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二章 煮酒论局 下
    胡不归端起酒杯,略一致意,道:“已有七分透彻,仍留三分存疑。[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哦?”慕紫轩眉峰一挑,道:“不知先生还有何疑问?”

    胡不归轻饮杯中之酒,道:“‘祸种’之事,向来藏得隐秘,不知你是从何处得知?”

    慕紫轩眼睛一亮,道:“先生果然非凡,一语便切中关键,实不相瞒,在下出身皇世星天。”

    胡不归一皱眉,疑道:“皇世星天观星望气的本事天下无双,能洞悉祸种之事,倒也合乎情理,不过这百年来连遭变故,我以为贵派香火已断,没想到竟还有人留存?”

    却见慕紫轩一抱拳,笑道:“惭愧惭愧,在下忝居皇世星天门主之位,却统领无方,导致门下人丁单薄,名声不显,让胡先生见笑了。”

    听闻慕紫轩不过二十出头,便已是一派之主,胡不归心中称奇,口上嘲道:“这‘祸种’牵系天下气运,你这破落户般的门派还真敢染指?”

    慕紫轩摇摇头道“非也。祸种落入北龙天的掌控,我自是乐见其成,先生去后,我自然会帮先生完成这一遗愿,先生信不信,七日之内,不必摆什么九阴锁魂阵,我能便让杨玄?潘赖拿??运场!?p&gt;胡不归哧笑道:“如何能不信,人心邪毒,远胜妖类,害人于无形的阴森鬼蜮法子要多少就要多少,你说得法子我也猜得出,只是受困妖身,无能为力罢了。”

    慕紫轩道:“原来如此,倒是小子狂放了,先生勿怪,不过说回正题,在下此次布局,目的只是拔出除先生这根芒刺,而非针对祸种,”

    胡不归自嘲道:“原来如此,胡某倒是不知,我有何德何能,值得你这般布局对付?

    “先生过谦了,谁不知碧眼邪狐胡不归身为北龙天座下三尊之一,非但修为深不可测,更是智可通天之辈,杀你一人,远胜断北龙天一臂,在下只觉准备仍不足,只落得险胜。”

    胡不归一摆手,道:“胡某输便是输,而且是大败亏输,不必给我留什么颜面,你这式式连环的布局,我输得倒也不冤。”

    慕紫轩又替胡不归舀上一勺酒道:“先生若有兴致,不妨说说我是怎么个连环布局?”

    胡不归轻笑道:“你倒是考校起我来了,既然如此,我便不客气了,你这第一步,便是深入虎**,盗取孔雀公子的孔雀翎,孔雀公子极要面子,被盗走孔雀翎,自感颜面无光,不会大肆宣扬,只会暗中设法将孔雀翎寻回.只是这锦屏山庄是何等凶险之地,你竟能来去自如,当真好本事!”

    慕紫轩苦笑道:“侥幸而已,在下只是趁着公子翎外出,才寻得的机会潜入,饶是如此,仍差点折在了公子翎的婢女,风雅颂三姝手下。”

    胡不归也不管他所言几分真假,继续说道:“第二步便是投石问路,你持着孔雀翎,假借孔雀公子使者的名号,怂恿蜀地众妖寻找祸种。”

    胡不归突得一顿,干笑两声,改口道:“不对,应该说是找灵女,嘿嘿,灵女,祸种,虽然名号不同,但都是要寻年纪不大的女孩,捏造了一个劳什子灵女的名号,既防止了祸种消息走漏,又达到了你的目的。”

    慕紫轩顿首道:“不错,我们小门小派,不比北龙天手眼通天,虽知祸种身在蜀地,却不清楚她具体位置,只能借助蜀地妖族之力,有几个不开眼的小妖,竟找上了杨府,盯上了杨家女儿,待先生随手将这些小妖打发后,我便知杨家闺女就是你我所寻的祸种。”

    胡不归接续道:“然后第三步引祸东流,你引来清苦破了我的九阴锁魂阵,随后又杀掉胡宇,另我将视线转移到清苦身上。”说道胡宇之死时,胡不归依然是风轻云淡,不带一丝波澜。

    慕紫轩叹道:“也是先生行事谨慎,紧守着杨家这方圆之地,任外界闹翻了天也不闻不问,眼看时期将至,无奈之下只好行险招,破了你的九阴锁魂阵。阵法被破,你自然会先派擅长匿踪的胡宇去探探虚实,而我就趁机杀了胡宇。”说道此处,慕紫轩一个停顿,有意瞟了一下胡不归的反应。

