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一章 春秋剑阙
    早春,寒意仍未消退,路旁野花却已吐新黄,清苦倒骑着驴,边饮边行,既有出尘之感,又带洒脱之姿,若不是身后还跟着一个背着包裹,风尘仆仆的应飞扬,说他是谪仙出游也有人信。[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清苦又一昂头,酒却没有了,他晃晃酒瓶,接了最后几滴,不满道:“天命啊,酒又没有了,再给师傅我递一坛。”

    应飞扬一摊手道:“没了,沐老叔送你十坛酒,本想留着你路上慢慢喝,结果这走了还不到两日,便喝得干净了,你是酒耗子托生的么?”

    清苦一吹胡子道:“没大没小,我这叫酒仙下凡,还有,别糊弄你师傅,你小包裹里还藏了一瓶,莫以为我不知道。”

    应飞扬一愣,道:“那可是惹事精给我的,你也要?”

    提起此酒,应飞扬不禁想起两天前离开之时,沐小眉可怜兮兮的拉着他的衣角求道:“天命哥哥,你不要走好不好,小眉以后肯定会乖,不惹你生气。

    应飞扬宠溺的抚着她头道:“小眉听话,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了,或许呆上几个月,我就回来找你了呢。”

    好说歹说,才哄得沐小眉松开手,却见沐小眉神秘兮兮的从夹袄里掏出一瓶酒,塞给应飞扬,道:“天命哥哥,这瓶是我专门留给你的,你藏好了,别让你的酒鬼师傅看到了。”

    应飞扬摇头道:“不用了,我又不喜欢喝酒。”

    哪知沐小眉一派天真道:“不喜欢就先存着呗,没准过几年就喜欢了呢,我阿爹就常说,酒就像我们姑娘家一样,现在可能还青涩,不招人喜欢,几年后就能醉人了哩。”

    应飞扬倒是被吓了一跳,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急忙就将酒收下了。

    “喂喂,要你小子一瓶酒,至于想半天么?是不是发小赠的定情酒,不舍得给师傅喝啊?”清苦的嗓音把应飞扬从回忆中拉出。

    应飞扬觑了他一眼,手一扬,将酒扔去,道:“要喝就喝吧,只要你不后悔。”

    清苦一口咬开瓶塞,含糊道:“老道我只在没酒喝时后悔。”说着,酒瓶灌下。

    “噗!!”清苦一口将酒喷出,怒道:“这酒是用黄莲水泡的么?怎么这么苦!!”

    应飞扬回想沐小眉依依不舍的神情和可**的甜笑,无奈抚额叹道:“果然如我所料,师傅,你还是太不了解惹事精了。“

    清苦嚷嚷道:“快快快,给我水,我漱漱口。”

    “没了,水已经喝完了,你先忍会吧。”

    “前面山坳转弯,有一家茶铺,快点跟上。”清苦急不可待的催驴奔去。

    “这荒山野岭的,哪来的茶铺?”应飞扬心中暗道,哪知转过山坳,发现果然有一茶铺,突兀出现在山谷旁。

    茶铺不过一个茅草棚子,异常简陋,风一吹,棚顶细长茅草翻飞而起,应飞扬心中突起莫名其妙的不安,此时清苦停住驴,眯眼道:“原来早有人在等着了,走吧。”

    茶铺子一个煮茶的老人,低头垂脸,看不清面貌,正拿着根绿油油的棍子生火,另外就是一个江湖客打扮之人,正在剥着毛豆,似乎是在等人,应飞扬只道清苦所说之人是他,因此对他多看几眼,却也没发现有什么特异之处。

    “店家,先来煮两碗茶。”应飞扬吆喝一声,捡张干净桌子和清苦坐下。

    店家应了一声,却没有起身招待,只是继续烧火。不一会,便端了两碗茶上来。

    应飞扬早就口渴难耐,但茶还烫,只能小口小口吹着喝,方一入口,只觉滋味苦涩,眉头便皱起,道:“店家,你这茶煮的未免忒随便了,便是不放大枣苏桂酥酪,葱姜盐总不能少吧,你倒好,只放了水和茶叶,这算什么喝法?”

    清苦也轻抿一口,道:“还行,滋味不差,能喝到这碗茶已经是你运气了。”

    应飞扬此时觉得方才入口的苦茶,现在竟在喉间泛出一股清香,虽不及平时惯喝的茶那般甜腻可口,但也别有一番滋味。那老者却自取了一碗,倒了些茶,品了一口,生硬道:“确实煮错了,重来。”

    应飞扬见他老迈,不忍欺他,道:“罢了罢了,这样也可,老人家不用再麻烦了。”

    老者却如若未闻,径自朝炉火走去。

    清苦摇头道:“随他吧,他这般人,自然是有点痴性。”

    此时,外面马蹄得得,一阵吆喝中,二位骑士飞马而来,棚中那名江湖客看清来者面目,起身高喊道:“刘三哥,彭大哥,来这边坐。”

    来者亦皆是江湖客,翻身下马,利落非常,展露出高明的骑术。口中道:“张老七,是我们来晚了,莫怪莫怪。”

    张老七起身相迎道:“哪敢怪罪啊,这乡村野店,没啥可招待哥哥们的,你们莫怪小弟寒酸就好了,且坐下歇歇马,等到了成都城,小弟再摆一桌款待哥哥们。”

    那被唤作刘三哥的汉子手一摆,边进茶棚边道:“自家兄弟何必说外气话,况且成都大乱将起,谁知北龙天什么时候。。。。。。”见到清苦应飞扬也在内中,汉子声音嘎然而止,江湖中人,虽多知晓妖鬼之事,但一般不在常人面前言说,这也是江湖千百年来墨守的成规,所以才会止住话头。

    但彭老大看清清苦形貌,只觉他道风仙骨,气度不凡,似也是江湖中人,于是拱手道:“这位仙长,不知怎么称呼,在何处修行?”

