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六章 有进无回
    应飞扬一剑劈空,重心不稳,险些跌倒,稳住身形后,环视四周,大吃了一惊,凌霄剑道三人不见了身影,自己也早非置身树林之中,而是在一个三丈见方的房间之中。[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亲,百度搜索眼&amp;快,大量小说免费看。

    房间古旧,斑驳墙体上爬满荧光苔藓,比灯光还光亮许多,照亮着房间,只是惨绿色的荧光之下,房间更显阴森诡异,房中看不到通风口,却还能呼吸,空气中带着一股潮湿之气,令人倍感不快,房间只通着一条甬道,别无其他出口。

    应飞扬摸索半天,不见其他暗门,完全不知自己是怎么进来的,又怕惊扰妖物,不敢大声吆喊。

    “进来的莫名,又不知怎么出去,这下真的是自投罗网了。”应飞扬心中暗骂,“算了,那三人也似是进不来,走一步算一步吧。”应飞扬见识浅薄,仗着无知者无畏,提剑向甬道走去。

    甬道偏窄,只能容三人并行,应飞扬蹑手蹑脚,不敢有丝毫大意,甬道两侧亦各连着几个房间,也都是封闭的空荡石室,不见妖物踪影,独自一人走在这封闭甬道内,顶上荧光宛若鬼火,前头又有未知危险,饶是应飞扬胆大包天,此时也生了怯意。拐了三拐,终于看到了甬道尽头,耳中也传来若隐若现的沉闷说话声。

    甬道尽头还有两个石室,声音正从其中一个石室传出

    一清亮女声道:“那人来的莫名,做事又遮遮掩掩,说是孔雀公子派来的,我却从未听闻过这号人物,怎能这么轻易就信了他。”

    一瓮声瓮气粗沉男声道:“孔雀翎在他手上,总是如假包换的吧。不是孔雀公子使者,难道孔雀翎是偷来的,抢来的?”

    女声道:“不过孔雀公子要这女娃娃干什么,说什么灵女?你连灵女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又如何认定这女娃便是他要找的人”

    男声道:“孔雀公子高深莫测,我又怎么知道他想什么,不过灵女,听名字便猜得出是灵性超凡的女娃,这女娃灵性之强是我平生仅见,应该便是她了,况且我们已经无路可走,权且死马当做活马医吧。”

    女妖又道:“只是不知孔雀公子要将她怎样?我们皆修的是天华流,莫要平白害她性命。”

    “这两个妖物竟是天华流的?”应飞扬随师傅装神弄鬼,虽然真妖怪没见过几个,但也知道些关于妖族的知识,妖族修炼时最重汇聚灵力,而根据灵力来源不同,分为两道修炼法。

    一者是“血戮宗”,认为既然人是万物之灵,根据吃什么补什么的野兽思维,食人血肉,自然夺了他们灵力,血戮道之妖多凶戾暴虐,屠戮人间,所以也是除妖之人首要针对的对象。

    一者是天华道,修炼此道之妖认为天地万物皆有灵性,因此多在远离人间处采天地灵气,聚日月精华,对人类虽称不上秋毫无犯,但声名依然是比血戮宗的妖要好得多,此两妖自称天华流,却做些拐人闺女的事,实在是罕见。

    二妖说话间,应飞扬已慢慢靠近房间,却见房中两“人”正在争执,那说话嗡声嗡气的妖物,形貌如同一个新手工匠雕刻未完成的木偶,又在水里泡的肿胀开裂后在放大几十倍。身形与师傅常招来骗钱的木灵差不多,但身上纹路清晰,长着苔藓和霉菌,还密密麻麻的缠着一根藤条算作衣服。方方面面昭示这它不是招出的木灵,而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树妖。

    另一女妖却是美人形貌,青罗衣,荆木叉,不施粉黛却更显清丽,只是身形虚弱,若扶风杨柳一般,此时正被那男妖撑着。

    再看房角,依墙躺着一个瓷娃娃般的女童,不是沐小眉那惹事精又是谁?

    男妖劝慰道:“萝娘,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孔雀公子虽然是个傲世横飞的性子,但却不并非是嗜血之辈,定然不会加害这女娃。”

    女妖却是面带戚色,道:“虽是如此,但我们将这孩子盗来,害她与血亲相离总是真的,骨肉分离的痛苦我已经历一次,又怎能。。。”

    男妖喝断道:“莫要再提了,是我无能,敌不过越天穹个老匹夫,累你受伤,更害了我们未出世的可怜孩子,但如今,我修为大损,变回了这般模样,你体内又被埋下数道黄金剑芒,多年来时时都有剑气爆发的逼命危险。只有将这女娃献给孔雀公子,求他为你疗伤,才能换回你的生机,此事我心意已定,不可转寰。”

    “可是。。。”那女妖正欲再言,却突然柳眉急皱,做西子捧心之状,呕出一口鲜血。

    男妖慌道:“萝娘,不用再说了,你剑伤又发作了,我扶你去休息。”说罢将女妖扶出房间。

    应飞扬侧身躲在拐角处,等那二妖进了另一房间,才屏息敛气,走到沐小眉处,捂着她嘴把她叫醒,沐小眉睡得倒是香甜,晃了她好一会,她才挣扎着睁开眼皮,但看到应飞扬,眼中睡意立马消散不见,大眼睛忽闪忽闪分外精神。

    应飞扬压低声音说:“小眉,你被妖怪抓走了,不要大声说话,听明白了就眨眨眼。”应飞扬如今被困在此处,便是救了人,也找不到出路,听闻妖物暂时不会伤害沐小眉,便打算先寻找出路,再回来接沐小眉,但又怕沐小眉一会再像个小魔头一样吵闹哭骂,惹恼了妖物,所以打算先将她叫醒嘱托几句。

    沐小眉眼珠子骨碌碌转了几转,眨了眨眼。应飞扬才轻轻松开手,却听沐小眉清脆响亮的童声说:“哎呀~好可怕呀~”

    那沐小眉,嘴上说可怕,却是笑嘻嘻的毫无惧意,还不等应飞扬反应,嘴巴如连珠炮似的说道:“天命哥哥,以为这样就想骗倒我聪明伶俐的沐小眉,浅薄,幼稚,无知。”应飞扬急捂住她的嘴巴,哪想那丫头不知轻重的狠咬了他的手指,应飞扬吃痛收回手,“妖怪在哪呢?好要吓唬我好歹也把你酒鬼师傅的木头鬼招出来凑个数啊!”