    见胡不归依然古井无波,全无反应,慕紫轩继续道:“杀胡宇目的也有二,一者是为了将你的注意力引向清苦,二者杀了胡宇,你必定会将‘妖言’转嫁在胡言身上,也为我今日的冒充做了准备,否则,我若扮作多嘴多舌的胡言,恐怕一开口就会露出破绽。”

    胡不归再饮一口酒,却发现杯口已被血染红,随即换了个杯子道:“接下来说这第四步,胡宇身死,清苦道人的行踪便断了,我无从查起,便换了另一条路,从手持孔雀翎的那人行踪下手,于是我化身莫云踪,假借除妖之名,却是借机逼问蜀地妖族那‘孔雀公子使者’的形貌特征,你行事倒是滴水不漏,连捣了六处妖**,仍探不出任何有用的讯息。倒是意外救了应飞扬性命,现在想来,这意外,怕是绝非意外吧。”说着,双目盯向慕紫轩。

    慕紫轩摇头道:“这倒差点真成了意外,我引导碧木夫妇将应飞扬的发小绑来,应飞扬定然会前往相救,碧木夫妇素有侠名,虽然受伤,但以他们的修为,本也应该能将应飞扬擒而不杀,便是给先生留个救人卖恩的机会。”

    随之苦笑一声:“哪知这应飞扬修为机巧都在我预料之上,竟能跟碧木斗到你死我活的境地,若是先生晚来片刻,怕是只能给他们收尸了。”

    “不过这些意外也算有利于我,先生见当时生死相搏的情景不似作伪,定然不会想到这暗中也有人推动。”

    胡不归点头道:“不错,救了应飞扬,便可以名正言顺的接近清苦,一探他的虚实,我见机不可失,便顺势而为了,不过接下来一步,就要由你替我解答了。”

    “说来也简单,先生一看便知。”说着,慕紫轩背过身去,再回头,已换了一张面孔,长眉狭眼,满脸阴鹜,正是围攻过清心观的赤蚺君。

    随后道:“先前一步,引应飞扬去救沐小眉,再等先生去救应飞扬,变数实在太多,只能引导不能操控,所以我便留了双重准备,赤蚺君早已被我取代,成了我暗中行事的身份,若是先生在救应飞扬之前,先打上赤蚺君的洞府,我依然可以透露些假消息与你,再将你视线引向清苦。不过我运气够好,这第二重准备没用上,于是等先生打过来,就变成了我主动打过去,这就是我的第五步。”

    胡不归眉头一簇,道:“原来如此,赤蚺君是你假冒,不过你又是如何确认莫云踪是我假冒的,我虽然本就打算以身为饵,钓出幕后黑手,但鱼未上钩饵就被人吞了,确实令我不甘。”

    “莫云踪一向飘忽不定,突然到来,怎能不令人起疑?而且莫云踪成名多年,又怎会如初出茅庐的晚辈一般,稀里糊涂就中了毒?”慕紫轩答道。

    胡不归摇摇头道;“理由不充分,还是太过武断,弄清我的身份是你计划的关键,若是误中副车,不但前功尽弃,更会使你的身份暴露,只凭可疑,应该还不够让你冒险出手。”

    慕紫轩转头一抹脸,又换回本来面目,笑笑道:“我虽冒充赤蚺君,却没他的天生蛇毒,所以投在水中的只是寻常毒物,大概也就只对应飞扬和凌霄剑道三人那样修为浅薄的年轻人有些作用,莫云踪便是在极其不小心的情况下中了毒,以他的修为,想要排毒也不过片刻之间,又怎会总是一副身中剧毒的样子。”

    胡不归恍然,叹口气道:“原来如此,我察觉粥里有毒,所以并没有饮下,只装作中毒的样子,便是想身陷险境,逼得清苦道人出手救援,来掂量他的修为,没想到反成为我的最大破绽,至此,我败局就已然注定。”

    “哈,他的修为,可确实没这么简单便能掂量。”慕紫轩冷笑一声,接着道:“接下来我便用了些障眼的把戏,诈败给清苦道人,并把贺孤穷的名头强塞给他,加深先生你对他的怀疑。”

    胡不归双眼一闪,带着惑色道:“强塞给他?莫非清苦道人真不是贺孤穷?那他究竟是何人?又如何接下孔雀公子的一掌?”

