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1106章 求助
    ps:稍后更正,大约两点……………………………………………………………………………………………………………………………………………………………………………………………………………………………………………

    大司马刘胤和大将军姜维的部队撤出洛阳之后,朝廷很快地任命关彝为司隶校尉,负责洛阳城的防务,蒋显担任河南尹,负责洛阳的政务,而蜀汉朝廷的各部机构,也进入到了正常运转的程序之中。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撤出洛阳的军队依然为了南北两个部分,刘胤的军队自然在洛阳以北,分别驻扎在虎牢关、孟津关、小平津关一带,姜维的军队则驻扎在辕关、广成关、大谷关一带,两军扼守险要,既保证了洛阳的安全,同时也保持着对关东吴军的进攻之势。

    依刘胤的想法,蜀军目前应该调集优势兵力,乘着攻下洛阳城的余威气势,一举向东,以高屋建瓴之势横扫关东诸州。

    此次蜀国灭晋,南北两路夹击,虽然轻松地拿下了洛阳,但关东五州之地,竟然全部落入到了吴国的手中,这让刘胤不禁是很郁闷。吴国这次明显的是渔翁得利,趁着晋国灭亡的时机,一下子就将关东五州全部鲸吞,如果按地域面积来计算的话,这次吴国的获利足足有蜀国的五倍之多。

    这简直就是岂有此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蜀国为了灭晋,耗费了大量的兵马钱粮,拼死累活地才突破了黄河防线,拿下了洛阳城,吴国这边倒好,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兵不血刃地就将关东五州之地纳入到了它的旗下,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把它给噎死!

    同时,刘胤也注意到了,虽然关东五州挂上了吴国的旗号,但实则陆抗的兵马,仍然驻扎在弋阳,并不曾越过雷池半步,关东五州之地,依然掌控在前晋的三位都督即豫州都督陈骞、扬州都督石苞和青州都督马隆的手中,只不过他们在晋国之时,挂的是都督的衔职,而现在挂得是王的名号。

    当然,这个王爵,是东吴赐给的。这个恐怕就是他们之间的一个交易了,关东三都督向东吴称臣,换来的就是颖川王、淮南王、泰山王的封号,当然也仅限于此,关东三王所占据的地盘,依然是以前晋国所分封的区域,不光是吴国的军队还蜷缩在淮河之南外,三王之间也没有过多的交集,各安其守,自守其职。

    关东的形势,和先前基本上是一致的,换汤不换药,并没有因为挂上了吴国的旗号,就有什么些许的改变,陈骞占据着豫州,石苞占据着徐扬二州,马隆占据着青兖二州,割据自立。

    这样的形势,自然是对蜀国有利的,关东三王的割据自立,完全给了蜀军一个各个击破的机会,很显然,吴国虽然向陈骞石苞马隆赐给了王位,但他们尚无能力来染指关东五州之地,或者说是吴国想要染指这五州之地,而遭到过陈骞等人的拒绝。

    陈骞等人当然不是傻子,仅仅给一个徒有虚名的王爵就让他们拱手将关东千里沃野之地拱手让给吴国,他们很清楚,只要拥有地盘和军队,才拥有和吴国进行谈判的筹码,否则他们必将一无所有。

    不让吴**队来染指关东五州之地,正是出于这种原因的考虑,一旦让吴国的军队进入到了关东五州,那么他们拥有的割据优势便不复存在了,吴国会一步步地蚕食掉关东之地,毕竟陈骞等人只是迫于形势而归降的吴国,并未从心底里真正地忠于吴国。

    陈骞等三人的最终目的,还是想建立三个国中之国,在蜀国和吴国之间,成为真正的割据势力,只不过现在的形势并不容许他们这么做,他们也只能是暂时地选择投靠吴国,并利用吴国现在急求向北扩张的需求,要挟吴国答应他们诸多的苛刻条件,最后才算是达成了改旗易帜,但换汤不换药的格局。

    刘胤新的进攻计划,就是要利用关东三王之间的嫌隙,果断进军,各个击破,从而平定整个中原地区。

    不过随着蜀汉朝廷的迁都洛阳,刘胤也无法象以前那样独断专行了,以前刘胤的每次军事行动,基本上都是雷厉风行,只要抓住机会,刘胤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果断出击,不必事事请示汇报,贻误战机。而现在刘胤虽然提升到了大司马,地位比以前来讲高的多,但束缚的压力却要比以前大的多。

    毕竟天子脚下,还有人会压过刘胤一头的,他也没法再用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招儿了,所以刘胤还得老老实实上表,

    正当刘胤写好一封新的奏章之时,忽然北地王刘谌突然地闯入到了刘胤的中军帐内。刘谌做为刘胤军队的监军,在刘胤的营中,自然是畅通无阻的,所以此刻闯入到刘胤的中军帐,刘胤倒是没有奇怪。

    令刘胤奇怪的是,刘谌的表情,此刻的刘谌,脸色铁青,眉头紧锁,一付心事重重的样子。

    “五哥,今日怎有空到我这儿来?”刘胤问道。

    虽然刘谌是监军,但这几年他一直在长安驻节,并没有随同刘胤的大军一起行动,所以刘谌更象一个雍州刺史而不象是一个监军,此番到了洛阳之后,明面上刘谌也随同刘胤的军队进入到了洛阳,不过刘谌依然是很少理会军队的事,毕竟刘谌最大的心思,还是放在了洛阳的皇宫之内的。

    此刻刘谌的突然出现,给了刘胤一个措手不及,刘胤没有猜到刘谌的突然袭击究竟是何用意,难不成洛阳皇宫内有事发生,刘禅已经是病得不行了?不过看刘谌的神色,似乎与它并没有什么关系,故而刘胤有此一问。”

    刘谌神色紧张,焦急万分道:“文宣,这次你可得帮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