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七章 百息之战
    熊如山舔了舔手,手上血流立刻止住,但左掌仍要数日才能痊愈,不由大怒,喝一声,一跺脚,右掌简单直接的击出,却是煞风大作,气流奔腾,正是他成名之招开山掌。[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而张毅之正对此掌,全然不惧,双手举剑,脚下两仪图一个旋转,竟一剑将掌气斩散。凛然道:“凌霄剑道威名,岂容尔等侮辱!”手中巨剑再挥,将冲在最前的两位妖物拦腰斩断。

    妖物们见血越狂,全无退缩,反是怪叫着围上,而三人却是不躁动,不妄进,谨守阵势不让分毫,脚下两仪泄劲,头顶三光借力,但见三人收、化、运、拉、旋、缠、发!在三人之间拧成一个剑界气圈,众妖甫一靠近,便是剑气袭身,一时无妖能攻入三人脚下的两仪圈内。

    “奶奶的,这阵法有些门道!”熊如山似勇实懦,不敢靠近,只远远的劈了几掌,因劲力不够凝聚,只在剑界气圈上泛出些涟漪就消散了见此情景,熊如山大声嚷嚷道。

    这两仪三光阵与三清封神剑阵不同,三清封神剑阵意取商周时期三清定封神之典故,剑中自带封神之战时天地起杀机,万仙屠如狗般的凌厉杀意,凌霄剑道三人虽修为不足,但剑劲已是凶猛无匹,杀意凛然。

    而两仪三光阵则是守阵,但见张毅之剑势刚猛雄烈,站了“日”位,谢灵烟剑势冷冽寒澈,站了“月”位,而傅清名修为最高,便站了调和阴阳的“星”位,这般太阴会太阳,两仪并三光,正合天地流转之妙,又岂止是“有些门道”?也是这三人修为不够,只护得应飞扬一人,若换做三位凌霄剑道前辈高手施展,剑界足可覆压百米,端得是生灵难进,神鬼莫犯。

    应飞扬居于阵中祭坛上,却是全身贯注,不理会周遭杀声震天,在三人保护下催动法诀,手中搬运符昊光大作,灵气翻涌。

    “是乾坤搬运符,快杀光他们!别让他们跑了!”蝎夫人看出端倪,叫道。此时突然又见峡谷两侧树木摇动,竟在树干上生出眼耳鼻口,拔地而起,变成两排树人,列着队围上众妖物便打,与妖物挤成一团,应飞扬四人心知肚明,是碧木青萝夫妇出手了。

    树人虽然动作迟缓,杀伤力不大,但皮糙肉厚,耐打的很,有兼身形庞大,俨然结成一道树墙,将蜂拥的妖浪切割成一道道细流,而这些细流遇上凌霄剑道三人结成的剑界,又被轻易打散成细小浪花,难以造成威胁。

    相持一会,眼看应飞扬手中符咒白光越来越盛,熊如山心中烦躁,却被几个树人团团围住,不耐之下,大吼一声,双手一合,却有数道巨大掌影从天降下,将身边的树人拍的炸开,却见木屑炸裂间,露出一道枯瘦身影。

    “苦竹老人,怎么会是你。”拍散了树人,从树中冒出的竟是苦竹老人,熊如山不禁也吃了一惊。

    “奶奶的,是碧木青萝这对狗男女,敢阴爷爷我!”原来苦竹老人方才被莫云踪的冰雪封天阵困住,无法脱身,好在他修为也不低,随即便想到用木遁之法,借着树木遁形脱出风雪冰天阵,哪知木遁方使了一半,这树木便被碧木青萝招成树人,术法干扰下,苦竹老人竟被卡在了树中,若不是熊如山一掌拍散树人,他还要费些时间才能脱出,这番阴差阳错,却是令本就脾气暴躁的苦竹老人暴跳如雷。

    苦竹老人也不向熊如解释,翻手化出一只翠绿竹杖,举杖向一只树人砸去,老迈枯瘦的身子竟似有力士一般,一声闷响,硬生生的将树人又砸进了地面,却见那树人裂开一条嘴一样的树洞,从树洞中传来了碧木的讥嘲声:“苦竹老人,没想到你是光长年纪不长智慧,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蠢,真是丢尽我们木妖的脸面。”

    “呸,你们这对狗男女,当了这么久的缩头乌龟,今天出来送死吗?”苦竹老人与碧木青萝本就有仇,曾有多次交手,从树中感应出了碧木青萝的妖力,那还按捺的住脾气。

    “我便是送死,凭你,有杀我的能耐吗?”树人又讥嘲道。

    “奶奶的,爷爷这便让你知道厉害。”苦竹老人手一伸一按,碧光一闪,树人又变回了普通树木,苦竹老人也是木妖出身,不但破了这操纵之术,更借助残留的术法感应,测出了碧木青萝的位置,随后口念法诀,再施木遁之术,没入了树木中。

    此时,其他树人又同时开口道:“小恩公及凌霄剑道的三位朋友,我们只能帮到此地了,还望后会有期!”说罢,树人同时碎裂,化成漫天飞屑。

    碧木青萝帮着拖延了不少时间,还冒险引走了苦竹老人这个劲敌,二妖伤势在身,对上苦竹老人,怕是不容乐观。但此处形势更加紧急,众人也无暇替他们担忧。

    树人消失,谢灵烟三人压力骤增,没了树人阻碍,妖怪合围而上,所谓一力降十会,两仪三光阵纵使通造化之奇,夺天机之变,在群妖如潮如浪的凶猛攻势之下,凌霄剑道三人亦渐渐不敌,只能勉强维持阵势不散,好在时间剩下不多,应飞扬心急如焚,心中默念

    十!九!八!七!六!五!

