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三章 妖言祸世
    相传上古时期仓颉和妖族一位大贤共览无字天书,仓颉观后,创出二十八字刻于石碑,这二十八字便成了字祖,逐渐衍生出人族万千文字,而妖族大贤也创下十二妖言,不同于人族文字用于书刻记载,妖言类似于咒字,专用于杀伐,十二咒字各有奇效,又同样威力无穷。[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但刚不能久,乃天地至理,威力无穷的妖言在无尽的征伐中逐渐消弭,不复存在,反而是只做记载用的人言源远流长,不但成就了人族绚烂文化,也传入妖族,被远古的宿敌广泛使用。

    不过青丘狐族得了一种秘法,可以使上古妖言再现,只是若修炼妖言,就不能再发人语,因此胡宇才会一直沉默无声。

    声音已经消散,但紫袍男子脑中似仍有万妖悲嚎。一时晃神,胡宇抓住这一瞬之机,飞身而过。

    紫袍青年连连晃头,将脑中杂音甩去,却是不怒反笑,道:“妖言?也只有这点威力吗,那你今日,注定命丧此地。”

    紫袍青年杀意陡升,长袖漫卷,身侧一株树木瞬间炸开,只留一条长矛一般的枝干,再一挥,枝条夹带破风之声,如黑电一般直向胡宇飞去,竟比胡宇身形还快上三分。从胡宇后背穿过开出了一个血洞,而去势未止,又飞了百米后,才斜插入地。

    胡宇余劲向前冲了数十步,又踉跄行了数十步,拖出了一条百米血线,终于来到了枝条前,扶着枝条,看看自己胸前血洞,软软的倒下了。

    一根枝条,为他人生划下了终点。

    “我无事。”紫袍青年轻摇了两下头,说道。背后不知何时,立了一个黑衣蒙面女子。面虽半遮,但从露在面纱外的白皙肌肤,婀娜玲珑的身形,便可看出她定是一个出众的美人,只是双眼如寒潭深井一般清冷深邃,令人生畏。

    “此次多亏了你,果然天下匿踪之术,在你之前,都无所遁形。”

    “一下杀了他,他还怎么使出妖言,帮我叫来碧眼邪狐胡不归。”

    “胡不归,任你再怎么不动如山,看到此情此景,我便不信你还沉得住气,弓箭陷阱备齐,只待狡狐落网了。”

    紫袍男子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用不同与人言的方式与那女子交流,女子不言不语,静静站立,如同暗夜中绽放的幽莲。

    胡宇死前妖言,寻常人听不到,却传入胡不归和胡言耳中,坐在椅子上的胡不归如遭电殛,弹射而起,向声源处奔去,胡言慢了一瞬,也反应过来,紧随而奔,妖言是胡宇的杀招,若非到了生死关头,绝不会轻用,如今妖言既出,便证明胡宇已有危险。

    胡不归身形几个起落,就已出城,胡言此时才看出他与叔父的修为天差地别,拼尽全力追赶,距离却是越拉越远。心急如焚的胡言不知奔了多久,才看到叔父的萧索背影,以及

    三哥胡宇的尸体。“三哥他。。。。。”胡言颤声道。

    “死了。”胡不归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周遭空气却是凝重得连风声也无,似是感应此妖心中怒气,不敢出声。

    胡言只感脑子一蒙,腿一软,跪倒在地,随即如受伤的野兽般低声呜咽,呜咽不久,便是再也压抑不住的嚎啕大哭。他父亲与大哥早已战死,二哥又是放荡子,自幼便是三哥胡宇照顾,胡宇对他来说,是兄亦父,感情极为深厚。没想到不过分离数刻,便是生死永隔。

    胡不归不阻不劝,冷眼旁观,待到胡言哭到声音沙哑,眼泪流尽,眼中替代现出的是再多眼泪也浇不灭的恨火,胡言猛地站起,一抹眼泪,大步迈出。

    胡不归幽幽问道:“你是要去哪里?”

