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1114章 老对手
    ps:稍后更正………………………………………………………………………………………………………………………………………………………………………………………………………………红他的绶带的。

    贪狼本来是有机会升到间军校尉的,多年以来,他一直追踪着蜀国在洛阳的重要人物青松,但青松很狡猾,潜伏的很深,将他挖出来并不容易,贪狼一直是锲而不舍地追踪着,只要他能捉住青松,晋升为间军校尉指日可待。

    多年追踪行动让贪狼的嗅觉变得极为地灵敏,蜀军在黄河以北的的节节胜利让那些潜藏在洛阳的间谍是蠢蠢欲动,活动频繁。不过贪狼对那些小鱼小虾并不感兴趣,这次他要捉,就要捉一条大鱼。

    通过诸多的线索,贪狼基本上锁定了目标,在羊祜投敌的过程之中,有一名蜀国的间谍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贪狼认为,这个人就是潜藏在晋国境内多年的青松。

    贪狼带着按捺不住的兴奋,耐着性子在洛阳城张网以待,因为他很清楚,青松一定会回到洛阳城的,只要他再踏入洛阳城一步,贪狼就可以将他擒获了。

    终于,贪狼和青松面对面地站到了一起,但贪狼没有兴奋,更没有愉悦,这场会面,带给他的,是无穷的懊悔和无尽的遗憾。

    洛阳城的失守仅仅只发生在一夜之间,杨骏等人的献城投敌让洛阳成为一座不设防的城池,蜀军如神兵天降一般,沐浴在阳光之下,充斥着洛阳城的大街小巷。

    清算的日子来得如此之快,晋国间军司想要挖出一名蜀国的间谍,往往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机,而蜀军想要擒获晋国间军司的人,却如同是探囊取物。本来在自己的地盘上,间军司的人的身份是无须隐藏的,蜀军只需要照名请客,一捉一个准。

    贪狼他们虽然武功不错,但面对着封锁着洛阳大街小巷密密麻麻的蜀军而言,想要突围,是何其之难的事,不想被当场格杀,也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了。

    原来间军司的大牢之中,关满了间军司的人,每天被处决掉一批,就会有又新的一批被关进来。

    被处决掉的,大多数是间军司之中血案累累的人物,尽管蜀国对已经投降的晋国官吏表现的十分宽容,许多的人甚至被重新地录用,成为新的朝廷之中的官吏,蜀国灭掉晋国之后,疆土拓展的很快,但后备的官员根本就供应不过来,择优录用前晋的官员,已经是朝廷内部高层达成的共识。

    但这项政策很显然地不适用于间军司,晋国间军司成为了唯一被清算的机构,许多陈年的旧事被翻了出来,而间军司内部的档案原来记录的是间军司官员的功勋,现在却成为了他们的催命符。

    陈寂现在全面负责此项工作,对被关押的晋国间军司人员逐一进行清查,但凡有血案在身的人,只要证据确凿,很快地就会被处决掉,那怕是曾经在间军司任职后来又调离的官员,也统统地被缉拿归案,经过审查之后,被就地正法。

    也怨不得蜀国中尉府的人如此冷血,在这条隐蔽的战线上,原本就是血腥而残酷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几十年漫长的岁月中,不知有多少来自蜀国为了兴复汉室而投身于谍报事业的蜀国儿郎,惨死在了晋国间军司的大狱之中,那刑具上的斑斑血迹,似乎在述说着一个个令人发指的残酷故事。

    贪狼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号之中,阴暗潮湿的地牢散发着一般霉味,混合着血腥的味道,令人作呕。

    贪狼很清楚,等待着他的只有死路一条,唯一不同的,就是何种死法而已,是五马分尸还是凌迟处死,他还搞不清楚。

    不用去细查,贪狼身上背负的累累血案,也足以让他身受极刑了,就连贪狼本人自己,都不一定搞得清楚,死在他手中的蜀国间谍到底有多少人。就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被贪狼折磨至死的蜀国间谍,就多的不计其数。

    认识贪狼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冷血无情,残忍暴虐的家伙,为了从那些被俘的间谍口中获得有价值的情报,贪狼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用贪狼自己的话说,就是铁人,他也有办法来撬开他的嘴,只要还有一口气的,他都能套出有用的情报来。

    许多蜀国间谍,听说落到贪狼的手中,都会不寒而栗,很少有人会抗得过贪狼的十八道刑罚,就算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而且贪狼极为地残暴,往往是榨干蜀国间谍的价值之后,最后还要用最为残忍的手段将其处死。落到贪狼的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对于这样一个罪大恶极之人,中尉府的人的意见是立刻处决,毕竟比贪狼罪孽更轻的人也被处死了不少,中尉府此次行事的原则就是,只要手上沾过蜀人鲜血的间军司的人,一律不放过,按这个标准,贪狼几乎可以排到必杀之人的前三位。

    不过陈寂却有不同的意见,诚然贪狼该杀,象他这样罪大恶极的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过贪狼在间军司任职多年,一直负责洛阳城的内保事务,对洛阳城的各个阶层相当地熟悉,现在中尉府初入洛阳,如何能肃清晋国的残余势力,是摆在他这个新任的中尉右丞头上的最为重要的职责,最大程度地利用晋国原有的情报系统,是陈寂首先要考虑的。

    当然,处决一大批血债累累的要犯,也是必须的,否则陈寂无法告慰那些惨死洛阳的袍泽们,同时也无法给依然战斗在隐蔽战线的蜀国谍报人员一个交待。

    陈寂已经录用了一批间军司的官员,这些人经过审查,确认是清白的,还有几个也在陈寂的录用名单之内,不过都是和贪狼一样,有血案在身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