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九章 有疾难医
    听闻商影提及那个不该被提起的弟子,清苦脸色随即一变,商影无视清苦变化继续说道:“打着贺孤穷的名头骗我也就罢了,连他的消息你也瞒着我,我若不是下了狠手,还真被你瞒骗过去了,应飞扬身中帝恒易脉指,手法特殊,是从手少阳三焦经灌走阴阳两脉的,胡不归便是所涉广博,也学不会这由我所创的独到手法。[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清苦苦笑摇头道:“果然还是瞒不过你。”

    商影放下茶杯,正色道:“会有这种手法的,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从我那偷学过的小慕了,那我问你,真的是他吗?”

    清苦默然点头,商影长叹道:“竟能从九幽鬼渊中活着出来,真不愧是你的传人,只是以他性子,凌霄剑道怕是将有大难了。”

    清苦不欲深谈,淡然道:“能用什么难?便是天塌了,也有你商真人撑着呢,还是说回我另一个徒弟吧,他体内真气可有祛除之法。”

    “情况比预想复杂。”商影道。

    “再难还难得住你这剑中圣手?”清苦撇嘴道。

    商影叹气道:“若有你相助,你们师徒一内一外同使玉虚纳神真气,不过月余,不但能将真气化为己用,而且经脉大开,日后进境定一日千里。”说着,商影转头盯向清苦道人。

    清苦笑道:“莫要试探我了,我是真动用不了真气,便是可以,此法也断不可行,偃苗助长的法子,虽得一时好处,却总有遗祸在后。”

    商影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就是另一个办法了,由我将他体内真气逼出,不过帝恒易脉指一经使用,就与体内真气牵缚一起,紧密难分,若要逼出指气必然旷日持久,操之过急定会损及经脉,怕是最快也得两年吧。不过他这两年真气都会处于暴涨暴跌,不断变化的状态,所以运使剑招时定是极难拿捏,而剑不同刀枪等其他兵刃,最重的就是‘精准’二字,这两年正是筑基的时间,若是拿捏不准气力,失了感觉,这个好苗子怕是就要被荒废了。”

    “两年,怎要这么长?”清苦吃惊道。

    商影白了他一眼:“谁让你有个好徒儿,竟然将着帝恒易脉指钻研至这种程度,虽是从我这偷学,却是青出于蓝,一指之间,竟衍生这么多气机,层层沓沓,彼此交结,快了是两年,慢了三五年都有可能。”

    “两年便两年吧,大不了这两年不让他碰剑”

    “两年不碰剑,那这好苗子不还是荒废了。”商影皱眉道,眼下确实是个两难抉择,两年若练剑,可能会失了剑感,若是不练,又荒废两年时光。

    商影替应飞扬为难之际,此际却听清苦扳着手指,高深莫测道:“算起来,我也有七年没碰剑了吧。”苍老面容上,竟是罕见的自信与傲然。

    ??????????????????????????????

    应飞扬只感进了地狱,身下是热腾腾的油锅,周遭小鬼正一寸寸的从四肢将他的筋抽出,他刚要大喊,就被小鬼从嘴中灌塞了一大把虫子,而虫子顺着他的嘴,咽喉,腔管爬进他的五脏六腑,噬咬着全身腑脏血肉,浑身上下每个角落都是疼的难以复加。

    应飞扬猛然惊醒坐起,发现而是在一个清新淡雅的房间内。

    “这不是地狱?”应飞扬嘟囔了一声。

    “哈,我二师姐的闺房,当年多少弟子想要进入一观却都不得其门,没想到你竟把它称作地狱。”黄鹂般清脆的声音从旁边,侧屋走来的娇俏女子正是谢灵烟。

    “我怎么会在这?”应飞扬只感记忆似乎断了片,迷糊的问道。

    谢灵烟娇笑道:“疼晕过去了呗,你呀,也真是不争气,不过是给你诊断下筋脉,你就撑不住了。还好本姑娘心软,把你搬到我二师姐这,哦,不用担心,我二十姐早嫁人了,这屋子闲置好几年了,你就先在这休息吧。”

    应飞扬问道:“你还有师姐啊?”

