有一瞬,要在这一瞬之间,刻下自己的名字,便需要极为迅疾的剑法,而要用乌木无锋剑,在厚重石板上刻下名字,无深厚的真元定然做不到,应试者十人一组轮流尝试,但能够通过者不过十中一二,大多数都是满目愁容,灰心丧志的下了山。

    看着众位外门弟子的表现,主试官李教长也是暗暗摇头,完全提不起精神,李教长虽然修为不够,当不成门中长老,但却做了五十年的殿前剑师,教授殿前弟子无数,连当今掌门都曾在他手下学过剑法,他阅人的本事在门中可算是数得上的,可试炼至今,外门弟子中也没有几个能让他眼前一亮的人物。

    “师傅!”看着李教长走神,旁边协助的弟子提醒道。李教长看着眼前名簿,十个名字竟全被红笔购销,一组之人无一人通过考验,心中不由再生感慨,天榜题名,莫说是亲传弟子,便是普通殿前弟子也个个可以做到,这么简单的事情,竟然难道一批门外弟子,真是一蟹不如一蟹。想归想,该做的事仍要做,李教长强打精神,翻开了下一组的名单。

    “陆仁贾。”

    “到!”

    “宋兵乙。”

    “到!”

    。。。

    “南八."

    ”到!“

    ”应飞扬。“点到这,却无人应声,“应飞扬”李教长在点一次,仍是无人应声。

    “应飞扬!”李教长语气已露不奈之意,运起了真气吼出,手中朱笔已准备将这名字勾去。

    “到!”清朗一声,从山门传来,声音轻轻的并不聒噪,仿佛就在耳边一般,却又隐隐将李教长的吼声都盖下去了,但见一条潇洒身影,迅捷如风的从众人头顶飞过,声音方起时还在山门,声音未落时便已到眼前,急速的身形未见缓冲减速,便骤停骤止,而来者行止之间若行云流水一般自如,也不见丝毫窘态。

    “应飞扬到了!”应飞扬冲李教长歉意一笑,神态中却自然流露洒脱自信之气。

    李教长朱笔方在名册上点了一个点,看清应飞扬面貌,精神一抖,也不责问应飞扬来迟,笔一拉一划,将名册上的红点拉成了个重点标注的红圈,

    脸上却不动声色,点头道:“排成一队,去那边领剑。”

    乌木无锋剑入手沉甸甸的,与铁剑无二,但毕竟是木剑,又无锋芒,要在石上刻下名字可不容易。应飞扬将剑在手中把玩几下,前头那名换做南八的少年却转过头来搭话:“你叫做应飞扬吧,到是挺神气的,天榜题名都差点迟到,是睡过头了吗?”

    “哪会,我是先下山买酒去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我了。”

    南八吃了一惊,啧啧赞道:“这时候都不忘买酒,你还真是从容不迫啊!”

    应飞扬笑道:“你不知道,山下倚云楼的酒,上清下浊,上面的清酒颜色清亮透明,入口清冽甘醇,余味清爽顺滑,所以被称作三清酒,往往上午就卖完了,来晚了可就只能买下面的浊酒,浊酒虽然劲头够,但太糙太冲,不值多说了。”说罢炫耀似的将葫芦轻轻打开,香馀酒气从中溢出。

    南八闭着眼睛,贪婪的耸动着鼻翼,道:“这是三蒸三酿的酒,难怪味道这么香,你要不说,我差点错过这么好的酒,算我先谢你了。”

    应飞扬一惊:“南师兄也是懂酒之人?”

    “这是自然,打牙没张齐时就拿酒当奶喝的。这么吧,你分我口酒,我教你个过关的好办法。”

    应飞扬笑道:“想喝酒,整葫芦送你都成,反正时间比我预料的要早,试炼完再回去买照样来的及,至于取巧的方法,倒是没必要了。”

    南八立刻一副我是过来人的样子拍拍应飞扬的肩膀教导道:“看你刚才那两下子,知道你轻功不错,不过你也别大意,天榜题名可不是比轻功这么简单,不信你看!”南八一努嘴,此时正轮到陆仁贾,之间陆仁贾大喝一声,腾跃而起,与天榜平齐,手中乌木剑舞动,竟现金铁交击之音,电光火石,陆仁两字已经成型,哪只贾字只刻了最上头一个“西”。陆仁贾就已气空力尽,下一竖只划出个白痕,就从空中坠下。

    南八摇头叹道:“可惜可惜了,这陆仁贾功力还可,只是命不好,偏偏去了个这么个笔画繁琐的名字,才没来的及写完,哪及得上我南八,简单!响亮!”说着,还自卖自夸的竖起了大拇指,逗得应飞扬哭笑不得。

