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十章 再见不难
    将沐小眉送到了家,她还是沉沉睡着,沐老酒想把她唤醒向应飞扬与莫云踪道谢,莫云踪见她睡得香沉,不忍打扰,沐老酒本欲邀莫云踪留宿,应飞扬已抢了先,已约定带莫云踪回观中休息,沐老酒只能作罢,千恩万谢,送二人出村。[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看小说首发推荐去

    路上二人且行且谈,莫云踪问道:“今日见应小友年岁虽轻,剑法却以有成,不知令师高姓大名,竟能教出你这等徒弟?”

    应飞扬自幼爱剑,被赞道剑法有成,心中得意,但被问及师尊,又暗自苦恼,道:“我师傅名唤清苦道人,想必前辈未曾听说过。”

    莫云踪皱眉详思了一会。道:“清苦?恕在下孤陋寡闻,却是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是好事,我那师傅只有污名在外。”应飞扬心中暗忖。

    “那不知令师是出自哪个仙山,哪处名门?”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无门无派吧”应飞扬自然不能说清苦只是个江湖骗子,含糊不清的答道。

    莫云踪看应飞扬有心隐瞒,越觉好奇,又探问了几句,应飞扬不是一问三不知,就是知道却不愿说。大冷天的,竟逼得他脑冒汗,好在突感鼻尖却落得一片冰凉,竟是大雪纷纷而至。雪不下则已,一下就是鹅毛大雪,飘飘洒洒,纷飞而落。

    “前辈,看来我们要加快脚步了。。。”此雪算是救了场,应飞扬连忙提议。

    “好吧,那就有劳小友引路了。”接着,二人顾不得说话,应飞扬在前拔足疾奔带路,莫云踪游刃有余的跟随,好在道观离得不远,总算没被浸湿。

    进入道观,莫云踪随意打量了四周,道观还算宽敞,一个老君像立于台上,和善的笑着。但供桌上空无一物,香炉也落了一层浮灰。心中暗自犹疑,当朝高祖认了李耳当了祖宗,举国莫不尊崇道教,这般规模的道观用心经营,必是香火鼎盛,如此间寥落如斯,倒是罕见,他哪知清苦道人生性惫懒,靠着装神弄鬼得过且过,哪有心思费心经营。清苦清苦,这道号倒是起的名副其实。

    “应天命你这混小子,让你打个酒你到现在才来,这天寒地冻的,还要贫道久等,真是白养你这么些年了。”一道人从后方窜出,衣衫不整,须发张扬,不是清苦又是谁?

    看师傅这般邋遢模样,应飞扬顿觉颜面无光,“师傅,我带了客人来,这位是莫云踪前辈。”转身苦着脸对莫云踪道:“前辈见笑了,这位就是我师傅。”

    清苦道人瞥了一眼,含糊一声便算问候,接着抢过应飞扬腰间酒葫芦,大口猛灌,莫云踪却是仔细打量着清苦道人,抱拳道:“这位道友看上去有些眼熟,不知我们是否见过?”

    清苦打个酒哈哈,摇头晃脑的回道:“没见过没见过,你见我一没开口讨债,而没伸手追打,定然是没见过。”莫云踪见他矢口否认,又探问他几句,清苦道人却是东拉西扯,避而不答。就在此时,观外又有吵闹声由远及近。

    “谢师妹,你真的迷路了,刚才那棵树我已经见了三次了,把地图给我吧,不然师兄就要变成雪人了。”

    一个清亮女声道“笑话,我们修道之人怎么会迷路?夜观星象我还不会吗?我只要抬抬头找到北极星。。。。。。”

    “谢师妹,你刚才是说要在大雪夜里找星星是吧。。。。。。”

    “胡说!你听错了!我刚才说只要我掐指一算,就能找到。。。咦,真的找到了。快看,不就在那吗,快走快走。”

    “师妹你慢些,小心路滑!”

    不一会,一个眉发都被雪染白的人影冒冒失失闯入,与应飞扬目光相撞,大眼瞪小眼,不是谢灵烟又是谁?

    “怎会是你?”谢灵烟惊叫一声,又自觉失礼,先向莫云踪歉意一笑,又向清苦道人持弟子礼:“前辈便是清苦师伯?”这时傅清名和张毅之也赶来过了,未来及抖落身上的雪,赶紧跟着行礼。“你是商影的弟子?”清苦道人眯着眼反问道

    “不错。晚辈谢灵烟,正是商真人弟子,这两位是我师兄傅清名、张毅之,出自谢真人门下。”谢灵烟答道。

    “什么谢真人,不就是你爹谢康乐吗?凌霄剑宗不满十七不能下山,你才多大?仗着你爹爹和你师尊的威势,偷跑出来的吧?”

    “呃。。。这个。。。”谢灵烟秘密被道破,随即支支吾吾,苦思借口。

    清苦手一摆,打断道:“行了,别费那心思找借口了,能找到这来,肯定是你师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授意的,说吧,你们来干什么的?”

    “天寒雪紧,我们想在此留宿一宿,不知是否叨扰师伯?”

    清苦灌一口酒道:“自然是叨扰了,你师傅还真是会给我惹麻烦,自己徒弟自己不带,反而找我照顾,算了算了,让应天命安排吧,贫道年纪大了,熬不住夜,先睡了。“说罢,转身离去。”

    “叫我应飞扬。“背后应飞扬狠狠地说。

    清苦一个酒鬼道士怎会被凌霄剑宗的弟子称作师叔?这三人又是怎么寻来此处?应飞扬一头雾水,在谢灵烟解释下才明白。原来凌霄剑宗作为道门大宗,岭南,剑南,江南三道都有凌霄剑宗的道观,道观的香火钱是凌霄剑宗资金的一大来源,而且道观还可供游历弟子落脚,所以平日少不得有人看守。

    于是凌霄剑宗中一些无所作为的庸才或是犯了错的弟子便被派去看守这些道观。应飞扬所在的通云观就是其中之一。

    “这么说来我师傅是不成器被赶出师门的凌霄剑宗弟子?”应飞扬吃了一惊,但转念一想,却觉得这个解释合情合理,甚至让一些他往日想不通的问题迎刃而解了。

    “难怪师傅不过三脚猫的功夫,却能传我功法秘笈修炼,也难怪师傅见识比一般江湖骗子要广,气势也比一般江湖骗子强,原来是从大门派里出来的啊。”应飞扬心中默念道

    莫云踪打趣道:“原来应小友也是凌霄剑宗的高足,在下失敬了。”

    谢灵烟白捡了个师弟,心情大好,也笑嘻嘻道:“嘻嘻,应师弟,快叫声师姐听听。“

    “你未必有我年纪大,该你叫我师兄吧。”应飞扬挺直身子,但这个年纪的女孩发育的早,应飞扬再怎么挺身踮脚,还是比谢灵烟矮上三分,气势上输了一截。

    闲话了几句,应飞扬便带众人入了后院,后院分四个房间,两侧各两个。后面是厨房。谢灵烟分了一房,莫云踪分了一房,张毅之和傅清名合住一房,应飞扬与几人道了晚安,便去与师傅同睡了。

    进了房中,应飞扬还有疑问想问师傅,但清苦早已鼾声连连。应飞扬用被盖住了清苦脑袋,挡住他震天鼾声,在另一头睡下,还好今日经历太多,又累又乏,很快就睡熟了。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