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步剑庭 > 第一章 槐为木鬼
    冷风料峭,遍地枯残。[燃^文^书库][www.yuehuatai.com]看小说首发推荐去蜀中冬季向来温润,今日却是十年一见的寒冷。天幕低垂,黑云密布,寒风吹彻空旷的街道,如妖鬼哀唱悲鸣,正是风雪欲来之兆。

    街上行人寥落,杨府却是朱门大开,家主蜀州司户领一众家仆鹄立寒风,不时向城门远眺。那家主正值壮年,白净的面容却似有黑气笼罩,一副神衰气朽之像,不过稍立片刻,就身形摇摆,气力不济。

    “老爷,仙长来了。”一名家仆伸手遥指,家主定精聚神,顺所指方向看去,只见一大一小两道模糊身影从城门步入,二人看似不疾不徐,脚程倒极快,转眼身形已明晰,原来所待者是两位道人。

    为首的老道手持浮尘,面容清癯,仙风道骨,踏步之间袖袍鼓荡飞扬,一派高人气象。身后负剑紧随的道童约莫十四、五岁,剑眉星目,清秀俊逸,眉宇稚色犹未褪尽,但已显英气逼人。让人觉得这少年如他所背的古剑一般,剑在鞘中,已望之不凡,待其锋芒尽显之时,定是更加光彩夺目。

    看清这二人形貌,杨司户心头大慰,举步相迎道:“久仰清苦道长大名,今日得见,实乃杨某之幸。本当与道长把酒共欢,但在下身体抱恙,无法陪道长一醉方休,恐坏了道长兴致,是故杨某厚颜,想先请道长施以援手。”

    道人还了半礼,便是直奔主题道:“劳杨司户久候,实乃贫道之过,贵府之事,策道友已向我说明,杨司户正气浩然,却遭妖鬼侵扰,想是家中风水生变。劳杨司户相引,带我一观贵府。”

    杨司户亦不在虚礼,侧身引道人入府。边走边道:“近日来城中及附近村户总有女童被盗,在下忙的焦头烂额之际,却又意外生得怪病,落得神衰体虚,夜夜不得安眠,药石无用,神医束手,幸得”

    话未说尽,道人便顿足注目,杨司户顺其目光看去,原是内院的槐树,此树高逾两丈,树叶尽落,更显枝干如盘虬卧龙,苍劲有力。“道长可是看出些什么?”杨司户探问道。

    “此树可是有些年头了?”道人反问道。

    “不错,此槐树年近七百,远早于杨府建邸,杨某不忍砍伐,就由它生于后院。”

    “唉!”道人叹道“槐者,木之鬼也,本就寿命极长,容易聚阴通灵,你又将其置于内院,受女眷阴气滋养,实乃大忌,杨司户遣来邀我之人说,府中常闻夜里有鬼啼妖唱,声音可是从这后院传出。”

    杨司户眼神一慌,急道:“不错,起先是小女夜间长听到低沉异声,我本以为是那盗女童的贼人盯上了小女,便派了些人手夜中看护,不想那声音却无止无歇,反而是我,不知怎地身子日益虚弱,求药求医皆无效用,幸得高人指点,这才寻得仙长上门。”

    那道士沉吟一声:“便是如此了,这树恐怕已成了妖物,要索命于你

    杨司户闻言大骇:“怎会如此,我将它从木工手上救下,又请人悉心照顾,为它培土浇水,修剪冗枝,难道它不知感恩,还要加害于我?”

    道人冷笑道:“妖物灵识混沌,心性不明,恩将仇报之事,贫道早已见怪不怪,还请杨司户先领我入后院,让我详观一番。”

    杨司户再望向槐树,只觉往昔赞为“龙爪”的枝虬如今看来像是索命的鬼爪,冷汗浸湿了后背,忙使眼色令仆妇先行通知女眷回避,边领道人入内院。

    虽是寒冬,花木皆凋,内院布置仍显得得典雅清趣,尽显此地主人的玲珑心思,朝南向阳的房子,应该就是杨家小姐香闺,此时门窗紧闭回避生客。旁边是随侍女仆的住所和香廊,正中便是那槐树。

    道人环视了内院,又绕木半圈,便站定乾南之位,道童也立于他身后,不言不语,兀自出神。

    只见道人一不设坛祭法,二不也不画符念咒,眼中精光一闪,戟指指向树木,厉声喝道:“下妖,装什么死?还不现身吗?”