    再看宋兵乙上场,他却是剑法不够凌厉迅速,“兵”字未刻到一半,身子就止不住下坠了,陆陆续续几人,都未能成功,个个垂头丧气的退了场,眼看轮到南八上场了,南八得意道:“看到了吧,想题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咱们有缘,我看你也顺眼,就不贪你那口酒了,你在我后面看着,学学八哥的手段。”

    “下一个,南八!”李教头念道。

    “来了来了。”南八小跑着向前,还不忘回头冲应飞扬挤了个眼,但见南八站在门楼下,突然提气纵身,若钻天炮一样窜起,声势倒也不凡,随即,手腕微动,“蹭蹭”几声刺耳摩擦声,在天榜上刻下蝇头小楷般的名字。

    “南八。”名字可得又轻又小,向苍蝇一样趴伏在石碑右下角,这试炼只规定刻名字,倒没有说名字要刻得多大,将名字刻小了,既省力气又省时间,却是是个取巧的法子,所以南八虽然没脸没皮,倒也算过关了,李教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了一声:“过关,下一个,应飞扬。”

    “看到八哥怎么做的了吧,把力气集中在手指手腕,把字写小些。”南八轻声对应飞扬说道。

    应飞扬摇头道:“南兄方才用的可是鲲溟剑法?”

    “行啊,只看我抖腕的动作就能看出我用的剑法,有点眼力劲!”

    南八又赞了一声,还想再嘱托他几句,却见应飞扬已踏步上前,木剑在手上轻旋,口中低吟:“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眼见应飞扬边走边吟,脚步轻缓,周遭气流却是向四周窜动,仿佛的空旷的广场突然被塞的充盈,将空气挤了出去,清晨的阳光透过突然显得狭窄的门楼,在应飞扬身后拖出了长长的影子,南八仿佛感觉,应飞扬每走一步,身形就大上几倍,脚步挪移间似乎要将门楼都踩到脚下,就像是有只上古巨兽被封印在应飞扬体内,此刻正要破体而出!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一顿足,应飞扬若背生双翼,扶摇直上,周遭气流如海潮一般向外狂涌,仿佛他一跃之间,激起了滔天气浪一般

    “噌噌噌!”伴随如鲸歌龙吟的声响,应飞扬长剑划动,纵横开阔,似要破辟天地,割裂阴阳,在空中弥漫出强横不羁的剑意,在场众人皆被吸引,抬头仰望那道潇洒身影,连李教长浑浊的老眼也闪过一抹惊异。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刻字电光火石,只在一瞬,应飞扬缓缓落地后,石屑才纷如雪下,露出傲然卓绝的三个大字“应飞扬”。三字写得极大,占了石碑一半之地,将其他名字尽数挤到一边。字体率意随心,笔画转折处却又尽显锋芒,仿佛有生命一般,要撕破石碑的桎梏冲上九霄!

    “好字,好剑意!”李教长双目放光,如捡到宝一样大声赞道,在场人声也已鼎沸,纷纷议论这应飞扬是什么来头,一时间应飞扬的名字竟是如人人传诵一般,此起彼落。

    应飞扬微笑向李教长还了一礼,走向目瞪口呆的南八道:“南兄既然瞧我顺眼,我也说句交浅言深的话,鲲溟剑法剑意取自庄子逍遥游,鹏抟九万,水击三千,绝云气,负青天。这才是鲲鹏,鲲鹏是世间最不羁的庞然巨兽,鲲鹏的意志是超脱一切,无拘无束,纵横天地,逍遥自在。向南兄为了投机取巧,自缚手脚,如何能将鲲溟剑法剑意发挥?南兄若是不愿改下性子,那就最好换套剑法!”

    一番话直指人心,南八呆住了,眼露迷茫之色,又若有所悟。

    “说得不错,他确实不配用凌霄剑道的剑法。”一声恶意的嘲讽,一道狂傲的身影,从南八身边擦身而过,南八掌中一空,手中乌木剑竟在毫无反应间被那人夺走,南八伸手阻拦,但那人去势极快,只摸到一抹破碎的残影。

    “任九霄!”在场一些弟子认出来人,情不自禁的喊出。维持秩序的弟子见他来此冲撞,意欲阻拦,任九霄不变向,只一提速便从他们合围中破出,从直奔天榜而去,身形带出了破空的锐风,箭一般拔地而起,带着箭出不回的决然气势直上云天。

    任九霄腾跃至天榜之前,空中只见剑光闪烁,锐气横空,将晨曦划割成碎片,只锵然一声,却已出了无数剑,剑光只在一瞬,晃眼间便已停止。而任九霄身形并未下坠,反而再次上冲,天神般停立在了门楼之上,任阳光将他的影子投在下面众弟子仰起的脸上。

    “装腔作势,连一画都没刻。。。。。”石板仍是光洁,并未增加新的剑痕,一外门弟子不忿的嘲讽时,任九霄利落一个转身,顿足间,光洁石板上石屑激起,在应飞扬名字上露出五个张扬透骨的大字。

    “任九霄誓败——应飞扬。”众人顺着字连着念下,接着一片哗然,又齐齐转头对向应飞扬,皆暗道这应飞扬是什么人物,竟然会被这位掌门亲传的天才弟子针对?