    四!

    此际突然一阵腥风自头顶袭来,竟是吞月天尊从天而降,手中之刀迎风暴涨,化作等人长的巨刃,若流星天坠,借着落势斩向祭坛上的应飞扬,吞月天尊逃出雪口之困后,便立身雪碗顶端,居高临下的观战,吞月天尊是野狼修成人身,最是有耐性,不出手则矣,一出手便直击要害,观测良久,终于让他窥出剑阵中心上空便是最为脆弱之处,而结阵三人此时也近力穷,故选在此刻出手,刀风呼啸,直袭向应飞扬。

    三!

    凌霄剑道三人心意相通,立有决断,谢灵烟抽身一退,游蝶般闪过缠斗的蝎夫人,张毅之趁隙补位,横剑挡下蝎夫人的银鞭,谢灵烟身子轻飘飘的点上他右肩头,张毅之则以肩骨为杠杆,左肩卸下蝎夫人的劲力,右肩借力一抖一送,这一抖一送之间,包含蝎夫人和张毅之两人之力,再加上谢灵烟的上跃之力,谢灵烟登时若离弦之箭,化作一抹清亮剑光直刺云霄。

    二!

    “哪里走。”蝎夫人钢鞭如活物一般,卷向谢灵烟脚踝,眼看便要缠上,却差了三分,鞭长莫及反被谢灵烟一脚踩踏鞭头,再借新力。蝎夫人分身攻敌,空门登时大开,被张毅之趁隙一掌击退,而天上刀气剑光相碰撞,散发粲然光华,一个是吞月之妖,挟坠空之势,一个是名门弟子。借奇阵之力。刀剑相击,迸发惊天巨响,惊爆之后,二人各自弹开。

    一!

    应飞扬手中灵符无火自燃,昊光急闪,祭坛上的应飞扬和诸女,祭坛下的傅清名、张毅之,以及正从天上坠下的谢灵烟身上都涌出白光。成了!众人心头念道。

    零!

    符咒化作飞烟,白光消散,众人却仍在原地!

    不明所以之际,又突然一道身影,直冲上天,一身花袍被剑气割得衣衫褴褛,正是古先生,只见他肥硕身子再涨,化身为一个巨大的花皮鹦鹉,双爪抓住了正在下坠,无力抵抗的谢灵烟,古先生方才被一剑偷袭,击飞在地,但也算他修为不低,伤而不死,稍一回神,见谢灵烟被击落,便化出本相,此番他受创极重,图谋又尽数被凌霄剑道之人破坏,心中怨极恨极,誓要将谢灵烟摔成肉泥。肥硕鹦鹉振翅扬翼,直冲云霄,转眼化作黑点。

    失了谢灵烟,二人无法成阵,转眼三光尽掩,两气消散,两仪三光阵登时告破。

    与此同时,背后雪壁也崩塌瓦解,晦气书生付风雅等妖也破壁而出。

    眼见阵势告破,一直躲在后面的熊如山欺身向前,庞大身形竟是意外灵敏,“轰”得击出一掌,这次不是劈空掌劲,而是实打实的一掌印在了张毅之身上,张毅之惨嚎一声,倒飞出去。

    而蝎夫人长鞭一抖,缠上傅清名的长剑,就此时,两个小妖背后杀入,挥起兵刃砍向傅清名,傅清名高跃而起,双脚环踢,踢飞二妖,却未及落地,便被蝎夫人练剑带人缠带过去。“这等的俏郎君,来这里,让姐姐好生瞧瞧。”蝎夫人盈盈媚笑道,傅清名只感自己如鱼一般被人钓了去,此时却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

    “蝎夫人,有道是‘临财毋苟得’,小生不才,也想分一杯羹,还望夫人惠及他人。”定睛一看,抓住他脚的人竟是晦气书生付风雅,付风雅满口之乎者也,君子之道,却掩不住面上贪婪之色,莫说傅清名,连蝎夫人也是柳眉之蹙。

    “哼,刚脱了困就跟我夺食,算了,那便一人一半吧,我还怕他这身好血肉,沾上了你的酸腐之味呢。”

    眼看两人危机,应飞扬提剑欲救,却突觉背后似有杀机,转头一看,竟是刀光临头,危急间,应飞扬身形后仰,搭了个铁板桥,刀光擦着他鼻尖而过,随即双足蹬地,向后闪退。

    吞月天尊抚刀道:“竟能躲过我这一刀,再来。”吞月天尊双手卧刀,弯曲刀身若巨犬露出的森森白牙,准备噬妖着应飞扬的咽喉。

    战况急转直下,三人转眼陷威。

    而此时,彩皮鹦鹉飞回,双爪已空!不见谢灵烟身影!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