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九章 别时容易
    出了洞府,碧木覆青萝对着门前巨树盘膝坐下,但见风势一凝,白衣男子捻咒印,踏奇步,口诵法诀:“承天道,祭乾坤,分阴阳之势,化五行之变,五行转化诀,疾!”疾字出口,白衣男子真气翻涌,并指虚引,点向青萝眉心。[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www.yuehuatai.com

    青萝一声哀嚎,背后皮肉炸开,血雾喷洒之际,一道磅礴无匹的黄金色剑气从她背后逼出。

    伴着割裂周遭空气的迅疾厉风,一痕锐利剑气在黑夜中璀然现形,威严,凛锐,气势恢宏,剑气迸射而出,若帝皇出征,所当者破,所见者靡,阻挡在前的树木悉数拦腰砍断,在冬季硬土上留下一道延绵百步的裂痕才渐消无形,却有一股凌冽肃穆的剑意弥空不散,震慑众人。

    一旁应飞扬看的瞠目结舌,心中震撼更是无以言表,似是这一剑为他打开了一道前所未有的大门,暗自惊叹道:”天下竟有这么恢宏霸道的剑气!剑气已在青萝夫人体内潜伏多年,仍有如此锋芒!真不知多大的本事,才能接下全盛时的这一剑。”想及此处,应飞扬才明白方才能胜碧木是何等幸运,心中连念数声侥幸。

    还未惊叹够,便听闻白衣男子叫道:“葫芦!”应飞扬闻言,急将葫芦掷出,白衣男子手指一点,葫芦如失去重力一般漂浮在半空,萤火虫一般绽放出微弱绿光,背后禁制如受感召也浮现出来,咒字盘绕,光华大作。

    白衣男子又念一声:“金锐无锋,化水润物,”青萝背后伤口渐渐痊愈,周遭水汽氤氲,仿佛置身于云里雾里一般。

    “水柔无形,化木长生。”三千水华之下,青萝身上也开始泛出碧绿妖气,此时盘绕禁制的咒字如灵蛇一般,分成数股没入半空的葫芦中,葫芦光华暴涨,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接着,转化后的纯正木元再从葫芦灌入青萝体内,只见青萝脸色渐渐由蜡黄转为惨白,再有惨白转为红润,过了片刻,青萝睁开双眼,眼波流转间竟是光彩耀人,顾盼生辉,朗声道:“多谢先生,我的伤已经好了。”

    白衣男子略一点头,道:“不必言谢,碧木兄,该轮到你了。”

    碧木一愣,道:“我无大碍,不劳先生耗费真力了。”

    应飞扬插口道:“得了吧,你既然说要把命留给我,就把这旧伤治一下,不然只能要你半条命,我不是吃亏了。”

    见应飞扬毫无芥蒂,碧木心中赞了一声,哈哈一笑道:“既然如此,再推诿便显得我矫情了,就再劳先生费心了。”说罢也盘膝坐下。

    碧木伤势远比青萝轻,如法炮制之下,并无困难,不一会,只见碧木庞大身躯渐渐缩小,但碧色光华散去,那硕大巨怪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青衣男子,眉目英挺,棱角分明,虽然失了一臂,但与青萝并肩而坐,当真是一对般配的璧人。

    “木郎,你恢复了!”青萝大喜过望,对碧木说。

    白衣男子道:“你手臂之伤,我也擅自做主帮你治疗了,相信应小兄弟宅心仁厚,也不会在意你无意的冒犯,你使用木族的本源灵能枯木逢春诀,虽然要耗费些时日,但最终会再长出新臂。”

    二妖心中欣喜自是难以言表,齐齐对白衣男子和应飞扬下拜道:“多谢两位恩公相助。对了,不知先生高姓大名,我夫妻日后定当回报。”

    应飞扬被拜得浑身不自在,这才想起,方才也是白衣男子救了他,只是一直没插上嘴,还未曾答谢,便一同随二妖跪下:“不错,方才前辈也救了我,还请前辈告知名号。”

    谢灵烟嘻嘻道:“说出来吓你们一跳,这位前辈便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莫云踪前辈。”

    二妖眼睛一亮,又行礼道“恩公原来是云踪莫定-莫云踪莫先生,难怪有此高深修为,久闻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应飞扬却是孤陋寡闻从未听过,轻轻用手肘戳了谢灵烟,轻声问道:“是谁呀?”

    谢灵烟白了他一眼,轻声介绍,原来这莫云踪是无门无派的一位散修,仙法高深,又喜爱四处游历,济弱扶倾,江湖上颇负盛名,但他行踪飘忽,名声虽盛,有缘见他的人却是寥寥,故人称“云踪莫定”,

    介绍完,谢灵烟又轻声嘟囔一句:“也是你运气够好,今日前辈也是听闻有妖物掳人子女,才会仗义出手,一夜之内,就捣毁了六处妖穴,你才能有幸得他相救,捡回一条小命。”

    应飞扬虽没听说过莫云踪,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连连叩拜个没完,莫云踪笑道:“成了成了,天寒地冻的,你们再谢个没完,我怕是要先染风寒了。”莫云踪袖袍一挥,应飞扬只感觉一股柔力托扶着,不由自主起了身。

    莫云踪又正色对对二妖道:“二位也莫要再谢,你们虽自称除掳人子女之事一步踏差,再无其他恶行,但终究是一面之词,今日我感念二位伉俪情深,又事态紧急,才出手相救,若来日查证你们另有恶行,杀你们之人,必也是莫云踪!”