    应飞扬却无视众人目光,对任九霄悠悠道:“好一手射日剑法,用射金乌之箭猎鲲鹏,确实也是合适,只是不知任兄何时改了名作‘任九霄誓败’?我听闻高手都是以不败求败为名,任兄这般起名,倒也有几分高手气象,果然是剑中奇葩,想法非我等所及!"

    场下闻言,一阵哄笑,任九霄脸露怒意,却是一闪而过,不动声色道:“你若仍是靠嘴皮子使剑,再让你多说两句无妨。”

    “任九霄,这是外门弟子的试炼,你来捣什么乱!”李教长见他目中无人之态,心头不快,扬声问道。

    任九霄不改倨傲,仍不从门楼上下来,只是略一颔首道:“我的剑折断了,掌门师尊允许我在锋海洗剑会上再寻一剑。”

    “掌门他要做什么,以任九霄的性子,让他去锋海洗剑会,外门弟子能有几人通过?”李教长心中生疑,但既然掌门已经应允,那也没他置喙的余地了,当下一甩袖袍,强忍心中不快,却也没再做声。

    “那可惜了,掌门亲传弟子,怕是要空手而回了。”应飞扬看出李教长的不悦,便有意要激怒任九霄。

    任九霄自知应飞扬嘴上功夫,也不做口舌相争,只是傲然一句:“望你说道做到。”接着手一扬,乌木剑在空中划一道直线,黑电一般射向南八。

    “剑还你!”

    南八神色一凛,剑虽未至,剑声呼啸撕裂的锐风已割得他脸生疼,南八不敢丝毫大意,双手运足刚劲,铁钳一般握住剑柄,剑入手中,却觉得如一条狂龙一般摇头抖尾,要从他手中挣扎而出,他虽然油滑市侩,功力在在场外门弟子中也是前列,随即手中刚劲化出柔劲,绵绵密密如网一般缚住这尾狂龙,狂龙登时低头,不再动弹。

    南八也缓缓收劲,就在收劲瞬间,剑上却再生雄力,仿佛狂龙入水中,掀起万丈惊涛,任九霄这手功夫叫做“水龙吟”。此招变里藏变,劲中有劲,初时如狂龙震关,刚猛无铸,挡下第一波气劲后,又能再生柔力,便如龙入大海,掀起无穷无尽的波涛一般。

    劲力如潮如浪汹涌而来,且一浪强过一浪,南八只觉自身如激流中的漂舟一般,无可抵御,手上油皮擦破,带着火辣辣的痛,脚跟竟已不稳,要被这剑带的倒飞。

    此时应飞扬一手搭在南八肩上,只是轻轻一搭,肆虐的气劲如受牵引,狂潮怒浪也随之向他席卷而来,应飞扬巍然不动,气劲却如奔流入海,消散于无。

    “哈,这才值得交手。”任九霄一声轻笑,随即转身,如大鸟一般从门楼向凌天阁跃去,只留给门楼下众人一个骄傲背影。

    “多谢应兄。”南八脸通红,半是因为提劲过猛气血翻腾,半是因为羞愧,还好应飞扬出手帮他解围,否则若他真被这一剑带的倒飞,那就彻底丢大人了。但更令他羞愧的是,如应飞扬所说,他的鲲溟剑法真的使错了,方才无论是应飞扬还是任九霄,所用剑招暂且不论,但剑意都是尽得精髓,无论是鲲溟剑法睥睨天地的逍遥还是射日剑法一箭无悔的决然都被他们发挥的淋漓尽致,再回想自己洋洋得意的小计俩,真是自己都觉得可笑。

    看着应飞扬任九霄高悬天榜的大名,再看被挤在角落中的南八二字,难道自己注定只能成为他们旁边不起眼的小角色吗?南八低头自问,指甲却已不甘的掐入手心。

    天榜高悬,今日又会有几人,一飞冲天。

    ps:这章写得酣畅淋漓一气呵成,强行砍成两章跟被腰斩似得,还是一起发了吧,求推荐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