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1008章 新的策略
    ps:稍后更正,大约两点……………………………………………………………………………………………………………………………………………………………………………………………………………………………………………………………………………………,整个天下大势也随之改变,蜀军由战略防御进入了战略进攻,天下易主已经是大势所趋。?网?

    刘胤没想到文鸯竟然是如此地刚毅果决,战败之时拒绝了招降,横剑自刎,以死殉国。

    按理说,文鸯在晋国朝中,一直都不是司马炎所倚重的心腹,就算在冀州前线,一直也受到司马骏的排挤和打击,可以说文鸯在晋国始终是郁郁不得志的。

    刘胤对文鸯是比较看重的,放眼天下,文鸯也是数得上号的勇将,如果能将其收入到帐下,刘胤可是如虎添翼。所以,刘胤特意地派陈寿前去劝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希望文鸯可以归降蜀汉。

    但最终刘胤还是失望了,文鸯战败之后,都不给蜀军生擒他的机会,毅然地选择了自杀,落鸟岭上,一代名将就此折翼。

    纵观文鸯的一生,堪称是悲剧的一生,早年时随父叛魏,后来父死又归魏,这一来一回之间,只不过短短的两年光景,却成为了文鸯一生的污点,再加上他对司马师的死负有直接的责任,在魏晋朝中,饱受冷眼也就成为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但文鸯却一直也不甘心沉沦,他一直在等待着沉默中爆的机会,匈奴的叛乱无疑给他一个东山再起的机会,在羊祜的举荐之下,文鸯得以担当冀州刺史的重任,成为独挡一面的的大将。

    在和匈奴人的交战之中,文鸯的表现也确实是可圈可点,他坚守邺城两年,对稳定冀州的战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但随着匈奴的覆灭和羊祜的离任,文鸯在晋军的地位也每况愈下,由于和新任大都督司马骏关系不睦,文鸯的处境是极为地艰难。这次进攻并州,文鸯孤军深入,得不到后方的任何支援,尤其是在平阳之战后,文鸯处境维艰,司马骏依然没有派出援兵进行支援,最终也导致了文鸯的战败身死。

    命运多舛的文鸯最终无法逃脱宿命的安排,带着不甘,带着无奈走向了他生命的终点,他没有选择屈膝投降,他以一种近乎悲壮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向世人宣告,他文鸯并非是反复无常的小人,即使要死,也死得有尊严。

    刘胤在听闻文鸯的死讯之后,扼腕而叹,这样的悍勇之士,却终究不为自己所用,真是一种莫大的遗憾。刘胤下令将文鸯厚葬在落鸟岭,那些追随文鸯左右宁死不降的亲兵随从,也一并将他们安葬在文鸯墓的左右,以表其忠心。

    至于那些归降的晋兵,则按照惯例,一部分做为预备兵员,补充到蜀军各营之中,另一部分则遣送回关中,进行屯田。

    并州局势经过此役之后,已经是完全地稳定了下来,晋国的势力,全部被逐出了并州,刘胤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挥师冀州,彻底地击垮司马骏所部,将黄河以北的所有州郡,都纳入到蜀汉的版图中来。

    刘胤在上党也是只做了短暂的停留,上党还有晋阳、平阳、河东诸郡的政务自然无需刘胤的打理,这些郡的太守到任之后,就足以将整个并州治理的井井有条了,刘胤和刘谌互通书信,认为现在可以任命并州刺史来主理整个并州的政务了,以前并州各郡只有太守,并无并州刺史,主要的原因还是蜀国没有完全地控制住整个并州,现在局势改变,需要由朝廷方面派出一位新的并州刺史来署理并州的事务了。

    当然这已经是不刘胤需要再关心的问题,刺史的任命不同于太守,刺史主理一州,是真正的封疆大吏,需要朝廷大员来担任,刘谌那边自会和朝廷请旨,刘胤则无需再多操心,他把自己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向冀州进军的目标上。

    离开冀州已经是半年的时间了,但冀州的局势刘胤却一直是牵挂着,西调并州五个军之后,蜀军剩下的八个军都暂归右军团都督罗宪指挥。

    司马骏似乎也瞅准了这个机会,下令青州刺史马隆从信都进军,再次对冀北起攻击。

    罗宪没有与马隆打阵地战,而是听从了刘胤的安排,进行大范围的迂回机动作战,主动地放弃一些城池,避免与马隆进行正面交锋。

    由于罗宪麾下的五个骑兵军都留了下来,蜀军在冀州的骑兵战力,是远远过晋军的,这样蜀军进行大范围迂回机动作战时,就有着巨大的本钱,马隆虽然兵力雄厚,但却始终跟不上蜀军的节奏,一直有一种被蜀军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罗宪仗打得很灵活,他尽量地避免与马隆的主力进行决战,但遭遇到晋军的小股人马,则毫不迟疑地就地全歼。

    晋军的粮道,也是蜀军频频袭击的目标,尽管马隆对后勤补给线极为重视,但他也不可能投入主力军队对粮道进行保护,而普通的军队又不足以担负这个重任。

    罗宪捉住晋军粮道的弱点,连续地对晋军的粮道进行破坏,斩杀其护粮的军队,焚烧其运粮的辎重车辆,每次马隆接到粮队遇袭的消息派出军队去增援,往往只能是扑一个空,除了满地的尸体和燃烧的车辆之外,一无所获。

    晋军的粮道又比较漫长,马隆常常是顾头不顾尾,刚刚保住了前一段的粮道,后一段的粮道又遭到了袭击,晋军是顾此失彼,狼狈不堪。

    由于粮草很难运抵前线,而决战又始终没有找到机会,晋军的士气一度相当地低落,在连续地周旋了几个月后,马隆也不得不向南撤退,这一次的进行行动最终是无疾而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