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五章 茶中剑道
    应飞扬走回桌边,茶壶正好响起鸣水之声,先前所煮的茶已经开了,老人起身,将茶壶取下,却直接将茶水倾倒于地,道:“煮这壶时分心了,重来。[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说罢丢下清苦不管,全神贯注的盯着炉火,又变回了毫不起眼的老人形象

    应飞扬看的目瞪口呆,道:“这老人家这么高的剑艺,怎么做个茶博士也这么认真?”

    清苦悠悠道:“应该说就是这么认真,才能有这么高的剑艺。”又问应飞扬“感觉如何?”

    “凌霄剑道弟子,果然个个不凡。”应飞扬虽是不喜任九霄,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的修为。

    “我是说你,你最后一招真气不受控制,伤了人,现在感觉如何?”

    应飞扬讶异清苦眼力的同时,皱眉道:“我也说不清楚,感觉这几天练功,真气增长远较往日迅速,竟有一日千里之感,但交手时总不能坐到收发由心,往往一尽全力,真气就不受控制。”

    清苦颔首道:“果然没错,你的经脉被。。。胡不归动了手脚,他用真气拓宽了你的经脉。”

    应飞扬啧了一声“听起来不错啊,难怪这几天练功进步这么大."但一转念,又嚷嚷道:“不对,胡不归哪有这么好心啊。”

    清苦摇头道:“谁知他打什么主意,但这可不是什么好心,人体经脉构造何等精细,岂能随意乱动,你虽然进境加快,但偃苗助长必然造成根基不稳,你若以为是捡了便宜急功躁进,未来走火入魔是小,剑不受控错手伤了重要之人是大。”言及此处,清苦眼中闪过一道若有若无的哀色。

    应飞扬回想前几日与谢灵烟切磋时,便有拿捏不准力度的感觉,只是当时双方都未尽全力,应飞扬也就没有在意,此时不禁一阵后怕,道:“胡不归果然够狠毒,那我该怎么办啊。”

    清苦哼了一声道:“所以我要带你回凌霄剑道啊,俗语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你这虽不是病,但道理也差不多,若想除去胡不归藏在你体内的异种真气,就要用小巧棉柔的功力一点一点将之拔去,这就要一个非但修得一身深厚功力,而且对真气掌控细致入微之人,我在凌霄剑道刚好好认识这么一人。”

    “哦?师傅人脉倒是宽广,不知是哪个啊?”应飞扬探问道。

    “谢丫头她师傅商影,你见面要叫她一声师姑,对了,我仔细想想,感觉这女人可是比走火入魔还难对付,要不你还是忍耐一下吧,走火入魔大不了就是送命,落到这女人手里,可能会比送命更难受。”清苦说着,挂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二人正说着,那老者又端茶上来了,澄黄的茶水倒进碗中,带出一阵扑鼻甜香,但应飞扬见识老者神威后,哪还敢把他当成一般店家看待,急急让了座位,躲在师傅背后,老人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在清苦对面坐下了。

    清苦轻抿一口茶,赞道:“好茶,当真不错,只是不知你何时做起了茶铺的店家?”

    “没有。我只是在这等你,结果他来了让我上菜,你徒弟来了叫我倒茶,我便照做了。”老人面无表情,指了下刘文通,刘文通当场吓得面色发白,又指了下应飞扬,应飞扬随即把脑袋缩在师傅后面。心中暗暗叫苦道:“我让你上茶你就上茶啊,你高手的姿态呢?”

    “原来的店家呢?”“不知道,逃走了吧”

    “那苦竹老人的杖子又怎么在你这?”“他想杀我,没杀成。”老者此时武息尽敛,在谈些与剑无关之事时,虽然讷于言语,却是有问必答,知无不言,意外的好说话,应飞扬又在心中念叨一遍“把他当成普通店家可真不是我的错啊!”

    老者说话极其简明,能用一字回答的就不多用第二个字,问了好些,才理清事情头绪,原来此茶铺是去凌霄剑道的必经之处,只是原主似乎近日已离去避难,一些散碎的家伙器具仍留在铺中,老者在欲寻清苦,却只知道大概方位,不知道清苦确切住处,便守在这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

    清苦还未到,却先遇上苦竹老人,苦竹老人深受重伤,本想食人血肉进补,哪知有眼不识泰山,竟对老者出手,结果自身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只有随身的武器绿竹杖剩下,还被人拿起当烧火棍用了,再之后刘文通、应飞扬来了,也皆看不出老者非是凡人,只把他当成店家随意支使了,而老者真毫无脾气的当起了店家,直到春秋剑阙的弟子对他拔剑,才显露出他的不世锋芒。。。

    “你来等我,就是为了煮茶给我喝?”清苦又问道。

    “蜀中变乱,与你脱不了关系,我煮茶,是要确认你是否有命来喝。”谈到正事时,老者才气机一凛,有了几分高手气度。

    清苦胡子一吹:“哈,约定之期未到,贫道哪敢先死?”