    话音方落,便见槐树枝干一震,从树干渗出碧气,碧气越来越浓,如云涛翻涌,渐渐凝成一个半虚半实的妖影,面容模糊不清,上身与常人差不多长,肩头却是有两倍成人宽厚,正一边费力将自己下身从树中拔出,一边朝众人发出无声的怒吼。

    一些家人本以为道人不过是危言耸听,不想真的有妖物,无不吓得两股战战,面如土色,也就杨司户见过些世面,勉强稳住身形,抱拳断断续续的说道:“竟真。。。有妖物,还。。。。还请道长施。。展神通,降服这等。。妖。。妖物。”

    道人却是嗤笑道:“区区下妖,灵智混沌,连人话都不会说,也配贫道动手?”道人负手侧立,让出位置道:“吾徒应天命,十招降不了它,罚抄百遍道德经。”

    原本看了妖物,也还心不在焉道童,听到此话似乎来了精神,两眼精光一闪,踏步向前,一拍背后剑鞘,古剑离鞘而出,飞入道童掌中,道童抖了个剑花,以指抚剑,剑上秋泓映出他湛然若神的双目。

    “三招不能败它,应飞扬自请逐出师门!”

    杨府之外,黑云压顶,杨府之内,碧气掀涛。

    道童不急不乱,待木妖拔出身子,站定身形,一人一妖对峙,身形差距若成年人和婴孩一般,杨府众人皆捏了一把汗,生怕这道童被妖物一手捏死,道童却是毫无惧缩,轻喝一声便一剑攻出。

    说是递剑向前,不如说他是连人带剑弹射而起,一剑之间,却是腿、腰、腹、胸、臂无不使力,是以竟是意外的迅捷,伴随着锐剑破风之声,道童如离弦之箭,直刺妖物胸口,妖物似是不及防备,忙双手交合胸前,妖物双手宽大厚实,毫发无损的挡下这一剑,但挡得仓促,身子还是踉跄退了半步。落在众人眼中,如同婴儿击退了成人一般不可思议。

    众人还来不及惊异,那道童却脚步不停,旋身错步,绕至妖物左侧,只听得一声剑啸,却是瞬间连击三剑,全数刺在木妖空门大开的腋下,剑势又狠又准,三剑几乎是同时击在了同处,饶是妖物皮糙肉厚,也防不下这般一点突破,剑从腋下刺入肩头。

    妖物吃痛大吼,但似是因树木成精不久,还没有生出声带,只具吼形却听不见吼声。但杨府众人心中却是一颤,仿佛感言到木妖的怒火与凶气。

    左臂受创,妖物却更是凶狂,右臂轮转,要将道童拍飞,道童抽剑而回,后跃数步,妖物亦紧随,如道童腰一般粗细的右臂连番挥舞,似是追打苍蝇一般,逼得道童无法回击,旁观众人无不捏把大汗,转眼道童已被逼至槐树之前,退无可退。

    妖怪巨掌拍下。眼看那清秀小道要被排成肉泥,几位胆小的仆妇不禁闭眼尖叫。但只闻得妇人叫声,听不见道童惨嚎,仆妇们缓缓睁眼,道童安然站立,那妖物却已然软跪在地动也不动,只有喉间插着的剑兀自颤抖不已。

    仆妇们不知所以,杨司户及一般家仆也看的莫名,只有几位眼力极好又粗通武艺的护院看出端倪,那道童先是废木妖左臂,又示弱后退,引得妖物只攻不守,猛凶躁进。而道童看似无路可退,实则是背贴巨树止住退势,随之身形一转,若游蛇缠树一般贴树绕了半圈,便已是转退为进,手中之剑在平平递出,,那妖怪便已是收势不及,自行撞在了剑锋之上。

    三招不过片刻,众人却看的目瞪口呆,道童剑法倒在其次,更难得的是他进退有据,以巧破力,足见非凡气象。直到那妖怪身形消散化作青气众人还未回神。

    “好剑法!”

    一声清脆莺啼,唤醒失神的众人,道童循声看去,旁边香闺门扉半开,探出半张青春俏脸,道童才想起自己身处女眷后院,想来是杨家小姐看着门外热闹暗中窥视,急忙收回视线,可又觉得,那未曾看清的俏脸艳丽无双,明媚了枯寂暗沉的冬日,偷偷用余光撇去。

    却已是香门闭掩,芳踪无迹。。。。。

    成都城某处房中。一股怒火正在积聚,房檐上栖息的鸟儿似乎也感受到房中之人的怒意,扑棱棱的振翅逃离。

    “差七日,只差七日,这九阴锁元阵便能让杨家那病鬼死的无声无息,‘祸种’便可进了北地,入吾王掌控,不想竟然旁生枝节,功亏一篑!!”胡不归难掩心头恨意,清逸儒雅的脸上怒气翻腾,梨木桌案被捏出了五个指印。

