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二卷 师徒再会
    忽然一人踢门而入,来着身着八卦袍,相貌清古,仙风翩然,竟是清苦道人。[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清苦道人站立在门口,面无表情,不见喜怒盯视着慕紫轩,慕紫轩毫不在意,低头把玩着手中酒杯,好似一个怡然自得的富家公子,二人无语,气氛一时凝结。

    “好久不见了,师傅!”慕紫轩先打破僵局:“听说师傅最近**上了这杯中之物,若不嫌弃,不如坐下,徒儿替你斟上一杯。”

    清苦道人摸出自己的葫芦,仰头喝了一口自家打的酒,算是对他邀请的回应,开口道:“你算计如何,我全无兴趣,来此只为弄清一事,你,见过你师弟了?”

    慕紫轩放下酒杯,挑衅的回望过去,道:“见过了,天资聪颖,根骨清奇,是百年一遇的剑才,再培养几年,定能很好的为师尊所用。”慕紫轩目光灼灼,将“用”字咬得很重。

    清苦道人踏足入门,停在已断气的胡不归身前,摇摇头,语带萧索的道:“可惜了这一代巨枭,能谋善断者,亡与算计之下,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说罢,轻轻为胡不归阖上眼睑。又对慕紫轩道:“那帝恒易脉指也是你点在你师弟身上的?”

    “不错,师弟天赋异禀,小小年纪剑法已是不俗,但真元还是太浅薄,这帝恒易脉可使他为他扩筋易脉,以后修炼真元一日千里,我也是为师父着想,让师弟能早堪大用。”慕紫轩分明故意,又将“用”字要的很重。

    清苦道人冷哼一声:“揠苗助长,根基若不牢靠,凭外力增长,纵然一时突飞猛进,却也难登顶峰。”

    “原来师尊是要师弟登上顶峰啊,徒儿错解了师尊用意,险些坏了师尊大事,还请师尊责罚”慕紫轩口上谦卑,却仍在轻慢的喝着茶,有道:“不过这帝恒易脉指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绝学,以师尊的修为,为他渡上几次玉虚纳神真气,不就可以恢复如初了吗。”

    “我真元被锁,无法用功,帮不得他,你如果还怨恨我,不妨就在此刻动手。我毫无还手之力。”

    慕紫轩长眉一挑,睁眼说瞎话道:“师尊真是吓煞徒儿了,徒儿怎会对师傅有杀心,不过不巧的很,徒儿刚与碧眼邪狐大战了八百回合,如今也是气空力尽,帮不了师弟,反正这帝恒易脉指有的是时间可解,也不急于一时,还请师尊另寻高明吧。又或者师尊想再杀我一次,不妨就此刻动手,我毫无还手之力。”

    清苦道人眼一厉道:“当年之事,确实是凌霄剑宗有负于你,但天下人未曾负你,你若心有怨恨,不妨直冲我来,这般暗行奸宄,牵连无辜少女,又是何故。”

    慕紫轩嗤笑打断道:“胡不归向来是正道心腹大患,你们却一直无奈他何,如今我布局诛杀邪狐,你们不知感谢,反倒埋怨我了?何况那些少女都平安救回。当然,便是她们都因此而死,她们几条性命,能换得胡不归这等妖邪陪葬,救得将是更多性命,便是死了也值得。”

    随后声一沉,目露寒光道。“这舍小救大的道理,这不正是你们当年教我的吗?”

    清苦道人一眼望向他去,眼中饱含愧疚,不满,嗔怨,怜惜诸多情感,却欲言又止,终于又是一声长叹,转身道:“仅此一次,若你今后再有祸世之举,为师之剑,定为你再开!”

    “哈哈哈!”慕紫轩朗声大笑。“师尊斩徒的决心,徒儿倒是从不曾怀疑过,只是不知我那师弟会不会重蹈我的覆辙,面对师徒兵刃相向的一天!”

    清苦冷哼一声,道:“话已说尽,好自为之!”说罢,在慕紫轩狂笑声中大步迈出。

    门外,一个算命方士正在风中瑟瑟发抖,冻的通红的鼻头下鼻水悬垂欲滴,见到清苦步出房门,忙上前赔笑道:“清苦道友,你可怪不得我,我为人下属的,自然得听门主差遣,再说你这大冷天的把我从被窝里拽出来,毫不体谅我身患重病,强逼我带你找门主,这么算来,咱就当恩怨相抵了吧。”此人竟是策天机。

    清苦道人没好气的说:“我说你怎的突然把活让给我,原来是托我下水,咱们相识多年,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是皇世星天的人。”

    策天机谄笑道:“彼此彼此,若非门主说起,我更想不到,你竟然是名满天下的。。。嘿嘿。。。”策天机察觉清苦眼色不善,生生把后几个字咽下。

    清苦剑柄一敲策天机脑袋,我是没想到,皇世星天挂卜批命的本事冠绝一时,竟然也出了你这么个十挂九不灵的江湖骗子,哈哈。”

    说着,清苦一边远去一边抛掷着手上的钱贯道:“拉老道去做着亏命的买卖,还要克扣我的赏钱,这贯钱,你也该还给我了。”

    策天机一摸衣襟,脸色一变,苦笑赞道:“好个老道,果然名不虚传!”

    “叮叮叮!”清心观中尽是金铁交击之声,应飞扬正与谢灵烟练剑试招,

    公子翎一声令下,被拐来的女孩半夜之内,就被众妖悉数送回,只留了谢灵烟三人,不知如何安置,几个前日里围攻过清心观的妖物便自作主张,把他们送到观中。

    张毅之和傅清名伤势较重,如今正在安歇,谢灵烟倒是早已醒转,身子也无甚大碍,便被应飞扬拉来试剑。

    应飞扬沉心静气,回忆着对胡不归使出的那一剑,但任他如何尝试,都无法再现那一剑的风采,而谢灵烟似也是心神不属,全无比斗兴致,连带着应飞扬也感到无趣了。

    正在此时,清苦回转观中,应飞扬忙丢下剑,问道:“师傅,你回来了,可查探出什么端倪。”

    清苦哼了一声,道:“查什么查,胡不归已经死了?”

    “啊,胡不归怎么死的?”谢灵烟惊呼着插口道,但随即意识到之前曾对清苦无礼,怯生生得朝清苦歉意一笑。

    清苦自然不会与一个小姑娘怄气,但涉及胡不归的死,却只含糊不清道:“死了就是死了,便算是死在孔雀幽冥印劲力侵蚀下吧,我来是有更重要的事要说。”

    看着二位晚辈翘首盼望他宣布重要之事,清苦清清嗓子,煞有其事的说道:“是,你先前说得没错,我就是你的师叔,物盛当杀贺孤穷。”

    “早就承认了不好吗,非得死鸭子嘴硬,何必?”应飞扬低声嘟囔着。

    清苦横了他一眼,又对谢灵烟说道:“第二件事跟谢丫头你们几个有关,胡不归死,蜀地已难在太平,不是久留之地,待他们二人修养好身体,便返回派门,将蜀中之事禀报掌门知晓。”

    接着,清苦话一顿,深邃眼光望向遥远天际道:“顺便提前给你师傅商影带个话,让她做好准备迎接,半月之后,我贺孤穷将携徒弟应天命,重返凌霄剑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