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二章 殿前比试
    沉寂黑暗旷野上,却闻激烈交兵声,两把剑,两道人影在夜色下碰撞交辉,带出点点耀眼火星,火星照出二人相貌,一者眉峰冷峻,盛气凌人,正是凌霄剑宗得意弟子,最受期待的天才任九霄,一者面色沉稳,姿态昂扬,却是名不经传的外门弟子应飞扬。[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应飞扬身若灵鹤,矫捷迅疾,任九霄剑若游龙,变化无穷,二人棋逢对手,难分上下,转眼已向都千余回合。

    交击之声越来越密,迸射出的火星也越来越耀眼,忽而又是一声剑击声,随着剑刃交并,黑夜中一团刺眼白芒从交击处扩散开来,照得旷野亮如白昼。

    不是亮如白昼,是真得已经日上三竿了,应飞扬惊呼一声从梦中醒转过来,起床之后打了盆冷水,敷了因难得安眠而留下的黑眼圈。

    自他轻易应允了用清苦的法子练剑以来,便终日与剑经为伍,每日精研剑理,却不能将所学剑理亲身演练出来,对一个爱剑痴剑之人来说,这滋味便如手持万金却找不到地方花销而被活活饿死一般,怎能不令人愤懑郁卒。

    白天心心念念的想要用剑却不可能,而一到入睡时,这各种招数便纷繁入梦,梦中的他不再受任何拘束,仗一柄长剑,演万千变化,他可以肆无忌惮的笑着,让截然不同的剑招在他手上出现。

    他曾用破风斩云间将天上的形态各异的云朵切成整齐划一的方块,也曾回身太古时期,以射日剑法击杀当时正在肆虐的十只金乌,还曾在花间舞动幻羽梦蝶剑,舞着舞者便变成了一只静观他自己舞剑的蝴蝶。千奇百怪的梦,却又皆切合剑意,却每每在用剑用到最酣畅淋漓时醒来,剑招梦幻泡影转瞬消失,只留下从云端坠落般的失落和未能安眠带来的疲惫。

    整理好行装,应飞扬再度踏上凌霄剑宗大门,许是因困倦而心神不属,他不知不觉已到了殿前演剑台。

    今日的教长非是年迈老头,而是一个高挑秀丽的年轻女子,女子身着束腰武装,精气干练,分外显眼。应飞扬也不仅被她吸引。

    女子此时所施是灵蛇逸鹤剑,据传是凌霄剑宗七代掌门松涛真人,观蛇鹤相斗得悟的剑招,剑招时而如蛇游,时而如鹤飞,灵逸变换,曲直莫测。

    但见女子身形游转,长剑翻飞,直若鹤凿,曲若蛇游,人鱼剑相得益彰,衬得人更美,剑更奇,显然尽得剑法精髓。

    应飞扬心中赞叹之际,再看台下殿前弟子,不由摇头,许是教授剑法的女子过于美貌,使众弟子的心思全然不在剑法上,灵蛇逸鹤剑是灵动之剑,精要之处尽在步法与剑法的配合,步法分蛇行、鹤纵两**门,最是轻灵优雅,但台下弟子脚步皆是凝重,偶尔有几个身形够快的,也只能算上迅疾快利,与“轻灵”二字看着虽近,却是相差甚远。

    “都练差了。”应飞扬轻轻自语道,同时心中暗疑,梦里方用这套剑法跟任九霄过招,今早就让他撞见教授这套剑法,这不是诱惑他偷看么。

    台上女子似也恼恨弟子不成材,训斥几句,便让他们先行解散。

    应飞扬恍然发觉看得入神,耽搁了时辰,正要赶路,忽然两名殿外弟子拦住了去路,一高硕者面带狠戾道:“那小子,方才你说都练差了,是什么意思。”

    应飞扬自知失言,抱拳道:“没什么,信口胡言而已,师兄勿怪。”

    旁边一个三角眼的弟子却怪笑道:“嘿,哪个是你师兄了,看你装扮,不过是个外门弟子,也配和我们称兄道弟,说吧,你是怎么混上山的?”这弟子叫嚷着,其他弟子也纷纷围上凑热闹。

    应飞扬看出二人有心寻衅,掏出商影所赠令牌道:“在下是获商影真人许可,可以自由出人门中,还请莫要挡路。”

    那两弟子却不依不饶,道:“商师姑准你出入门派,但准你偷学了么?不过一个外门弟子,竟敢偷看殿前弟子演剑,可知。。。。。。。”