    一旁站立的胡言看着心慌,强笑劝道:“二叔休气,不就是个凡夫俗子吗?我今晚便潜入杨宅,要了他性命,保证也让他死的无声无息。”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就让胡不归的满腔愤恨有了发泄之地:“杀,你想杀谁?你以为这是北地?有吾王庇佑?这里是蜀中!是孔雀公子的地盘,西蜀锦屏可是与吾王北地狂龙齐名的大妖,你想在他眼皮杀人?再往南是什么地方?是离尘道,是天下修者聚集之处!那杨玄琰好歹也是个七品司户,又是弘农杨家之人。他死于吾族之手,离尘道那帮修士会毫无所动?强敌环饲之下你这般鲁莽行事,丢了性命是小,让“祸种”逃出掌控是大。”

    看那素有清雅多智之名的二叔气的须发皆张,胡言不禁低头嗫嚅道“什么祸种,一个小妮子能有什么气候,我那七姐整天描眉画眼,自诩倾国倾城,干脆让她试试得了。”

    胡不归听了此言,气极反乐:“呦,胡小九你还消遣起你七姐了?你七姐看似轻脱,做事我却放心的紧,哪像你小子,行事不过脑子,枉费了大好天资和天生邪眼,此次我青丘狐族奉吾王之令,我只带了你三哥和你,不就是想让你学学你的三哥稳健么?等你你能学了胡宇他一半,再去消遣你七姐吧。”

    胡言见叔父话锋稍缓,知他多谋善智,这片刻间已抑住火气,便趁机将话题从自己身上引开,道:“那二叔,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胡不归沉反问道:“你看今日那两位道士如何?”

    胡言一声冷笑,眼带不屑道:“街边杂耍伎俩,也值一提?那老道气息紊乱,分明是不知从哪学些杂七杂八骗钱把戏的江湖骗子,那木妖根本就是他所招唤,用来骗些乡民村妇,只有其形,没有实体,小道士底子倒还扎实,但年纪轻,修为浅,也不值得入眼。”

    “剑招呢?你可能从剑招看出他们来历?”

    胡言沉吟片刻,犹豫道:“看那架势,倒像是凌霄剑道出来的,不过用的似是而非,不伦不类,看不出是用的什么招数,是了,那老道定是被凌霄剑道扫地出门的外放观主,收了那小道当徒弟,三脚猫师傅带出蹩脚徒弟!”

    胡不归轻嗤一声:“蹩脚吗?你胡小九像他这般大时,练刀时都还差点砍掉了自己的耳朵呢。”

    胡言怕叔父再把矛头转向他身上,赧笑几声不敢搭腔。

    胡不归接着说:“江湖骗子,误打误撞破了我的阵势,未免太过巧合。而小道根基虽浅,剑法却不差,比斗虽是作假,但一身修为却是货真价实的名门正宗风范,也不是一个江湖骗子教得出的,看来那老道是深藏不露了”

    “深藏不露?不可能吧。真是什么大人物,二叔你会从未听说过?”胡言道,二叔是北龙天的心腹,天下屈指可数大妖,若是二叔也看不清虚实,那道人就足以令人忌惮了

    胡不归也抚头沉吟,半晌才说:“若我料得不差,我们恐怕已落入他人局中而不知,最近蜀地妖族不知听到什么传言,去寻什么灵女,盗了不少女童,还有几个不开眼的把主意打到杨府,还是我出手才将他们打发,再与今日之事串联,应是有人针对我们而来。“

    “我们行事这般隐秘,难道还会走漏消息?那接下来该怎么办,不如我跟上那两人,看看他们虚实。”

    “要去也轮不到你去,就你那风风火火的样子,还不弄得满城皆知,老三,你匿踪术和遁术皆为上乘,等那两位道人出了府,跟上去探探,看他们什么来历。“

    胡不归对房间角落说道,只见一模糊人形从阴暗墙角迈出,由虚变实,身形逐渐明晰,原来屋内还有第三个人,不用说,这身着黑衣,形貌普通的青年正是胡不归口中的老三,胡言的三哥,胡宇。

    “遇事不对,该退就退,不要贪功燥进。“胡不归不放心,又多叮嘱了一句。

    胡宇默然一点头,又慢慢退身到墙角,与阴暗融为一片。

    ps:内签作品,质量保障,各位尽情收藏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