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章 另辟剑途
    许是今天的话已说够,谢灵烟路上兴致寥寥,反是应飞扬来了精神,商影不在身边,顿感压力骤轻,双眼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凌霄剑宗景色,很快,视线被一座山峰吸引。[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那座山不像主峰睨天峰那般雄奇壮阔,也不似丹霞峰的碧翠秀美,整个山峰光秃秃的没有一棵树木,全由最坚硬,最嶙峋的山石堆砌而成。整个山似画匠用最生硬,最粗犷的线条画出一般。也因此,此山虽与其他峰并立,却有一种卓尔不群,与其他峰格格不入之感。

    应飞扬看了山一眼,就觉剑心蠢蠢欲动,指着山对谢灵烟道:“那山挺有意思的,我可以去看看吗?”

    “当然不能了。”谢灵烟断然回绝,“你知道那是那么?那可是顾师叔闭关修行的地方,与宇文锋越战的时间将到,现在正是紧要关头,你若不怕被拿去试剑就尽管去。”

    “就是那个当今十大高手,号称剑冠的顾剑声?”

    “废话,除了他还有谁?”

    “真是他啊。”应飞扬自见识宇文锋卓然剑姿之后,就对他名义上的师伯,在剑道上与宇文锋并立的顾剑声心向神往,舔了舔嘴唇,带着朝圣者般的虔诚向那峰方向走去。

    “你做什么?”谢灵烟看他迈开了步子,急抓着他的衣襟道

    应飞扬一脸委屈道:“你不是说我不怕被拿去试剑就尽管去吗?我确实不怕啊!”

    “我。。。。我被你气死了。”谢灵烟气结:“平时挺机灵一人,怎么一遇到与剑相关的,就成了剑呆子,我那是气话你听不出!你一个外门弟子,活动范围只有山门到丹霞峰一条线,在凌霄剑宗上,就是一只蚂蚁都比你自由,听懂了没,现在给我闭上嘴,乖乖下山。”谢灵烟气得拽起应飞扬耳朵。

    眼见这小妮子发威,应飞扬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一句。

    谢灵烟将其引至新为他师徒二人置办的住处,与清苦打个招呼,便气鼓鼓的告辞了。

    “啧啧,这地方还挺宽敞,呦,后院还养着竹子呢,真够雅致的。”谢灵烟方走,应飞扬又抖擞起来,打量着房子赞叹不停,房子一正两侧三座房子,皆是青砖红瓦建成,屋后还有一个小竹园,栽着笔直挺拔,翠绿欲滴的竹子,这环境却是令应飞扬极为满意。

    “我听说你疼得丢了半条命,现在看来,还挺精神的啊。”清苦嘲弄道。

    应飞扬方想反驳,却突然察觉,他明明是放从昏迷中醒来,却全无病馁之感,反而是神采奕奕,浑体说不出的舒畅。“师姑那里的疼看来真不是白吃的,确实有些效果。”

    “有无效果,试了才知,去,后院里砍跟竹子试试,砍成四段啊。”清苦随手将剑掷来,应飞扬随手接剑,抖了个剑花,口上还嘟囔道:“挺好看的竹子,砍它作甚,煮鹤焚琴,不懂风雅。”

    说归说,应飞扬还是乖乖依言而做,步入后院,寻了根粗壮的竹子怕打几下,接着信手一剑,剑光瞬起乍灭,未及看清便已收归鞘中,却是在一瞬间出了三剑,应飞扬得意的收剑入鞘,此时才闻“哧??啦??”响动,竹子断成四截坠倒在地。

    但看着竹子的倒落,应飞扬脸上得意地笑意凝滞了。

    细看倒地的竹子,中间一根切口平滑,足见运剑时一气呵成,而左右两根切口却是毛糙,显然是力道不均匀。“怎么会这样?”应飞扬疑道。清苦道人捡起一截断竹,一边在手中把玩,一边将商影先前所说之话原话转达,听着商影留下的推论,应飞扬越听越是心情沉重。

    。

    贺孤穷却很享受打击徒弟的快感,还自己总结似的补了一句:“常人练剑,目的便是靠着多次演练,用身体记住出剑的力度分寸,使出剑变得精准。而你因真气暴涨暴跌,每日都与前日不同,与真气配合,所该施展的力气和分寸也就不同,所以对你来说练剑得越多,只会越感紊乱,最后失了手感,成为一根皮厚中空的废柴。”

    清苦拿竹节比划着,说道“废柴”二字时,清苦似是为了加强语气,手一用力,将竹节捏碎,却不想碎裂的竹刺刺入他的掌心,疼得他叫喊着将断竹甩出。

    “还真是废柴啊。。。”应飞扬捂脸,不忍再看。

    清苦说得严重,应飞扬方升起的紧张感反而消散,料准了清苦必有下文。

    清苦轻咳一声,把手负在身后,正色道:“当然吗,若是常人,定然无能为力了,不过你师傅我是天下有数的剑道宗师。”

    “那天下有数的剑道宗师师傅,你的手还在流血,不要先包扎一下吗?”

    清苦装作没听见,自顾自得说道:“我想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练剑法门,却不知走不走得通,因为此法对天资要求极高,若不是万中无一的剑道天才,使用此法只是徒耗青春,注定无成。”

    清苦抬深陷在眼窝中的双眼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彩,似是有烛光在他眼中跳动。“所以,应天命,你敢和我一起赌这局吗?就赌你是生下来就是为了学剑的,咱爷俩一起开辟出一条前所未有的剑道,也让这凡尘俗子知晓,什么叫个神剑冲霄,惊伏群小!”说道最后,清苦得眼睛已似有电光闪逝,亮得吓人。

    此言一出,周遭风势陡然一紧,吹得身后竹林哗哗作响,一股孤高,冷傲,睥睨天下之气自他周身蔓延,眼前之人突然变得如泰山崇岳一般威不可犯,细长的竹叶如一把把小剑个个立起,好似在参拜眼前之人。

    “切,装腔作势,才不陪你疯咧!”应飞扬打个哈哈,清苦气势登时一泄,方才的高人形象荡然无存,瞪着眼看向应飞扬。

    应飞扬懒懒道:“我本来就是天地钟秀,风云际会,生下来就是用来练剑的剑道天才,这种事是显而易见的,何需再赌!”

    “有什么练剑的法门,尽管说来吧,不用怕糟蹋了我这个良才,美玉就是美玉,便是落到最蹩脚的玉匠手中,也不会变成石头,若是我能轻易的被你毁了,也只能证明我技止此耳!”应飞扬说着,嘴角勾起一道骄傲弧线。

    “哈!”清苦欣慰一笑,道:“你可准备好了,我的法子很苦,你未必受得了。”

    应飞扬跃跃欲试道:“别废话了,赶紧让我见识下你是哪来的自信,可以夸口开辟新的剑途吧。”

    然后,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应飞扬都在后悔今日的海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