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二十章 一瞬之机
    胡不归突然强招尽出,自曝身份,孔雀公子此时才明白他的用意,所谓赌局,不过是为了换取脱身机会。[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

    原来胡不归自忖修为仍差公子翎一头,孔雀公子的突然来到,又令他失去先机,那时若退,九死一生,是以胡不归故意狂语相激,与公子翎立下赌局。

    若按常理论之,胡不归应在月落西天前竭力隐藏身份,不使自身神通。但他却反其道而行,先是几招惑敌,随后在孔雀公子犹在试探之际,突使本身绝式,公子翎一时大意之下,先机已被夺回。

    而胡不归此时惊异更甚,暗道:“之前虽多次与公子翎照面,但交手却是头一次,心机绝式尽使,也不过换得他身形微摇,无怪乎能与吾王齐名。”想到此处,胡不归也不吝使出最后底牌。

    霎见胡不归瞳孔一缩,眼中青芒乍现,迸射出一股摄人心魄的无匹邪力,四目相对,公子翎竟觉对方双瞳如有一股吸力,要将自己魂魄都吸引过去,强如公子翎,亦是心神一晃。此时,再闻胡不归一声低喝,双掌催力,将孔雀公子推得连退三步。

    公子翎怒上眉梢,右掌保持一掌对双掌的御敌姿态,左掌仍负于身后,身子虽退,左掌上却是黑气聚拢,隐隐有厉风呼动,正是“孔雀幽冥印”。

    每退一步掌上黑气也浓上一分,三步过后,公子翎低喝一声稳住脚步,左掌带着森然戾气击出,幽寂之气似是要吞尽万物生机直印在胡不归身上。

    一击之下,胡不归吐血倒飞而出,身已受创,心中却是暗喜,正邪双式同使,便意味公子翎的功体已摧上极致,强招过后,必然要回气一瞬,而他身受一掌,便是为换这一瞬生机。

    胡不归大部分真气皆聚拢伤处,强压伤势,余下少数真气,只待方一落地,便用以施展狐遁之术脱逃,正在这旧力已尽新力未起之际——

    胡不归忽感心头悸动,周身每一根寒毛都倒竖而起!生出一种暌违已久的感觉,那是他未脱兽形时,置身于猎手箭镞瞄准之下,才会体会到的生死临头之感!

    一声剑啸如龙吟,一道凌冽剑光,凝结一念专精的剑意,竟是应飞扬冲破了**道,一剑截杀!

    从胡不归两掌欲杀清苦,再到公子翎道破胡不归身份,应飞扬便是再年轻识浅,也明了胡不归从一开始便包藏祸心。

    相处时日虽短,应飞扬却是已将莫云踪视为偶像,而眼前邪气凛然的胡不归,无疑是将应飞扬的满腔敬意击成粉末,关怀维护是假,器重赏识是虚,唯有结结实实印在师傅身上的那掌才是真!

    想到因为受他利用,累得清苦身受重创,伤心,愧疚,愤怒,怨恨,百般情绪皆涌上心头,而此时,一个声音也在他脑中响起,“以言相欺,便该以剑相还,我定要刺他一剑!”

    念头一起,便已生根发芽,随后如雨后野草,不停滋长,渐渐的占据应飞扬的全部心神,连方才的百般情绪已被挤到了角落,甚至应飞扬发现自己经脉已经畅通时,也毫无欣喜,心中只余全然的剑意。

    应飞扬冷眼观战,已入无喜无悲之境。他双目紧锁胡不归,“刺他一剑”的念头越来越强盛,应飞扬反而更加沉稳,仿佛有一个看不到的自己,正站在身旁教导该如何出这一剑:“你的修为与胡不归相比定是天壤之别,若是寻常,你倾尽全力,也伤不到他一根发丝。”

    “但也因为此,他既无必要,也无心神将注意你,而这便是你的机会。”

    “机会只有一次,仔细看,不要眨眼!不要漏掉他每一个动作,甚至他每一缕呼吸,每一根发丝的拂动,每一片衣袂的起伏都要纳入考量。”

    “然后你要做的便是等,等到他露出破绽,等到那扭转强弱之分的一瞬之机!”

    ————————————————————————————————————

    终于等到了!

    这一剑蓄势而发,竟是如羚羊挂角般浑然天成!

    速度,力量,角度,时机,位置,环境。。。。每一丝每一毫都是近乎完美,胡不归只觉这一剑宛若初生的树苗,纤弱、稚嫩、却又隐藏无限可能,不断的生出新的枝杈,截断了他的所有退路。

    换做平日,胡不归自有应对之法,但在此时,硬受孔雀公子之掌,换取的一瞬生机,竟变成应飞扬的一瞬杀机!

    时间似乎凝滞了,剑光慢慢的在胡不归眼中一点点放大,胡不归想要躲开,却发现他的身体也随之变慢了。但是思维却是不停奔涌,一生经历在若走马灯一般脑海中一一浮现,短短一瞬,就走完了他的一生,然后,他的双眼已看到了一生的终局,下一瞬,便是被长剑贯穿的终局!

    不曾放在眼中的棋子,竟将为自己一生划下终结,眼看就要亡于这无名后辈之下,胡不归突然面容扭曲一声嘶吼,眼中青芒再闪!