    “废话,我师傅收了四个徒弟,都是女子,二师姐和四师姐都嫁人了,大师姐是殿前教长,三师姐也做了丹房执事,如今这丹霞峰就我和师傅两人,人丁在诸峰之中最为寥落,不如你就索性拜在我师傅门下,也给我丹霞峰增些人气吧。”谢灵烟歪头建议道。

    应飞扬想想日后与这一大一小两个女子相处,突感遍体生寒,忙回绝道:“不必了,我也没什么伤,还是先去找我师傅了。”

    方离了床步出房间,便觉一阵仙风香云扑面而来,竟是商影从天而降,婷婷落于院中,应飞扬虽早有听闻天道之人修到顶尖便可飞天入地,但亲眼看到还是头一遭,不由得一呆。

    商影翩然落地,道:“这么急作甚?你知道你师傅在哪吗?”

    应飞扬一愣,茫然摇头,商影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道:“你个毛毛躁躁的小子,等着,我让烟儿带你过去。另外这个牌子你拿着,以后每隔七日,都来我这里一遭,少了这牌子,你一个外门弟子根本寸步难行。”

    牌子材质似石似玉,下有云纹雕饰,上书凌霄二字,甚是精美华贵,但应飞扬却没有半分把玩的心思,而是颤声说道:“还要再来啊。。。。。”一次痛苦已是难捱,想到以后每隔七日便要再受一次刑,应飞扬竟也觉一哆嗦。

    商影掩嘴笑道:“是啊,以后还少不得来我这里,你若嫌上山下山麻烦,不如改投到我门下,给烟儿当个师弟。”

    “师傅,我方才刚跟他提过,不过应飞扬看不上咱们丹霞峰啊。”谢灵烟连忙坏笑着告状。

    怀揣着虱子多了不咬人的念头,应飞扬长叹一声,不再争辩,装起了哑口葫芦。

    二女又调笑一番,见天色不早,商影道:“既然不愿拜入我门下,烟儿,你便带应飞扬先下山吧,他师傅还有话对他说。”

    谢灵烟应了一声,推了应飞扬一把:“走啦走啦。”

    步出屋外,外头已是黄昏,应飞扬眼前一亮,才知丹霞峰名称由来。

    红卵般的落日斜挂在山头,将山峰上的云霞染得赤朱丹彤,嫣然绚丽,白日的丹霞峰如一个亭亭玉立的秀丽少女,而今这个少女也披上了红盖头。

    谢灵烟看看周遭,才用胳膊肘捅捅应飞扬道:“对了,都忘了问你,你比我在蜀中多呆半月,这半月来,蜀中可有什么变化?”

    应飞扬摇摇头,道:“没什么变化,许是我来得及时,北龙天还未有动作,不过似也平静的太过头了,我倒是听师傅分析,若是超过半月,北龙天仍未与孔雀公子撕破脸,那便是他已将此事咽下。同时也证明,连左膀右臂之死都可以放在一边,北龙天的图谋定是大的惊人。”

    “那便是那北妖和公子翎他暂时打不起来喽?”谢灵烟语中略带一丝雀跃,丹霞映照着她的俏脸,在她脸上投下一抹红晕。

    “或许吧,不过不知北龙天谋划什么,总觉得如鲠在喉。照我说来,都是天下间顶尖的大妖,何必遮遮掩掩的耍弄心思,敞开了打上一架多干脆利落。”

    “可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公子翎他也不是什么坏人。。。坏妖。”

    应飞扬一愣,公子翎救过谢灵烟,却也饶了自己两次,确实非是穷凶极恶,但若说他是善类,又觉得他性情邪异,行事全凭自身喜怒,与善字搭不上半点关系,似乎善恶正邪乃至所有评定标准都无法束缚在他身上,最终也只怔怔说一句:“可他终究是妖啊。”

    “是啊,终究是妖啊。”谢灵烟眼光一黯,喃喃道,漫天的红霞都落寞了。

    PS:今天同样两更,推荐收藏不要吝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