    碧木毫不在意,风光月霁道:“若是如此,我夫妇也甘愿领死。”

    莫云踪微微颔首,道:“如此便罢,你二位重伤初愈,应该尽快将木元之力化归己身,还是先回洞府中调息吧。”

    一听洞府二字,应飞扬才突然想起,高呼道:“糟糕,小眉还在地宫里躺着呢。”应飞扬支会一声,便要回去找人,“等等,我跟你一起去。”谢灵烟喊道,芊芊素手一扬,胖虫蝴蝶又从她袖口飞出。

    回到地宫,蝴蝶飘乎乎的落在沐小眉头上,接着背上一抖,翅膀化作磷光散开,又变回了胖虫模样。爬在小眉发髻间,小眉仍躺在地上酣睡,嘴角上还挂着亮晶晶的口水,应飞扬见了又不禁气结,用脚轻踢了她了下,结果沐小眉只是顺势翻了个身子,应飞扬也不管了,直接拎着胳膊把她提起。

    “你这人,怎么下手没轻没重的。”耳中传来饱含怒意的清脆声,只见谢灵烟柳眉倒竖,面带嗔色,劈手将沐小眉夺了过来,像抱布娃娃一般抱在怀中,怜惜道:“这么粉嫩可爱的娃娃,你也好意思欺负她。”

    应飞扬倒是哭笑不得:“可爱,你觉得她可爱?”

    “是啊,怎么了!”谢灵烟杏眼圆睁,气鼓鼓的答道,把沐小眉抱得更紧了,活像一个护住鸡崽子的母鸡。

    应飞扬轻叹一口气:“算了,还是趁着她没醒快回去吧,还能留个对她留个好印象。”

    “对了对了,再等我一下,你先替我抱一下。”谢灵烟不由分说的把小眉塞回给应飞扬,从小眉头上把胖虫拽下,绕着地宫左看看,又看看,走了一圈,最后将它置放在墙缝中伸出的一条藤蔓上,低声对虫子道:“你也算是木属之虫,这里木元充沛,与你最是相和,你便留在这里好好呆着吧,我会托碧木大哥青萝姐姐照看你的。”

    谢灵烟看着虫子,倒有些恋恋不舍之色,应飞扬不解,问道:“你不是说这虫子只能用三次吗,这么珍贵的虫子,你才用了两次,怎就把它扔了?”

    “你傻啊,用满三次它不就死了?”谢灵烟白了他一眼,理直气壮道。

    ※※※

    回到洞口,与碧木青萝二妖告别,二妖自然又是千恩万谢,惜惜拜别,暂且不提,一行人又往清河村回返。

    一路上应飞扬等四位小辈与莫寻踪随意攀谈,只觉莫云踪谈吐风雅,见识广博,说话间引经据典,又毫无前辈高人的架子,与之交谈如沐春风。皆是对他大慰感佩。不知不觉,一干人就回到了清河村村口,凌霄剑宗三人却在村口驻足不前。

    傅清名道:“莫前辈,应兄弟,人既然已平安寻回,我等就此别过了,今日得见二位,实乃三生有幸,咱们山长水远,后会有期。”

    “不成不成,恩人都到了村口,却不邀他们进村答谢,被别的村听了,可是要笑话我们的。”应飞扬一直以清河村村民自居,见几人要离开,急忙挽留。

    傅清名面露窘色的摇摇头:“恩人不敢当,救人的是你和莫前辈,我等根本毫无作为,哪里敢再邀功。”

    “傅兄说哪里话,此次若不是你们的寻香蝶,我还不知道要在山上转到何时。”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三人的作用还没一个虫子大喽。”谢灵烟满脸揶揄的道。

    应飞扬见她存心曲解话义,一时不知如何接话,弄得满是尴尬。莫云踪笑着打圆场道:“好了,谢丫头你别捉弄应小友了,你等三人亦不用妄自菲薄,人力总有不及之时,但三位仗义助人之侠心,却令在下甚是感佩。今日你们三人有心结,我要就不替此间主人挽留你们了,不过来日,我叨扰凌霄剑宗时,你们可别不让我入门。”

    傅清名朗声一笑:“莫前辈若肯来凌霄剑宗,在下自然倒履相迎,岂敢拒前辈于门外,我等这便告辞了,前辈和应兄保重。”谢灵烟恋恋不舍得将怀中的沐小眉交给应飞扬,狠狠得瞪了他一眼,道:“再让我见你欺负她,我可不饶你!”接着三人一声告辞,转身离去。

    应飞扬望着三人离去身影,心中甚是不舍,相处虽短,但这三人给应飞扬留下极深印象。傅清名作为三人之首,谈吐得体,进退有度,正是名门弟子风范。张毅之虽话虽少,却也沉稳干练,至于谢灵烟,应飞扬心中一笑,虽然她绷着脸装出一副冷艳女侠像,但纯真善良之气却自然流露,方才放生珍贵的寻香蝶时的样子,更是犹显可爱,让人好感大增。

    应飞扬突然一拍脑袋,冲三人喊道“对了,傅兄,张兄,这都快下雪了,三位何处安歇?不如跟我回观中。。。。。”

    却见谢灵烟转过身来,手在嘴边撘成喇叭形一字一顿喊道:“多-谢-美-意-不-劳-挂-心。”人影越行越远,银铃般的脆声被风撕碎,洒在了寒夜里。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