    老者点头认同道:“人只一死,机会难得,你若死得无益于增进世间剑道,岂非枉负了一身惊人业技。”

    “好了,贫道知晓此身珍贵,定不轻死,人你已等到,茶我也喝了,你可还有他事?”

    “无。”老者思索一番,吐出一字,竟是起身而去,直向北方。

    “哈哈。”清苦轻笑两声,道“我道你是千里探我,正觉感喟,不想你只是顺道而为。看你所去的方向,你可是要下决心了断了?”

    “是。”老者顿足答道。

    清苦叹了一声道:“世情有百态,大道有三千,情恨悲喜憎怒嗔,皆可入剑,你又何必尽舍,便如你先前所煮的茶,舍去其他辅料,只留茶和水,固然更见茶中真味,但这真味,未免太清苦了!”

    “道有三千,于我却只一途,天上地下,唯剑而已,至极至粹,无念无求,舍己存剑,方见剑中真意,你方才以茶喻事,却不知我煮茶只是为了等你的剑,现在等到了,煮茶的方法,我已经忘却了!”

    老人说完,竟是振衣而去,再不回头,转眼便再无身影。

    “既得鱼,忘笙何妨,倒还真有你的,那这么说,此茶竟成绝味了,天命,别傻站着了,过来尝尝。”

    却见应飞扬双眼迷惘,心神不守,清苦见状,竟也在心中赞了一声:“这小子,当真好悟性。”

    听闻叫唤,应飞扬问道:“师尊,你方才可是再与那老人谈论剑道,我虽分辨的出,却听不明白。”

    清苦笑道:“听不明白,那便放任糊涂吧,那是我的剑道,他的剑道,却非是你的剑道。”

    此刻,一直在一旁战战兢兢的张至斌三人也凑上了桌,再看清苦时,眼光已是大不相同,毕恭毕敬的探问道:“前辈,方才那位,莫非就是。。。?”

    清苦缓缓将茶水倒入碗中,碧绿的茶水**着他平静面容,“三千物华不动心,养成一剑惊天人,以武证道的剑者,除了他,还会有谁,今日你等何其有幸,能见识到那抹璀璨了百年武道的剑光!”

    “真。。。真的是他,果然。。。果然是他。”三人身形一震,双眼放光惊喜之色竟是溢于言表,登时话都说不顺畅了,使剑的李文通更是激动的浑身颤抖,竟顺着脸颊留下两行眼泪。

    三人突然跪地,朝着老者消失的方向,虔诚一拜,异口同声的说道:“恭睹剑神神技!”

    ????????????????????????????????????????

    “剑神!剑神!”在不远处,同样有一个人念叨着这个名字,不过语气中却无半分恭敬,反是不甘之中,带着跃跃欲试的挑衅。

    “不过是区区一个剑神,就让你吓破胆了吗?嶙峋意?”任九霄摩挲着手上断剑,落日的余晖渗过树隙洒在少年朝气的脸上投下斑驳树影,竟显得少年面貌阴晴不定。

    “求剑之时,我说要抚剑千战,问鼎登峰,为这世间剑道再开新章,你既有心随我,便该有始有终,谁想不过两年,你便自行折断了,莫非是自觉是剑非人,便可轻了信诺么?“

    任九霄一声冷笑道:“任九霄虽年岁不大,也能等闲生死,倒不想竟配上了你这种畏缩之剑,哪个让你不战自败了?哪个让你背主求敌了?那个让你自折锋芒了???“

    “??又是哪个让你舍身救我了?”任九霄抚着断剑,越抚越重,划破了手掌竟然也毫未察觉,任鲜血浇灌剑身,滴滴答答,顺着断裂的剑刃滴入草叶之上。

    “十年!你竟还替我许下十年之约!真不知你要将我小瞧到什么地步?”

    任九霄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牙,再树影下更显黑白分明。“不到七年,我便要让剑神屈膝在你的面前,替你一洗今日之辱!而在那之前,既身为我的剑,那你的生死又岂能由你做主,你便是骨断魂散,也要给我再铸锋芒!”

    任九霄站直起身,断剑直指远方,染血剑刃照得他双眼通红,眼眶之中似又有晶光闪动。

    “等着吧,等着我将你从剑者顶峰拉下吧,剑神??宇文锋!”

    ps:饮茶时武侠仙侠文中的装逼利器,动辄就有秦汉两晋的人物对坐共饮,但实际上,在中唐以前,饮茶都未真正流行,即便有人喝,也是如文中一样,拿着茶叶,合着酥油大枣葱姜桔皮薄荷之类一起煮,所以文中剑神第一次煮的茶,或许才更合现代人口味。

    之所以把这事拉出来说,倒不是为了显摆我懂这些历史冷知识,而是以茶道论剑道,诸君权且一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