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最后的三国 > 第964章 苛刻的条件
    ps:稍后更正………………………………………………………………………………………………………………………………………………………………………………………………………………………………

    羊祜带来了多少的人马?不过才区区的十万,无论从那个角度上来讲,他都无法撼动拥有四郡之地百座城池拥兵近二十万的钟氏王国,当羊祜领军前来出征的时候,钟会还嗤之以鼻,当年他叱咤风云纵横天下之时,羊祜还不过是担任一个小小的秘书监。

    当时钟会深得司马昭的器重和宠信,羊祜见了钟会都得绕道走,生怕惹上钟会,引来无妄之灾。

    在钟会的记忆中,羊祜就是那么一位胆小怕事,蛇鼠两端的人物,钟会当初就正眼都没瞧过他,没想到山中无老虎,猴子也能称霸王,羊祜居然能成为统帅天下兵马的大都督,直让钟会感叹:“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但就是这么一位钟会当初正眼都瞧不上的羊祜,刚一出场,就给了钟会致命的一击。而且这一击并不是堂堂正正地在战场上打赢的,羊祜用了特别阴的一个手段,用赦免令来蛊惑钟会的军心,诱使胡烈及一部分心志不坚的将领叛逃反水,并设下陷井,在新野将钟会打了一个一败涂地。

    如何凝重军心一直以来就是让钟会比较头疼的问题,钟会的兵员十之*来自中原和关陇,也就是说这些士兵的思乡情结尤为深重,尤其是与晋国决裂之后,钟会的军心一直处于一种极不稳定的状态。

    为了巩固军心,钟会想了很多的办法,投名状就是其一,逼胡烈杀掉司马亮,让普通的士兵斩杀叛逃者,尽可能的让他们手上沾满了晋国一方的鲜血,这样便可以彻底地割裂他们逃回晋国的想法。其二就是连坐制度,一人叛逃,一伍受诛,一伍叛逃,一队人统统处斩,通过相互监视,相互制约的手段,将整个军队的军心压制住,不出现炸营的危机。

    但羊祜摸清了叛军的软肋,用一道赦免之令就轻易地将钟会苦心孤诣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军心给离散掉了。钟会治军,尤如鲧治水,不疏直堵,堤坝越筑越高,羊祜之策,就如蚁穴盗堤,千里之堤,一旦出现一个缺口,便会一发不可收拾,钟会辛苦多年的成果,便毁于一旦。

    死守襄阳,只能是坐以待毙,但如果放弃襄阳的话,钟会又不知将何去何从。一时之间,钟会是彷徨无措。

    “弋阳离此不远,东吴大都督陆抗便统兵在彼,大王何不向其求援,若得陆抗相助,羊祜之围可解。”后将军王买给钟会出主意道。

    胡烈叛变之后,钟会所能信任的人也只剩下了夏侯咸、句安、王买、钟邕等廖廖数人了,其余田续、皇甫闿、爰青这些将领,钟会再也不敢相信了,生怕他们会成为第二个胡烈,回到襄阳之后,钟会就将田续等人解职并软禁了起来。

    王买提议向东吴求援,钟会不禁是暗皱眉头,当初叛乱之时,钟会和东吴的关系倒是相当和睦,那时候钟会式微,不得不引东吴为奥援,对东吴又是俯首称臣,又是刻意巴结,姿态放得很低,自然很得东吴的欢心。

    不过后来钟会的实力壮大了,来自晋国的威胁也变小了,钟会态度也就变得傲慢起来,对东吴也就不太恭敬了,甚至在与东吴接壤的边界地区,为了争夺土地,还发生过一些流血冲突,虽然没有酿成全面开战的后果,但双方关系交恶,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这个时候向东吴求援,钟会心中不禁有些打鼓,之前的许多事情做的有些太绝了,让东吴人心生怨恨,再想让东吴出兵,恐怕已经是很难了。

    王买看出钟会的为难之处,便道:“大王勿虑,虽然我们现在和东吴不睦,但毕竟是唇亡齿寒,东吴还需要我们为他们抵挡晋国,我们灭亡对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好处。大王,末将愿亲往弋阳走一趟,力争劝说陆抗出兵相救。”

    钟会大喜,立刻派委派王买为特使,并给陆抗奉上许多贵重的礼物,王买连夜离了襄阳城,赶往了弋阳。

    吴军占弋阳,已经有好些个年头了,与晋军隔河相对,虽然也少不了发生一些冲突,但总体上来说,双方边境上还是比较平静,没有大规模的战事发生。

    不过随着羊祜征讨荆州,晋国为了牵制在弋阳的吴军,还是增加了汝南方向的驻守,摆出了一付积极进攻的姿态。

    陆抗久戍边关,但朝中之事,他却也不能充耳不闻,孙皓荒淫残暴,胡作非为,擅杀大臣,暴虐无道,致使朝政混乱,整个建业是乌烟瘴气,陆抗深为忧虑,多次上书劝谏,但孙皓置若罔闻,不予理睬,陆抗也是鞭长莫及,只能是恪尽职守,固守边陲。

    中原战局的天翻地覆,陆抗就处于淮河边上,不可能不知晓,在陆抗看来,中原大乱,正是东吴进军的最好时机,这个时候如果兴兵北伐的话,孙氏几代人的问鼎中原的梦想很有机会变为现实。

    如果功成,那么孙皓必将超越大帝孙权,成为吴国历史上最为成功的君主。但很可惜孙皓对此并没有多大的兴趣,陆抗几次上书,都被他以国库空虚,民贫兵疲为由推托掉了,让陆抗一颗火热的壮志雄心也渐渐地变冷变淡了。

    由于忧虑过甚加上操劳过度,积劳成疾,陆抗的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陆抗常常叹息,时不待我啊!

    随着匈奴战乱的平定,晋国又重新变得强势起来,此番对盘距在荆州的钟会用兵,就明显地表现出这一点,同时整个南线的局势也变得紧张起来,陆抗不得不拖着病躯,操持弋阳的防务,以应对晋国可能随时会发起的进攻。(未完待续。)