    “自然是宰了那个妖道,为三哥报仇!”。胡言双目赤红,恨然说道

    却听胡不归道:“老三死的时机太过巧合,倒有引我入瓮的意思,背后应另有人谋划,未必是那两位道人所为。”

    “那也必然和那两个妖道脱不了关系!我先找上他们,擒也好杀也罢,总之决计不能轻饶。”

    胡不归摇头道道:“若真是那二道人所为,你的本事与你三哥相比如何?,他们既杀得了老三,你去不也只是送死。”随之叹口气又道:”换做往日,我又要责备你多言少思,但恐怕以后,想再听你说话都说不到了。”

    胡言听他话中有话,停步回头,却见胡不归手中有只妖异小虫,小虫身上燃着青绿色异火,不停跳动,变化着形状,组成似字非字的图形,只是这火如烛光一般微弱,好像风一吹就会散了。

    “这是。。。。天机蠹虫!”胡言惊异道。此种天机蠹虫相传是无字天书中啃食天书的书蠹的后代,而无论人语妖言皆出于无字天书,因此可以以他为媒介,再现上古妖言。

    只是修炼妖言初练时甚为艰苦,进境缓慢,还要日日忍受异虫噬身之苦。待完成筑基阶段才能一日千里,再加上人语妖言不两立,习了妖言,就不能再发人言,写人字,比做了哑子还难受。因此非是有大毅力的妖,皆不愿修习妖言。

    “没错,宇儿苦心修炼多年的妖言,已完成最艰难的筑基,再过几年,定能重现昔年大妖役鬼驱神的能力,就这么消散,未免可惜,你天资远胜宇儿,又和我一样生有邪眼玄瞳,若能再承接妖言,此后前途不可限量,只是,若承接了妖言,以后就不能再说话,不能书写,便如无法表达自己情感的木头一般,你可能耐得住?”胡不归面如沉水的道。

    胡言再次跪下,凄然道:“全是胡言不堪大任,将功夫都练到嘴皮子上,才会累得三哥惨死,荒言谬语,连篇废话,胡言舍之何惜,还请二叔施术。”说罢低头叩首。

    胡不归长叹一声:“你能有此心,宇儿定会欣慰,你还有何话想说,珍惜你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吧。”

    胡言默然又叩了三个头,猛然眼中碧芒乍现,撮指成刀,划破掌心,洒血成誓道:“鸿蒙妖帝在上,我胡言在此立誓,誓要将杀我三哥的凶手碎尸万段,若违此誓,不能报仇,便让我万剑戮身,魂飞天地,不必再下九泉,愧见三哥亡魂!!”

    誓言一出,胡不归掌中蠹虫,精神猛然大振,身上绿火再燃,与胡言眼中碧芒相映,天地若有所感,凝重空气随之化作狂风,摧折了胡言身后树木。

    自此人语立誓,妖言开杀!

    胡不归未料胡言竟发此毒誓,惊异过后,心中却感欣慰,暗道:“宇儿,你看到了没有,你的九弟终于也长大了。”随之沉喝一声,如掷暗器般将书蠹掷出出,蠹虫落于胡言掌上,从他掌心的伤口没入,伤口随即愈合,皮肉下却有蠕动的痕迹延手臂而上,直奔脖颈,最终栖息在咽喉,咽部仍有绿光闪耀,好似胡言方吞下了一只萤火虫般。

    异虫方从伤口没入时,胡言便已是双目圆睁,脑门青筋暴起,满是痛苦之色,随着虫子蠕动,胡言也如受万虫噬身,蜷缩在地如虾米一般,蹬腿,抓地,打滚,却再也发不出一声痛苦哀嚎。

    待痛苦良久,突得胡言身后暴长出四条毛茸茸的巨尾,若四条巨蛇一把招摇舞动,巨尾挥舞将周遭树木皆拍得粉碎,显是胡言已将妖力催至极端。咽部绿火也终被镇压,慢慢黯淡。此时胡言才如大病一场,软瘫在地上。

    胡不归一直默然无声,直到看到胡言已将蠹虫压制住,才道:“狐死必首丘,你三哥走前,定是也在思念青丘,你先将他尸身冰存,待此地事了,再将他带回青丘厚葬。妖言你还要数日才能驾驭,回去好好钻研,平日依然已盯视杨府为重,非我准许,不得擅自行动!”

    胡不归拂袖前行几步,又停足苦笑道:“换做往日,你定会追问我要做什么去了,过去嫌聒噪,现在却又觉得清寂了,索性再回答你一次吧,为叔我从来都是背地里算计别人,哪能容忍他人躲在我背后暗行奸宄,我这便要去让他现形!”说罢,胡不归大步而行,在坚硬的冻土上留下深沉的脚印。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