    胡不归号称碧眼邪狐,便是因为他天生玄异青瞳,可摄人心神,令人防不胜防。也因青瞳威力惊人,饶是以他深厚根基,一日也只能使用一次,但逼命瞬间,剑风激荡竟使胡不归突破极限,邪眼前所未有的再开!

    青芒注视之下便是公子翎也要一个晃神,应飞扬如何能抵御,瞬间神识受控,剑势一转,擦着胡不归的身子而过,刺向了公子翎。

    胡不归逃过这一剑,冷汗瞬间出了一身,却是颓然跪倒在地,再吐一口鲜血,心中暗自苦笑。

    强运邪眼虽躲过一时穿胸之险,但这一瞬之际已被应飞扬延误,且邪眼反噬也随即而至。而他分神瞬间,孔雀幽冥印的气劲也再压抑不住,开始遍走全身。此时他无论精神气力都萎靡到了极点,再无反抗之力,只待公子翎随手解决应飞扬后,接下来就是他亡命之刻。

    只听公子翎喝了一声:“多事!”瞬间制住了应飞扬。却没有再攻胡不归,胡不归心思灵敏,明白了公子翎用意,稍一回气,便起身向公子翎拱手道:“孔雀公子当真名不虚传,在下输的信服口服。”随后狐遁发动,化作一抹青烟,失去了身影。

    原来公子翎性情高傲,若无应飞扬那一剑,他自忖确实也留不住胡不归。有妖能从他手上逃脱,已让他不快,又怎会再赞掌击杀胡不归,落得个与后辈联手夹杀的名头。

    公子翎一拍应飞扬脑门,应飞扬如梦初醒,混沌双眼恢复清明,忙丢下剑向孔雀公子赔罪。孔雀公子冷哼一声:“一日之间两度对本公子刀剑相向,竟然还能活命,你可以在世间,夸耀孔雀公子的仁慈了。”

    盘膝坐着的清苦却说:“就这么放了胡不归?”

    “东西拿回来了,来历我也知道了,这老狐狸心思太多,本公子没兴趣惹得一身骚。”孔雀公子说着摆摆手,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黑色长形药盒,掌上运劲,药盒化为齑粉,只留一根七彩斑斓的孔雀翎。

    “连带你的来历,我也清楚了。想不到以你绝世剑艺也敌不过时光无情,不过几年未见,你竟衰老如斯,可怪不得本公子一时没认出你来。早知是你,本公子何必跟你客套,直接三掌将你拍死,也算除了个祸害。”

    “还是瞒不过公子。不如我请公子来敝观小饮几杯,算是赔罪。”清苦苦笑道。

    “罢了吧,我倒不记得几时和你有了这交情,凌霄剑宗之人,相见不如不见。走了。”

    孔雀公子轻笑一声,语中竟带萧索之意,转过身子摆两下手算是道别,突然又停下脚步,问了句:“那小子,你名唤什么?”

    “他叫应天命。”

    “我叫应飞扬。”清苦和应飞扬异口不同声的答道。公子翎也不在意,淡淡说了句:“刚才那剑,不错。”说着,迈了三步,便已消失在远方。

    应飞扬今日见了他来去如风,虽然还是分不清他算敌还是算友,但也不由为他心折。

    “这便是世间最顶尖的大妖么,果然高手就该有这气象”

    “行了,被人夸了一句还美上天了。”清苦嗓音响起,声音已不再虚弱,看来伤势无碍了。

    “师父,你没事了啊。

    “还死不了!”清苦没好气的答道。

    应飞扬又疑道:“对了,方才那药盒不是我昨日给莫。。。胡不归的吗?怎么里面竟藏着公子翎的孔雀令?”

    清苦翻着白眼答道:“你问我我问谁去?谁知道你昨天被莫云踪骗取耍了什么幺蛾子?”

    “昨天。。。昨天帮莫。。。胡不归拿了药,然后我就回来了啊。”应飞扬低头苦思,虽然不过是昨日,但当时情景竟似陈年旧事一般,分外模糊。

    “算了算了,这破事还得我出马才能弄明白,你给我老实的回观里呆着,等我回来。”

    应飞扬仍是放心不下,多嘴了一句“你伤势还没好,我陪你一起去吧。”

    “又不听话,让你回去你就回去,再到处乱跑我可没命再救你一次!”清苦道人翻了个白眼,起身拍了拍袍子,大步离去。

    —————————————————————————————————————

    胡不归身负重伤,在夜幕之下且行且奔,到了成都城,已过五更天,城门刚开,但这寒冬腊月又刚下过大雪,这个时辰街上哪会有人,虽然带着一身按捺不住的妖气,但也无人察觉。走到一间民房拍了两下门,不一会,门便打开,应门者正是胡言。

    胡言见胡不归内息紊乱,神色萎靡,便立刻将他扶入屋内坐下,手按他背心赞功。待到胡不归头顶白气氤氲蒸腾,才停掌收工。

    胡不归闭目一会,面色回复红润光彩,吐了口气,双眼再睁,却是语出惊人,对胡言说道:

    “布局者终陷局中,算计者难逃算计。胡某落得如此,也算因缘果报,只是胡某自负聪明一世,不想死前糊涂,还请告知我你的名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