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2022章 意料之中
    羊肠坂之战后,刘胤很快地调整布署,挥师东进,从苇泽关进入到了冀州。

    之所以没有选择从羊肠坂东进直取邺城,主要的原因就是马隆在听闻司马骏在羊肠坂战败被俘之后,立刻从冀北撤军,加强了邺城方面的守备力量,蜀军已经丧失了偷袭的机会,此刻如果再深入到敌后,未必能讨到什么便宜,所以刘胤决定还是从苇泽关进军,回到蜀军所控制的冀州北部,现在蜀军在兵力上士气上已经完全可以碾压晋军了,正面作战的能力已经是大为提高,又何须行奇险。

    被俘虏的司马骏倒是受到了刘胤的礼遇,除了自由之外,司马骏倒是可以享受到身为郡王的一切待遇,这让司马骏大为感叹,幸亏在羊肠坂失败之时,他没有选择文鸯那样的道路,现在成为了蜀国的俘虏,却依然可以享受到最好的待遇,司马骏倒是乐不思晋了。

    其实刘胤对司马骏也没什么好感,不过优待司马骏显然是有好处的,文鸯誓死一战,宁可自杀,也绝不屈膝,这无疑是大涨晋军士气的,但司马骏屈膝投降之后,无疑大挫晋军的锐气,如果司马骏受到极高的优待之后,更可以动摇晋军的军心,想想投降后还能有这么好的待遇,晋军将士作战的信心和勇气也就会逐渐地被侵蚀掉。

    反正蜀国现在也不可能差司马骏一口吃食,专门安排一些晋国人来服侍他,也完全没什么问题,只要司马骏可以好好地活着,他就会成为晋军之中意志不坚定的人的楷模,放弃抵抗,投降蜀国。

    在刘胤向东进军冀州的时候,自然不可能把司马骏带在身边,于是刘胤派人将司马骏送往了关中,交给刘谌来看管。

    从苇泽关东进,这一路上都是蜀军的控制区域,所以蜀军的行军没有受到任何的耽搁,大军顺利地抵达了常山。

    右军团都督罗宪也特意地从下曲阳赶到常山,与刘胤会面。这次击退了马隆的又一次进攻,罗宪也完全地腾出了空来。

    与刘胤在并州的大胜,罗宪指挥的冀州之战完全就是毛毛雨,根本谈不上有什么重大的胜果,不过罗宪倒是出色地完成了刘胤交待的任务,击退了马隆的数次进攻,让冀北之地未失寸土。

    罗宪对刘胤在并州取得的胜利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刘胤率领着五个军七万五千人回师并州,短短数月间,竟然就全歼了文鸯所率的八万军队和司马骏所率的两万军队,以七万破十万,这堪称是逆天的战绩了。

    罗宪见面之后,对刘胤是赞不绝口,刘胤却是呵呵一笑,刘胤确实在并州全歼了晋军的十万人马,但这十万人马却并非是在一战中斩获的,正是刘胤采用正确的战术思想,通过集中优势兵力,各个击破,在并州取得了四战四捷,才会有七万人马大破十万敌军的奇迹。

    在实战之中,刘胤都极为重视集中兵力的战法,晋军的人马不可谓不强大,但每一次刘胤都可以在局部形成兵力上的优势,从而达到围歼晋国的目的。这四场大战,一战比一战打得顺手,刘胤集中优势兵力的战术也发挥到了极致。

    能够阵斩文鸯,生擒司马骏,这样的战果让刘胤的并州之战更显得辉煌而成功,要知道擒获敌军主将,要比击败整支军队难上数倍,刘胤以少击多,以弱胜强的战例,确实是令人叹为观止。

    罗宪也向刘胤禀报了冀州的情况,一切正如刘胤所预料的,刘胤在西进之后,晋军并没有闲着,而是数次地发起了进攻,企图趁虚而入。

    蜀军留守冀北的八个军也不是吃素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罗宪采用针锋相对的策略,在冀北的河间、中山等地与马隆展开激战,多次击退了晋军的进攻,守住了冀北这颗硕果。

    “晋国朝廷那边有什么动静?”刘胤问道。

    罗宪道:“司马炎已经调派羊祜重新担任冀州都督一职,听说刚刚抵达邺城。”

    刘胤轻轻地点了点头,羊祜再次出督冀州,完全在刘胤的意料之中,现在看看晋国的朝中,将星凋零,能征惯战之将已经是屈指可数了,冀州战局到了危亡之际,司马炎自然不可能掉心轻心,就算他还有心思重用宗室之人,但司马骏把并冀战局搞得一塌胡涂,司马炎也不可能再敢重用他司马家的人了,马隆虽然也算得上一员大将,但当当助手还可以,真正要让他独挡一面,资历上水平上还差那一些,现在晋国朝中,唯一能担当这个重任的,也只有羊祜一人了。

    羊祜也确实是一个比较难缠的对手,刘胤和他打了好几年的交道,无论是行军布阵,还是韬略计谋,羊祜都堪有名将之风范,作风严谨,临机善变,在大局观上的把控,更是高人一筹,这样的对手,可比司马骏那种纨绔子弟不知要高明多少。

    现在蜀军在冀州是占据了一些优势,但这种优势也仅仅只是相对的,并没有达到那种可以横扫碾压的绝对优势地位,如果晋军指挥者还是司马骏那般的庸才,刘胤倒不用担心接下来的仗怎么打,但现在又换回了羊祜这位宿将,刘胤拿下冀州的难度指数必然会成倍地增加。

    其实刘胤还是有些庆幸的,如果羊祜没有调走而是一直呆在冀州的话,整个冀州局势就会完全的不相同了,司马炎在错误的时间选择了错误的人,从而导致了一个这样的结局。

    现在似乎司马炎已经认识到了他的错误,企图把羊祜调回来,拨乱反正。但现在的局面就算是羊祜来了,翻盘的机会也相当地渺茫了,时移事易,许多的时机丧失了,就不会再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了,冀州的天,依旧还是这一片湛蓝的天空,就算是司马炎御驾亲征,也注定是无力回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