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八章 凌霄剑宗
    “真的是师姑?”应飞扬低声自语道。[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声音虽低,那女子却听得分明,眉开眼笑道:“不愿叫师姑,叫声师姐也无妨。”

    “这怕是不合适吧。“应飞扬吓了一跳。

    “不成,师傅。他若叫了你师姐,我岂不是矮他一辈了。”谢灵烟随即不满叫道。

    “那也好办。”女子两手一拍,道:“我只要将你逐出师门,他叫我师姑或师姐都和你无关了,你看怎么样。”

    “啊?又要逐出师门了?”谢灵烟苦着脸,“师尊,我自从被罚守山门,就变得可老实了,没有得罪你啊。”

    女子笑盈盈道:“是吗?我可记得十三天前刚处罚你时,你可骂了我一声‘小气’。”

    “十三天前的事你还记心上,可不就是小。。。。。。”女子眼波一扫,谢灵烟当即收住牢骚,接道:“小。。。小心细腻。”

    “呵呵,话锋转的挺快,不过还是晚了,再守两天山门,凑足半个月吧,另外你师叔初来,替他安置住处,置办家当的事也交你了。”

    “是。”谢灵烟有气无力应道,看着天不怕地不怕的谢灵烟被收拾的服服帖帖,应飞扬突然想起清苦道人对商影的评价。“这女人可是比走火入魔还难对付。”随即感到一阵恶寒,却突然发觉商影将目光转到了他身上。

    商影柔声问道:“对了,方才让你喊我师姐,你为什么说不合适,可是觉得我老了,做不得你师姐了?”商影声音柔和,却似嗔似怨,却令应飞扬又一哆嗦,饶是他机智百出,此时也是汗流浃背。

    应飞扬硬着头皮说道:“不是不是,若只论外貌,师姑和谢灵烟这小妮子站一起,任谁也定当你们是一对青春靓丽的姐妹,叫您声师姐也应该。但若说气质,比起谢灵烟这毛躁跳脱的小丫头片子,师姑却有一种稳若泰山,沉如静渊的端庄沉稳之气,我只敢高山仰止,不敢稍有亵渎,所以只能将师姑当做前辈尊敬!”

    “天哪!这么无耻的话你都说得出!”谢灵烟目瞪口呆。

    商影又横了谢灵烟一眼,转对应飞扬道:“这孩子说话真是招人喜欢,便冲你这句话,师姑定然将你的暗伤医治好。”

    清苦叹口气道:“莫在闹了,还有正事待办呢,应天命,你先随你师姑上山吧。”

    “你呢?不跟来吗?”商影侧脸问道。

    “先师遗命,门派条规,不敢违背。”清苦苦笑道。

    商影亦摇头轻叹:“我倒不知,你何时成了规矩能束缚住的人物了,真是英雄白了头,人老剑光暗,也不知是相由心生还是心随相变,你呀,哪还有昔年半分潇洒模样。”

    “不比师姐你外尘不染道心,自是青春常驻,自在逍遥。”

    “哈,自在逍遥吗?”商影轻嘲一声,随即又道:“张毅之,你带师叔去齐云镇处的住所安歇,灵烟,你和应飞扬跟我来。”

    步过门楼不远,便听闻呼呼剑啸声,但见一片偌大广场上,数百年轻弟子列成整齐方针,广场前的高台,一名老道操演剑式,每衍一式,台下弟子亦随之而动,数百柄剑同时舞动,却是纷而不乱,整齐化一,一股干练之气弥漫广场,应飞扬看得新奇,脚步逐渐放慢,谢灵烟忙拉他衣角道:“莫看了,这是殿前弟子在演武,你一个外门弟子哪有看得份,看到那台前教授剑招的老道了吗,他是李教长,可凶着呢,若被他发现你偷学剑招,还不把你眼睛挖了去。”

    应飞扬一愣,道:“什么叫外门弟子,什么又叫殿前弟子?”

    谢灵烟杏眼一睁,道:“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贺师叔难道什么都没跟你说过吗?”

    “你说呢?”应飞扬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谢灵烟无奈道:“好吧,看他也不像是个用心教弟子的人,那这些事师姐告诉你吧,也省得你什么都不知道,像苍蝇一样乱闯,结果被人打死。”

    谢灵烟清清嗓子,娓娓说来,这凌霄剑宗内门规森严,层级分明,最下层的就是应飞扬这样的外门弟子,凌霄剑宗除本宗外,尘世中还分设众多道观,应飞扬先前居处就是其一,用以吸纳香火,维持本宗开支用度,一些年老无成,或是犯了过错之人便会被发派到这些道观做个观主,而这些观主再收的弟子就叫外门弟子,外门弟子严格说来,并不被列入门墙之内,甚至未经准许不得随意入宗派主山,需经过三年一度的试剑大会,在试剑大会中有出众表现,才能成为凌霄剑道一员。

    而所谓殿前弟子,便是应飞扬方才所看到的那些,这些弟子已登录名簿之中,算是凌霄剑道中真正的一员,平日里由各位教长教授剑术,在大殿前的广场中集体学习,其中脱颖而出者,便可能被长老主事们看中,成为亲传弟子。