    慕紫轩摇头道:“天下能硬接孔雀公子一掌的又不是只有一个贺孤穷,先生不也是接下一掌?至于清苦道人的真实身份,我确有苦衷,不能言明,还请先生见谅。而且报上贺孤穷的名号,先生想来是自负可以对付得了他,才会布计引得他和孔雀公子相争,若是报上清苦的真正名号。。。。。恕我直言,前辈怕是宁愿躲在这间屋子里另寻他法,也不愿去招惹他。

    胡不归却是心领神会道:“已经可以了,你虽没明说他名号,但也与明说没差别,我不敢招惹的人物,天下间也不过几人而已,倒是一点不难猜。”

    “再接下来的事我便知道了,赤蚺君——也就是你。来的突兀,去的巧合,他的话无法尽信,于是我装旧创复发,让应飞扬替我送信拿药,实则是将他送到胡言手中,胡言与我一样生有邪眼,能探知他人辛秘,一方面可以从头口中印证赤蚺君所说,一方面嘱托他应飞扬身上留下暗招,或许对上清苦时用得上。”

    慕紫轩接口说道:“但等着你的是我的第六步,我擒住胡言,替换成他的样子,你收到我伪造的书信,认定清苦便是贺孤穷,于是便鼓动应飞扬去栖凤谷救人,若清苦还有“孔雀公子使者”这一层身份。那就让他徒弟搅了他的局,若不是,清苦这么一闹,无论引来孔雀公子还是引出幕后之人,你都可从三方相争中得利,却不料,到了最后,要与孔雀公子生死相拼的人是你。”

    胡不归道:“所以孔雀翎就暗藏在应飞扬带回的那个药盒里吧?难怪公子翎会出现坏我好事,又紧追着我不放”

    慕紫轩将杯中之酒饮尽道:“没错,前辈假装病重求药,我便将孔雀翎放在药盒夹层中,若离得不远,孔雀公子能感应到孔雀翎上与他出于同源的气息。所以盗走他孔雀翎,假传他旨意的黑锅就换前辈背了。”

    胡不归一笑道:“可怜我拼劲老命,硬挨孔雀公子一掌,又从应飞扬那小子剑下捡回条命,逃至此处,等着我的却是绝杀的第七步。最后仍是亡于你的手中。”

    慕紫轩却是面带狡黠的纠正道:“非是亡于我手中,先生明明是亡于孔雀幽冥印的劲力侵蚀下,与我何干,北龙天如要替先生报仇,可不能找错了对象。”

    胡不归闻言,大笑赞道:“好,好一个计中计,好一个杀人无形的七步杀局,我胡不归向来以计谋自矜,却处处逃不出你的预料,今日之局,唯有——拜服。”

    “先生也莫要妄自菲薄,这一局可算是前辈让了我三子,我才侥幸得胜。”慕紫轩起身长揖,一收狂态,面带谦恭的道:“此番是我以有心算无心,我对先生的情况了若指掌,而先生对我一无所知,我算是得了人和。”

    “蜀地是北龙天鞭长莫及之处,先生孤身深入,可谓四面环敌,处处制肘,而我在此地经营多年,如鱼得水,算是得了地利。”

    “最后便是,天运在我,我所布之局虽有意外,但每个意外都有利于我,算是占了天时。”

    慕紫轩再一揖身道:“此局可谓天成,是天要收你胡不归,所以,不归之路,还请先生

    ——启程。”

    一声启程,胡不归疑惑全解,心愿已了,终再也支持不住,一瞬间,肤色由红润变为苍白,再有苍白变为死灰,整个人的精气似溢出身子一般,迅速干瘪下来了。

    弥留之际,胡不归的双眼渐渐模糊,眼前的慕紫轩竟与另一个人的身形重合。“像啊,真是像啊,你和他太像了,一样的深沉心机,一样的从容气度。”

    命若游丝的胡不归没有说话的力气,心中却藏着不能宣之以口的欣慰:“慕紫轩,千算万算,你的算计,终究还是算差一步,你以为我的死会让吾主失去智囊?其实杀了我这只垂暮老狐,自然有一只新狐顶替我,一只心机智谋都犹在我之上的

    ——白眉狐”

    胡不归端起酒杯,递送到唇边,却是手一垂,酒杯掉落地上,摔成粉碎。

    一代大妖,胡不归,身亡。

    慕紫轩叹了一声,冲胡不归拜了三拜,却转身对门外说道:“师尊,你听在外听了几成,还要我再重头向你说明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