    话未说尽,却见眼前一空,已失了应飞扬踪影,但见应飞扬身形挪移,连走几个“之”字,脚步不疾不徐,却如闲庭信步一般,绕开了围观弟子们的阻拦,走出人群,而他所用步法,正是切合“蛇行”之步的精要。

    众人回神之际,应飞扬已离开人群,低头前行,突然,眼前出现一只女鞋,鞋虽质朴,却是针线细密,做工考究,非同殿前弟子的制式鞋子,能这般自由定制衣饰鞋帽的,除了老一辈的长老,便只有亲传弟子了。

    抬眼一看,却见方才教剑的女教长,正饶有兴味的站在面前打量着他。

    “你便是师傅和师妹提起的应飞扬,果然有点悟性,来,陪我过上两招。”

    应飞扬记起谢灵烟曾说,她大师姐季明霞年纪轻轻便成了授剑教长,料想便是此人了,想到丹霞峰的女人皆非易与,应飞扬不敢大意,行礼道:“原来是季师姐,季师姐有此雅兴,本不该不从,只是在下与师姑有约,不便耽搁,还请季师姐放行。”

    季明霞大咧咧的一挥手,道:“我知道你身有暗伤,不能动真气也不欺负你,这样吧。。。。。”季明霞剑一拄地,身后砖缝裂开,蔓延一线。“你就再使方才的步法,能过得了这条线,我便不拦你,很简单吧。”

    “这可一点不简单······有季师姐一人当关,这条线便如天堑。”

    季明霞眼一厉:“推推诿诿的,没有气概,既然你做不到,就把你偷看我演剑的那双眼睛挖去。”

    眼看季明霞胡搅蛮缠,应飞扬也暗恼,“怎么丹霞峰的都是这么不讲理的女人。”冷声道“师姐会错意了,天堑虽险,但在下也有振翼越天的能耐。”语方落,应飞扬便一步踏出。

    一步之间,季明霞面色一凝,但见应飞扬一腿曲,一腿绷,身子前倾,双手后附若拢翼,正像一只将飞未飞的灵鹤,正合灵蛇逸鹤剑中“鹤纵”步法的精要。

    一眼便看出了应飞扬确有能耐,季明霞将剑提起,剑未出,但气机已如利箭锁定应飞扬必经之处,就在剑微动之际,应飞扬竟一个旋身,向后退去,退到了她剑势由盛转衰的节点,随之又一步迈向右前方。

    季明霞轻咬红唇,剑又向右偏了两分,应飞扬又退却一步,随之如蛇滑一般再度逼前。如是这般,应飞扬甫进又退,好似身前一步有道难以逾越的鸿沟一般,而季明霞也不拔剑,只是挪移着长剑位置,却是一副如临大敌之态。众弟子皆摸不到头脑,比试二人却是各自心惊。

    季明霞赞叹应飞扬剑觉惊人,需知她每每想拔剑,不过将剑身稍移数寸,应飞扬却似洞悉了她将用的招式,及时化退避开。应飞扬赞叹季明霞眼光剑法皆是精准毒辣,招式皆是针对他的步法而来,虽是将出未出,招意却已经尽展,便已逼得他难以寸进。

    僵持片刻,应飞扬突得眼光一亮,一步踏出,同时并指成剑,轻轻斜指右下,竟换作季明霞神色大变,举剑虚挡,后退一步!围观之人见此情形,若非应飞扬年岁太轻,定以为他是发出无形剑气将季明霞逼退。

    其实对应飞扬而言,这次拼斗倒与他对阵公子翎那次相似,只是他虽看出季明霞剑法破绽,却无公子翎那般将目光凝如实质的威慑力,只得挥指代替。

    应飞扬脚步不停再进一步,剑指也换个方向再动,季明霞竟是又退一步,而此时,应飞扬从容不迫的踏出第三步,一只脚已过了方才所画界限。

    季明霞退步间,轻吟一声,手中长剑应声出鞘,带出一道剑光,应飞扬虽始终与她保持三步之距,但此刻也如遭电殛,身形几纵几落,不经意间,施展出了鹤纵的身法,竟是连退七步,似要避开那一剑。步法虽不必耗损真气,但应飞扬这般急进急退,体力已是不济。

    此时突闻一清脆声音传来,“应飞扬,我正找你呢,你怎么跟我师姐比斗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