    应飞扬急于再堵她嘴,却听小眉又撇嘴道:“没劲,还要我提醒你你才知道招出来,吓唬人时也要用用心好吧!”应飞扬陡觉光线一暗,回头看去,一个粗大的身影将石室的门堵得严实,不是那妖物又是谁?

    “嘻嘻,唬我?呔!妖怪看打!”此时,沐小眉又不知从哪摸出一块石头,准头极佳的砸向木妖。。。。。

    那木妖巨掌一把抓住石头,随手碾成碎屑,斑驳丑脸咧嘴一笑:“小丫头,挺会玩的啊?”

    “啊?”沐小眉一愣,脸上笑意消散,带着哭腔“会说话?不是招出来骗人的?真。。。真。。。是妖怪啊。。。”

    “废话!你以为呢?”应飞扬心里暗骂这惹事丫头,脑子急旋,寻求脱身之策。“此妖是天华流,未必不能以言语动之,但要想法化消他的敌意。”正想着如何能缓和木妖的敌意,又听沐小眉颤声说道:“臭妖怪,你莫嚣张,你这样的烂木疙瘩,我天命哥哥不知道砍了多少个了,速速跪下求饶可免一死,不然让我天命哥哥劈了你当柴烧!”

    木妖听了,铜铃般大眼一瞪,裂开大口狰狞道:“当柴烧?小丫头,我这边柴火可管够,只差一口大锅,就能把你这小不点下锅煮着吃了!”

    “吃。。。。吃我?”沐小眉小脸煞白,竟然眼睛一翻,吓晕了过去。应飞扬心里又是暗骂,“这死丫头,一开口就惹麻烦,惹完麻烦就晕倒,你倒是干脆!算了,就算她没有被吓晕,恐怕我也会克制不住把这惹事精打晕。”

    “真不经吓。”妖怪嘲笑一句,又满是敌意的冲应飞扬道:“你这小子又是何人?竟然能进此地,门外的禁制没拦不住你?”

    暂无办法之下,应飞扬心念一转,学起了他师傅装神弄鬼时的样子,故作狂态道:“哈,区区禁制,不值一提,如何能挡得住我?至于我是谁,你可听清楚了,我便是“剑凌绝顶藐众生,艺冠百年唯一人”的清苦真人的唯一关门弟子,应飞扬是也。”

    木妖冷道:“清苦道人?听都没听过。”

    应飞扬嗤笑道:“那是你孤陋寡闻,不过也不怪你,我师傅封剑百年,名声不显于世,若不然,哪轮得到越苍穹之流猖狂。”应飞扬虽不知越苍穹是谁,但木妖言语中对越苍穹的恨意显而易见,所以出言鄙薄一下越苍穹,也好缓解下木妖敌意。

    木妖听闻“越苍穹’三字,丑脸果然一变,随之冷嗤道:“小子胡吹大气,不知天高地厚,不过你又来我这又是要做什么。”

    “来这自然是救人了,本来是想拿你们试剑,不过看你们是天华流出身,也没有害人的意思,这次权且放过你,我将人带走。至于那女妖的剑伤,也未必就不可解,我师父就在石室外,你随我见他,越苍穹的黄金剑芒还难不倒我师傅。”

    那木妖听闻,脸色一变,难掩激动之色,却仍疑虑道:“你可莫要诓我,这越苍穹的黄金剑芒何等厉害,我曾得高人指点,这黄金剑芒除了孔雀公子的孔雀明王咒和万象天宫的森罗万象诀之外绝无第三种解法,你师傅自然不是孔雀公子,难道他是会用森罗万象诀吗?”

    木妖问着,但随即又否定道:“不对,我听闻森罗万象诀是万象天宫不传秘技,不但无人修得,连听说过的人都是寥寥,你师傅怎有可能会?”

    应飞扬见他说得笃定,自己对什么明王咒,万象诀又一概不知,索性就顺着他的意思说:“什么不传秘技,若是功法没人修,那还叫什么功法,你猜的不错,我师傅确实会几手森罗万象诀。”

    “嗯?听你师傅名号’剑凌绝顶藐众生’,应该是位剑修才对,怎还会森罗万象诀这等高深术法?你师傅究竟是何来历?”木妖又疑道。

    “这木疙瘩,哪来这么多问题!我又要给我那酒鬼师傅面上贴金了!”应飞扬心中骂道,却是抬头若远眺,眼神向往中带着崇敬道:“我师傅是何来历,你也莫要多问,不过这天下,就是有这般人物,非但剑术登峰造极,凌越众生,术法阵势,奇门五行,乃至医卜星相,琴棋书画都是无一不通,无一不精,而我师傅正是其中之一。”

    “呵,那你师傅还真是了不得啊。”木妖赞道。

    “这是自然。”

    “连我信口胡诌出来的什么劳什子森罗万象诀都能练过,当真是古今第一人!”木妖话锋一转,由赞赏转为讥嘲,丑脸上更是溢满嘲弄之色,应飞扬猛然觉察上当。

    “你诈我!”应飞扬恍然。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