    亲传弟子便是像谢灵烟,任九霄,张毅之和傅清名这般,他们由长老主事们亲自教授,平日起居也伴随师长们,不必像殿前弟子们挤住在一处,这些弟子或天资聪颖过人,或处事周全干练,皆有非凡之处,可说是门派的精英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弟子之上,便是教长和执事们,再之上是诸峰长老,诸阁主事,以及掌门人。

    “凌霄剑道有三阁五峰,而我师傅就是丹霞峰的长老,名满天下‘凌霄七剑’之一,非但剑术超凡脱俗,还精习丹药之术,是出了名的回春妙手,我阿爹就曾说过,凌霄剑道中的男子他最佩服的是剑冠天下的顾师叔,而女子中他只服我这巾帼不让须眉的师傅一人!”说及此处,谢灵烟故意将声调提了好几分。

    商影的声音懒懒传来:“莫褒,再怎么拍马,该你的处罚还是逃不了。”

    “师傅,我所说的可都是心里话。”谢灵烟拽着商影的袖子撒娇道。

    商影宠溺的点点谢灵烟的额头道:“你这傻妮子,还‘凌霄七剑’呢,都多久之前的名号了,还说出来让人笑话,你阿爹的话,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你可莫要在外人面前说,不然传到掌门耳中,就算掌门师兄平和无争,却也难免别有用心之人从中挑拨。”

    “晓得了”谢灵烟点点头,接着坏笑着说:“对了,这话被应飞扬听到了,为了防止他走漏消息,师傅你快把他打傻吧。”

    应飞扬一愣,倒似是真怕商影会动手一般,商影却笑道:“我方才说的是不要在外人面前说。。。。。”接着咬着谢灵烟的耳朵说了些什么,谢灵烟当即满脸羞红,钻到了商影怀里。

    “好了好了,跟长不大的小姑娘似的,也不怕人笑话,别再闹了,两天的守门给你免了总行了吧。”接着又对应飞扬说:“应师侄,马上就要到丹霞峰了,等到了之后,我就要替你渡气诊脉,你可要忍着点疼,莫要大吵大叫,让人家以为丹霞峰里在杀猪过年。”

    “放心好了,不过是点小痛而已,师侄忍得住!”应飞扬拍拍胸口豪迈道。

    “小痛吗?”商影意味深长的一笑。

    ????????????????????????????????????????

    凌霄剑道之人虽修天道,但也终非天人,少不得吃穿用度,这便让齐云镇有了存在的必要。

    齐云镇环主峰向阳的山腰而建,除所建之处已是与云平齐外,其他倒与寻常城镇无甚区别。

    镇中大多是不会法力剑术的凡人,他们或是出身凌霄剑道,却因身无灵骨,修不得天道,而被父母长辈们送下山。或是从妖魔手中救出的凡人,被安置于此处。甚至还有几个因昔年战乱,误打误撞逃入通天道,并辗转定居在此的族群。他们依附着凌霄剑道生活,既无战祸兵燹,又无官家滋扰,生活倒真如世外桃源一般,是以人数也越来越多,现在虽名是镇,但也比得上一个小一点的城了。

    清苦道人因门规所限,不能踏入凌霄剑道大门,所以便选择了在此居住。商影亲自出面,为清苦道人租置了一个大院,院子在镇中一隅,偏僻而安静,倒是个清修的好地方,不过却与酒家离得最远,气得清苦道人大骂商影不怀好心。

    张毅之忙里忙外,将日常所需的家当都购买安置好,又拿了个大扫把替清苦打扫院落,累得个满头大汗,清苦都看不下去,劝他歇息一会,张毅之却憨厚的咧嘴一笑,道:“没事,我不累,谢师妹力气小,我将这些活多做一些,她就能少些辛劳。”

    清苦也不禁赞道:“谢康乐这老小子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转了性子,不收那些自命风流的公子哥,反而收了你当徒弟,真是他的福气。”

    待忙到了天黑,总算把里里外外拾掇了个干净,张毅之前脚告辞离开,后脚商影就来了。

    清苦见她到来,眉头一皱,道:“怎么就你一个,我徒弟呢?”

    “疼昏过去了,床上躺着呢。”商影若无其事的说道。

    “怎下手这么狠。”清苦替应飞扬抽了口凉气。

    商影坐下,斜着眼睛觑着清苦道:“没办法,我看他生的俊俏伶俐,颇有他师傅年轻时的风采,便想让他叫我声师姐,也好让我重温昔年旧景,哪知他倒是一点不配合,我心头有气,下手就重了些。”

    “你也真是的,多大的人了,还整天欺负弟子们玩。”清苦道人不满道。

    商影自顾自的倒了杯水,边饮边道:“不过这孩子也有趣,说不让他嚎叫,他就真晕过去都没吭一声,倒比你上一个弟子硬气多了。”

    清苦眉头一皱,不满道:“好端端的,你又提他是什么意思。”

    商影放下杯子,眼波盈盈,却又似寒潭清冷,幽幽道:“该我问你才对,你提都不提他,又是个什么意思!”

    ps:第一卷所有字数都用来赶剧情了,一句废话都不敢有,所以一些背景设定之类的就被堆到第二卷了,这几章剧情推动略慢了些,只能剧情不够,字数来凑了,多更攒人品,求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