    清苦微微一笑道:“称不上仙长,贫道清苦,原居于蜀中清河镇,眼见风雨将至,寻思找棵大树避避风雨而已。”

    彭老大听出清苦也是道上之人,出言不再避讳,道:“原来是清苦道长,久仰久仰,在下断雷刀彭四海,旁边是我兄弟岭南快剑刘文通,和天阳掌张至斌,道长若不嫌弃,不妨过来同坐,也给我们兄弟点拨下迷雾?”

    清苦摇头道:“贫道也身在迷雾中,如何指点别人,真要说,那也就是一句,是非之地,早早离开。”

    彭四海三人面带不豫,最后仍是道:“既然如此,我等也不勉强,道长且慢慢用茶。”

    接着那三人坐了一桌,边用些小菜边小声交谈,奈何应飞扬耳目聪明,三人所言都巨细靡遗的入了应飞扬的耳朵,听了一会,应飞扬已明白三人来此意图,原来灾难将至时,一些动物会奔走逃离,却又有豺狗尸鹫之类会聚集,等着分口血食,这三人就是抱着乱中取利的心态,才会在此之时聚集蜀中的,难怪清苦指点他们早早离开会惹他们不快。

    三人聊了几句后,又将话题转移到蜀中局势上,刘文通道:“这些修先天之道的人,真是个个畏事如虎,真是修天道修的血性都没了么,全无我等武道中人刀头舔血的豪情,这等浑水摸鱼的好时机,竟然全都逃去避难了。”

    这一句分明是指摘清苦了,应飞扬心里好笑,却是面无表情闭口喝茶。彭四海为人谨慎,暗瞄了清苦方向一眼,阻止刘文通的口无遮拦,道:“莫扯其他,张老七,你约我们来此,可是有什么好活计?”

    “好活计算不上,不过也是大餐前来点开胃菜,你们可知,昨日苦竹老妖杀了春秋剑阙的弟子?”应飞扬听到此处,精神一振,苦竹老人自那日追了碧木夫妇去后,便再无的消息,应飞扬想探寻碧木夫妇安危也无从得知,没想到在此竟找到眉目。

    “啧,这苦竹老妖好大胆子,敢惹春秋剑阙的人,老七你的意思是对那老妖下手,不过那老妖本事不差,咱们联手也未必就能占了便宜。”

    “彭大哥莫要担忧,听我细细说来,前日我办事归来,途中见到一男一女两妖联手与苦竹老妖战成一团,苦竹老妖虽然厉害,但那两妖也差不太多,战了一会,三妖都受了伤,我本来寻思着,趁他们病要他们命。。。。“

    彭四海眉头一皱道:“老七你莽撞了。虎狼见伤,犹能伤人。”

    张至斌续道:“确实如此,我正要出手之际,突然一个身影快了我一步,原来是个春秋剑阙的弟子,那弟子本事比我大,但并没有捡道便宜,反而是男女双妖趁他搅局之时逃离了,苦竹老妖原来还顾忌那人春秋剑阙身份,见双妖逃了,那弟子逼得又紧,登时凶性大作,将那弟子当场杀了血食!”

    应飞扬听到此处,心中先是一惊,又是一慰,心道:“这人所说的那男女双妖定是碧木夫妇了,看来他们应该是把苦竹老人甩开了。”

    彭四海刘文通皆骇得变色,彭四海道:“这老妖凶性也忒大了,竟然真的敢下手,不怕后患无穷吗,说来还好老七你没出手,不然倒霉的可就是你了。”

    张至斌叹道:“可不是么,我寻思着我自己一人本事不够,便约来了两兄长,如今苦竹老人伤上加伤,经不住我们联手,若能除了他,一来咱们威名定然大涨,二来可以卖个人情给春秋剑阙,三来,那春秋剑阙弟子身上所带功诀被苦竹老妖摸去了,我们若是能寻来。。。”张至斌说道此处,话锋一顿,看了清苦一眼,清苦面色如常,如若未闻。

    彭、刘二人眼睛皆亮,彭四海犹在权衡道:“这,私藏他派功诀,可是大忌,若是被春秋剑阙之人知道了,怕是麻烦。

    刘文通却道:“怕个甚,反正我早看春秋剑阙弟子不顺眼了,一个个眼比天高,还不是仗着他们掌门越天穹的威风,也不想想,他剑皇越天穹再厉害,不还是败给了。。。。。。”

    刘文通话音未尽,突然伴着一声破风之声,一道黑光从棚外激射而入,奔向刘文通面门,刘文通剩下的言语化作一声惨嚎,连着血吐出两颗牙。

    而那暗器,落在桌面上,却是一块乌黑铁令,上面赫然书着“春秋”二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